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警方撤销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刑拘决定

浙江丽水遂昌县公安局在本周四撤销了对《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的刑事拘留决定。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2010-07-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因报道上市公司凯恩股份涉嫌内幕交易,凯恩公司所在地、浙江丽水遂昌县公安局经侦大队于7月23日签发一份对仇子明的通缉令,以 “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在网上对其全国通缉。7月29日,遂昌县公安局忽然撤销了对仇子明的刑事拘留决定。

新华社本周四的报道说,在一则关于“记者因报道上市公司交易内部遭全国通缉”报道曝光之后,丽水市公安局在浙江省公安厅的指导下,组织有关专家在28日晚间对该案的有关证据和办案程序进行审核。丽水市公安局调查核实后认定,遂昌县公安局目前对仇子明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采取刑事拘留的决定不符合法定条件,责令遂昌县公安局立即撤销对仇子明的刑事拘留决定。

本台记者多次致电丽水公安局和遂昌公安局经侦大队,电话一直无人接听。《经济观察报》副总编王胜忠以及该报律师项武君的电话也无人接听,无法进一步了解详情。记者又致电《经济观察报》值班室了解情况:

值班人员:“他们现在已经撤销过了,不通缉了。”
记者:“不通缉了?那现在他的情况怎么样呢?”
值班人员:“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

北京作家凌沧洲表示,2008年的时候也发生过辽宁省铁岭市西丰县公安局派人到法制日报社主管的《法人》杂志拘传记者的事件。凌沧洲说,这些事件都说明中国地方的司法部门权力过大,对“第四种”权利、即媒体监督视若无物:

“从新闻正义的角度和社会正义的角度来讲这个事并没有了结。媒体的眼光一直要盯到,直到做出了处理为止。假如说这个事儿以后不了了之,那我认为记者仇子明得到的伤害没有补偿,而对其他的记者形成的那种危险的氛围没有消除。”

新华社的报道说,丽水市公安局已责令遂昌县公安局向仇子明赔礼道歉,并表示对凯恩集团所控告的问题,公安机关将严格依法进行调查。广东民间维权组织“公民不合作”创始人唐荆陵律师对此表示,赔礼道歉肯定是不够的,这一事件应该搞清楚的是,遂昌警方滥用公权力对仇子明进行刑事调查、网上通缉的幕后推手到底是什么:

“这个案子为什么会被非法地启动?从维护法律的尊严来讲肯定是必须得做的工作。但是在当前的局面下能不能做到那一步,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被通缉之后的仇子明依旧在新浪发表微博,表示“ 我是潜伏,不是潜逃”、 “系列报道间隙,公司找人行贿我未遂。。。”仇子明称其所报道的都是事实,并掌握了凯恩股份实际控制人王白浪犯罪的铁证。仇子明的微博被成千上万次转帖和评论,并引起各大媒体的关注。唐荆陵律师表示,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众多网民的支持和相对开放的网络媒体,让中国大陆很多传统媒体人有了不合作的空间和勇气:

“但是我们这里记者以前的身份是党的喉舌嘛。现在这个身份跟现实的身份发生了错位。而法律体系还是停留在以前,这就会发生一个短时间的错位。但我相信这个过程的话会慢慢地就说越来越多的记者会恢复到一个记者本来的身份,而放弃他作为喉舌的身份。”

目前中国的网民已经成为曝光当局滥用公权力、并迫使有关当局收回其不受民众欢迎决定的强大力量。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