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全会陷改革悖论 习近平揽权因政治斗争

2013-11-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2013年11月12日,在中共召开三中全会的北京京西宾馆外,一名警察试图阻止记者拍照。(法新社)
图片:2013年11月12日,在中共召开三中全会的北京京西宾馆外,一名警察试图阻止记者拍照。(法新社)

各界继续对中共三中全会进行各类解读。有分析认为,目前中国陷入改革悖论,由政府推动的改革会伤及政府自身的利益,尤使国企改革难以进行。而对于传闻习近平将挂帅国安会及中央改革领导小组,有评论认为,由于中国政治体制无法改革,习近平揽权恐怕更多涉及党内政治斗争。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周二发布公报。尽管《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尚未公开发表,会议内情也未透露,但公报仍然引发热议。外界普遍认为此次会议雷声大,雨点小,不仅是政治领域,即使在经济领域也未有实质性的突破。

经济学家许小年周三撰文称:我们现在陷入的是改革的悖论。这个悖论是什么呢?我们依靠政府去推动改革,但是政府没有改革的激励,因为所有的改革将伤害政府的利益,这就是改革的悖论。能不能从这个悖论中走出来我本人信心不足。

香港《苹果日报》周四的报道引述知情者表示,三中全会通过国企改革方案,要求国企与民分利,增加其上缴利润,每年利润的30%拨归有关基金,这一目标要在2020年达成。

不过,曾任国资委研究中心宏观战略部部长的经济学家赵晓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则对此提出质疑。

他说:“在这个公告里面我们没有看到这个内容。这个提法提了好多年,大家都希望卖掉一部分国企,或者用国企的收益来充实社保,然后更好地建立起社会保障体系。但是这挺难的,这里面有很多既得利益的阻挠。”

记者:“也就是您认为国企这一块暂时还是动不了的是这样吗?”

赵晓:“我看不乐观,这次国企改革提都没提,还说要继续发挥国企主导性的作用,那么这跟前面说的让市场来起资源配置决定性的作用,这个是矛盾的。所以我觉得这话都说得很漂亮,可是搁在一块说就说不起来。”

《苹果日报》也引述经济学家茅于轼表示,上市国企董事长和高官都是政府委派,并非股东会选出,年薪动辄数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他们与政府互相勾结,要改革谈何容易。

赵晓认为,这次的公报提出“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这是一个亮点,也是一个有新意的提法,但能否落实、如何落实,仍有待观望。而从安徽试点流转土地建立交易市场来看,土地改革势在必行,这也正是十八大所提出的内容。

他又表示,公报之所以没有实质性的内容,或许有两个原因,其一是由于利益集团的拦阻,而为了令文件能够出台,中共高层不得不做出一定的妥协及让步;其二则是留待未来的改革领导小组来推进进一步的改革。

此前,外界盛传三中全会成立的改革领导小组以及国家安全委员会都将由习近平挂帅。不少评论担忧这是习揽权之举,并会架空国务院的权力。

而香港《经济日报》周四的社评认为:上届胡温政府由国务院担改革重任,惟十年来改革无成,关键正是地方诸侯、国企等利益集团阻力极大,在领导人权威不足、政府权力不够的情况下,缺乏政治能量推开改革拦路石。今届习李班子应汲取了此教训,深知只有中央集权,树立更大政治权威,才有望从上而下力推改革,打破政令不出中南海之困。

该社评同时表示,中央集权不能是专权,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在遏制利益集团上,中央与人民利益一致。故中央集权应非收缴人民权力,反而应力推民主、法制,向人民放权。

前《经济学周报》副总编高瑜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由于中国的政治体制无法改革,因此还权于民也难以实现。而习近平揽权更多的是改朝换代的政治斗争:

“还是和江的势力的一种博弈。据 我了解,那个安全委员会早就存在的,只是没有浮到水面,他就是几个大佬,江是任主任,胡是副主任,但是下面各种办公厅、警卫局的机构都没有,当然是江要垂 帘听政,几个大佬一分,就把胡的作为军委主席、总书记、国家主席的权力就给制约了。现在习是把它给浮到水面上来了,要把这么一个机构给设起来,那当然是对 付江了。我认为更严重的这里面包含了改朝换代的那种政治斗争。”

高瑜又表示,即使习近平集权于一身,利益集团的利益也未必会受到动摇。

“这个体制就是保护(利益集团)的。从邓小平、李鹏家族,哪个家族不都是利益集团?但是他们的利益丝毫不会被动摇,甚至有的还是结盟的。所以这个问题很复杂。”

现时太子党掌控国企的情况比比皆是:前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的子女分别任职中移动副总裁及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执行总裁,中电国际董事长李小琳则是前总理李鹏之女,而中信产业投资基金首席执行官刘乐飞的父亲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扬帆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