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合村并居噩梦后续(2):聊城强拆五千户 程序不合法


2020-08-12
Share
jt08123.jpg 遭强拆后的山东聊城莘县村庄(村民提供)

虽然中国中央政府一再发出保护农民土地与权益的声音,但据本台了解,山东聊城市莘县的强拆工作,七月以来仍在进行,且牵扯到五千七百多户农民,协助农民打官司的律师也被县政府投诉。强拆逼迁是如何进行的?下面是本台记者唐家婕从律师和拆迁户那里了解到的情况。

"合村并居"政策惹议 中央下令"八不准"

今年以来,山东"合村并居"政策引发巨大民怨。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于6月27日出面喊"暂停"。7月31日,中共中央自然资源部、农业农村部也联合下达新《通知》,规定不准强占农村耕地建房、不准巧立名目买卖出售农地等“八不准”规定。

 

 

莘县强拆继续 五千多户农民失去家园

中央及省政府官员大喊不能把“民心工程”搞成“民怨工程”的同时,地方的强拆工作却持续进行。

据本台了解,今年六月以来,山东聊城市莘县的十九个村子超过五千七百户农民,被当地政府以开发"高铁新城"为名,要求签字拆迁。

根据官方文件,"高铁新城"是2020年莘县政府重大招商引资项目,投入金额超过三百六十亿元。今年六月底莘县的一分官宣中写道,项目在"六月份完成招投标工作,七月份确保相关央企进场施工。高铁新城项目时间紧迫,任务繁重。"

官宣把高铁新城形容是"时代赐予莘县的良好机遇",呼吁群众"舍小家为大家,识大体顾大局"。于是,涉及十九个村子的大规模拆迁就在六月快速展开,到七月底,屋舍、农耕地已经全铲平。

拆迁工作队六月到莘县村庄为拆迁“做工作”(村民提供)
拆迁工作队六月到莘县村庄为拆迁“做工作”(村民提供)

 

程序不合法 律师协助反遭投诉

在六月才接到数十位村民委托的律师团成员之一李刚却发现,县政府快速拆迁的过程完全不合法。

李刚:"我们一查,没有手续。若要拆房子征地,必须有省政府、国务院的批准,它(莘县)没有,在不管合法不合法的状态下,就把农民房子都拆了、承包地上的农作物也被毁了。"

按照中国《土地管理法》,地方政府要征收农民土地,需拿出省政府、国务院的批准公文,确认土地已由集体土地转换为国有土地。但莘县政府却在没有先走征地程序的情况下,直接派"工作队"进入村庄,以威逼利诱手段让村民签署"自愿拆迁协议"。

律师团担忧,地方政府最后可能连征地的程序都不走了,而是利用"合村并居"政策作为挡箭牌,反称是老百姓自愿拆迁上楼的行为。

"合村并居"是《山东省乡村振兴战略规划》中的一个项目,目标在2020年前拆迁全省两成村子,解决农村土地浪费严重等问题。

李刚律师说,县政府若利用合村并居这条路,就不需要走征地审批程序。

"我做了十几年(拆迁律师),这次特别过分。(受影响)户数特别多、面积特别大、手段也非常残暴,不是一个简单的违法问题,已经危害了法治秩序。"

但是,李刚及其他律师因为协助村民诉讼,在七月底收到一封来自中国司法部的投诉信件,投诉人是莘县政府,反投诉李刚等律师们"虚假宣传"。

受访的律师皆表示,被县政府投诉不会影响他们的工作。目前仍有至少30户未签署拆迁协议、但家园已被强拆的农民们,准备对县政府提出诉讼。

村民代理律师七月底反被莘县政府投诉(律师提供)
村民代理律师七月底反被莘县政府投诉(律师提供)

 

对话拆迁户:强拆逼迁是如何进行的?

以下是因为安全原因不愿透露全名的拆迁户王女士谈论自己家遭强拆的过程:

 

记者:你提到家里两栋房子在七月初被拆,是什么样的情况?

王女士:我们家没有签订任何协议,也没有拿到任何补偿,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强拆的。在强拆发生前,给我们断水、断电、断天然气,我们没有办法正常生活,离开了家,到外面投靠亲戚,或有人租房子住,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家(被拆了)。五月初看到信息。我们家房子七月就被拆掉了。

记者: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人来找过你们签协议?为什么不愿意签呢?

王女士:有,有人来找过,但是我们不同意,我们要求他们出示正式的征地公告,他们没办法出示,我们就不同意拆迁。(拆迁工作队)说是为了建设高铁新城,但是我们到省政府信息公开办公室去申请信息公开,给我们的答复是没有这个项目。

记者:短短一两个月间,多数居民还是都签署拆迁协议了,为什么?

王女士:当时"工作队"进入我们村开始"做工作"的时候,村里的人80%都是反对的。但他们会用各种办法,在村广播大喇叭上喊你、威胁你,不签字的话,就会断水断电。还会用恐吓的话,如果你不签,你的孩子将无法考学、升学、上重点学校,无法考公务员。

再来就是中国人就是比较传统的,如果亲戚朋友在政府单位工作,或是教师、大夫、护士之类拿国家工资的,他就会让你的亲戚天天来你家"做工作"。有一部分人是这样被签的,还有一部分是被打的。

记者:被打?

王女士:工作队在我们村,每天到了傍晚就在村广播里喊。有的村民不太乐意,尤其在高考前几天,村广播搞得特别晚。有村民到那去说一句话,说政府文件都下来了,不能强迫老百姓住上楼、不能再拆迁了。就挨了一顿打。

记者:挨谁打呢?村干部?

王女士:工作队、拆迁工作组,不是我们村的人。

记者:这个背景声音就是村民发来的村喇叭广播的声音。王女士,请你跟我们解释一下村广播通常说些什么?

王女士:我当时在村广播喇叭里就是被点名被骂的,说这里是你的娘家,你在这妖言祸众、上窜下跳、现在不是不逮你、不是不抓你、也不是抓不到你,抓你的法网,早就张开了,随时都可以收网。你的材料已经一大箩了,现在正在整理你的材料,马上就对你进行抓捕。

记者:后来还真的对你进行"抓捕"?

王女士:对,我6月28日上午和律师签协议,晚上就被抓到派出所。说我涉嫌寻衅滋事和聚众闹事。

记者:被抓到派出所去?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你不害怕吗?

王女士:一开始进去是有点害怕的,但想到派出所应该不会无缘无故打人吧。我是当天晚上十点多被抓进去的,就把我放在那里,也没有人对我说什么。我就只是个普通的农民,我又没有违法犯罪,想想我就不害怕了。(笑)24小时之后才让我出来的。

记者:那现在全拆光了,几千口人现在都安顿在哪里?政府有承诺给补助或新房吗?

王女士:一部分租房子,一部分在亲戚朋友家。如果你签协议,每个人每个月有400块的租赁费补助。

记者:没有签协议的就没补助?

王女士:对。

记者:政府有承诺会盖楼房?

王女士:有承诺,但只是承诺,说两年到三年,把房子给盖起来。但我们没有看到有任何地点、在哪里建房子、动工。

记者:现在剩下你们几十户没有签拆迁协议,你打算继续走法律程序?

王女士:对,因为我相信法律是公平公正的。现在我们十九个村庄,有一部分人是在维权的,每个村都有。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牵扯到上千户、上万人的争议拆迁事件,怎么都没被中国媒体曝光呢?

王女士:我们也联系过好多媒体,哎呀,应该是有压力吧,都没有人对这个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敢报导还是怎么样?我在微博上已经被禁言了,我都是如实发的。但我往外发、还是给别人评论,都发不出去了。(笑)我发微信朋友圈、视频号、好多都被删掉!我就不懈地再发!再发!偶尔会发出去一条。

记者:谢谢你为我们介绍这些情况。

 

自由亚洲电台唐家婕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