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科技監管的是與非(上): 中國式的反壟斷

2021.05.3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網絡科技監管的是與非(上): 中國式的反壟斷 網絡科技監管的是與非(上): 中國式的反壟斷
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中國的互聯網行業過去靠着官方打造的無國際競爭者的壟斷環境,走過野蠻生長爆發期。但是最近好日子到頭,有三十四家互聯網企業在監管機構要求下,公開簽署自我排查同意書,配合官方“刮自己的骨頭”,承諾反壟斷。中國互聯網企業是怎麼成爲官方眼中的壟斷獨角獸的?中國的反壟斷和西方的反壟斷有何不同?本臺記者鄭崇生特別製作了專題節目網絡科技監管的是與非》,共兩集,下面請聽上集《中國式的反壟斷》。

2018年馬雲和馬化騰在北京出席改革開放四十週年表彰大會(路透社資料圖)
2018年馬雲和馬化騰在北京出席改革開放四十週年表彰大會(路透社資料圖)

年前的改革開放四十週年紀念大會現場)

“推動科技創新的優秀代表李彥宏,數字經濟的創新者馬雲,互聯網+行動的探索者馬化騰。”

優秀代表、創新者、探索者。中國互聯網三巨頭BAT(即: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與騰訊Tencent三家企業英文名的首個字母集合簡稱)站在人民大會堂的舞臺上接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鼓掌表揚他們作爲改革先鋒做出的傑出貢獻。但2年前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的慶祝大會上的風光過後,現在的中國互聯網行業,從BATTMD(頭條Toutiao、美團Meituan、滴滴出行DiDi三家企業英文名首個字母的集合簡稱),脖子上都架着看不見的反壟斷大刀,不是在官方約談後收到天價罰單,就是在接受約談的路上。中國外賣平臺龍頭美團是最新一例。

美團創辦人王興不久前在微博發佈唐詩《焚書坑》,被解讀成是暗諷北京監管當局,儘管後來王興刪文,美團還聲明解釋帖子是“提醒公司要時刻保持對創新的追求”,但美團公司高管仍遭上海市消保委約談,股價一度大跌近百分之十



中國互聯網的壟斷是“打破壟斷”

從去年底的馬雲演講,到王興發唐詩,兩人對中國式監管發過牢騷後,都很“巧合地”成爲官方反壟斷的目標企業。中國改革派的經濟學者盛洪告訴本臺,“互聯網領域有些確實是壟斷,要警惕,但它跟實體產業的壟斷性質是不太一樣的,他看起來是壟斷,但其實也可能打破了壟斷。”

盛洪說,互聯網領域的反壟斷需要更謹慎行事。

從百度到阿里巴巴,中國政府眼中的互聯網行業的獨角獸是怎麼長成的?

對中國政府來說,牽涉到互聯網的都是敏感領域,外資企業在進入中國市場時面對審批的種種要求,就算不是行政壟斷,也成爲水土不服的坎,更缺乏中國自己互聯網企業發展的“血統優勢”。

以網絡搜索引擎爲例,如果谷歌(Google)不是當年因中國官方要求內容審查而退出中國市場,百度能成爲龍頭?再看第三方支付服務,儘管馬雲的支付寶當年打破中國銀行業長期的守舊作爲,但美商PayPal苦等中國官方審覈14年,纔等到可獨資、但有限制的經營許可,只能在中國從事跨境支付。

中國一些互聯網企業在國家政策支持下形成影響力,就算曾經打破了中國的內部壟斷,但只要大到讓官方感到不安穩,反壟斷的箭就會射向自己。

中國政府的反壟斷大刀砍向科技巨頭(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中國政府的反壟斷大刀砍向科技巨頭(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中西方對壟斷的關注點大不相同

長期追蹤中國經濟發展的紐約獨立諮詢機構中國褐皮書國際(CBB)總裁米勒(Leland Miller)告訴記者,對壟斷的關注層面,各國政府不相同。

“中國官方關注的是不能讓有一方大到能掌控一切,但西方國家關心的是,這是不是經過足夠多的競爭者參與,(公平)較量後形成的(壟斷)?對北京來說,在某個領域有一或兩家企業享有絕對的支配地位,就會緊張。”

黨覺得不安,就沒有誰能安穩經營。 20214月,中國官方針對互聯網的平臺業者吹響了反壟斷號角。

中國否認擬對阿里開天價罰單 但另十二家企業被罰(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中國否認擬對阿里開天價罰單 但另十二家企業被罰(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中國式反壟斷  殺“螞蟻”警猴誰敢不服?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先是對阿里巴巴祭出史上天價罰單人民幣一百八十二億元,後又聯同中央網信辦、稅務總局找來至少三十四家企業,召開互聯網平臺企業行政指導會,要求“充分發揮阿里巴巴案件警示作用”,互聯網平臺企業要“知敬畏、守規矩”,限期一個月全面自檢自查,徹底整改。

另外,企業還得承諾不會強制商戶“二選一”,並要做到“五個嚴防” 和“五個確保”。

在這三十四家被找去開會的企業中,騰訊系就佔了近一半,投資十六家。不過,路透社四月底引述消息人士的話報道,騰訊可能遭反壟斷處罰的金額約爲人民幣一百億元,不會超過馬雲的阿里巴巴。

今年五月,官方反壟斷大刀揮向網絡運輸平臺,交通運輸部在內的八大部門,約談滴滴出行在內的十大網約運輸業者,要求企業就抽成比例、運價機制與壟斷等問題提出公開透明的整改方案。

互聯網在全球興起,中國官方掌控互聯網最重要的“開放共享”精神的中國式標準下,造就BATTMD的一批科技新貴。

細看中國官方的政策方向,從過去的鼓勵創新、支持各行業“觸網”發展到2017年國務院印發《關於促進移動互聯網健康有序發展的意見》,提出“切實保障網絡數據、技術、應用等安全”,轉向加強互聯網行業的管理與安全。

美國馬里蘭州羅耀拉大學商學院教授丁弘彬說,美國也是科技創新先於法律法規監管的,但談到壟斷,美國更關注的是一家企業的高市場佔有率是怎麼得來的。

“在美國,只要有經過市場機制,就很難認定是壟斷;就算認定(是壟斷)後,還有壟斷法庭審議等等後續的救濟機制。在中國,反壟斷只有條文,實際上能做到多少,我很懷疑。中國式執法就是抓幾個大的、標誌性的打一打,就沒了。上面的滿意了,平息民怨,就可以了。”丁弘彬告訴記者。

他還說,中國《反壟斷法》的制定與執行,很多是參照美國的。但是中國立法12年來爲什麼到現在這個時間點才向互聯網行業開刀?

丁弘彬以馬雲去年底批評中國政府監管阻礙創新爲例指出,馬雲過去就很愛表達意見與看法。他當時講某些話時,可能覺得自己是安全的,但結果顯示,在現在的中國,沒有誰是真正安全的。

阿里巴巴、騰訊被罰款 中國互聯網反壟斷時代來臨?(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阿里巴巴、騰訊被罰款 中國互聯網反壟斷時代來臨?(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馬雲武功再高 也怕監管菜刀

針對平臺經濟,中國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也史無前例地在發出徵求意見稿後不到三個月,就公佈並實施《關於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顯示監管出手又快又緊。

阿里巴巴在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的罰單出爐後曾發佈聲明指出,對懲處“誠懇接受,堅決服從”,對政府的監管與服務“心懷感恩,也同時心存敬畏”。五月中旬公佈的阿里巴巴最新財報指出,今年第一季受天價罰單影響,阿里巴巴出現上市後首次錄得季度虧損,超過人民幣七十六億元。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是馬雲自掏腰包、拍攝演出的微電影《功守道》中他所講過的臺詞。兩年前政府頒給他“改革先鋒”的紅色獎章,也遮擋不了現在他的脖子上反壟斷大刀重砍的傷痕。江湖上一橫一豎的生死鐵律,在中國商場則是橫豎都不由自己。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華盛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