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校将逐步取消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

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28号表示,中国的学校应当适应国家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要求,逐步取消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他要求公办高校完善校长负责制,切实探索“教授治学”的有效途径。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2010-02-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袁贵仁部长是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公开征求意见新闻发布会上作上述表示的。他说,今后政府将打破过去那种直接管理学校的模式,综合应用立法、拨款等手段和必要的行政措施,减少对学校不必要的行政干预。在高校,这就要求完善校长负责制,落实“教授治学”。要注意,袁部长说的是“教授治学”,而不是“教授治校”。

美国俄克拉荷马中部大学西太平洋研究所所长李小兵教授表示,中国的教育改革落后于其它领域,而行政管理改革则是高校老大难问题之一:

 “这几年来看,教育改革总是落后于其它方面。像你刚才提到的行政管理,官僚机构是一个主要问题。所有教育界的问题,很多都归根于行政,包括一些教育腐败的现象、人事上甚至对海归的处理对待等等,所以行政部门成了一个包袱。而且行政部门的开销又特别大, 教育管理部门的干部人数之多也是一个包袱。所以各方面来看, 对行政部门开刀看来是一个必不可少的。”

纽约城市大学教授夏明表示,袁贵仁所说的高校改革,在校长负责制这一点上,是将一度停顿的80年代的教育改革继续进行下去:

“中国目前的这种教育改革, 应该说党内或者是教育界都有这种呼声,想能够继续进行八十年代当时提出的教育改革的重新的一个恢复。因为我们知道, 八十年代当时中国的许多大学实行的是校长治校,我记得当时我在复旦大学, 我们的校长谢希德他就是在学校里面是一个强校长制。当时的像上海交通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基本上都实行的这种模式。我们看到了八九学潮以后, 各级党组织加强对学校的控制,应该说校长负责制逐渐就被党委书记一元化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所取代。”

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教授说,党委对高校的行政干预过多有两个主要弊病:

“党委对大学过多地干预, 一方面带来了很多的问题,让学术和科技发展确实出现行政化、官僚化,那么这样的话呢弄虚作假的事情越来越多。另外的话也给自己带来很多问题,因为现在这些学校不断在扩大招生, 那么扩大招生这就涉及到很多的奖学金的计划、学校的学生的分配、 后勤的管理和服务, 那么所有这些东西如果是完全是由党来包办的话呢, 他其实不仅是干预了学校的发展、破坏它的活力,其实又把这些矛盾全都给揽在自己身上,其实让自己又成为矛盾的焦点。”

在被问到如何评估今后党委在高校将会占有一个什么样的位置的时候,李教授说,党委不应管得太具体、太细.

“原则上讲, 党委不抓具体事务。日常行政工作都由校长来做,但是党委还是在大事上面起作用,起一个决定(作用),完了决定以后就(是)支持服务性的作用。”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