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最沒有恐懼的7個星期” - 吳仁華口述“六四”史(6月6日)

2019.06.0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AP_693835169385.jpg 1989年6月6日,天安門廣場部署坦克和戒嚴部隊。(美聯社)
AP_8906060317(1).jpg

1989年6月6日,北京城裏的坦克和戒嚴部隊。(美聯社)

AP_8906060325(1).jpg

1989年6月6日,北京城裏的坦克和戒嚴部隊。(美聯社)

AP_8906060333.jpg

中共軍隊“六四”屠城之後,1989年6月6日的北京街頭。(美聯社)

AP_8906060341.jpg

1989年6月6日的北京街頭。(美聯社)

AP_693835169385.jpg

1989年6月6日,天安門廣場部署坦克和戒嚴部隊。(美聯社)

AP_19130538610276.jpg

1989年6月6日,北京建國門立交橋上部署的坦克和戒嚴部隊。(美聯社)

hqdefault.jpg

1989年6月6日,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在記者會上隨意捏造六四屠殺的死亡人數 。(視頻截圖/youtube)

1989年6月6日

  • 北京市政府、戒嚴部隊指揮部聯合發出第8號通告 戒嚴部隊有權當場拘捕打砸搶分子並強行處置反抗者
  • 李鵬參加戒嚴工作會議 決定:北京各區成立戒嚴分指揮部,與駐軍聯防;天安門軍隊疏散,動員北京市和國家機關接待戒嚴部隊;中央派代表到中央電視臺指導工作;市區實行宵禁;全力打通全市交通線,保衛公共設施
  • 鄧小平等人在西山開會 討論如何立即恢復北京和全國安定局勢 並將開會處理趙紫陽的問題
  • 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在記者會上隨意捏造六四屠殺死亡人數
  • 戒嚴部隊繼續射殺抗議民衆
  • 全國其它城市繼續抗議六四屠殺
  • 中國留學生、僑民在中國使領館外抗議
  • 美國、日本等國家針對六四屠殺 提出制裁中國的具體措施

1989年6月6日清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廣播了北京市政府和戒嚴部隊指揮部第8號緊急通告,對搞打砸搶燒殺的犯罪分子,戒嚴部隊、公安幹警和武警部隊有權當場拘捕,對反叛者就地強行處置。

當天上午,李鵬參加了戒嚴部隊指揮部的會議。會議的內容就是:

第一,北京各區成立戒嚴指揮分部,要駐軍聯防;

第二,部隊撤離,進駐城區各交通要道和據點,由中央組織動員北京市相關單位騰出房屋接待戒嚴部隊;

第三,爲了改善中央電視臺宣傳工作不得力的狀況,準備派中央代表去指導工作;

第四,北京地區必須推行交通管制;

第五,必須打通北京市區的交通幹線,並保證水、電、氣等公共設施的安全。

自從這個會議之後,戒嚴部隊就從天安門廣場調出了一半的兵力,進駐重要的交通要道和單位。

當天上午,鄧小平、李先念、彭真、 楊尚昆、薄一波、王震,還有李鵬、萬里、喬石、姚依林、江澤民在北京西山召開了在平息反革命暴亂後,中共元老和留任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第一次會議。會議討論瞭如何立即恢復北京地區和全國安定的局勢,然後討論召開中共十三大四中全會,處理趙紫陽的問題。

當天下午,中國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和戒嚴部隊指揮部發言人張工在中南海舉行了記者發佈會,主要是關於天安門清場情況。袁木談到了傷亡人數。他說,經過再三覈實的不完全統計,解放軍官兵受傷5000多人,地方上包括爲非作歹的暴徒、不明真相圍觀的羣衆,總共傷2000多人。地方上加部隊是總共死亡300人,其中包括部隊的戰士、罪有應得的歹徒也包括誤傷的羣衆。北京的大學生死亡23人。袁木這裏提到的六四屠殺傷亡人數完全是捏造的,不是真實的情況。比如他裏面提到北京的大學生死亡23人,就是錯誤的。因爲中國教育部門後來公佈的北京大學生死亡人數是36人,比他說的多了13人。所以他說軍隊加民衆死亡300人,這是一個大大縮水的數字。袁木玩了一個花招,就是把軍隊的死亡人數跟民衆的死亡人數混在一起。實際上軍警總共死亡才15人,其中有7人是被屠殺激怒的民衆打死的。

6月6號戒嚴部隊首先要打通天安門廣場旁邊的西長安街和東長安街,清除這兩條街上的路障,因爲在這兩條大街上還有民衆在不斷地抗議。所以他們首先是要打通這兩條大街上的交通,然後解決集聚天安門廣場周邊戒嚴部隊幾萬人的補給問題。

6月6號,北京街頭還是有不少羣衆在英勇反擊戒嚴部隊。凌晨3點半,有一羣羣衆在和平街北口用八輛公共汽車堵住了附近的路口。戒嚴部隊突然出現,然後開槍驅趕民衆。

上午8點半,在西長安街西單路口西北角,還有一名年輕人因爲抗議,被戒嚴部隊開槍打死。當時遺體就躺在路邊,頭部都是血,瞪着雙眼死不瞑目。當天在北京的不少地方,有不少的民衆還是在抗議,然後還有民衆被戒嚴部隊打死。

當天發生的還有一件戒嚴部隊開槍射殺民衆的事,這件事死傷的民衆比較多。在6月6號晚上11點鐘左右,有5男2女一羣人結伴騎單車經過南禮士路十字路口的時候,被埋伏在兩邊的戒嚴部隊開槍射殺。當時,有些戒嚴部隊士兵還喊“不許動,舉起手來”,這5男2女就立即停住了自行車。但是還是有戒嚴部隊在4、5米內開槍,造成其中3個人當場死亡,另外2個人受重傷,後來殘廢。所以這5男2女完全是無辜的,戒嚴部隊完全是濫殺無辜。

6月6號在全國的大中小城市,很多民衆仍然在抗議北京屠殺,而且規模還非常大。在四川成都市,抗議的民衆情緒十分激烈,還跟警方發生了衝突。所以後來四川省官方動用了武警部隊,對抗議的民衆和學生進行鎮壓。成都市有一個17歲的周國通就在成都市的天府廣場抗議時被逮捕。因爲逮捕之後拒絕寫悔過書,當天就在看守所被打死了。東北長春在當天晚上民衆、工人和學生有10多萬人遊行抗議,比較引人注目的是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工人。其中有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的一萬多名工人。領頭的助理工程師唐元俊後來就因爲這件事被判刑20年。

在海外,在留學生、海外僑民比較多的洛杉磯、舊金山還有紐約,有中國留學生和海外僑民在中國總領事館前抗議。然後這幾天陸續還有其它國家的領導人、議會對北京屠殺表示譴責,美國、日本等一些國家開始提出就北京屠殺對中國進行制裁的措施,包括中止領導人來往、中止經濟援助。

(林坪採訪)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