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市出台《城市管理文明执法“十不准”》

河南郑州在发生几起城管执法不当而造成恶劣影响之后,郑州市城市管理局紧急出台《城市管理文明执法“十不准”》。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2010-10-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郑州市城市管理文明执法“十不准”》的内容包括:不准用粗暴、生硬、冷淡的语言或推诿态度对待“管理相对人”,不准与“违法相对人”发生纠纷、厮打或者唆使他人打人,等等。

所谓“管理相对人”或者“违法相对人”看来是指城管的管理对象,但是这两个用语以前好像没有在中国官方媒体上见过,是否符合汉语规范恐怕要打一个问号。

但这且不去管它,需要指出的一点是:郑州城管局的“十不准”遭到不少网友和市民的质疑,人们担心这个“十不准”会成为一纸空文。

纽约城市大学华裔教授夏明表示,城管这个建制其实用不着。他说,政府应当发动公民社会的力量来参与市容管理;市民的价值观和文明程度比城管更起作用。

“城管其实是不应该要的,因为现在中国的一个很大问题就是中国的机构本身就很庞大了,那么现在官民的比例在中国历史上已经走到最高点。

我觉得目前中国政府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在于它把很多事情,尤其把那些棘手的事情委托给城管。城管一方面可以把烫手的事情给它干掉。

另外的话,作为真正的国家的很多公务员,这些执法人员,他们当然可以乐得轻松。

所以我觉得现在一个最缺乏的就是国家的政府机构它没有一个在民间社会里面培育一个民间的、自发的组织,非常好的一些机构。

他们可以对城市的卫生、涂鸦还有各种不文明的事情都可以进行一些帮助。

市民社会、民间组织它的缺乏显然使得政府必须依靠城管这个半政府机构。

中国很大的一个问题在于政府跟百姓之间没有形成一种良性的互动。

良性的互动场所就是一个民间的、自发的组织机构。

托克维尔他在论述美国民主的时候,他觉得美国最大的好处优势就在于它的民间社会的价值观和老百姓的心态和文化促进美国民主的发展。”

夏教授表示,在中国,城管是一个半官方建制,是政府权力的延伸,但是城管的招募又不及公务员那么严格,结果导致一些城管素质的欠缺以及权力的滥用。

“城管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它的权力跟政府的权力基本上是一样大的,因为它是政府权力的延伸,但是它的招募过程又跟政府的招募过程是完全不一致的。

没有公务员的招募体制这么完善,而且这些人本身没有长期固定的工作保障。

所以他的心态也是把这个权用得很大,在滥用权力。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跟老百姓发生的冲突就很大。

即使他们发生一些暴力事件政府也很容易把他们赶快给辞掉,把事情解决了,但是同时政府又不承担责任。

而这些人马上又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所以我觉得对于政府来说也都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北京安汇律师事务所的唐吉田律师认为,郑州城管局的“十不准”,有还是比没有强。

“郑州的施政当局他们发的这个文件,我不能说他初衷不好,它也有可能要减少城管与市民或者与其他被管理对象矛盾和冲突的发生。在一定程度上有这个文件我觉得比没有是要好一些。”

这位律师表示,城管这一建制的形成基于一个认识误区。他说,行使公权力应该是为公民服务或提供方便,而不是为了管理或管束公民。

“到目前为止,从法律乃至行政法规这样两个层次都没有赋予城管合法性,只不过形成了一个各个城市都效仿、复制的这么一个状态。

所以说这个实际上我觉得它还是一个公权力膨胀的一个产物,或者说是过去的计划经济的一个产物。认为市民也好或者其他的从业人员都是需要被管理的。

所以是一个观念上的误区。最根本的是应该说行政机关它是受公民的委托行使公权力,它就必须从根本上是一个服务,而不是一个管理。

城市市容好坏究竟是为了市民生活得更方便、更便捷还是仅仅为了所谓的形象,为了一般的对外一个宣传的需要?”

在一些国家,市容管理部分由警察担负,但是唐律师表示,中国社会热点问题太多,警察已经不堪重负了。

“我们这个警察这个架构目前还没有完全转变为共公服务机构。

所以我们到目前为止虽然说在法律、在很多政策层面中也在调整。

但是目前中国大陆的警察总体来讲在相当一部分官员包括一部分民众看来它还是一个专政的工具、是一个统治的机构或者这样一个群体,而不是为社会服务的群体,它就很难承担起来这样一份责任,把这个功能发挥出来。

另外一个也是由于现在维稳的需要,警察实际上也是不堪重负,即便是你在扩编,可能他们也应付不了这样一些社会热点问题,所以可能它也需要在警察之外去弄那么一干系人马。”

中国广播网的报道援引一位社会学家的话说,郑州的“十不准”纵然有效果,恐怕也是短期的;“转变观念才是解决执法难的正确方法”。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