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海洋濫用行爲專題 (一) | 向全球展示權力: 中國已成爲海鮮超級大國

法外海洋項目 (The Outlaw Ocean Project) 製作
2023.10.13
中國海洋濫用行爲專題 (一) | 向全球展示權力: 中國已成爲海鮮超級大國
視頻截圖
烏拉圭蒙得維的亞——2021年3月8日凌晨,一艘裝有船外機的小充氣艇偷偷駛入這個烏拉圭最大的港口,丟下一名奄奄一息的漁工,然後快速離開。
 
漁工名叫丹尼爾·阿里託南(Daniel Aritonang),是個二十來歲的印尼人,此前在中國魷釣船“振發7號”(Zhen Fa 7)工作了一年半。如今,幾乎全無知覺的他被拋棄在碼頭邊,兩眼淤青,體側佈滿瘀傷,脖子上有勒痕,手腳腫脹得像瓜一樣大。
 
急救人員把阿里託南抬上救護車,緊急送往附近的醫院。當地口譯員雷耶斯(Jesica Reyes)被叫來幫忙。她趕到時,阿里託南還在救護車停靠站,他告訴雷耶斯,自己被打過、被掐過而且捱餓多日。醫生帶他去急診室時,他哭了起來,渾身發抖,“求求你,我的朋友在哪裏?”他哀求着,然後聲音低了下來,“我很害怕。”
 
蒙得維的亞是全球最繁忙的港口之一,向來深受中國魷釣船青睞。近年來,數百艘中國魷釣船瞄準了南美洲東南沿海儲量豐富的公海漁場。這些船通常選擇到蒙得維的亞加油、維修和補給,一部分原因是巴西、阿根廷和馬爾維納斯羣島的其他備選港口要麼過於昂貴、要麼對其關閉。 

 
中國漁船上的許多船員都是印尼人。如果他們在抵達蒙得維的亞時死亡、受傷或生病,港口官員便會聯繫雷耶斯——她是當地寥寥幾個會說印尼官方語言的口譯員之一。雷耶斯常被請去與逝世船員的家屬協調相關事宜。過去十年的大部分時間裏,平均每兩個月就會有一具屍體被丟在這個港口,其中大部分來自中國的魷釣船。
 
阿里託南在振發7號的工作,讓他加入了全球迄今爲止可能規模最大的海上作業。在世界對海鮮日益增長且索求無度的需求推動下,中國在公海大幅擴張勢力範圍,遠洋船隊船隻多達6500艘,是排名第二的競爭對手的兩倍多。而且,中國如今在世界各地持有或運營90多個港口,並且買到了許多政治忠誠度,特別是南美和西非沿海國家。毋庸置疑,中國已是全球的海鮮超級大國。
但中國卓越的海上地位,顯然價格不菲。債務勞役、人口販運、暴力、刑事疏忽和死亡屢見不鮮。環境正義基金會(Environmental Justice Foundation)採訪過116名曾於2020年9月至2021年8月期間在中國遠洋船上工作過的印尼船員,約97%的人稱有過類似債役的經歷,或是被沒收過保證金和證件,58%的人說看到或經歷過肢體暴力。
 
美國華府研究機構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環境保護項目主任尤澤爾(Sally Yozell)表示,相較於其他國家,中國不僅較少回應與勞工權利、海洋保育有關的國際法規和輿論壓力,而且漁船和加工廠的作業也較不透明。
 
***
 
振發7號於2019年8月29日自中國山東省石島港啓航,隨之前往韓國釜山港接印尼籍漁工登船。中國的秋季捕魚季通常始於8月最後一週,每年有2萬多艘漁船在這期間下水。
 
阿里託南費了很大力氣爲自己爭取到一份船上的工作。2018年高中畢業後,找份工作並不順利。當時印尼全國的失業率高達5.5%,青年失業率更超過了16%。所以,當朋友安哈爾(Anhar)提議一起出國在漁船工作時,阿里託南同意了。親友們對這個決定感到訝異,因爲船上工作繁重,報酬卻少。可這好歹也是份工作,而他和安哈爾都迫切地需要工作。“面試時他們問我有什麼技能,”安哈爾回憶他爲什麼要上漁船工作時,說道:“老實講,我什麼技能都沒有。”
 
2019年夏天,阿里託南和安哈爾聯繫了位在中爪哇省的船員招聘公司"海洋方舟"(PT Bahtera Agung Samudra),並受指示前往直葛市。在海事領域,這些機構負責爲漁船招工,處理工資單、工作合同、辦理機票、港口費、簽證等一切事務。他們缺乏監管,虐待事件頻傳,還與人口販運有關。 (根據政府記錄,"海洋方舟"沒有經營許可;該公司也沒有回應評論請求。)
 
接下來兩個月,兩人便在直葛市等待錄取結果。手頭逐漸拮据的阿里託南通過臉書私訊朋友努格拉哈(Firmandes Nugraha),借錢果腹。努格拉哈力勸他返鄉,還提醒他:“你連游泳都不會。”工作安排終於來了,阿里託南9月2日在臉書上傳了一張他和其他印尼籍漁工在釜山準備登船的照片,配文說:“一羣底層小人物,期待着成功燦爛的未來。”
 
就在那天,阿里託南和安哈爾登上振發7號,開始了橫跨太平洋的航行。船上共有30人,20名中國人,其餘10人來自印尼。
 
***
 
二十世紀大部分的時間裏,遠洋捕撈業由蘇聯、日本和西班牙等三國主導。蘇聯瓦解後,船隊規模縮小,同時勞工和環境標準也使得漁業成本變高。就在這一期間,中國擲入數十億美元資金打造船隊,以新技術躋身這個利潤豐厚的產業。中國也企圖藉由在海外建造自己的加工廠、冷藏設施和漁港等,強化其自主權。
 
投資取得了空前成功,中國現在無疑已經成爲全球海鮮超級大國。1988年,中國捕撈漁獲總計1.98億磅;2020年增長至500億磅。其他國家望塵莫及。 
 
對中國而言,龐大船隊的巨大價值遠遠不只在於維持海鮮超級大國的地位。對內,它幫助國家創造工作機會、增加收入、餵養國內人口;對外,船隊有助於開發新的貿易航線、展現政治實力、強調領土主張,並加強中國對發展中國家的政治影響力。
 
政治分析家、尤其是西方國家人士表示,由單一國家掌控一種全球資源,而且是海產品這樣的寶貴資源,會造成危險的權力失衡。海事分析家和海洋保護者則擔心,中國正在以破壞全球食品穩定、侵蝕國際法律和加劇軍事緊張局勢的方式,擴大海洋影響力。
 
全球海事安全顧問公司I.R. Consilium的 CEO 拉爾比(Ian Ralby)表示,“從事破壞性捕撈活動的國家很多,但中國格外不同。它的船隊不僅規模龐大,而且被用於地緣政治的野心。”他指出,“沒有其他國家在這個行業有如此高比例的國家所有權,沒有其他國家用法律要求漁船積極收集並向政府提交情報,也沒有任何國家如此積極地入侵他國水域。”
 
中國實現主導地位的時期,也恰逢全球對海鮮產品的需求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過去50年來,全球海產品消費量增長超過5倍。通過冷藏、引擎效能、船體強度和雷達等各方面的技術精進,以中國爲首的海鮮產業滿足了這些大衆需求。此外,衛星導航也徹底改變了船隻在海上航行的時間與距離。
 
今天的商業捕撈技術如此精進,與其稱之爲技藝,不如稱之爲科學;與其說是捕獲,不如說是收割。參與這樣的競爭需要知識技能與巨大的資本儲備,這是日本和歐洲國家近幾十年來的匱乏之處。但中國二者兼備,而且還有強烈的競爭意願與必勝決心。
 
中國主要靠國家補助來擴大船隊規模,截至2018年,每年的投入已達70億美元,成爲全球最大的漁業補助提供國。這些投資大部分用於燃料和打造新船。海洋研究人員認爲這些補貼對產業有害,因爲船隊規模或效率因之增強,導致原已減少的漁業資源消耗更甚。
 
中國政府對船隊的支持至關重要。國家地理雜誌原始海洋項目的主任薩拉(Enric Sala)表示,如果缺少政府補助,全球超過一半的公海捕撈活動將無利可圖,其中又以魷魚捕撈的利潤最少。
 
中國還爲船隊提供後勤、安全和情報方面的支援。例如,中國會向船隊發送全球主要魷魚聚落的規模與位置的最新消息,使這些漁船能夠協調作業。
 
2022年7月,加拉帕戈斯羣島以西海域,記者正在觀察大約260艘作業中的中國魷釣船。所有船突然間以幾乎同步的速度起錨,並向東南方航行一百英里。海事監測組織“天窗”(Skylight)的主任施密特(Ted Schmitt)告訴我,“大多數國家的漁船通常不會有如此大規模的合作。”
 
***
 
過去四年,法外汪洋項目(The Outlaw Ocean Project)的一組記者針對全球海鮮供應鏈中的勞動狀況、人權侵害和環境犯罪等進行了廣泛調查。中國遠洋船隊規模龐大、分佈廣泛,又以兇狠着稱,因此成了這項調查的焦點。記者分別在加拉帕戈斯羣島附近的南太平洋、靠近馬爾維納斯羣島的南大西洋、岡比亞附近的大西洋和朝鮮半島附近的日本海採訪船長和登船探查。
 
登船採訪以令人震驚的細節揭露了大量違反人權和迫害勞工的模式,包括債務勞役、扣留薪水、超時工作、毆打漁工、沒收護照、限制及時就醫以及因暴力而致死的事件。在許多中國遠洋漁船上,漁工的日常工時長達15小時,每週工作六天。船艙住處狹小封閉。受傷、營養不良、患病和遭到毆打屢見不鮮。
 
2022年2月,在海洋保護組織“海洋守護者”(Sea Shepherd)促成的一次行程中,記者應邀登上一艘在馬爾維納斯羣島附近作業的中國魷釣船。船長同意讓記者在船上自由活動,只要報道中不提及船名即可。
 
魷魚船作業期間,最繁重的工作總是在夜間。幾百個保齡球般大小的燈泡懸掛在船舷兩側的支架上,用來將魷魚從深海中誘出。
 
船上此時的氣氛猶如水中煉獄。船身兩側各掛有大約50個“魷釣機”,每個釣機都是用自動卷軸操作。甲板上的漁工每人同時負責監控2至3個卷軸,以免卡住。這些漁工的牙齒因爲長期吸菸而泛黃,皮膚呈現病態的蠟黃色,由於銳利的設備和總是處於潮溼狀態,他們的雙手腫脹又傷痕累累。

本篇報道由位於華盛頓特區的非營利新聞組織法外海洋項目(The Outlaw Ocean Project)製作。感謝Ian UrbinaDaniel MurphyJoe GalvinMaya MartinSusan RyanAustin BrushJake Conley共同報道與撰寫。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