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提新法案 反制中共政治渗透

2018-06-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右)出席英国孔子学院的典礼仪式。(美联社)
资料图片: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右)出席英国孔子学院的典礼仪式。(美联社)

美国国会数位议员日前提出旨在反制中共政治影响力的法案,其中要求美国境内的孔子学院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美国国会两党6名众议员6月5日共同推出《反制中国政府及共产党政治影响力运作法案》(Counter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Communist Party’s Political Influence Operations Act)草案。该草案要求美国行政部门向国会提交公开报告,详述中共为了其政治目的,积极扩大影响力的行动范围和重点。美国大学接受中共资助成立的孔子学院(Confucius Institute),应注册为外国代理人(foreign agent)。草案还要求美国执法部门向被中共当局锁定目标遭到威胁的人士提供保护。

该草案发起人,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共和党籍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 6月5日指出,该草案要求美国联邦部门不仅要调查孔子学院并提交报告,还要调查像纽约大学(NYU)这样以极低价格在中国开设校园,并且学生获得政府补贴的美国大学。克里斯.史密斯议员质问说:

“他们在教什么?孔子学院为中国政府提供了怎样的软实力?”

此前,美国国会共和党籍众议员乔.威尔森(Joe Wilson)和共和党籍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已在今年3月,提出了要求孔子学院这类中国政府在美设立的文化前哨,必须作为外国代理人(Foreign Agent)登记的草案。

美联社6月6日报道说,鲁比奥议员认为孔子学院威胁美国学术自由,并存在进行间谍活动的风险。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6月6日在北京例行记者会上对此回应说,“干涉”或“渗透”从来不是中国风格,希望有些人能够早日摘下有色眼镜,正确看待中国发展和世界发展。

“非常遗憾的是,仍然有少数的‘套中人’逆潮流而动,执意用上世纪的冷战和零和思维看待别人和这个世界。他们可能还不明白:关闭正常交流的大门,意味着把自己与世界对立和隔绝起来。”

关注“孔子学院”问题的纽约“全美学者协会”研究主任雷切尔.皮特森(Rachelle Peterson)6月6日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

“不是美国在关闭交流的大门,而是中国在关闭交流的大门。中国对孔子学院和其他学术交流加以限制,试图把学术机构用于政治目的,向美国学者施压,他们必须遵守中国的审查政策才能继续获得中国的资金。(美国国会议员)只是对此做出了反应,保护在孔子学院遭践踏的学术自由。”

中国从2004年开始广泛在海外设立孔子学院,目前已在美国各高校设立了100多所孔子学院。其教师配备以及教学经费大部分都是中国教育部的下属机构──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汉办”)直接提供。

雷切尔.皮特森曾花了长达1年半的时间走访了12所美国大学的孔子学院,并于今年2月在《国会山报》(The Hill)上发表文章,揭露中共如何利用孔子学院进行宣传渗透,呼吁美国政府对孔子学院采取行动。

雷切尔.皮特森认为,美国国会议员要求行政部门对孔子学院作调查报告,要求孔子学院注册为外国代理人的草案,迈出了正确的一步,但解决该问题,还需要更多行动。雷切尔.皮特森认为,美国大学应该自愿关闭孔子学院,美国国会应该通过法案,让设立孔子学院、接受中国政府资金的美国大学,失去接受美国联邦资金的资格。

美国民间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认为,

“孔子学院如果仅仅是交流的话,为什么在孔子学院里不能谈天安门、西藏、法轮功?为什么明确的规定这些呢?你到了学术自由、言论自由的国家,你限制他们的学术和言论自由,你这叫什么样的交流呢?华春莹讲的这些话都不值得一驳。”

杨建利指出,随着中国近年来的经济高速发展,中国在全球贿赂收买学术人员、政客,盗取科技军事研究成果,这也引起了包括澳大利亚、美国在内的西方很多国家的反感和警惕。

另据路透社6月5日报道,数位美国国会共和党籍参议员当天在白宫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晤,讨论一项反制中国的措施。美国参议院共和党二号人物约翰.科宁(John Cornyn) 去年11月提出了旨在加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监管,限制中国收购高科技的法案。目前该反制措施已成为美国国会必然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NDAA)内容的一部分。约翰.科宁6月5日向媒体表示,这并非贸易问题,而是事关国家安全。

(记者:林坪 责编:申铧 责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