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最沒有恐懼的7個星期” - 吳仁華口述“六四”史(6月3日)

2019.06.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9890603_05_00_confrontation1.jpg 1989年6月3日臨晨,北京市民和學生圍堵徒步的軍人。(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

  • 李鵬、喬石等人開會 決定當晚對天安門廣場清場
  • 北京市政府和戒嚴指揮部發緊急通告 要求學生和市民立即離開天安門廣場
  • 柴玲帶領數萬學生宣誓 誓死保衛天安門廣場
  • 晚10點左右 38軍首先開槍殺人 西長安街木樨地民衆死傷慘重
  • 民衆冒着槍林彈雨把傷員送往醫院 醫務人員自發赴屠殺現場救助傷員 北京醫科大學應屆畢業生黃衛平在木樨地救護傷員時中彈身亡
  • 記者冒着生命危險在屠殺現場記錄軍人罪行 很多攝影者被射殺
  • 軍人開槍後 廣場指揮部和學生激烈爭論是否以暴易暴 指揮部最終決定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宗旨

1989年6月3日下午,柴玲(中)在廣場宣讀動員令,號召學生和市民保衛天安門廣場。(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下午,柴玲(中)在廣場宣讀動員令,號召學生和市民保衛天安門廣場。(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臨晨,北京市民和學生圍堵徒步的軍人。(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臨晨,北京市民和學生圍堵徒步的軍人。(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臨晨,北京市民和學生圍堵徒步的軍人。(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臨晨,北京市民和學生圍堵徒步的軍人。(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臨晨,北京學生展示在民用汽車裏發現的武器裝備。(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臨晨,北京學生展示在民用汽車裏發現的武器裝備。(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臨晨,北京市民和學生圍觀被發現的軍服。(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臨晨,北京市民和學生圍觀被發現的軍服。(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臨晨,北京市民和學生圍觀木樨地車禍現場。(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臨晨,北京市民和學生圍觀木樨地車禍現場。(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號下午四點鐘,喬石在中南海主持召開緊急會議,研究天安門廣場清場問題。李鵬、楊尚昆、李錫銘、秦基偉、洪學智、劉華清、陳希同、遲浩田、楊白冰、羅乾等人與會。會議決定當晚9點,戒嚴部隊、武警部隊開始平息反革命暴亂,公安、幹警配合。戒嚴部隊要在第二天凌晨一點鐘抵達天安門廣場,六點鐘完成全部清場任務,絕不能耽誤或拖延時間。部隊開進途中任何人不得阻攔,如果遇到阻攔戒嚴部隊可以採取各種自衛措施和一切手段予以排除。

當天下午5點鐘,戒嚴部隊指揮部就下達了緊急命令,各戒嚴部隊在晚上9點鐘就開始向天安門廣場開進,採取一切手段排除障礙,如遇到阻攔就採取堅決措施。

當天晚上6點半,北京市政府和戒嚴部隊指揮部聯合發出緊急通告,全體市民要提高警惕,從現在起請你們不要到街上去,不要到天安門廣場去,廣大職工要堅守崗位,市民要留在家裏以保證你的人身安全。通告還要求天安門廣場的公民和學生應立即離開,以保證戒嚴部隊執行任務,凡不聽勸告的將無法保證其安全,一切後果完全自己負責。該緊急通告通過電臺、電視臺和天安門廣場官方的廣播系統進行了持續好幾個小時的反覆廣播。

當天晚上9點55分左右,北京市政府和戒嚴部隊指揮部又發佈了第二份緊急通告。

晚上10點16分的時候,北京市政府和戒嚴部隊指揮部再次聯合發佈了措詞更爲強硬的第三份緊急通告。這三個緊急通告一個比一個措詞更嚴厲。

中國官方連續發表的緊急通告不但沒有嚇到北京的民衆,反而使得更多民衆知道了天安門廣場即將被武力清場的情況。所以很多北京民衆跟學生就紛紛趕往天安門廣場聲援,或者是紛紛趕到北京市各主要的交通路口,準備攔截戒嚴部隊。所以當天晚上的天安門廣場上集聚了10萬以上的學生跟民衆。

當天晚上7點鐘左右,天安門廣場學生指揮部在人民英雄紀念碑的北側舉行了一個記者會。柴玲在記者會上發言,譴責軍警使用武力傷害學生跟民衆。這是指當天下午發生在新華門附近的六部口,當時有1000多的軍人、武警跟公安警察發射催淚彈,用警棍、棍棒驅逐當時在場的學生跟民衆,搶奪兩輛遭到民衆攔截的彈藥車。

當天晚上9點鐘左右,柴玲帶領所有在場的學生宣誓,要用年輕的生命誓死保衛天安門,保衛共和國。當時在場參加宣誓的學生至少有好幾萬名。

當天午夜,實際上戒嚴部隊已經在西長安街等地開槍,但是天安門民主大學照樣按照預定計劃,在天安門廣場舉行開幕儀式。

當天晚上,至少有超過100萬的北京各界民衆爲了保護天安門廣場上的請願學生,在各個交通要道去攔截戒嚴部隊。

6月3號晚上,戒嚴部隊是分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向天安門廣場開進。開槍命令大概是在6月3號晚上10點鐘之前下達的,是由中央軍委發出的,當然是經過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認可的。最早接到開槍命令,也是最早開槍的部隊是38集團軍。當天晚上10點鐘左右,航天部第二研究院283工廠的技術工人宋小明在五棵松路口西南面的人行道上就中槍死亡。這是已知的最早的六四死難者。開槍的部隊就是38集團軍。38集團軍在6月3號晚上10點鐘以後就在西長安街陸續開槍射殺民衆跟學生。民衆跟學生在西長安街的木樨地到西單路口一帶傷亡非常慘重。

6月3號戒嚴部隊的屠殺當中,有些軍人殺人是非常兇狠殘忍的。我可以舉一個具體的例子,就是中國人民大學學生吳國峯。他當天晚上在木樨地先是身中三槍倒在地上,然後戒嚴部隊的一個軍官又在他頭部補了一槍。另外一位戒嚴部隊軍人用刺刀捅進他的下腹部,然後還用力的往下拉。所以他下腹部的傷口非常驚人,有7、 8公分長,而且傷口非常大。這是有照片爲證的。

北京的市民在屠殺發生以後,非常仗義,見義勇爲。在很多屠殺現場,一些北京市民蹬着三輪車在槍林彈雨中搶救中槍的民衆和學生。還有許多北京的醫護工作人員志願奔赴各個屠殺現場去搶救民衆和學生,其中包括解放軍301醫院的現役軍人。北京醫科大學的應屆畢業生黃衛平就是在屠殺最慘烈的木樨地搶救受傷的民衆和學生。最後他自己頭部中彈,不幸死亡。

另外令人尊重的就是一些媒體記者。很多官方媒體的記者自發在西長安街各個屠殺地點冒着生命危險去記錄戒嚴部隊屠殺的事實。當天晚上有很多攝影者遭到戒嚴部隊的殺害,因爲當時攝影器材比較落伍,所以在夜裏要使用閃光燈。閃光燈一閃,就成了戒嚴部隊的的重點射殺對象。

在晚上10點鐘以後,陸續有很多民衆和學生跑到天安門廣場指揮部彙報屠殺現場情況,這些來報消息的民衆和學生身上的衣服都沾滿了鮮血。這樣才使得天安門廣場上的指揮部的學生領袖和在場學生不得不相信屠殺發生了。

(林坪採訪)

1989年6月3日臨晨,被圍堵的徒步的軍人。(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臨晨,被圍堵的徒步的軍人。(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臨晨的北京街頭。(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臨晨的北京街頭。(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下午,新華門前軍民對峙。(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下午,新華門前軍民對峙。(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下午,新華門前軍民對峙。(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下午,新華門前軍民對峙。(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下午,六部口附近。(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下午,六部口附近。(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下午,新華門前軍民對峙。(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下午,新華門前軍民對峙。(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下午,六部口附近。(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下午,六部口附近。(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下午,人民大會堂附近發生軍民衝突。(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下午,人民大會堂附近發生軍民衝突。(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下午,人民大會堂附近發生軍民衝突。(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下午,人民大會堂附近發生軍民衝突。(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晚,裝甲部隊準備出發。(Qoos.com)
1989年6月3日晚,裝甲部隊準備出發。(Qoos.com)
1989年6與3日晚,荷槍實彈的軍人出現在街頭。(六四檔案圖)
1989年6與3日晚,荷槍實彈的軍人出現在街頭。(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晚,裝甲部隊準備出發。(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晚,裝甲部隊準備出發。(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晚,裝甲部隊進入北京。(六四檔案圖)
1989年6月3日晚,裝甲部隊進入北京。(六四檔案圖)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