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为女儿挣公主床 张强"一带一路"上打工返乡的恶梦

2022.09.0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独家】为女儿挣公主床 张强"一带一路"上打工返乡的恶梦 张强被遣返回国后,在一家快递公司工作的自拍照。
张强提供

今年七月,美国国务院发布了《2022年度人口贩卖报告》,国务卿布林肯在致辞中谈到强迫劳动时,特别提到在印度尼西亚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的中国劳工张强的遭遇。这位普通的中国打工仔在印尼都经历了些什么?他目前的状况又是如何呢?

“没收护照和工资,强迫他们进入危险的工作环境,并不断监控他们的行动。这就是去年签约在印尼‘一带一路’项目工作的中国劳工张强的遭遇。他被更高的薪水所吸引,承诺女儿将用挣的钱给她买张床……”

7月19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讲话中点名提到张强,一位到印尼务工的32岁河南安阳小伙。

“那时贷款在国内买了一个首付的房子。小女儿说,房子下来以后,她想要一个公主床。我说行,从国外挣到钱回来后,一定会给你买一张。” 张强告诉本台记者。

当时,张强已经结婚9年,有两个女儿。疫情下,他像很多打工仔一样,缺乏稳定收入,一直在打零工。为支撑家庭,他很想找一份高薪工作。2021年初,一个出国挣钱的机会来了。 他说,“当时也是朋友介绍我,出国去印尼,打工半年,一天500块钱。做满半年以后,就把工资全部给你结清,就可以回国了。”

超时工作与扣护照 在印尼遭压榨

朋友介绍张强去的江苏德龙镍业有限公司的外包公司—荣诚环保工程有限公司。看到待遇条件很不错,张强决定去干半年。

离开安阳前,张强和同时被招的20多名工人就想和荣诚环保签订劳务合同,但公司以没有打印机为由,说到南京隔离时再签。“到南京以后,他们又说合同签不了啊,找理由给你推托嘛。然后,隔离完一周,就坐飞机去印尼。”他说。

工人们拒签的荣诚环保合同。(张强提供)
工人们拒签的荣诚环保合同。(张强提供)

当时,德龙公司给张强等人办理的是商务签证(B211),不过,张强说他们当时都不清楚,是到印尼一个多月后才知道的。当张强等人一到印尼,公司就按照出国打工的“潜规则”,把他们的护照没收了。“下了飞机以后,安排我们做核酸,并让我们把护照扔到一个箱子里。” 张强回忆说。

张强和同伴们参与的是位于印尼苏拉威西岛莫络瓦里的德龙工业园三期工程,由中国江苏德龙镍业公司独资投建的印尼巨盾镍业。这是中国与印尼共建“一带一路”重点工程和印尼国家战略项目。抵达后,他们发现那里的吃住条件与原来承诺的大相径庭,不仅干活累,外包公司还普遍压榨劳工。

“刚开始去那之前,是说一天干9个小时,到那以后就成9个半小时。晚上要加班,不加班就罚你的钱。厂子你基本出不去,那里都有持枪的保安看守,园区也有持枪的人。”

不仅如此,张强说他们的合同期限也变了。“说是半年,到那以后,老板又说半年回不去。去的时候是说先押一个月的工资,剩下每个月都会结,到那里就成了第一个月没给钱,后面都是只给一万块生活费。工资要等你做完之后回到家几个月,才会给你结。”

在印尼的高温天气下,张强和同伴们每天做着最底层的体力活,工作时间完全不能停下来休息,要抽烟被领班看到也会被罚款。他们还听说厂子里常有自杀事件。

工人们一直找这位荣城环保旗下的小老板陆军,要求根据出国前协议签劳务合同,但都没有结果。

工人们在印尼德龙工业园的简陋宿舍生活环境。(张强提供)
工人们在印尼德龙工业园的简陋宿舍生活环境。(张强提供)

向使馆求救无效

无奈之下,张强及同伴的家属们向中国驻印尼大使馆求助。他们推测大使馆可能联络了德龙公司,德龙又转而联络了他们的小老板。小老板得知工人家属给大使馆打电话后很不高兴。

“小老板就找到我们说,你们以为这是在中国吗?你们是不是电影看多了?意思就是说,在这儿你找谁都不管用。” 张强说。

小老板随后准备了一份合同要他们签。张强说,合同中写着每月生活费1千块,只要有活,必须全部干完才能离开。工资要做满6个月回到家后,再等3个月才会结清。

“这就是那种霸王合同嘛,我们就都没签。” 他说。

工人们坚持要回家,陆军最后说,要回去得一人要交人民币7万5000元,没有明细,也不给发票。僵持一段时间后,工人们再找他,他又说给7万5000元也走不了。

对于张强的说法,陆军对本台表示,这是“诽谤诬陷”。“本来说出来打工一年的,他们来了不到两个月就要回国,而且是自费回国。到后来,还没跟我结帐,5个人跟人家偷偷跑掉了......签的什么合同?口头协议算不算合同?我没有违约啊。我还没找他们,他们还倒打一耙来找我?”

本台多次联络中国驻印尼大使馆,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大使馆回复置评。

工人们在印尼德龙工业园的工作环境。(张强提供)
工人们在印尼德龙工业园的工作环境。(张强提供)

为回家第二次受骗

张强和另外四名工人的确很快就离开了小老板陆军那里。“我们住的是活动板房。楼下住的也是那个外包公司的一个小老板。我们每天在楼上打电话,他听到了,就上来说,你们是不是要回家啊?我们就和他说了我们的情况。他说哪用得了那么多钱啊!三、四万就能回家啦!”

听说可以回家,张强和一起的四个河南同乡很高兴。于是他们和这个叫刘培明的小老板详细商量了回家路线和费用,并一起付给他人民币25万元。刘培明则保证说一周内安排他们回国。很快,他偷偷把5人运到德龙二期工程工地。

“这个老板也骗了我们,说五万块可以回家。实际他是让我们到二期那儿给他干活。我们就一直给他们说要回家,他就又不管了,又说你这五万块也回不了,要再加两三万。”

张强等人又陷入困境。厂区出不去,老板既不退钱也不给他们办申请回国的事情。最后,他们他们不得不上网求助。最后,此事通过媒体曝光,才引起德龙公司关注,派负责回国事务的经理和他们谈。

“我们说,首先要把25万块钱退给我们,然后把我们的护照还给我们,因为这个也是非法羁押嘛。”张强说。

刘培明最终有把 25万人民币退还给他们,但张强说,他们的护照一直被扣在德龙公司要不回来。没有护照,他们依然寸步难行。

本台记者尝试联络德龙公司及刘培明的助理了解详情,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偷渡马来西亚被遣返

“后来我们也等不了那么多了。一个门口的中国人就安排我们坐船去马来西亚,然后再回国。”张强说的中国人,是德龙二期园区附近一家“牡丹饭店”的老板娘。她承诺让5人安全到达马来西亚,抵达后会有人接,并安排他们回国。于是,他们每人交了人民币1万3000元。没想到,老板娘只把他们交给蛇头,就不管了。

她把我们安排到一个小岛上,让我们偷渡然后回国。让我们坐八九米长的、打鱼的那种快艇,在海上开了两个小时。到那以后,水还有差不多一人多高,就让我们跳下去。到马来西亚边界,海警就抓住我们了。”

不过,“牡丹”老板娘对本台否认有拿到张强的钱,坚称钱是被安排偷渡者赚走了。“我就给他推荐了一个翻译,专门安排人家通过那条路走的,到时候你们直接对接。我也推荐一个雅加达负责换钱的人。后面的事情你们去搞定。以后的事情,你们不要来找我了,我也没赚这个钱。”

印尼德龙工业园二期园区附近的牡丹饭店。(张强提供)
印尼德龙工业园二期园区附近的牡丹饭店。(张强提供)

张强等5人被抓后被关进马来西亚的移民监狱,那里条件恶劣,但幸运的是,他们得到网上热心人士帮忙,为他们找到一位当地人权律师,代理案件。在狱中,他们待了近半年。家人帮他们购买了回国机票并通过核酸检测后,他们才先后被遣返回国。

海外苦挣扎一年 负债十余万

自从2021年3月离开家,一直到今年2月返乡,张强和4个河南同乡前后三次被骗,不仅没有挣到钱,反而负债累累,并经历偷渡与被遣返,国内家人也随之担惊受怕。

“这一趟出去,折腾了一年,反正每个家庭都花费了十几万,现在都在借钱什么的。”张强说,至今他也没机会去控告那些诱骗他的劳务中介公司。“我也想去告,但回来以后就面临各种负债,就上班了。生活压力太大!”

张强目前在一家快递公司工作。回忆印尼生活,他感到真的如同身陷黑工厂,毫无人身自由,只有上班、下班,不停地干活,工资也被随意克扣。不过,比起那些被逼自杀者,他还算幸运。

“那些个厂子里是全封闭的,吃的用的乱七八糟,给你造成心理压力特别特别重。而且在那里只有干活,一两年都回不去家,有的人就承受不住了。我们在三期(工程)待了两个多月,就有两个人自杀。回来以后,在网上看到也有好几个。”

回首过去一年,张强希望以自己的经历,提醒很多也想到海外淘金、让家人过上幸福生活的打工仔,千万慎重。 “要出国打工的话,首先就是要把合同签了。然后,要慎重地考虑一下,能不出国,尽量不要出国,因为在国外,人生地不熟,只能听他的,让你干嘛就得干嘛!毕竟离家太远。”

还有多少个张强?

近年来,像张强这样被骗到海外务工、遭强迫劳动的案例屡见不鲜。对于非法和无证劳务派遣行为及相关纠纷,2012年,中国商务部发布了《对外劳务合作管理条例》,2016年又颁布了《涉外劳务纠纷投诉举报处置办法》,要求地方当局加强对违规行为的处理。但目前为止,似乎收效甚微。

人权组织“中国劳工观察”援引中国官方统计指出,从2010年至今,已有超过一千万人出国打工,2021年疫情期间,还有约32万人透过工作签证到海外打工。今年截至5月末,在外劳务人员还有57万人。但“中国劳工观察”认为,实际数字可能远超于此,因为还有大量劳工持旅游签证或商务签证出国,没有劳务合同或合同违规现象也普遍存在。

记者:凯迪    责编:郑崇生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