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谈新书《红色渗透》:中共大外宣为全球扩张服务

2019-03-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旅美学者何清涟的新著《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封面(Public Domain)
旅美学者何清涟的新著《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封面(Public Domain)

今年3月6日,旅美中国学者何清涟的新书《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由台湾八旗文化出版社出版。中共大外宣的主要目的是什么?中国媒体如何在全球扩张,进行红色渗透?自由亚洲电台驻华盛顿记者林坪日前就这本新书专访了何清涟。

林坪:何清涟女士,您能不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这本书的主要内容?

何清涟:这本书就是有关中共在全球各地的大外宣,既有宏观的叙述,也有历史的描绘,着重点是在现状。现状就分各个地区,比如香港、台湾、美国的中文媒体,这些我都有不同侧重点的叙述和分析。我还在书里写了,世界各国对待中国大外宣的态度由开始的毫无防范,到后来在某些地方发现中国的大外宣媒体从事的是情报收集活动,开始抵制。

我想,如果要说以前我那本《雾锁中国》是到现在唯一一本研究中国国内怎么样控制媒体的书,那么这就算是第一本研究中国大外宣体制和大外宣扩张情况的作品吧。

在毛时代基础上加以改进,以本土化为核心的大外宣

林坪:您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本书的成书过程好吗?您花了多长时间写这本书?

何清涟:这本书其实写作的时间前后历经了10年。2009年中国正式宣布向全世界建立大外宣工程的时候,我其实就注意到这个问题,而且做了一个研究报告,花了大约3年时间。

这个研究报告回忆了中国大外宣模式的初创时期就是在延安。中共建政以后,以国家外文局为外宣的旗舰,培养了一大批专家。中国著名的翻译家基本上都是这里面出来的。外宣媒体向海外扩张,也是在毛泽东时代就开始了,因为毛泽东有一句名言‘让新华社把地球管起来’。但是当时中国没有那么大的财力,只在非洲、美国等地建立了一些华人书店。

现有的大外宣系统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加以改进,以外宣媒体本土化为核心创立起来的。几乎5大洲都有,而且越到后来越成熟。

我的这份报告大概在2012年正式完成,当时也是一家人权机构资助的,没有正式出版。去年有一个斯坦福大学胡弗研究所的报告,其中有22页谈到中国对美国的大外宣。这个报告的撰写人找我借阅我的报告,他也在胡弗研究报告的注解里写了,本章内容出自何清涟未发表的大外宣报告。

去年,我觉得大外宣已经有了很多新的发展。我就在去年一年花了很多时间,对这个报告增补、修改、重新谋篇布局,然后就写成了现在这本书。

因地制宜 为中国全球扩张服务


林坪:您认为中国大外宣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何清涟:它的目的就是为中国的全球战略服务。这个全球战略,它不一定是要谋求意识形态霸权,比如向外输出中国的所谓“共产党资本主义”这套意识形态。它的目的不是这个,而是为中国的全球扩张服务。这个扩张,目前在很多地方表现为经济扩张。它就向大家宣扬中国的繁荣、富强,还有中国如何对外国慷慨援助。而且它在每个洲的重点不一样。

比如在非洲,针对“新殖民主义”的批判,它把自己宣传成对非洲人民非常友善,是在帮助当地人建设新非洲。

在香港,它就说的很明确:媒体要为政治服务。就是不能挑政治毛病,而是要帮政府消灭危机。

在台湾,就完全是宣扬统一、回归祖国、共产党如何好这一套。

它在拉丁美洲采取的又是另外一套。第一就是让当地人知道中国不是新殖民主义,而是一个友好国家,和拉美国家是合作共赢关系。第二还要迎合他们反帝反美的一些需求,把中国说成是他们的朋友。而且中国在拉丁美洲开创外宣媒体本土化,用西班牙文办了好多杂志,聘用拉美著名的媒体人或者当地政要,帮助中国写文章,用他们的视角、他们的语言、他们的叙述方式,让当地人能够接受。然后中国还跟当地的大媒体合作,进行新闻交换。所谓新闻交换,其实是中国出钱购买他们的版面,用很多曲里拐弯的方式让他们得到物质好处。

在美国,中共对华文媒体又是一种控制方式,有的是间接投资,有的是直接投资。像《侨报》就是直接投资。间接投资,就是中国购买股份或者让一个公司出面办媒体,或者通过广告、赞助等形式。我们都看得到,这些海外华文媒体(报纸),除了摆在超市免费送人,一般都没人买。所以它们的生存就全靠中国(政府)。

中共还定期培训这些华文媒体的人员。每年有各种各样的培训班,讲的就是怎样配合中国的形势宣传,还安排他们到一些地方去旅游。这些报纸最杰出的成就,就是有一年(香港)占中的时候,全球140多家华文媒体联名谴责占中运动。这几乎是中国大外宣中文媒体的一次大集合。

美国抵制 中国大外宣是否减弱?

林坪: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已经根据美国的要求,被迫登记为“外国代理人”了。您认为这对中国的大外宣是不是一种有力的打击?或者说,中国现在是不是本身也对大外宣投资支持的力度有所减弱?

何清涟:目前不是有所减弱。可能那些被盯上的,大概就开始召回国。但是没有被盯上的更多。这些华文媒体会用他们自己的方式生存下去,它们和中国的联系会一直存在,只是可能在困难时期它会不那么高调而已。

林坪:大陆的读者可以通过什么渠道来获得这本书呢?

何清涟:只能到台湾去旅游,然后带回去。我经常遇到一些读者在推特上或者脸书上,跟我讲他们怎么样辛苦地把这本书带回国。有的就抱怨在海关被没收,有的就托人带,说中间人要加点价。这都是中国当局管制舆论、控制媒体,最后导致大家看一本书都很困难。

林坪:谢谢您,何清涟女士。

何清涟:好的。

林坪:谢谢,再见。

(记者:林坪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 中共必诱以川普家业和连任需要,但从不履行协议,将应借违约逐步打死中共,中共危境被动不会撕毁协议也无能报复,中共不亡必严重祸害全世界!祥请搜索:郝雪森)
已到中国变革复兴最佳时期,合力打倒三朝最恶元凶王沪宁!
三朝罪恶元凶王沪宁一惯极左,其受益于小学肆学却因文革政治需要保送外语班而翻身和其父的马毛灌输,一生堕入马毛伪政治学仕途偏门.苏亡江恐理论危机,看上王聚谋士赶编的强权独裁谬论,左转被邓南巡阻止,王策江应合邓搞经改却停政改.阻止平反64,镇压法轮功,抗美军援前南斯拉夫核助朝鲜财输委内瑞拉,胡上台王吹和谐延续江时王路线.亦小学水平虚荣且蠢的习上台给王更大机会,大倒退修宪仿毛独裁,全面根固文革式马毛邪教,浮夸一带一路国造2025,金王多次密谈想扭转川金会谈等挑起与美冷战,王豪赌是自杀并断送中共,还除最后障碍习的根基太子党,习蠢到倒退打父脸,挣眼看王挖坑埋自己.王极左习与美打贸易战,使全球反共反谍反洗钱连带发酵,断送官员携家逃境外的后路,老百姓与各帮派官员都成了王极左倒退的人质.王要实现其隐谋多年的野心,唯有操控更庸的习傀儡学毛专横独裁,不惜让全国上下过苦日子.除习,几乎所有人都明白.

2019-03-18 17:49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