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科技监管的是与非(上): 中国式的反垄断

2021.05.3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网络科技监管的是与非(上): 中国式的反垄断 网络科技监管的是与非(上): 中国式的反垄断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中国的互联网行业过去靠着官方打造的无国际竞争者的垄断环境,走过野蛮生长爆发期。但是最近好日子到头,有三十四家互联网企业在监管机构要求下,公开签署自我排查同意书,配合官方“刮自己的骨头”,承诺反垄断。中国互联网企业是怎么成为官方眼中的垄断独角兽的?中国的反垄断和西方的反垄断有何不同?本台记者郑崇生特别制作了专题节目网络科技监管的是与非》,共两集,下面请听上集《中国式的反垄断》。

2018年马云和马化腾在北京出席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表彰大会(路透社资料图)
2018年马云和马化腾在北京出席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表彰大会(路透社资料图)

年前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纪念大会现场)

“推动科技创新的优秀代表李彦宏,数字经济的创新者马云,互联网+行动的探索者马化腾。”

优秀代表、创新者、探索者。中国互联网三巨头BAT(即: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与腾讯Tencent三家企业英文名的首个字母集合简称)站在人民大会堂的舞台上接受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鼓掌表扬他们作为改革先锋做出的杰出贡献。但2年前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庆祝大会上的风光过后,现在的中国互联网行业,从BATTMD(头条Toutiao、美团Meituan、滴滴出行DiDi三家企业英文名首个字母的集合简称),脖子上都架着看不见的反垄断大刀,不是在官方约谈后收到天价罚单,就是在接受约谈的路上。中国外卖平台龙头美团是最新一例。

美团创办人王兴不久前在微博发布唐诗《焚书坑》,被解读成是暗讽北京监管当局,尽管后来王兴删文,美团还声明解释帖子是“提醒公司要时刻保持对创新的追求”,但美团公司高管仍遭上海市消保委约谈,股价一度大跌近百分之十



中国互联网的垄断是“打破垄断”

从去年底的马云演讲,到王兴发唐诗,两人对中国式监管发过牢骚后,都很“巧合地”成为官方反垄断的目标企业。中国改革派的经济学者盛洪告诉本台,“互联网领域有些确实是垄断,要警惕,但它跟实体产业的垄断性质是不太一样的,他看起来是垄断,但其实也可能打破了垄断。”

盛洪说,互联网领域的反垄断需要更谨慎行事。

从百度到阿里巴巴,中国政府眼中的互联网行业的独角兽是怎么长成的?

对中国政府来说,牵涉到互联网的都是敏感领域,外资企业在进入中国市场时面对审批的种种要求,就算不是行政垄断,也成为水土不服的坎,更缺乏中国自己互联网企业发展的“血统优势”。

以网络搜索引擎为例,如果谷歌(Google)不是当年因中国官方要求内容审查而退出中国市场,百度能成为龙头?再看第三方支付服务,尽管马云的支付宝当年打破中国银行业长期的守旧作为,但美商PayPal苦等中国官方审核14年,才等到可独资、但有限制的经营许可,只能在中国从事跨境支付。

中国一些互联网企业在国家政策支持下形成影响力,就算曾经打破了中国的内部垄断,但只要大到让官方感到不安稳,反垄断的箭就会射向自己。

中国政府的反垄断大刀砍向科技巨头(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中国政府的反垄断大刀砍向科技巨头(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中西方对垄断的关注点大不相同

长期追踪中国经济发展的纽约独立咨询机构中国褐皮书国际(CBB)总裁米勒(Leland Miller)告诉记者,对垄断的关注层面,各国政府不相同。

“中国官方关注的是不能让有一方大到能掌控一切,但西方国家关心的是,这是不是经过足够多的竞争者参与,(公平)较量后形成的(垄断)?对北京来说,在某个领域有一或两家企业享有绝对的支配地位,就会紧张。”

党觉得不安,就没有谁能安稳经营。 20214月,中国官方针对互联网的平台业者吹响了反垄断号角。

中国否认拟对阿里开天价罚单 但另十二家企业被罚(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中国否认拟对阿里开天价罚单 但另十二家企业被罚(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中国式反垄断  杀“蚂蚁”警猴谁敢不服?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先是对阿里巴巴祭出史上天价罚单人民币一百八十二亿元,后又联同中央网信办、税务总局找来至少三十四家企业,召开互联网平台企业行政指导会,要求“充分发挥阿里巴巴案件警示作用”,互联网平台企业要“知敬畏、守规矩”,限期一个月全面自检自查,彻底整改。

另外,企业还得承诺不会强制商户“二选一”,并要做到“五个严防” 和“五个确保”。

在这三十四家被找去开会的企业中,腾讯系就占了近一半,投资十六家。不过,路透社四月底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报道,腾讯可能遭反垄断处罚的金额约为人民币一百亿元,不会超过马云的阿里巴巴。

今年五月,官方反垄断大刀挥向网络运输平台,交通运输部在内的八大部门,约谈滴滴出行在内的十大网约运输业者,要求企业就抽成比例、运价机制与垄断等问题提出公开透明的整改方案。

互联网在全球兴起,中国官方掌控互联网最重要的“开放共享”精神的中国式标准下,造就BATTMD的一批科技新贵。

细看中国官方的政策方向,从过去的鼓励创新、支持各行业“触网”发展到2017年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移动互联网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提出“切实保障网络数据、技术、应用等安全”,转向加强互联网行业的管理与安全。

美国马里兰州罗耀拉大学商学院教授丁弘彬说,美国也是科技创新先于法律法规监管的,但谈到垄断,美国更关注的是一家企业的高市场占有率是怎么得来的。

“在美国,只要有经过市场机制,就很难认定是垄断;就算认定(是垄断)后,还有垄断法庭审议等等后续的救济机制。在中国,反垄断只有条文,实际上能做到多少,我很怀疑。中国式执法就是抓几个大的、标志性的打一打,就没了。上面的满意了,平息民怨,就可以了。”丁弘彬告诉记者。

他还说,中国《反垄断法》的制定与执行,很多是参照美国的。但是中国立法12年来为什么到现在这个时间点才向互联网行业开刀?

丁弘彬以马云去年底批评中国政府监管阻碍创新为例指出,马云过去就很爱表达意见与看法。他当时讲某些话时,可能觉得自己是安全的,但结果显示,在现在的中国,没有谁是真正安全的。

阿里巴巴、腾讯被罚款 中国互联网反垄断时代来临?(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阿里巴巴、腾讯被罚款 中国互联网反垄断时代来临?(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马云武功再高 也怕监管菜刀

针对平台经济,中国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也史无前例地在发出征求意见稿后不到三个月,就公布并实施《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显示监管出手又快又紧。

阿里巴巴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罚单出炉后曾发布声明指出,对惩处“诚恳接受,坚决服从”,对政府的监管与服务“心怀感恩,也同时心存敬畏”。五月中旬公布的阿里巴巴最新财报指出,今年第一季受天价罚单影响,阿里巴巴出现上市后首次录得季度亏损,超过人民币七十六亿元。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是马云自掏腰包、拍摄演出的微电影《功守道》中他所讲过的台词。两年前政府颁给他“改革先锋”的红色奖章,也遮挡不了现在他的脖子上反垄断大刀重砍的伤痕。江湖上一横一竖的生死铁律,在中国商场则是横竖都不由自己。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