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山东“合村并居”拆迁户服农药自杀未遂

2020-07-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中国广东的一名农民在被拆迁的自家住宅原址搭建竹棚居住(受访者独家提供)
资料图片:中国广东的一名农民在被拆迁的自家住宅原址搭建竹棚居住(受访者独家提供)
Photo: RFA

山东合村并居引起的争议还在持续。本台在上周发表了专题报道《山东合村并居的恶梦》,揭露山东临沂市兰陵县新兴镇一些村民不愿签署拆迁协议遭遇的不公待遇,其中一位村民老李,于7月25日在兰陵县公安局的逼迫下,喝农药自杀明志,现仍在医院治疗。

兰陵县公安局前 拆迁户服农药自杀

村民一:"现在就要逼出人命来了, (拆迁户在公安局内)给逼的,在县公安局喝药了,他们就要逼出人命来了。"

至少三位熟知此事,但因安全理由不愿具名的人士向本台证实,当地时间7月25日傍晚,新兴镇村民老李在老家被强拆、又多次被警方以"非法采矿罪"通缉、约谈的高压下,于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公安局门口服农药自杀。

老李被送到县医院,已于26日苏醒。

村民二:"清醒后不让探视,便衣警察就在病房监视,而且(对老李进行)各种逼迫,(要他承认) 喝药是自身原因,跟拆迁没任何关系、跟公安局没任何关系。"一位熟知此事,但因安全原因不愿具名的村民告诉本台。

本台27日向医院查询,证实老李确实因服农药仍在医院治疗。

李家婉拒本台采访。兰陵县公安局向本台否认周六有任何服农药案例、也否认当天有任何相关出警记录。

 

 

明志

上周,本台发表三集系列报道《山东合村并居的恶梦》,揭露山东临沂市兰陵县新兴镇一些村民不愿签署拆迁协议遇到的各种打压和迫害。

据本台了解,不愿签署拆迁协议的老李,在本月初突然被兰陵县公安局以其二十多年前的"非法采矿"行为进行通缉,现处于"取保候审"阶段,每个月都要到公安局报到。

村民老李接到的由兰陵县公安局发出的传唤证 (村民提供)
村民老李接到的由兰陵县公安局发出的传唤证 (村民提供)

 

老李在23日依兰陵县公安局赵姓警官要求,于24日到公安局报到。25日,赵姓警官再次通知老李到公安局,老李离开后买了农药回到公安局门口,喝药自杀。上述熟知此事的人士告诉本台,老李控诉家中亲人遭诬陷,以死明志。

对李家的遭遇,多位村民向本台表示他们感到愤怒、担忧又无助。

村民三:"在医院里抢救过来了......但他喝(农药)太多了,有人喝了过两个月就死了。他喝太多了,不知道会怎么样。"

 

中国人权律师陈建刚(推特截图)
中国人权律师陈建刚(推特截图)

山东合村并居争议扩大 何以至此?

中国人权律师、709案辩护人陈建刚告诉本台,警察以各种逼迫威吓手段骚扰对付拒拆迁户或异议者,是很常见的情况。

"在中国其实就是利用管控和服从,基本上就是这样。"陈建刚说。

"这种邪恶我完全能够明白。"老家同在山东临沂的现在美国的维权人士陈光诚回忆起自己曾经历的案件。"我一下就想起当年他们怎么迫害这些人,招数一点都没变,找个借口把你抓起来。答应就回家,不答应,就在老虎椅上坐着。水也喝不上、饭也吃不上,就这个样子。"

中国维权人士陈光诚(法新社)
中国维权人士陈光诚(法新社)

 

根据官方文件,山东合村并居的政策计划在2020年前拆迁全省两成的村子。拆农民房子、合并村庄、把农民送上楼房,以节省土地方便管理是合村并居的原意。但此次"先拆后建"、强拆的粗暴手段在山东临沂、荷泽、滨州、德州、青岛、日照、东营、聊城市都有发生,引发巨大争议。

山东省政府在六月底开记者会表示,争议大的项目先暂停,且未来拆迁需求得95%村民同意。

但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在7月27日出版的《财新周刊》上坦言,"有人支持合村并居很正常,关键是不愿意搬迁的人的权益如何保障。"

拆迁户如何自救?

李家人遭遇老家被强拆、老父被逼自杀的不公情况,能走法律程序维权吗?陈建刚律师表示悲观。

"我基本上可以说,无路可走。现在大逼迫的状况,国内真正有勇气可以搞的律师,都被吊照了。(诉讼顶多)作为一个对外发声的方式。"

陈光诚则表示,刑事诉讼的路可以走,但"不要抱有太大希望"。他担忧,在中国共产党控制下的法治已荡然无存,农民可能经历一审、二审的折腾,还是难以得到公正的结果。

"在没有羞耻道德底线的专制制度下,我们那种以理相待的作法是没有用的。"陈光诚说,"在中国现在这个情况下,真的不要迷信共产党设好的圈子,你按着他的套路去走就被他套住。现在就是要加大力度曝光、彻底批判。"

陈光诚话峰一转,他呼吁老乡们不需要感到悲观。

他说,"如果今天拆一个村子、拆一家人,大家没有反应,接下来就几十个村、几个县要遭殃了。他(共产党)持续做坏事,我们就持续揭露他,没完没了。"

陈光诚在2005年揭露山东临沂强迫计划生育的案件,于2006年至2010年入狱。他说自己一点都不后悔为村民发声,因为他入狱的那三年多,非法堕胎事件因争议而暂缓,临沂官方亲口告诉他,那三年多出生了九万多个孩子。

"这一争、这一停,九万多生命就出来了。"陈光诚说。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