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海洋濫用行爲專題 |“從上餌到上桌”海鮮溯源試圖打擊濫捕和虐待 實際操作卻困難重重 (二)

“法外海洋項目”(The Outlaw Ocean Project)製作
2023.10.14
中國海洋濫用行爲專題 |“從上餌到上桌”海鮮溯源試圖打擊濫捕和虐待 實際操作卻困難重重 (二) “法外海洋項目”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於2022年3月頒佈禁止進口俄羅斯海產品的行政命令,試圖以此切斷可能被普京用於對烏克蘭戰爭的數十億美元。然而國會議員隨即表示該禁令無法實行。美國進口商往往不甚清楚漁貨的確切捕撈處,且交易數據顯示,標記來源爲中國的進口野生魚獲中,有接近三分之一其實是在俄羅斯海域捕撈。
 
這項尷尬的挫敗凸顯了全球海產品供應鏈透明度的匱乏,引發美國立法部門、海洋保護主義者、消費者權益倡導者和人權組織羣起呼籲,要求美國進口商對海產品進行“從上餌到上桌”的追蹤,確保產品不涉及勞工與環境犯罪,也沒有違反與“被排斥”國家(例如:朝鮮、伊朗)相關的制裁令。 
 
俄羅斯海產品進口禁令自2022年6月正式生效。衛星資料和出口紀錄顯示,此後至少有31艘中國魷釣船仍在俄羅斯海域捕撈,其中一些船隻所隸屬的公司可以直接向美國及歐盟運送海產品。
 
全球絕大多數的海產品都由中國捕撈、加工和出口。中國遠洋船隊的規模是其最大競爭對手的兩倍多。按重量計算,所捕撈的海產品中超過70% 是魷魚。
 
這個船隊被評爲全世界非法和無管制捕撈行爲最嚴重的供應方,很可能使用強迫勞動,並與衆多犯罪行爲有所牽連,例如阿根廷海域盜漁事件、經常違反中國法律而關閉漁船的應答器、違反聯合國制裁令在朝鮮海域進行非法捕撈,以及對外籍船員和中國船員實施暴力、剋扣薪資、嚴重疏忽和販運人口。
 
由於漁船離岸甚遠,不斷移動,而且通常是在各國政府管轄權有限的公海作業,海鮮供應鏈的追溯格外困難。華盛頓特區研究機構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環境安全項目主任尤澤爾(Sally Yozell)表示,漁獲物在漁船、運輸船、加工廠和出口商之間經歷衆多交接,這一過程中有很多追溯缺口。她指出,“大部分海產品是由中國漁船捕撈或是在中國加工,這讓整個供應鏈更難透視。”
 
有些從中國進口海鮮的美國公司宣稱自家產品並未涉及犯罪行爲,因爲中國加工廠已提供“漁獲證書”,上面清楚標明漁獲物溯源地,甚至包括捕撈船隻和地點等細節。但是,可持續海產品諮詢的非營利組織“聰明漁獲”(FishWise)的路易思(Sara Lewis)表示,這些文件相當不可靠,因爲它們是自行申報,通常無法覈實,而且文件是在加工廠填寫,而不是在發生犯罪行爲的船隻。此外,這些漁獲證書對勞動條件沒有任何說明。
 
漁獲物從咬上魚餌到端上餐桌整個過程中佈滿可追溯性缺口,爲了記錄這些缺口的性質,一組調查記者在多個地點跟蹤中國漁船,有些情況下還得以登船檢查。跟蹤地點包括朝鮮、岡比亞、福克蘭羣島和加拉帕戈斯羣島等地附近的海域。在特殊情況下,記者甚至親自登船進行檢查。他們使用衛星技術追蹤漁船返回港口,然後精確認定漁獲物由誰清理、加工和冷凍以準備最終出口;團隊跟蹤漁獲物被轉移至冷藏船並運回中國港口的過程,在港口拍攝轉運貨車,繼而追蹤至加工廠。記者通過出口記錄,發現這些海產品最後進入了歐盟和美國的超市、餐廳和食品服務公司。
 
這次調查揭露出各個交接環節的追溯漏洞。在加拉帕戈斯羣島以西約350英里處的一艘中國魷釣船上,一名漁工在數層甲板下打開冷凍室,露出一堆裝在白色袋子裏的冷凍漁獲。他解釋說,袋子上不會標註捕撈船的名稱,因爲這樣比較容易將貨物轉移到同公司的其他漁船上。漁業公司因此獲得更強的靈活度,但也導致下游買家根本無法確認實際捕撈漁獲的漁船。
 
在另一艘船的駕駛臺上,一位中國船長翻開他的捕撈日誌,上面應該註明地點、時間和漁獲內容。前兩頁上有些記錄,其餘都是空白。關於捕撈日誌,有位船長這樣說,“沒人會寫這些東西。”並表示公司的岸上人員之後會將信息逆向補錄。在加工廠裏,傳送帶上的魷魚通常不以捕撈船劃分,而是根據重量、品質、大小和類型等市場有溢價意願的標準分類。
 
***
 
海鮮是全球最後的野生蛋白質主要來源,也是國際交易量最大的食品類商品。專家們對中國在這一市場的主導憂心忡忡,並列出多條理由。索姆韋伯(Whitley Saumweber)和洛夫特(Ty Loft)均就職於華盛頓特區的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他們及其他政治分析人士表示,中國對遠洋漁業的近乎壟斷“威脅到數百萬人的食品安全”,尤其是主要依賴魚類作爲蛋白質來源的發展中國家。
 
美國立法者則稱,中國依賴非法捕撈的行爲令美國漁民處於競爭劣勢。美國加州衆議員霍夫曼(Jared Huffman)和路易斯安那州衆議員格雷夫斯(Garret Graves)在2022年6月致函拜登總統,信中說,“我們不能繼續容忍中國和俄羅斯等國家濫用海洋資源和侵害人權,以此傷害我們的誠實漁民。”信中還說,“解決非法、不報告和不管制(IUU)捕魚是確保我們的民衆食用安全健康的食物以及捍衛他們經濟利益的重要一步。”
 
漁業是世界上最致命的職業。關於捕魚船上的人權倡議和惡劣條件均有充分的文獻記錄。環境正義基金會(Environmental Justice Foundation)和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等人權倡議組織均發出警告,購買海產品的消費者無法得知自己是否在以默許的方式成爲這些犯罪行爲的共犯。消保權益倡議者則提到其中的健康風險,因爲最終到達美國家庭餐桌上的海產品,有15- 30% 與標籤不符。
 
由於缺乏追溯,美國人食用的很多海產品亦是來源不明。除了潛在的健康風險,正如環境正義基金會和人權觀察等人權倡議組織所言,這還意味着很難確定哪些魚的捕獲船隻採用了非法捕撈手段和不良勞工條件。
 
Oceana 和綠色和平(Greenpeace)等海洋保護團體則指出漁業公司有責任制止非法捕魚,尤其是考慮到大海正走向無魚可捕的境地,據監督漁業的聯合國機構數據稱,全球有超過三分之一的漁業資源已被過度捕撈,是1974年時的3倍。   
 
美國爲了阻止違禁商品進口,制定了多種供應鏈法規。除了對朝鮮、伊朗、委內瑞拉和俄羅斯等國的制裁外,也有法律意圖制止涉及人口販賣、監獄、維吾爾、朝鮮或強迫童工等行爲的產品。但由於對漁船上所發生的事情所知有限,這些法律對海產品尤其無能爲力。
 
曾在美國移民和海關執法局擔任強迫勞動項目主管的肯尼迪(Ken Kennedy)表示,美國的立法者和政府機構往往缺乏強力執行大多數反奴隸法或其他產品追蹤法的政治意志;這是因爲此類調查的進展緩慢得苦不堪言,並會讓國際貿易協議複雜化。
 
聯邦政府的海產監控工作通常忽視中國漁船,即使這些船隻與勞工和環境犯罪關係最爲緊密。根據美國貿易數據,來自中國的進口海產品中,有超過17% 屬於非法捕獲。“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全球倡議”(Global Initiative Against Transnational Organized Crime)是一家專門研究組織型犯罪影響力的非營利組織,他們在2021年的一項研究顯示,在152個從事非法捕撈的國家中,中國排名第一,俄羅斯排名第二。美國勞工部在2020年指出,中國的魷釣船尤其傾向使用移民和被囚禁的勞工。
 
2016年,美國政府設立了《海產品進口監測項目》(Seafood Import Monitoring Program),要求進口商詳細記錄漁獲物自捕撈點到進入美國的整個過程。但魷魚並未被列入項目監測的13個海產品物種;這些物種的選擇主要是因爲它們素有非法捕魚和標籤造假之嫌,但人權和勞工虐待並不是其中的考慮因素。2021年,負責監督該項目的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宣佈,計劃根據漁獲物捕撈船隊是否涉及人口販賣等新的標準,擴充項目並納入更多物種。 
 
NOAA外交事務專家珀爾(David Pearl)表示,美國海關人員目前只追溯2至3種魷魚,這無疑是個問題,因爲魷魚的商業品種其實有30至40種,此外,即使保留進口記錄,漁業公司只需向聯邦主管機關申請豁免,就可以向公衆隱瞞其進出口數據;許多公司都採取這種做法。
 
有些海鮮食品零售商在新聞稿、公司網站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備案中,宣稱自己嚴格實施標準,可以確保其供應鏈沒有非法或虐待行爲。但美國綠色和平(Greenpeace US)組織的海洋運動主管霍斯瓦(John Hocevar)說,所謂的企業責任項目往往效力不彰,因爲大部分只是自我監管,缺乏第三方的監督或驗證,關注環境問題而非人權問題,並且一般只觸及加工廠,而不是最有可能發生犯罪行爲的漁船本身。 
 
史汀生中心的尤澤爾稱,哪怕想知道捕撈國都並非易事。美國聯邦法律要求零售商必須將大多數食品的原產地告知消費者,但經他國加工後再出口的海產品卻被豁免。如果俄羅斯漁船捕撈的漁獲在中國加工,就會被標示爲中國產品。
 
***
 
即使是聲稱承擔環境和勞工照護之責的公司,也被發現與帶有犯罪與風險跡象的中國船隻瓜葛不斷。魯傑羅海鮮公司(Ruggiero Seafood)的網站表示,公司不販售非法捕撈的海產品,但被發現與一艘在2019年違反聯合國制裁在朝鮮海域捕撈的魷魚船有關。美國最大連鎖超市之一的克羅格(Kroger)在網站上標明,“從不在知情情況下”購買非法捕撈的海產品,卻與一艘2020年在印尼非法捕撈的中國漁船有關。歐洲最大連鎖超市利多(Lidl)以“更美好的明天”爲口號,大力承諾負責任的採購。然而其自有魷魚品牌
Eridanous的合作加工廠至少連向三家可疑的漁業公司,這三家公司的漁船均有違法捕撈的紀錄,包括在北太平洋和南太平洋的主要魷魚漁場有過長時間的應答中斷、在祕魯專有區非法捕撈以及割取鯊魚鰭。
 
魯傑羅海鮮公司和克羅格沒有回覆置評請求。利多超市稱該公司反對非法、不報告和不管制的捕魚活動,並已將本項調查的結果向其供應商舟山西峯水產(Zhoushan Xifeng)求證;後者聲明沒有參與任何違規捕撈。 
 
許多大型海產品公司已加入海洋管理委員會(Marine Stewardship Council,MSC)這個爲可溯性和可持續性提供保證的行業項目。MSC發言人馬克斯(Jackie Marks)表示,項目主要預防環境犯罪及追溯漁獲來源,而不針對漁船上可能存在的勞工問題。項目不評估勞動狀況,也不對漁船進行薪資剋扣、毆打、債役或人口販賣等犯罪行爲的檢查。MSC的重點在於加工廠是否衛生、標籤是否準確,以及供應鏈中所有的漁船和加工廠是否均可辨識。要取得MSC驗證,漁業和海鮮食品公司必須提供文件,表明過去兩年內未因強迫勞動或相關犯罪行爲而遭到起訴,漁業公司也必須報告採取過哪些措施防止此類犯罪。 
 
美國政府已對個別案件採取行動。例如,2022年12月,美國財政部根據《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法案》(Global Magnitsky Act)對大連遠洋漁業(Dalian Ocean Fishing)以及平潭海洋實業(Pingtan Marine Enterprise)兩家中國大型漁業公司的董事實施制裁,因爲涉事公司旗下150多艘的漁船中,部分船隻被指控涉嫌強迫勞動和非法捕撈。 
 
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承擔着阻止與強迫勞動有關的進口品進入美國的責任,並已在過去五年中加強執法力度。該機構曾對臺灣籍的金槍魚沿繩釣船下達過這方面的禁令,但從未對中國的魷釣船採取過任何行動,雖然證據顯示這些船隻涉及的問題最爲嚴重。

本篇報道由位於華盛頓特區的非營利新聞組織法外海洋項目(The Outlaw Ocean Project)製作。感謝Ian UrbinaDaniel MurphyJoe GalvinMaya MartinSusan RyanAustin BrushJake Conley共同報道與撰寫。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