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清零了无止境 "十大"政治防疫乱象

2022.11.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国清零了无止境  "十大"政治防疫乱象
RFA制图

2020年,疫情的突然爆发使全世界措手不及,最初医疗资源不足、物资短缺成为共同的难题。今年是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的第三年,中国在防疫政策上仍与世界背道而驰。本台梳理了动态清零政策下的十大封控乱象。

在西方国家进入后疫情阶段,社会逐步恢复到正常秩序时,足不出户、吃不饱饭、看不上病在中国继续上演。毫不松懈的动态清零政策令疫情管控乱象丛生,社会对过度防疫的反抗情绪也日益增长。美国华盛顿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始人杨建利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 “防疫本来是整个社会公共管理和医疗防疫的专业事情。现在在中国,防疫已经不是专业,而成了政治。政治防疫就不可避免地变成了人祸。”

那么,政治防疫如何祸害老百姓?疫情的次生灾害为何层出不穷?以下我们梳理了今年以来中国防疫封控的十大乱象。

一、极端防疫:婴儿被迫与父母分开隔离

今年4月,中国金融中心上海实施分区封控,这种极端防疫措施不仅重创了中国经济,更使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陷入一片混乱。路透社报道称,一名两岁半的幼儿在确诊后,被迫单独隔离在金山区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儿童隔离点,与父母分开。这位母亲想要和孩子一起隔离,但院方称其父母并未符合确诊要求,强硬拒绝。隔离期间,该母亲无法及时获知孩子的情况。据一则在中国社交媒体上疯传的视频显示,金山区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内数十名儿童躺在带铁栏杆的床上,许多新生儿衣衫不整、大哭不止,缺乏应有的护理和治疗。

该视频一出,部分婴幼儿父母纷纷涌现,在网上发声寻找自己已被带走的孩子。然而,金山区卫生公共临床中心随即发布声明澄清,承认视频是在该院拍摄,但并非是婴幼儿隔离点。院方表示视频拍摄时正值儿童病房搬家,是为了“改善医院的环境,”腾出更多空间来接收确诊阳性的婴幼儿病患。

该视频持续发酵,也引发了在沪外籍人士的不满。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代表欧盟24个成员国向上海市政府发函,提出了六条诉求,其中一条强调“无论任何情况、父母和孩子都不能被分开。”

美国人权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研究员王亚秋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过度防疫政策产生了许多原本可以避免的伤害,毋庸置疑是对人权的侵犯。她认为,伴随而来的次生伤害也需要得到重视,婴幼儿被迫离开监护人后产生心理创伤是重要案例。

王亚秋说:“我们都不知道这对人的心理创伤到底有多严重。即使你没有因为得不到治疗而死去,但你经常处于这种极度焦虑的状态下,对你有长期的心理影响。这现在还看不出来,以后才会显现出来。”

 

 

二、转运大巴塑料桶当便桶

“这是人干的事吗?你把我们当猪吗?当牲口吗?”坐在隔离大巴上的乘客愤怒质问,令人触目惊心。8月12日,网络视频显示,在隔离转运的大巴车上,两个防疫工作人员拒绝了乘客的下车请求,把一只塑料桶放在大巴车门口的台阶上,让乘客在桶里上厕所。视频中可以看到,车上有乘客一脚将塑料桶踢飞,防疫人员十分生气地指使司机关上车门。

 

愤怒的网友将目的地不明、不分昼夜运营的隔离转运大巴戏称为“习近平大巴”。9月下旬,贵州隔离大巴侧翻事故发生后,微博用户@芮芮兜 发帖质问:“你凭什么认为你不会在那辆凌晨的大巴上?”该帖在获得海量转发后随即被撤下,中国政府淡化过度防疫的企图再次引起群众不满。

三、当防疫遇上地震

防疫人员拿着大喇叭对民众喊话:“我问你大楼倒了没有?”这是9月发生在成都地震时的一幕。9月1日,四川省成都市发布通报,全市居民“原则居家”。9月5日,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区泸定县发生6.8级地震,成都震感强烈。民众跑下楼紧急避险,却发现小区大门紧锁,部分消防通道被堵死,而防疫人员强硬拒绝为逃生的群众开门。严重自然灾害在防疫政策面前也不得不让步。不仅如此,甘孜州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应急指挥部随后发布通告,地震救援人员“须持24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健康码绿码”、“无风险城市旅居史”、还需在管控区入口接受“落地检”。如此这般,错过最佳救援时间谁来负责?

 

 

四、静默管理父母被隔离 幼女家中遭强奸

9月10日,江西省贵溪市天禄镇处于静默管控中,一名12岁的女童在家中被强奸,而她的父母均因防疫在异地隔离,引发舆论一片哗然。网络信息显示,犯罪嫌疑人为村支部书记。警方13日晚发布通报证实此事,称犯罪嫌疑人刘某某被抓获,案情正在进一步侦办中。然而警方避重就轻,仅辟谣“受害人父母从未进过方舱”,并未说明事发地点、受害人情况及嫌疑人身份,遭到网民一致批评。据官方信息查证,涉案人刘某某不仅担任村支书一职,还是贵溪市人大代表。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前主编胡锡进当天发文点评说,“不排除发布者有带节奏,误导公众的用意。”

王亚秋认为,过度防疫会使社会问题更加凸显,进一步激化社会矛盾。

她说:“首先,在平常的时候就有很多社会问题。一个是因为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体系,你的权利受侵犯,你去法院告政府肯定会输的。其次,中国又没有媒体自由,你又不可以到媒体上说发生在你身上的不公问题。现在也没有英特网自由。所以社会不公问题、对你的权利侵犯问题更被加重了。”

五、弹窗猛于悬崖

10月6日,北京房山区,多人登山被困。房山蓝天救援队晚间接到任务进行搜救。因救援地点靠近河北,搜救队害怕弹窗,放弃了通往救援地点的正常路径,绕了一条“除了断崖就是绝壁”的路。微信公众号“睿智房山”发文说,“老队员象壁虎一样,趴在崖壁上,让新队员踩在自己的肩膀上行走。”“队员怕弹窗”的信息引发社会嘲讽,随后“睿智房山”及跟进报道的《北京晚报》都从文章中删除了这一带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的用语。

 

 

六、防疫变生意 建立白色集中营

10月下旬,中交建筑集团有限公司中标了上海市复兴岛预备方舱和密接隔离点项目,该项目预计总投资在16亿元,隔离点房间3009间,备用方舱床位3250张,新建及改建建筑总量约为14万平方米。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系教授夏明分析说,目前中国防疫政策最大的问题是如何以更人性化、更科学的方式继续推行。他认为,既得利益者在官商勾结的核酸产业中获取暴利,使得他们并不愿轻易放弃这一块利益蛋糕。

 

上海投16亿在复兴岛打造预备方舱和密接隔离点(微博)
上海投16亿在复兴岛打造预备方舱和密接隔离点(微博)

夏明说:“既得利益者总归会继续扩大他们的既得利益。但最根本的问题在于人最基本的生存法则是要吃饭,这一点是任何一个统治者都无法忽略的。我认为对中国政府来说,它如果继续破坏老百姓的生路,要进行全方位的管控,是没有可持续性的。”

七、再次上演:汝州少女延误就医死亡

河南省汝州市一名14岁少女在隔离点发高烧,连续两天得不到救治,10月18日死亡。因防疫延误救治的事件屡见不鲜。9月4日,一位成都的母亲发布视频,哭诉身患重病的儿子因疫情防控错过最佳救治时间,导致死亡。她说:“我儿子就是这次疾控的牺牲者。”

 

 

杨建利认为,中国政府并未根据实际情况的发展而调整防疫政策。此外,官员为了保住乌纱帽而不顾民生,整个政府在错误的方向上浪费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

他说:“所以我们看到一些荒诞的现象发生,每天都做核酸,劳民伤财。你既然花费这么大的医疗资源、人力资源去做核酸,为什么你不去做疫苗呢?大家也知道在世界范围内疫苗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了,比较好的疫苗大量供应,为什么中国不进口疫苗,而且动员全社会力量、尤其是政府的力量普及疫苗,这要比每天核酸要好很多。”

八、变态封控:民众被隔离在卫生间和露天停车场

10月下旬,有推特网友“Petrichor”发布视频,显示甘肃省兰州市有民众被强制隔离在公共卫生间内,一张张床铺安置在马桶旁边的地板上。另一则视频还显示,在兰州气温不足10摄氏度的夜晚,防疫人员以隔离酒店需要全面消杀为由,将隔离人员临时安置在露天停车场内,物资只有行军床和薄被褥。该网友发贴说:“谁利用疫情控制百姓、对百姓狠,谁就能被提拔、重用,于是各地官员纷纷比谁对百姓狠、谁听领导的话。”

 

 

王亚秋赞同该网友的说法:“在这个国家对当地政府来说,清零是最重要的。你因为其他的病死了、因为吃不上饭死了,都是其次的。因为他(官员)不需要对人民负责,他要负责的是领导人,他的领导人说清零是最重要。说到底这其实还是体制问题。”

九、浦东机场反抗劝返政策的出境旅客“喜提拘留”

防疫以来出境旅客遭到大规模劝返。日前上海市公安局国际机场分局进行了违法行为通报,反抗劝返政策的旅客一律以扰乱公共秩序罪拘留5-10天。据多家媒体报道,此前网传中国已经停办护照,甚至对绿卡剪角以禁止人员出境,但遭到中国各个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辟谣。然而,今年5月召开的中国国家移民管理局党组会议,确实指出了“要严格执行从严从紧的出入境政策,从严限制中国公民非必要出境活动,严格出入境证件审批签发。”

十、免费隔离变自费:防疫码变收款码

“你要是没钱你这个码一直就是红的,”防疫人员对隔离群众说。10月24日,陕西有网友发布视频,称自己在隔离第八天时被要求自付隔离的食宿。他在帖子里说:“按照政策隔离7天,没钱隔离不让走,停电,不给饭吃,交钱变绿码。”

 

 

杨建利说:“当一个人拥有不被挑战的权力,那肯定会恣意妄为地使用这个权力,这里面就透露着很多非常丑陋的、道德底线无限降低的现象。”

本台曾报道,9月下旬,重庆及云南部分城市首推集中隔离收费制,隔离人员在入住隔离酒店时要一次性预付食宿费用,解除隔离时进行统一结算。《环球时报》前主编胡锡进发文反对这一政策。他在文中说:“这种做法在很敏感的时刻触及了公共防疫政策,很容易增加人们的整体误解。自费集中隔离肯定不应推广,那样的话会鼓励一些地方不必要扩大使用这一极限措施的范围。”

夏明认为,疫情以来,中国的过度防疫政策导致了财政的自我崩溃,加之经济下行和贫富差距扩大,民众的不满和反抗情绪在迅速膨胀。如果继续推行如此严苛残酷的政策,必将引起社会动乱。

疫情似乎并没有因为冬季来临而减退。据中国国家卫健委官方网站通报,截至10月30日24时,中国大陆现有确诊病例4278例,呼和浩特、郑州、西安等地首当其冲,当地居民面临着新一轮的严格封锁措施。本台此前报道,据野村证券(NOMURA)一份最新报告评估,截至10月24日,中国28个城市正在实施不同程度的封城和分区封控,受疫情波及的地区涵盖2.077亿人,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约人民币25.6万亿元。近日,美国苹果公司代工企业富士康的河南郑州厂区因疫情失控,引发员工连夜大逃亡。许多员工突破防控封锁,拖着行李徒步一百多公里返乡,引发社会哗然。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中共二十大开幕报告上再次表示,他将继续推行严厉防疫和强硬执法。习近平说:“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坚持动态清零不动摇。”一些观察人士曾乐观预测,由于中国今年第二季度GDP增速下滑,股市多轮下挫,经济处于崩溃边缘,严苛的清零政策很有可能松动。但现有迹象表明并非如此。

 

记者:经纬    责编:梒青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