美副总统候选人辩对华政策 北京掐信号搞审查


2020-10-08
Share
xx1008e.jpg 美国大选副总统候选人2020年10月7日举行辩论(法新社)

美国总统大选副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星期三(10月7日)晚间在盐湖城举行。现任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和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联邦参议员贺锦丽(Kamala Harris),就新冠疫情、税收政策、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等多个热点议题展开辩论,但并未正面回应美国与中国的关系、明晰定义中国当前扮演的角色。

这次辩论中,主持人专门有提到与中国相关的问题。《今日美国》华盛顿分社社长、主持人苏珊·佩奇(Susan Page)提问两位副总统候选人,该如何描述与中国的关系,中国是竞争者、对手还是敌人?

二人都没有直接给出答案。美国现任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追溯起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隐瞒新冠疫情对美国造成的伤害,并批评拜登一直为中国摇旗呐喊。

“幸好特朗普总统在本届行政当局执政之初就站出来应对中国。他们占美国便宜占了数十年,而此前乔·拜登一直在为中国当啦啦队。特朗普总统在1月底前做出决定,暂停接收所有来自中国的旅客。”彭斯说。

美国大选副总统候选人彭斯(法新社)
美国大选副总统候选人彭斯(法新社)

 

中国是敌是友?

贺锦丽则指责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战略是失败的,“特朗普政府的对华视角和方式导致美国人丧生、失业,导致美国失去地位。特朗普总统有个古怪的执念,就是要摆脱奥巴马总统和拜登副总统取得的任何成就。”

她还批评美中贸易战导致美国失去三十多万个就业岗位,引发制造业衰退,美国消费者在商品上要多支付数千美元。

美国大选副总统候选人贺锦丽(美联社)
美国大选副总统候选人贺锦丽(美联社)

在副总统候选人的辩论会举办之前,刚刚感染新冠肺炎后痊愈的特朗普总统站在白宫外宣布自己目前完好无恙,不忘点名中国要担责--“发生了这种事情,不是你们的错。这是中国的错”、“ 中国将要付出巨大代价。”

新冠疫情迄今造成超过750万美国人感染,21万人死亡。美国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下滑32.9%,九月失业率为7.9%。

美国共和党海外事务组织副主席俞怀松(Solomon Yue)认为,彭斯之所以未正面回答中国问题,是需要留到10月15日由特朗普本人在第二次辩论中亲自阐述。

他介绍说,美国的政治文化是不要去踩上司的脚趾头,“在这场辩论中,彭斯可以尽己所能地捍卫特朗普。但是,大事最终还是要由老板第一个宣布。如果他对中国的表述超出‘策略性竞争对手’,主持人会问他为什么、要求他进一步阐述。这就等于是彭斯踩了特朗普的脚趾头。”

尽管特朗普政府向来将中国描述为“战略竞争对手”(strategic competitor),俞怀松认为这是一种非对抗的、隐晦的外交语言,他更愿意称中国为“敌人”。他将特朗普的迅速恢复视为里根遇刺逃生的历史重演。他预测,特朗普如果连任,中国将为新冠灾难付出经济代价,就如同德国在一战后为自己的侵略行为作出赔款。

 

 

竞选冲刺阶段恐失选民

路透/益普索(Ipsos)于10月2-3日进行的全国民调显示,特朗普确诊之后民主党支持率优势扩大,拜登目前领先的比率大约是百分之十,但两人在一些重要的摇摆州不相上下。

中国人权律师滕彪表示,在竞选白热化阶段,二人都不敢再在中国问题上太过明确立场,以防失去中间选票。此外,美国仍需在气候变化、恐怖主义、核问题等多个领域,寻求对华合作。

“太强硬和太绥靖,都会失去一些中间选民的选票。包括一些联合国的分支机构、环境问题还有地方安全的问题,大多数人都认为,美国客观上没有办法抛弃中国,或者变成彻底的敌人。”

此外,滕彪指出,中国议题的分量在美国大选中或被过分高估,美国选民更为关注医疗改革、种族平权、移民等国内议题。

美国晨间咨询公司(Morning Consult)与《政治报》(Politico)今年九月发布的调查显示,中国议题在少于百分之四十的选民心中最重要,远远落后于经济、医改等话题,位于第十名。

外媒记者北京收看辩论,电视信号被掐断

在北京收看辩论会卫星电视直播的多伦多《环球邮报》驻华记者万德山 (Nathan VanderKlippe) 发推文说,北京短暂切断了涉及中国话题的直播信号。

他写道,“中国对彭斯有关中国的评论进行了审查。贺锦丽开始说话后,信号回来了。”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的中国战略计划主任杜如松(Rush Doshi)回应道,掐断电视信号开历史倒车,难显气量,“(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曾和克林顿就天安门屠杀、达赖喇嘛、人权等问题进行电视辩论……相比之下,这没有一个大国风范。”

贺锦丽本人曾积极推进《维吾尔人人权政策法案》、《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并于今年七月敦促特朗普政府就中国强制新疆维吾尔人节育的报道展开调查,但是在本场辩论中,她并未释放出就人权问题制约中国的强硬信号。

尽管滕彪对贺锦丽和彭斯昨晚对新疆、香港议题的淡化十分失望,但他认为,两党在对华政策上的分歧越来越小,奥巴马时代将贸易置于人权之上的接触政策(engagement policy)已成历史:

“拜登上台之后,假如沿用奥巴马的政策,我估计可能性不大。两党都越来越认识到中国对美国的威胁,从经济贸易到意识形态。如果拜登继续绥靖政策,会失去选民的支持。”

在11月3日美国大选日之前,两名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和拜登的下两次电视辩论预计将于10月15日和10月22日举行。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