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科技監管的是與非(下):金融科技的監管藥方對嗎?

2021.06.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網絡科技監管的是與非(下):金融科技的監管藥方對嗎? 網絡科技監管的是與非(下):金融科技的監管藥方對嗎?
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中國政府在整治互聯網行業的大旗下,針對金融科技業(Fintech)的整改特別受關注。中國有堪稱全世界發展最蓬勃的金融科技業,例如數字人民幣的快速上線、擴大試點,可說是領跑全球;但同時,P2P網上借貸接連爆雷,亂象叢生。中國對金融科技業的整改,有沒有開對藥方?接下來請聽記者鄭崇生採寫的專題報道《網絡科技監管的是與非》的下集,《金融科技的監管藥方對嗎》

“鳳凰衛視,還我血汗錢。”(網上視頻現場音)

要不是有鳳凰衛視主播和評論員代言,推薦鳳凰金融的理財產品收益高,曾先生也不會把自己辛苦存得的人民幣三十萬元投入鳳凰金融,成爲出借人。他怎麼也沒想到,有知名媒體背書的網上金融服務,說爆雷就爆雷。

“我們是被騙的受害者”。曾先生因爲擔心接受境外媒體採訪,會影響目前案情調查,不願透露全名。

海南省海口市公安局發出拘留賀鑫的通報(網絡圖片)
海南省海口市公安局發出拘留賀鑫的通報(網絡圖片)

萬人被騙人民幣百億元

他告訴本臺,他和七萬多名出借人一樣,自以爲投資了金雞母,卻成爲“烏鴉難友”。鳳凰金融去年九月突然停止本息給付,也不出面說明,他們多次維權,曾到北京的鳳凰衛視總部抗議,現在總算有一點點進展,鳳凰金融的註冊地海南省介入調查。但這一路走來和官方打交道的過程,曾先生感受最深的是有關部門推卸責任功力深厚。

“我們到北京維權的人被關了,他說我們是非法聚集,那你給一個法律文書啊,也沒有(給)。我們上訪好幾次後,海南總算立案開始查,但對我們受害的民衆,(他們)就很有權(勢),好像都很厲害;但對這些不法財團,就說沒有權處理。”曾先生說。

事實上,海南省海口市公安局5月5日公告,對鳳凰金融旗下的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鳳凰智信涉嫌非法吸金立案偵查,公司法定代表人賀鑫則遭刑事拘留。賀鑫是鳳凰衛視創辦人劉長樂的女婿。

另一方面,海南當地金融局成立了處置這起案件的工作專班,居中協調,但曾先生說,現在鳳凰金融提出本金打折還款、加強催收,他都不能接受,也認爲這起事件的性質是惡意詐騙,不只是非法吸金,鳳凰衛視脫不了干係,但海南省處置專班卻說,無權調查登記在香港的鳳凰衛視。

(鳳凰衛視當家主播吳小莉在推薦廣告中說:鳳凰金融服務全球華人、創建美好社會。)

媒體公司可以轉做網絡金融,是舉世罕見的中國特色;但出了事完美切割、撇清關係,這是中國特色的韭菜悲歌,誰來管?

新華社日前曾發表評論文章,批評明星代言翻車事件層出不窮的亂象。

對於鳳凰衛視代言P2P爆雷,截至發稿,鳳凰衛視公關部門沒有回應記者置評的請求。

中國各地陸續取締P2P平臺,各地投資者損失慘重。圖爲投資人在北京示威抗議。(路透社圖片)
中國各地陸續取締P2P平臺,各地投資者損失慘重。圖爲投資人在北京示威抗議。(路透社圖片)

慢手錯管P2P

中國小微企業借貸難,P2P借貸在中國遍地開花後,似乎是補了一個短板。沒成想卻一個個爆雷,鳳凰金融是最新雷點。

成立於德國的國際研究機構統計研究(Statista Research)2020年發表的關於中國金融科技發展的研究報告則指出,在P2P借貸上,中國的監管始終未能及時到位,造成接連爆雷的海嘯潮,中國P2P網貸平臺數則已從2015年的3844個減少到2019年的343個。

中國官方想整改P2P亂象,到底有沒有開對處方、找對問題?在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眼中,顯然答案是否定的。

馬雲去年十月在上海公開批評官方,“P2P根本不是互聯網金融,不能因爲P2P的爆雷問題,就把互聯網技術對金融的創新全盤否定, ……不能用管火車站的方法管理飛機場,不能用昨天的辦法來管未來。”

馬雲發表這席話後,他旗下的螞蟻金服IPO被喊停,阿里巴巴後來也因涉嫌壟斷遭重罰人民幣182億元。

中國政法大學商學院院長劉紀鵬曾撰文爲馬雲抱屈。劉紀鵬說,馬雲在金融科技的模式創新,“改變中國人對信用這二字的價值理念和商業文化創新,賣假貨、做假賬、當老賴,在互聯網金融沒有容身處。那些P2P,根本沒像螞蟻金服運用科技與大數據手段做風險控制分析,不能相提並論。”

劉紀鵬的這篇《應給“螞蟻”多一些包容》的文章,後來在微信“因爲內容違規無法查看”。

“馬已經服”後 民營企業家還敢創新和冒頭嗎?(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馬已經服”後 民營企業家還敢創新和冒頭嗎?(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馬已經服”   官方數字貨幣關聯民間大數據

網上則調侃螞蟻金服現在是“馬已經服”。聯想到阿里巴巴配合數字人民幣的試點,確實如此,且步伐比騰訊還快。

據路透社報道,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寶已經加入數字人民幣(eCNY)試點,成爲中國六大國有銀行外、首家參與試點的民間第三方支付機構。

這看在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安德森管理學院教授俞偉雄眼中,背後是有政治因素的,因爲北京官方想掌控阿里巴巴擁有的龐大使用者數據庫。

“即使馬雲這麼成功有實力,也是要低頭,就是要把你最賺錢的東西,平臺、技術、數據都要交出來。他(政府)藉由整治平臺下手,推動數字人民幣,這是非常具有革命性與侵略性的工具,全世界的中央銀行都在看。”俞偉雄告訴記者。

他認爲,北京當然可以說通過掌控錢的流動,來打擊貪腐;但另一方面,中國政府控制人民的方式,未來可以走到極致,細思極恐。

“所有在中國境內的交易如果不再有紙幣人民幣,未來,中國政府只要想處理誰,可以幾秒鐘就控制當事人名下的金融資產。”俞偉雄說。

在加入數字人民幣的試點使用後,阿里巴巴會如何保護支付寶用戶的數據?是否會與中國人民銀行共享數據?截至發稿,阿里巴巴集團未回覆記者置評的請求。

統計研究今年四月發佈的最新報告則指出, 2018年,中國個人手機銀行的滲透率(Personal mobile banking penetration)已達到約57%,比2017年提高了六個百分點。中國個人手機用戶已有逾半數使用行動銀行的服務。

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資深研究員範努西(Yaya Fanusie)曾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專責經濟與反恐的分析員,專研加密貨幣與區塊鏈的他說,“短期來看,中國的數字貨對全球經濟影響不大,不太可能取代美元成爲國際主要儲備貨幣,或是能破壞美國製裁的力量。但從長遠來看,數字貨幣與電子支付正在奠定中國金融科技(fintech)的戰略基礎,未來數十年後可能會帶給中國能超越美國的巨大經濟優勢。”

他說,數字人民幣對現行的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金融交換系統會有多大影響,取決於有多少國家或企業在這套體系中和中國做生意,而美國必須要有超前部署,提醒各國與企業,使用數字人民幣存在風險。

中國在極力推廣數字人民幣、擴大它的影響力之際,曾先生作爲P2P受害人,已經被掏光了口袋,已很難對線上金融科技產品或是數字貨幣有任何信賴。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