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党百年特别节目】 中共统治的本质是“极权主义”吗?(下)

2021-07-01
Share
【建党百年特别节目】 中共统治的本质是“极权主义”吗?(下) 【建党百年特别节目】 中共统治的本质是“极权主义”吗?(下)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习近平接任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人后,中共似乎就在极权的道路上狂奔。有专家认为,习近平治下对少数民族的残酷甚至超过了意大利法西斯元首墨索里尼时期的政策。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正在经历深刻的嬗变,红色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正被偷换成民族主义。请听本台记者王允的建党百年特别节目《中共统治中国的本质是“极权主义”吗?》,今天播出下集 。

极权分左右吗?

但经济的迅速发展却导致中国这个名义上的社会主义国家贫富分化日益严重。北京大学2014年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称,2012年中国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达到0.73,远远超过全球0.44的平均水平。报告还指出,中国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

如此悬殊的财富差距让学界不断有人指出,中国实际搞的是权贵资本主义,大量财富集中在权贵阶层手中。

“邓小平这些年给习近平积累下来的经济体制首先是带有很强的权贵资本色彩,强调国有企业的地位,而且国有企业有大量的官僚子弟在掌控,”目前身居美国新泽西州的《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据此认为,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的统治具有右翼极权的色彩。

胡平认为,中国共产党和传统的右翼政权并不相同,“右翼的专制一般不直接否定自由民主的意识形态。国民党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了,他号称要实行军政、训政,最后是宪政,也就是说他只是把实行训政看作是过渡到宪政的必要阶段。”

白夏教授则不太认同这种左或右的标签。他注意到中国多年来扶贫的成果,并说这是不容否定的事实。但他认为,“总的来看,他(中国共产党)代表的就是统治阶级。......我觉得,极权主义没有左或右,就是极权主义。”

中国到底是什么主义?(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中国到底是什么主义?(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比墨索里尼还厉害

美籍犹太裔政治学家汉娜·阿伦特在其名著《极权主义的起源》里谈及极权主义的三个支柱,以暴力为基本特征的集中营,让民众相互隔绝、无共同抵抗的手段,以及集权式宣传和组织手段。

阿伦特可能想像不到,被外界视为类集中营的体制会在21世纪的中国复活。西方媒体广泛报道,自2017年以来,中国新疆在所谓“再教育中心”关押维吾尔族等穆斯林少数族裔的上百万无辜民众,对他们进行洗脑教育,迫使他们放弃他们的宗教信仰和文化。

白夏据此认为,习近平治下的“极权主义”超过了意大利墨索里尼时期的状况,“少数民族地区发生的事情要比墨索里尼厉害多了,根本不考虑什么自治。”

与此同时,中国民众越来越深地陷入到被权力切割的散沙型生存状态中。中国政府通过天网系统和雪亮工程在全国大小城镇的街头安装超过数亿支公共摄像头,对全社会进行监控。据国际数据公司( IDC)预测,2022 年中国视频监控摄像头部署量将达到 27.6 亿台。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对互联网进行全方位的监控,对异见者常常施以专制的铁拳。

作为公民自行组织的方式,非政府组织、民间宗教组织等等也一再受到政府打压。“就是不让社会发展独立的组织,包括维权组织,比如709事件,包括NGO,包括女权主义组织等等,”白夏认为,中国政府2015年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的“709事件”,实际就是“杀鸡给猴看”,目的是打压公民社会。马云被迫躺平也是基于同样的道理。

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在组织上加紧了对其党员的控制。近几年在涉嫌贪腐被抓捕的中共干部的通告中,对其罪责的描述中常常出现的一句话是,“对党不忠诚、不老实”。这句话是源自《中国共产党党章》对党员义务的规定,“维护党的团结和统一,对党忠诚老实,言行一致”。

今年四月,中共中央在修订后的《中国共产党普通高等学校基层组织工作条例》中规定,要求高校党委视情况,在院系单位党委设立纪委或纪律检查委员,使党的控制网络进一步深入到基层。

近几年,中国共产党还加码了红色宣传和教育。习近平常常把用好红色资源挂在嘴上,强调中共的红色革命传统。去年习近平在湖南彬州市考察时,他直接对当地的小学生说,要让红色基因在他们的身上得到体现。

习近平常常把用好红色资源挂在嘴上,强调中共的红色革命传统。(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习近平常常把用好红色资源挂在嘴上,强调中共的红色革命传统。(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意识形态的真相

但中共的这套红色话语体系却被外界冷冷地看在眼里。

“一个很大的问题是,中共失去了他的理想和目标,现在谁还相信共产主义啊?谁也不相信,”白夏分析说,中共的合法性基础已经变了,它的合法性基础之一已经成为了民族主义。

李伟东也认为,习近平强调的红色资源,实际上已经偷梁换柱,“(他)把中国共产党的早期历史解释成对抗帝国主义的历史,这是他强调红色资源的根本原因,就是重新解释党史,说成是为了民族富强,说成是为了中华复兴,这就跟他今天的路子对上了。”

他强调,中共差不多已经变成了一个民族主义的政党,这也是为什么应该称其为右翼极权的原因,“全世界民族主义的政党和政府都被视为右翼。”

在这种意识形态的背景下,民族主义的话语在中国甚嚣尘上。习近平上台后,接过了江胡时代强调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口号,并在其基础上提出了“中国梦”的构想。随着中国近年来在经济上的迅速崛起,“中国模式”也成为中国政府对内对外宣扬的成功经验。“中国梦”、“中国模式”等关键词也主导了民间舆论,在很多情况下造成中国与西方的话语对抗。

美国好莱坞男星约翰·塞纳-马恩省(John Cena)5月底在受访时称台湾是国家,被中国大陆网友扬言抵制他的新片,他被迫发表道歉视频。

中国作家方方去年反映武汉新冠疫情实况的《武汉封城日记》法文版9月份在法国出版。中国国内有人说,这本书是在向西方反华势力递刀子,并称方方是“卖国贼”。方方因为担心遭遇官方的处罚,而暂时停止了写作。

暴虐的民族主义舆论场庶几符合汉娜·阿伦特在《极权主义的起源》所描述的极权主义下的民众心态。她说,“易受欺骗和愤世嘲弄的犬儒态度是暴民心态的显著特点。......群众达到了这样的程度:他们会同时相信一切和什么都不相信,认为一切都是可能的但任何事情都不可能真实。  ”

从毛泽东到习近平(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从毛泽东到习近平(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习近平的权力与百年未有之变局

中国官方极力打造的民族主义话语与带有世界主义色彩的马克思主义招牌显然有矛盾,这种矛盾之处比比皆是,包括政治上封闭专制,经济上却强调开放;既不断打压底层维权人士,同时又高调精准扶贫;既强调依法治国,又把“双规”这样的法外手段写入法律;既声明中国不对外扩张,又向外购买军港。

邓聿文认为,种种矛盾是习近平统治中国面临的特殊情况造成的,“习近平的极权是在开放的背景下的极权,是在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状况下搞的极权。在这种情况下,要搞经典意义上的极权事实上是做不到的,他要做一些退让和折衷。”

因为这个政权不断要做出政策调整来回应外界的挑战,而不是像经典极权那样铁板一块,邓聿文称之为“回应式极权”。白夏则把这种新形势下的政权称为新极权主义。

无论中共的专制统治被称为什么样的极权主义,或者是否被称为极权主义,习近平治下的中共显然不会轻易放弃其手中的权力。

今年一月,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的中央党校学习班上说,“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时与势在我们一边。”

这种表述在中国政府和官方媒体的叙述中已经多次出现,在外界看来这里似乎正隐藏着中共专制权力的秘密。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研究”主任白明(Jude Blanchette)在美国政论杂志《外交事务》最新一期上发表文章指出,习近平加紧集权的步伐是为了应对中国人口形势的逆转,经济的结构性下滑,电子技术的快速进步和他所理解的全球权力平衡的重心从美国转出的“百年未有之变局”。

北京大学政治学教授王缉思则在同一期杂志上提醒说, 华盛顿需要接受的基本现实是,中共对权力的控制是不可动摇的。尽管中国存在如上提到的各种挑战,外部意图改变中国政治制度的压力只会无功而返。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共产党的中国是黑社会主义
共产党的中国是黑社会主义 说:
2021-07-02 09:55

共产党的中国是黑社会主义

匿名 说:
2021-07-04 14:32

让美国再次伟大! 让中共国重回一穷二白!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