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中國銳實力(十四)歐洲僑界、間諜活動

2018-11-13
Share
Untitled-1.jpg 2017年9月15日,達賴喇嘛到訪意大利西西里島。在意大利前總理倫齊(Matteo Renzi)的安排下,意大利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榮譽會長金慧等多名僑領來到意大利執政黨民主黨總部,遞交了抗議信。圖爲9月15日達賴喇嘛抵達意大利卡塔尼亞市西西里島受到了卡塔尼亞市市長恩佐比安科,墨西拿市長雷納託·阿科提和以及墨西拿首席內閣祕書洛雷達納·卡拉拉夫人的隆重迎接。(藏人行政中央官方中文網)

中國在向海外輸出軟實力的同事,也在輸出銳實力,滲透和干預其他國家的價值觀。那麼,中國怎樣在歐洲利用、控制僑社,爲其政治目的服務?又怎樣在歐洲展開間諜活動,監視僑民、並從歐洲人那裏套取情報?接下來請聽《揭祕中國銳實力》特別報道的第十四集,本臺記者林坪邀請專家學者,討論分析中國對歐洲僑社的影響和滲透,以及中國在歐洲的間諜活動。

中國除了在歐洲主流社會展開宣傳洗腦攻勢,爭奪話語權,還利用僑社推廣自己的政治理念、壓制異議聲音。旅歐華僑不僅出現在到訪的歡迎中國國家領導人的場合,更是“反獨促統”的重要力量。

歐洲僑團抗議達賴喇嘛訪問 譴責臺灣抓捕王炳忠

2016年10月,西藏流亡精神領袖賴喇嘛訪問意大利米蘭比可卡(Bicocca)大學,並接受米蘭市議會授予的“榮譽市民”稱號。“意大利華人企業協會”等十多個接受中共統戰部領導的僑社,出動了200多人在比可卡大學校區舉行抗議集會。中國官媒新華社旗下的《環球時報》對此予以詳細報道,說集會僑胞高舉“西藏永遠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等大型橫幅,在米蘭華僑華人工商會祕書長周建煌的引領下,高呼“分裂祖國遺臭萬年”等口號。

“堅決反對分裂主義!堅決反對分裂主義!米蘭議會,抗議抗議!”

2017年9月15日,達賴喇嘛到訪意大利西西里島。當天上午,在意大利前總理倫齊(Matteo Renzi)的安排下,意大利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榮譽會長金慧等多名僑領來到意大利執政黨民主黨總部,遞交了抗議信。

除了抗議達賴喇嘛到訪,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在歐洲各國的分會,也爲臺灣島內政治操碎了心。去年12月,法國、挪威、丹麥、西班牙、比利時等國的統促會,紛紛發聲譴責臺灣當局12月19日拘捕王炳忠等新黨“統派”人士。今年6月,臺北地檢署對王炳忠等4人提起公訴,指他們違反國安法,爲大陸行政、軍事、黨務機構發展組織。

現在瑞典的“獨立中文筆會”發行和翻譯委員會協調人張裕認爲,以來自大陸的人員爲主的歐洲僑社,目前已全被中共滲透、控制,這些僑社的僑領全都聽命於中共。

“如果有少數不同的,想獨立一點的人想進去的話,他們(中共)就會設法讓這些人當不成理事會(成員)。因爲它不用針對這個人。跟他們近的人就會去勸這個人,你一進來,我們就會怎麼樣。”

張裕舉例說,

“我有個朋友,是某個僑社的發起人之一,結果後來這個僑社的理事會,他就不堅持參加了。主要是,如果他跟使館沒關係的話,這些僑社的領導人要回國幹什麼事兒,這些交流方面就會受到很大的阻礙。僑社很多人都是生意人,很多人的生意都跟中國有關。他們用這種辦法,就使這些人不得不讓步。那個朋友也跟我說了,他本人倒不在乎,但是其他的朋友也受到株連,他自己心裏過意不去。”

培訓政治犯當特務?

中共當局在滲透、利用僑社的同時,也採取各種方式監視海外僑民的動向。

現居德國的作家遇羅錦是文革中因寫《出身論》而受極刑的遇羅克的妹妹。自1986年離開中國後,她從未回過大陸,並在2008年公開表態“中共不倒”,“不會回中國”,因爲自己忘不了哥哥遇羅克的慘死。

與中共政權誓不兩立的遇羅錦,曾於2010年3月在網上發文,曝光一名旅德異議人士W在德國的詭異生活,認爲這名所謂被中共關進精神病醫院迫害13年之久的W先生,其實是中共特務。W對自己的經歷語焉不詳,反而追問遇羅錦2001年去美國時都和誰見面、住在誰家、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又問遇羅錦中國某個地下教會和黨派的情況。遇羅錦在文中寫到,懷疑W的人不只自己一人,因爲W專愛打聽別人的事,還在大家聚會的公衆場合,沒完沒了地給大夥兒照相,有人不止一次看見他進了中國大使館。

W的太太還向遇羅錦傾訴過自己的痛苦,說自己一家三口是在中國公安部門安排下出的國,W在德國受人控制。一天深夜,幾個中國人突然進入W在德國的家,搬走了他的電腦,過了兩天才又還給他。當時W的太太質問這些人“憑什麼深夜闖進我家搬電腦?”,但他們不予理睬,W也不吭一聲。

遇羅錦認爲,中國培訓了一些認罪態度好的政治犯,並把他們送到海外當特務。

“找特務,其實挺容易的,不難。一個你就是看他是不是提前被釋放了。第二,你就看他到了海外,他靠什麼生活。這些人往往是不做體力勞動的,因爲共產黨發給他生活的資金,每月都會給他的,而且他還過得特別好。有房子有車,兒女都上特別貴的學校。夫婦倆有的都不工作,他就能達到這種生活水平。那你就(知道了),對不對?”

以夷制夷

中國還發展少數民族間諜,讓他們監視、彙報海外藏人和維吾爾族人的情況。

今年4月,瑞典檢方以間諜罪起訴了一名叫多傑嘉登(Dorjee Gyantsan)的居住在斯德哥爾摩的藏人,指控他替中國政府蒐集瑞典和挪威流亡藏人的家庭關係、地址、政治背景等信息。瑞典檢方的起訴書說,爲蒐集流亡藏人信息,多傑嘉登曾在挪威參加支持西藏獨立的示威活動,還以記者身份爲流亡藏人媒體《西藏之聲》(Voice of Tibet)報道過達賴喇嘛的挪威之行。2015年7月到2017年2月期間,多傑嘉登多次把情報交給波蘭和芬蘭的中國情報官員,換取報酬。今年6月,瑞典法院以間諜罪判處多傑嘉登22個月監禁。

其實早在2010年,瑞典法院就審理過一起類似案件。當時,一個名叫梅蘇特(Babur Maihesuti)的瑞典籍維吾爾族男子被控爲中國收集海外流亡維吾爾人情報,被瑞典法院以間諜罪判處1年零四個月監禁。法庭文件顯示,梅蘇特把居住在瑞典的維吾爾人的健康狀況、旅行和政治傾向等信息交給負責情報工作的中國外交官和記者。梅蘇特還進入流亡維吾爾人的政治團體“世界維吾爾大會”,試圖利用特殊的電話撥號系統祕密向其聯繫人傳遞信息。瑞典媒體相關報道說,梅蘇特還被控非法收集在挪威、德國和美國的維吾爾人社團情報。

除了“人盯人”的傳統方式,中國還與時俱進,利用現代電子手段,遠程監控旅歐維吾爾族人的信息,中國對新疆穆斯林的打壓也從境內延伸至海外。

遠程監控收集旅歐維吾爾人信息

法新社今年8月報道說,新疆警方通過微信要求旅歐維吾爾人告知現居地址、工作單位、學位、如何過週末等信息,要求他們發送護照和簽證複印件,還要求他們提供身邊其他維吾爾人的信息。這些旅歐維吾爾人在中國的親屬,受到中國政府監視,有的被關入再教育營,有的在當局壓力下,懇求海外的親人與中國警方合作,這令海外的維吾爾人憂心忡忡。中國駐歐使館還拒絕向維吾爾族中國公民提供更新護照的服務,而海外的維吾爾人一旦被迫回新疆更換護照,則可能面臨跟家人相似的命運。

利用社交媒體假帳號 套取情報、招募線人

在監視旅歐中國僑民的同時,中國還在社交媒體上設立虛假賬號,在歐洲套取情報、招募線人,此舉已引發法國、德國等國關注。

法國《費加羅報》10月23日引述法國情報機構10月19日向政府提交的報告說,數千名法國公務員、科學家、高級私營部門經理等有影響力的人士,已成爲中國間諜活動的目標。中國情報人員在領英(LinkedIn)等社交媒體上大規模運作精心設計的諜報網絡,利用虛假身份聯繫目標人士,刺探祕密,並試圖利誘他們給中共當間諜。

“獵物”在領英等網站上鉤後,會受邀前往中國參加某個研討會或工作會議,然後可能當場被中國國家安全官員“僱用”。此時,中國可能已經掌握了目標人物的照片、轉帳記錄或其他把柄,以此要挾他們合作。一些被吸收的法國人甚至被中方唆使去參加政府招聘考試,以便滲透到法國各部門和情報機構。報道說,數百名法國人被引誘到高度妥協的程度,中國此舉令法國國家利益受到史無前例的威脅。

法國並非中國在歐洲利用社交媒體開展諜戰的唯一目標。去年12月,德國聯邦憲法保護局(BfV)公佈了一批該局認爲是由中國情報人員使用的虛假社交網絡賬號,警告德國公民通過社交媒體泄漏個人信息的危險。德國聯邦憲法保護局的調查發現,中國情報機構已通過虛假社交賬號聯繫過上萬名德國人,而這只是冰山一角,還有大量未被發現的目標人士和虛假賬號。

路透社相關報道說,中國情報人員在領英等社交媒體上非常活躍,常僞裝成獵頭、科學家、諮詢公司或智庫的員工,使用富有魅力的年輕女性和男性的頭像,以蒐集信息。一些中國虛假社交賬號,在被德國情報部門曝光前,已經加入了幾個歐洲國家的高級外交官和政客的“朋友圈”。

聽衆朋友們,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林坪製作的《揭祕中國銳實力》特別報道的歐洲部分播送完了。下一集將討論中國在亞洲的影響和滲透,歡迎收聽。

 

(記者:林坪  編輯:申鏵)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