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为“农民工”改名有无新意?

早在两年多前,广东东莞给外来的农民工起了个政府官员认为听起来“比较亲切、比较雅致”的新名称--“新莞人”。现在,东莞外来农民工的暂住证上现在有了 “新莞人”这一全新的称谓,这是否意味着他们可以与东莞一百多万原居民在以社保和子女教育方面享受所谓的“同城待遇”?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2009-07-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广东东莞这个人口超过千万的城市,有着当地原始户籍的人口不过100多万。中国有报道说,目前东莞有“新莞人”500多万。1998年大学毕业后一直在珠江三角洲一带打工、目前在东莞工作的白领李先生表示,农民工的名称由土变样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

“无谓地换个称呼的话,可能也就是做给外面的人看的吧。就说换‘新莞人’也好,换成当地居民也好,可能没有太多的实际意义。因为这个东西,这么多年的话,实际上东莞的管理可能一直还是停留在这种打工仔的管理模式,因为孙志刚事件之后,可能也就是说无非废除了一个收容制度。现在这个收容制度废除之外的话,应该相关的好的措施方面,应该几乎没有。因为以我的感受来说。目前东莞这边的所有的配套设施可能比长三角那边可能会落后很多。就说是一整套的社会管理,企业的用工方面的话,长三角可能要比珠三角可能会高出一大截吧。对待‘农民工’方面呢,相对来说长三角比这边也好一些。”

虽然人在东莞的李先生并没有感受到“新东莞人”叫法成为东莞政府法定称谓之后,东莞在对待外来农民工反面与之前有什么不同, 但中国官方近日有媒体报道援引东莞市长李毓全的话说,不管是本地籍人士还是“新莞人”,东莞一视同仁它的每一位市民,致力于创造公平、融洽的社会环境。东莞市政府为此还成立了新莞人服务管理公司。对此,中国农民工中最有影响力的网站,“中国农民工”网站站长郭昌盛表示:

“我觉得成为的变化其实也只是表明现在政府对这一块儿比较重视,但是要使‘农民工’这个词真正地消失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儿,我觉得起码还得一个过程吧。因为它现在只是认识到这个问题,但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还是没有一些策略。觉得还是一种象征性的。因为它还是叫‘管理服务局’嘛,好像我自己感觉它首先还是管理其次才是服务。”

就在东莞市政府开始使用“新莞人”称谓外来农民之后,去年11月6号东莞市政府自己规定的第一个“新东莞人服务日”才两天的11月8号,东莞市长安镇上角社区却封闭了一条公共道路,规定本地人可以通行,“新莞人”禁行,“新莞人”的子女上学只能绕行。郭昌盛表示,东莞给外来农民工改名目前还停留在象征性意义阶段:

“比如说看到很多说农民工子女,包括前段时间郑州也是农民工子女上学呀,包括还是要很多证件,还甚至要父母开那个什么无罪证明据我了解。还是很多事儿要有各种条件的。你比如说费用条件,比如说一些其它门槛。实际上有很多东西呀,就是上面可能政策层面有的是想到了,但是具体落实还是会一个折扣。再一个不是说你把名称改了,它这个群体就会马上消失了。我觉得它是一个过程,甚至这个过程还是比较漫长的。所以说政策层面上有,政府也在推动,但是就说具体到对这个群体的关注它不是一个部门,或者说一件事,两件事儿就能可以改变的。因为它是牵涉到一系列的东西,包括户籍呀、包括整个社会福利呀、整个社会分配呀,都是相互牵扯的。”

互相牵扯之下怎样才能让为中国30年改革开放做出不可磨灭贡献的农民工真正像他们所工作城市的居民那样分享中国经济发展的成果,让新莞人的称谓有实实在在的实际意义?在东莞工作的李先生表示:

“这个实际性的意义的话呢,可能会牵涉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有些政府官员的话可能会替这些打工仔、下层的老百姓可能是想实实在在地做点儿事情,但是不是一个小的方面就能够解决的。因为现在中国的事情很复杂。往往就是牵一发就是动全身。所有的问题的话可能最后那个根子悠来悠去的话,悠到最后一个总根子,现在的所谓说的这种‘政改攻关’。”

如果没有李先生所说的“政改攻关”,有评论认为“新莞人”这个看似美好的称呼,往往成了对外来人口一种新的歧视形式,加重了本地市民群体和外来民工群体之间的对立情绪。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