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最没有恐惧的7个星期” - 吴仁华口述“六四”史(5月30日)

2019.05.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9890530_statue3.jpg 1989年5月30日,揭幕后的民主女神。(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30日

  • 官媒为清场制造舆论
  • 江泽民进京 得知自己将接任中共总书记
  • 民主女神像揭幕 当天参观人数超40万
  • 工自联成员、北京高校学生到北京市公安局前静坐 要求释放被捕工人

    1989年5月30日,韩东方(中)和工自联成员在北京公安局门口抗议抓人。(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30日,韩东方(中)和工自联成员在北京公安局门口抗议抓人。(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30日,民主女神在进行最后准备工作。(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30日,民主女神在进行最后准备工作。(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30日,民主女神在进行最后准备工作。(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30日,民主女神在进行最后准备工作。(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30日,民主女神在进行最后准备工作。(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30日,民主女神在进行最后准备工作。(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30日,揭幕后的民主女神。(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30日,揭幕后的民主女神。(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30日,揭幕后的民主女神。(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30日,揭幕后的民主女神。(六四档案图)

    1989年5月30号,中国官方还是继续利用他们所控制的媒体,为天安门广场清场制造舆论。北京市少先队联合会致函在天安门广场静坐的学生,呼吁学生迅速撤离天安门广场,让少先队员在六一儿童节时候能在天安门广场举行活动。又有一篇报道说,北京环卫工人发出呼吁,天安门广场的脏乱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人民日报》在头版发表了7名中年知识分子的公开信,声称中外历史沉痛告诉我们,无政府状态下的混乱必然导致一场全面的动乱。在当天的中国官方媒体上都是这种呼吁书,还有公开信之类的,就是要给天安门广场清场制造一种舆论基础。

    当天上午,中国国务院的常务会议讨论《游行示威集会法》草案。会议决定由中国公安部牵头对草案进行修改,因为李鹏认为草案的指导思想不对头,强调维护公民权利,实际上对反党反社会主义这一类活动采取了放任的态度。

    当天下午,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乘坐中央专机抵达北京。江泽民对这一次突然进京感到十分意外,很紧张。下午他正在主持中共上海市委会议,突然就接到中央办公厅紧急电话通知,要他马上就乘坐专机进北京,而且说专机已经在上海机场等待他。

    当天傍晚,江泽民分别在北京受到了陈云跟李先念的接见,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让他来北京是要准备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晚上,李鹏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的碰头会。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在会上提议,说北京市委可以组织百万工人游行,显示工人反对动乱,支持戒严。但是李鹏等人都认为北京市委没有这种组织百万工人游行的能力和把握,因此会议没有做出决定。

    北京各高校很多学生开始响应北高联“空校运动”的呼吁,纷纷离开北京回自己的老家,所以北京高校在当天已经有将近1/3的学生离开北京。

    中午12点,民主女神塑像的揭幕仪式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吸引了非常多的北京市民来参观。到了当天晚上9点,围观的民众累计大约有40多万人。

    5月30号上午10点左右,天安门广场的学生指挥部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北侧召开记者会,学生指挥部副总指挥李录在记者会上对中国官方提出了4点要求:第一撤销戒严令;第二撤回军队;第三保证不秋后算账;第四实现新闻自由。

    当天上午10点45分左右,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的负责人韩东方等十多名北京工自联成员,以及200多名学生,打着“秘密抓人暴露嘴脸”的横幅到北京市公安局集会,要求释放北京工自联成员。在这之后,陆陆续续又有很多学生跟民众赶到北京市公安局声援,所以到了当天晚上集聚的学生跟民众就有好几千人。

    5月30号,北京市公安局负责人通过官方媒体透露,说有一个扰乱北京秩序的号称“飞虎队”的摩托车车队和组织已经被摧垮,其中11名带头的人已经遭到拘捕。这只摩托车车队从5月15号开始在北京街头出现,少的时候有几十辆摩托车,多的时候有300到400辆摩托车,四处呼喊口号散发传单。

    (林坪采访)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