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合村并居的噩梦(下)- 农民的土地之悲


2020-07-24
Share
被强征的土地(家属独家提供).jpg 被强征的土地(家属独家提供)

今年以来,山东的“合村并居”政策在齐鲁大地大张旗鼓地开始实施,要在今年内拆掉全省两成、也就是一万四千多个村子。除了威逼利诱的老手段,“先拆后建”的做法更引发民怨。本台记者唐家婕采写了三集系列报道《山东合村并居的噩梦》,今天请听下集:农民的土地之悲。

 

 

求助无门

为安全起见不愿透露全名的山东临沂市兰陵县新兴镇的小李一家不愿意签拆迁协议,坚守了好几个月,在无法忍受各种日夜骚扰的情况下于6月11日离开,投靠城里亲戚。两天后,小李在微信里被村民告知,老家被拆了。

 

(村民传来的李家残壁视频声)

 

2009年才翻建好的老家,木制的门楼、殷实的小院、还有挂满小李几年前结婚时大红喜字的四间正房、厢房……,全化成视频里的一堆堆散落的砖瓦。

尽管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在六月底宣布,争议大的"合村并居"项目一律暂停,但对这些农民来说,家被毁了,安置房没着落,连政府承诺的过渡期每月一千五百元的租金补助都没有。

小兰:"没有,什么都没拿到,我现在住朋友家,无家可归。东西全被砸光了。我现在就跟乞丐一样,朋友给我送点吃的。"

包含小兰在内的至少六户新兴镇村民向本台表示,截至7月24日,没有得到任何补偿。不仅如此,村民走各种救济管道,处处死路一条。报警无人处理、诉讼不给立案,或好不容易立案后又遭遇各种麻烦。而原本应该保障村民权益、维护村民自治制度的村委会呢?

小李是这么说的:"村委会在整个搬迁过程中不仅不为村民争取利益,反而将村中不愿意签协议家庭成员的弱点,详尽告知并出主意对付不签的村民。目前我们没有什么组织,也不敢有什么组织。"

没组织、没产权中国农民如何维权?

《为谋发展的动员:东亚农村的现代化》一书作者、美国乔治城大学亚洲研究助理教授卢可欣(Kristen Looney)在比较了台湾、日本、韩国的案例后,发现农民组织扮演着城镇化过程中重要的维权和调和角色。

卢可欣:"1987年开始的市场化政策为中国农村带来了惊人的经济增长,但农民组织资源完全弱化,在如今使农村陷入困境。"

多位学者则直指另一个核心问题:土地产权。

"现在中国法律,城市土地归国家所有。国家是谁呀?农村土地归集体所有,集体又是谁呀?"这是清华大学社会系教授郭于华,"大家都是无产者,有房子就是一堆砖瓦,土地不是你的。产权在中国根本没有得到保障,而财产权是人权的保障。"

曾整理出版《重审毛泽东的土地改革》一书的加州州立大学教授宋永毅说得更直白,当今的土地制度,就是"让中国共产党成为全中国最大的地主"。

宋永毅:"产权不解决,冲突就会一直持续下去。信访可能偶尔解决个别问题。但大局没有解决。"

习近平的底线:土地所有权不能动

事实上,中国土地私有化的讨论存在多时。一派中国经济学者认为,这是中国真正走向城镇化,城乡一体化、农业现代化的关键。

美国三一学院经济系终身教授文贯中说,"在一个真正市场化经济国家里面,这个(城镇化)问题是不需要政府去操纵的,也不需要像强盗一样赶农民,因为既然进城就有动力,(农民就会)把房子土地卖掉。而在没有土地、市场配置的情况下,政府来强制性配置。搞来搞去就会出事。"

在2013年的中共十八大三中全会上,"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被提上议程。文贯中解释说,那一度让外界看见中国土地产权改革的希望。"所谓要素市场化,也就是指资本、土地、劳动力三大要素,表示土地也可以讨论。但在这之后,党总书记习近平莫名其妙、以个人身分把决议推翻。"

怎么推翻的呢?习近平一句话足矣。习近平公开强调,改革的底线是:农村土地集体所有,不能动。

文贯中:"如果你还跑出来讨论土地私有,就是跟总书记对着干。现在总书记的权力是凌驾于全党之上,你要冒生命危险了,没有这样的人了。”

郭于华直言,当前政策辩论在拆迁手法、基层工作、地方财政等议题上"绕圈子"。

"你再温和地(拆迁),最后不还是(把农民土地)拿走。这些统治者、御用学者,还是一个计划经济思路,要由中央政府掌控一切,背后还是要维护统治,权力不受限制。"

“心疼我的人在哪里?”

对于多位受访的农民来说,这些辩论很遥远。多数人不识字,此次采访多是用语音方式进行的。

记者反复听到的农民的问题都很单纯:有没有房子住?有没有地可以种?哪天真的住进楼房以后,连上个厕所都要花钱,怎么维持生计?而经历了这一场场拆迁折腾,他们还多了一个几乎共同的疑问:我们受到的这些不公待遇,谁来解决?百分之五不同意拆迁的群体,他们是怎么被国家机器对待的?

村民小兰不识字。今年三月她家被强拆后,她的微信朋友圈从原本只是转发网络音乐,变成转发一系列央视视频。一则标题是,《征地拆迁、立即停止!》。另一则带有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手握拳头照片为封面的视频,标题是《还敢违法强拆,要查你们了!》。另一则的题为《村官集体贪污,被央视曝光!》

小兰:"我们国家政策好得很,就是下边这些当官的贪污了,把我们这些村民都给害苦了。"

她继续反复了好几遍地,盼望中央领导能派调查人员下到村子里看看真实情况……。然后突然又改口,语气转为愤怒又肯定地说,"没用,那些村干部一定会贿络。"

在前面提到的那则李克强的视频下,小兰转了一首网络歌曲《痴情相思泪》,配上的文句是这样的:“心疼我的人在哪里?不在通讯簿、不在朋友圈、也不在我的生活里。”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