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合村並居的噩夢(上)-- 拆遷戶成了“通緝犯”


2020-07-22
Share
jt3.jpg 村民稱家被強拆而新房尚未建成,因此只得自購集裝箱暫住。(村民提供)

今年以來,山東的"合村並居"政策在齊魯大地大張旗鼓地開始實施,要在今年內拆遷全省兩成、也就是一萬四千多個村子。除了威逼利誘的老手段,"先拆後建"更引發民怨。本臺記者唐家婕採寫了三集系列報道《山東合村並居的噩夢》,今天請聽上集: 拆遷戶成了“通緝犯”。

 

 

六月上旬,山東煙臺港,從大連來的渤海渡輪慢慢靠岸。

農民工老李坐了八個小時的船抵達煙臺,準備轉車回老家蘭陵。他由於擔心自己會受到政府的報復而不願透露全名。當他扛着行囊、交出身份證,在煙臺火車站買票時,老李突然被一羣警察包圍。

小李:"被煙臺當地的警方抓捕。抓捕的理由是說他是'非法採礦嫌疑人'。”

這是老李的兒子小李,同樣因爲安全的原因不願透露全名。 “解送到蘭陵縣公安局,讓我父親給親屬打電話,帶三萬人民幣到公安局贖我父親出來。"

村民接到的由蘭陵縣公安局發出的傳喚證 (村民提供)
村民接到的由蘭陵縣公安局發出的傳喚證 (村民提供)

小李說自己感到不可思議。公安局指控的是他父親在二十多年前、在當地政府鼓勵下的採礦行爲。小李做了一番法律研究後發現,即使有爭議,也早已過法律追訴期。蘭陵縣公安局憑什麼突然把他父親當成犯罪嫌疑人,全網通緝?

村裏的人都心理有數,這與老李家不願簽署拆遷協議有關。

小李:"我們村這種情況很多。我父親被列爲通緝犯是第一個。但其他很多村民也遇到類似的(情況),針對我們這些不簽署拆遷的拆遷戶起到震攝作用。很簡單,就直接把我們抓到鎮派出所裏,把(拆遷)事情解決了。"

山東"合村並居"運動自今年初突然快速展開。政府拆農民房子、合併村莊,將農民集中起來搬到樓房裏住。老李家的村莊正是被政府鎖定要拆遷的村落之一。

合村並居:2020年拆掉山東兩成村落

根據2017年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鄉村振興戰略",山東省政府擬定了一份在2018年至2022年四年間要完成的《山東省鄉村振興戰略規劃》(下稱"規劃")。

山東是中國的農業大省。常住人口一億人中,約一半是農村人口。全省的行政村有近七萬個,數量居全國第一。農村村落數量多,規模小,佈局散,尤其居民少、佔地大的"空心村"比例極高,導致村級單位運轉成本高、土地浪費嚴重、社會照顧難等問題。

怎麼解決?根據山東省政府的“規劃”,山東政府在2019年完成村莊分類,其中八成的村子進行"特色發展改造",推動農業現代化;剩下的兩成,要在2020年底前,完成"合村並點"(或稱"合村並居")。

換成更直白的數字,就是今年山東要拆掉一萬四千多個村子,關係到上百萬農民的命運。

村民家門前被挖出的大坑阻礙出行(村民提供)
村民家門前被挖出的大坑阻礙出行(村民提供)

拆遷是如何進行的?

(李家所在村莊拆遷挖土聲)

 

"規劃"野心勃勃,拆遷來的又快又猛。

從去年十月開始,山東臨沂市蘭陵縣以打造"智造小鎮"園區爲名,對周邊尚巖鎮、新興鎮、魯城鎮的多個村落進行"安置工作",包含李家所在村莊的近三百戶村民、四百多處房屋。爲了保護受訪人的安全,本臺決定不提村莊的名字。

簽署拆遷協議的前三人有五千元到一萬元人民幣不等的獎金,還承諾有優先選則安置房的權力。對簽署拆遷協議有質疑的人家,很多則會突然遇到各種"狀況"。

小金:"有的孩子在鎮上上學,學校校長、老師就說孩子學籍有問題,不籤就不讓孩子上學;斷水斷電斷路;農用拖拉機沒有牌照的,縣交管部門就扣車抓人。這是村民小金細數着各種脅迫村民簽署搬遷協議的手法。"村裏開超市的,把你門關掉;開餐館的,也關掉,不讓你營業。養豬的,縣政府環保部門過來,說你污染環境,把豬圈拆了。"

 

(拆豬圈聲)

(拆房子聲)

 

村民傳給本臺的拆遷視頻中,就有豬圈、房子被強拆的畫面。

村民豬圈被砸後的死豬畫面 (村民提供)
村民豬圈被砸後的死豬畫面 (村民提供)

多數村民不識字、對法律權益也不太瞭解,用一些村民的話說,自己在搞不清楚狀況的情況下就在拆遷協議上蓋了手印。今年三月,李家所在的村莊已經拆除了九成的房子。

本臺聯繫山東省臨沂市政府瞭解他們是否知道這些強拆事件,大多得到"不清楚"、"不知道"的迴應。一陣轉接之後記者被推給蘭陵縣政府。蘭陵縣政府各局處間又繼續踢皮球,分別要記者聯繫發改局、拆遷局,最後又說聯繫新興鎮政府。

記者終於聯繫到新興鎮政府一位相關負責人,向他提起多位當地居民反應強拆行爲、且未收到補助的情況。

新興鎮官員:"哪裏有強拆?我們這邊都有補助的,沒有強拆!"

當記者詢問官員姓名,對方要記者回頭聯繫蘭陵縣政府,並以在開車爲由掛斷了電話。重新播打,無人接聽。

本臺查閱政府多份對村民信訪的回覆文件也寫道,這是村民"自願拆遷"行爲。

新興鎮官方對信訪的回覆,稱沒有強拆。(村民提供)
新興鎮官方對信訪的回覆,稱沒有強拆。(村民提供)

小蘭:"強制性的、強制性的、家都給拆了。你看看,老百姓可憐啊!"

這是跟老李同村的小蘭。視頻顯示小蘭家幾個月前被拆遷的場面:機器正在遠方轟轟作響,房主被黑衣人隔到一百米外,只能拿着手機幹望。

同村的小金家有一樣的經歷。

小金:"七十餘名像黑社會一樣的人員,直接圍起來就把我們家給拆了。我父親已經七十歲了,只好在旁邊搭了一個窩篷(居住)。"

農民小金的父親居住在自己搭建的窩蓬裏(村民提供)
農民小金的父親居住在自己搭建的窩蓬裏(村民提供)

小金滿是擔心,他還算了一筆帳。

小金:"村裏拆的房子,不管草房、瓦房、樓房,算六百元一平米。而新建的房子一千三百元到一千五百元人民幣一平米。就是說,如果想住樓房,要另外加五萬元到十五萬元的差價。老百姓以種地爲生,根本拿不出這部分錢。"

房子拆了,但新房未建成,許多農民就在山邊搭窩棚、自購集裝箱,在臨時的落腳點渡過了春節與新冠疫情肆虐的寒冬。直到今年三四月,纔有一部分人搬進了離原村子四公里遠的安置樓房。

不籤協議?石塊、爆竹伺候

本報道開篇提到的李家決定不籤拆遷協議、要堅守家裏兩套房子、八畝耕地。他們的處境又怎樣呢?小李提到他們爲什麼不籤協議:

小李:"我們家因爲沒有見到正規合同、合理合法的公示公告,我們一直拒絕簽署拆遷協議。"

事實上,在"被通緝"之前,老李家已經因爲拒籤,被"不明人士"騷擾了數月。到了六月"逼遷"手段越來越野蠻。

村民家門口遺留的晚上放爆竹的盒子(村民提供)
村民家門口遺留的晚上放爆竹的盒子(村民提供)

 

(半夜爆竹聲)

這是深更半夜有人在李家附近放爆竹。小李說:

"白天一波一波的人來好言相勸;晚上黑惡勢力就來恐嚇威脅,斷電、砸牆、放煙花爆竹、辱罵。這種情況越來越嚴重。 他們還在我們家旁邊蓋了一個簡易房,裏面裝好了空調,白天在那裏看着我的家人,晚上十點左右,不知道什麼人就會開始向我家丟石頭。"

 

(丟石塊聲)

村民家夜晚被丟石塊(村民提供)
村民家夜晚被丟石塊(村民提供)

於是,打造"齊魯樣板"、精準"脫貧攻堅"、推動"鄉村振興"——這些官方文件中反覆重複的宣傳文字,落到李家頭上,是石塊與爆竹。

小李多次打電話報警,還蒐集證據試圖上訪。

 

(小李多次報警的錄音剪輯)

小李:"我覺得很無辜,我們是受害者。從我出生到現在,沒有撥打過這麼多次110,每一次都有理、有據、有事實,每一次都是沒有處理結果、連立案的過程都沒走。"

小李在給記者的回覆中感嘆道,"我以前是農民的兒子,現在可能是通緝犯的兒子,就因爲我們沒有籤拆遷協議?不願意離開祖輩守護的地方嗎?"

 

(依受訪者要求,本文村民小金、小蘭、小李皆爲化名。)

(本臺記者景萱、李想亦有貢獻)

 

(記者:唐家婕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