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这十年】之四:从无数“烂尾”看习近平的治国模式

2022.10.0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习近平这十年】之四:从无数“烂尾”看习近平的治国模式
Photo: RFA

自2012年11月就任中共总书记以来,习近平在执政的十年间,不断提出大项目、大战略,从“一带一路”到“亚投行”,从 “十万亿芯片工程”到“千年大计雄安新区”等等。不过,这些项目不是后继乏力,就是腐败丛生,成为一个个烂尾工程。这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在中共二十大召开前夕,本台推出《习近平这十年》系列专题报道。

中共二十大将近。回顾习近平执政十年来干砸的大事, 网友们近期曾总结出一份烂尾排行榜,其中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十万亿芯片工程”、“一带一路”和“雄安新区”。下面我们就从这三大工程入手,看看它们是如何走向烂尾的。

“一帶一路”项目纷纷烂尾 早就注定的吗?

今年7月9日,拥有2200万人口的南亚小国斯里兰卡突然一夜变天。大批抗议民众闯入总统府。总统和总理相继宣布辞职。该国正面临七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而在暴动发生前4天,总理拉贾帕克萨就已宣布国家破产。这也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再次敲响警钟。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庄嘉颖告诉本台,从结构来看,“一带一路”本身就是一套高风险政策。“它所投资的个别计划,都是长期不受业界或其它国家、甚至国际组织看好或投资的。背后原因主要是,它在理论上可以给点当地人带来一些经济上的好处和开发,不过它的风险相当大。”

(RFA制图)
(RFA制图)

中国把 “一带一路”宣传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实践,也是习近平构筑“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斯里兰卡则被视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在该国基建项目中,中方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贷款。4月,在斯里兰卡宣布的510亿美元外债违约中,至少10%来自中国。该国当政的拉贾帕克萨(Rajapaksa)家族与中国关系密切,推动了许多昂贵而无用的“白象工程”,但都以烂尾告终。2017年,斯里兰卡因无力偿债,将其深水港汉班托塔港出租给中国99年,令外界感到震惊。

习近平与“一带一路”的宣传海报(美联社)
习近平与“一带一路”的宣传海报(美联社)

其实,近年来陷入中国“一带一路”债务陷阱的不只是斯里兰卡。美联社7月报道,阿富汗、阿根廷、巴基斯坦、埃及、老挝、缅甸、土耳其、津巴布韦、黎巴嫩等9国的经济也濒临破产边缘。其中除阿富汗外,全都加入了中国“一带一路”倡议。

9月11日,英国《金融时报》援引全球发展研究所AidData的数据指出,中国近年来向面临金融危机的国家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和阿根廷,提供约328亿美元的秘密紧急贷款。这些都是“一带一路”项目的一部分。去年该机构还披露,自2013年中国公布“一带一路”倡议后,对165个国家的投资项目总额超过8430亿美元。但同时,这也让那些穷国背负了高达3850亿美元的隐性债务。

旅美经济学者程晓农告诉本台, 这些债务问题往往都与中国的“腐败输出”有关。“中国的‘一带一路’在各个国家、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走的是所谓‘中国模式’, 就是工程项目贿赂先行。”他说,当外国贪官们被中国贪官收买后,结果就是一屁股烂债。中共投资项目在发展中国家十有八九都是这种结局。“和中国的官员一样,他个人捞了好处,开溜了,到时候卸任或跑到国外定居去了,然后欠下的一屁股债是让这个国家的老百姓去还去。”

旅美经济学者程晓农(RFA)
旅美经济学者程晓农(RFA)

美国等西方国家一直警告,北京搞“一带一路”项目很大程度上是为扩大影响力,常带有强烈的政治军事目的。“这个‘一带一路’很大程度上是中国军方或官方,通过各种皮包公司,在海外为各种不便公开言说的目的推行的种种计划。” 程晓农说,这些官方项目推行人关心的往往只是在投资过程中能拿多少回扣,所以工程从一开始就已注定烂尾。

全球发展研究所去年的报告显示,目前约有35%的“一带一路”项目遇到比较严重的实施困难,如腐败现象,劳资纠纷,环境破坏,以及民众反对。实际上,也有越来越多国家选择搁置“一带一路”项目,例如今年,尼泊尔就拒绝和中国签署“一带一路”相关协议,并要求中国赠款或提供不带附加条件的软贷款;南太平洋岛国萨摩亚在去年叫停了耗资1亿美元的维乌苏海湾开发项目;马来西亚在2019年就与中国重新谈判了200亿美元的高铁项目。

与此同时,受信用枯竭和新冠疫情影响,中国对“一带一路”项目的投资金额近年不断下降,2020年投资额仅465亿美元,较2019年骤降54%,创下新低。另据印度媒体报导,今年上半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投资金额同比下降11.7%。

程晓农指出,中共政府在经济发展上一直有一个基本的局势误判。“它一直误以为说,以房地产泡沫为支柱,就可以支撑中国经济的崛起和繁荣,在境外搞‘一带一路’大撒币看起来也是很顺理成章的事。但它没想到的是房地产泡沫早晚得破灭,破灭以后它就没钱了。”

伴随全球经济放缓和清零政策打击,中国地方政府负债累累,资金链断流,房地产市场泡沫正在破裂,中国的“一带一路”走向烂尾已成必然。

“千年大计”的雄安新区雄起了吗?

“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做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雄安新区(百度百科)
雄安新区(百度百科)

2017年4月1日,这个西方称为“愚人节”的日子,新华社、央视等官媒共同发布了关于要在河北雄县、容城、安新设立国家级的雄安新区的消息。雄安新区被赋予“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的任务,重点承接在京高等院校及其分校和事业单位;还有国家级科研院所等创新平台、创新中心。

一夜之间,雄安这个人口稀少的穷乡僻壤,楼价拔地而起,从每平米4,000人民币飞涨到4万,直追北京、上海等一线大城市。各种“国字头”的机关单位,以及院校、宾馆、饭店纷纷涌入。据中国媒体报道,截至2021年上半年,雄安新区累计完成投资2600多亿元,125个重点项目在推进,北京在雄安新区注册成立企业超过千家。

不过,“千年大计”的雄安新区真的雄起了吗?最近刚去过雄安的张先生告诉本台,那里的酒店、餐厅现在都生意惨淡,县城里不仅没有任何高大尚的建筑,连三层以上的楼房都很少。“我跟一个(当地)出租车司机聊过。他说这雄安新区现在已经烂尾了。前两年的时候,这街上到处都是人,很多企业都过来投资,就是占着政策福利,想过来捞一笔,过了两年全部都走了。他说全都赔了,没有一个赚钱的。”

雄安新区(百度百科)
雄安新区(百度百科)

其实,雄安新区早已呈现出破灭迹象。曾在雄安工作过3年的李先生告诉本台, “从开始建设初期第一年过去后,其衰败就是注定的。迁过去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部门,当初都是敲锣打鼓愿意过去, 雄安那边的房子都是抢着买。现在则是无人问津,门可罗雀。除上班的人,雄安那段的高铁就没有太多人。”

2021年9月1日,《河北雄安新区条例》正式实施。当时舆论就认为,这标志着雄安已被降格为地级新区。因为中央看到这个“千年大计”难以实现,索兴把它甩给地方政府。

李先生说,现在雄安成为鸡肋是因为根本就没有需求。“仅仅因为习近平觉得一些国字头的单位过度挤占在北京,可能习近平觉得很烦。因为他希望把北京变成他的皇城。”因安全原因,李先生和张先生均未透露真实姓名。

旅居德国的国土规划专家王维洛对本台表示,雄安从一开始选址就是个错误,因为从地质上看,它处于华北凹陷的最低点。“它的地面高层太低,是在常年的洪水淹没区的范围区之内。”他还指出,雄安附近的白洋淀污染严重,水质很差。

旅居德国的国土规划专家王维洛(视频截图)
旅居德国的国土规划专家王维洛(视频截图)

“这个城市不是依据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就是利用当地资源来支撑这个城市的发展和壮大,所以它是没有前途的。”王维洛说,导致这一决策错误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习近平。他在决策之前不能听取各方意见,更缺乏可行性评估。“禁止别人说话,只能说好,不能说坏,这样就形成了他在决策的时候往往是听信了片面的意见,不能够做出一个很理性的决策。”

2020年底,连接北京市区、大兴国际机场和雄安新区的高速铁路全线通车。其中,雄安站总建筑面积相当于6个北京站,号称亚洲最大。不过今年6月,媒体却爆出,这个巨无霸的高铁站客流惨淡,每天只保留了一趟往返北京西站的列车, 被外界质疑是严重的资金浪费和资源错配。

2014年2月,习近平考察北京时曾说:“考察一个城市首先看规划,规划科学是最大的效益,规划失误是最大的浪费,规划折腾是最大的忌讳。”如果以此衡量一下雄安新区的规划,谁该为这项耗资数千亿的“浪费”与“折腾”负责呢?

砸钱就能造芯?“十万亿芯片工程”的烂尾教训

今年7月间,一场前所未有的反腐风暴横扫中国芯片行业。多位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俗称“大基金”)高管相继被查,其中包括“大基金”总经理丁文武,还有“大基金”唯一

管理人--华芯投资、以及紫光集团的多名高管。同时,中国工信部部长肖亚庆也因涉嫌违纪违法而落马。他曾被视为中国企图打造世界一流芯片产业计划的带头人。

美国媒体《彭博社》随后发文,指出这些腐败问题调查是因为中共最高层对于数年来投入巨资发展半导体行业,却仍无法取得突破、抵御美国芯片制裁而感到愤怒与挫折。

过去几年,中国芯片行业一直是投资热点。其中,2014年由中国工信部办公厅宣布成立的“大基金”,采用政府基金与社会化资本结合的方式,重点投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业,兼顾芯片设计、封装测试、设备和材料等产业。首期募集资金超过1,300亿元人民币。2019年10月,二期基金成立,规模超过2000亿元。一场席卷全国的“造芯运动”也随之而起。

2020年,华为被美国“断供”后,《彭博社》披露,北京又计划在2025年前投放9.5万亿元人民币研制芯片,其优先程度“如同当年制造原子弹”。

“概括地说,芯片工业不是靠金钱积累发展的,而是靠技术为基础的逐渐发展的金字塔。”旅美的资深芯片工程师李文澄告诉本台,芯片工业已积累了40多年的全球化发展,是通过持续的工业筛选和经济竞争逐步成功,绝非一蹴可就。
“现代化芯片的金字塔完全是基于扎扎实实的基础,现代化的芯片设计,高端芯片设计软件,超级精准的制造设备,逐步优化的产业链技术,全方位精准测试、质量控制,缺一不可。”他说。

在李文澄看来,现代化芯片产业链的发展仅仅依赖于计划经济下的盲目投资和高薪挖角是不可能实现的,更不可能所谓“独立自主”。

不过,这些产业界常识并不能阻止中国的“芯片大跃进”。据官方调查,仅在2020年1月至10月期间,中国新成立的半导体企业至少有5.8万家,相当于每天添加200家,其中大部分没有任何芯片经验或技术,只是蹭热度、骗经费。

(RFA制图)
(RFA制图)

台湾工研院产业科技国际策略发展所研究总监杨瑞临告诉本台,“中国半导体产业越来越是政治凌驾专业,甚至是党凌驾于政治又凌驾于专业,导致很多重要的专业人才慢慢地离去。第二,那些可能夸大其词的一些人士过去给了中共高层太多不切实际的愿景。”

“芯片大跃进”的结果就是巨额损失和普遍烂尾。据中国集成电路入门网站“集微网”统计,2019至2020年间,包括成都格芯、武汉弘芯、济南泉芯、淮安德淮、淮安时代芯存、南京德科码、陕西坤同在内的七家大型晶圆制造企业资金链断裂,先后烂尾。国有资本向这些企业投入巨资,但据报导,这七家企业却未能产出“哪怕一片晶圆”。

有媒体总结这些项目的发展轨迹,都是由发起人先打出“填补国内空白”的幌子,通过画大饼来引入地方政府基金设立公司;然后边建设边试图引进大基金,再带动社会风险资本投入。一旦大基金等未如期入局,就会导致资金链断裂,项目烂尾。

程晓农指出,芯片工程就是中央对内“大撒币”,对企业来讲则是 “天上掉馅饼”,不管怎样先接着再说。这种项目不烂尾才怪。“如果由中央政府靠官员、行政命令指挥经济可以成功的话,苏联就不会垮台,那中共也不必改革了。以这种垂直的官僚体系来直接推动经济,必然是糟蹋钱财和大规模烂尾。这种计划项目越多,中国经济出麻烦的可能性越大。”

程晓农说习近平不懂市场经济,就只会搞计划体制的一套。他推动这些大战略的结果,就是加快了中国经济走向衰退。

“总烂尾师”习近平获赠“烂尾金杯”

针对习近平执政十年的烂尾工程,本台曾进行两次民调,网友反响十分热烈。本台网编根据网友提出的各种烂尾项目名录,特别制作了一座“烂尾金杯”赠给习近平这位“总烂尾师”。

十年中国梦,烂尾知多少( 2.0版)。(RFA制图)
十年中国梦,烂尾知多少( 2.0版)。(RFA制图)

有网友在留言中说,“不是蠢得绝无仅有哪能做出这样的业绩,没文化真可怕”。还有网友说,“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烂尾,根本不用列表”,“中国整个国家就是一项大型烂尾工程”。也网民叹息,“动态清零可没烂尾”。

面对即将到来的二十大,有网友预言习近平“第三个任期将烂尾”,也有网友说,“怕就怕烂尾了还要继续干下去”。

记者:凯迪    责编:嘉远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