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中國銳實力(十六)亞洲一帶一路

2019-01-25
Share
2017-05-12t114023z_571231334_rc18522d7650_rtrmadp_3_china-silkroad_0.jpg 圖爲北京召開“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峯論壇。(路透社)

中國近年來在亞洲各國大力推動“一帶一路”,想要達到什麼目的?“一帶一路”是否給沿途國家帶來“雙贏”局面,惠及當地人民?在接下來的《揭祕中國銳實力》特別報道第十六集,本臺記者林坪邀請專家學者,繼續討論分析中國在亞洲的影響和滲透。

美國《華爾街日報》1月7日披露了中國與馬來西亞前政府2016年數次祕密談判的內容。會議紀錄顯示,中國高官曾向馬來西亞提出:以“一帶一路”計劃協助償還“一馬發展公司”(1MDB)的債務;中方幫助馬方監聽調查“一馬醜聞”的《華爾街日報》駐港記者,以尋找泄密者身份。中方還承諾運用影響力,嘗試讓美國和其他國家放棄對時任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的親信涉嫌挪用高達十億美元的“一馬基金”公款案的調查。作爲交換條件,馬來西亞政府要批准由中國公司融資並興建與“一帶一路”相關的價值數百億美元的鐵路及輸氣管工程合同。

報道說,馬來西亞官員向中方建議,可以抬高工程費用,讓中國公司獲得高於市價的利潤。根據馬來西亞顧問公司的估價,東海岸鐵路計劃的成本大約只是72.5億美元,但馬來西亞納吉布前政府發給中國公司的合同造價卻高達160億美元。

馬來西亞現任總理馬哈蒂爾,去年叫停了“一帶一路”的基礎設施項目,並謀求與中國重新談判其中一些項目的條件。與此同時,馬來西亞前任總理納吉布也因涉嫌貪污,被馬哈蒂爾政府起訴。

德國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研究員戴昕昊(Thomas S.Eder)認爲,中國“一帶一路”項目招標過程中的不透明性,帶來了很多問題。

“這些項目自動交給中國公司做,有的參與融資,有的不參與融資。該過程的不透明性,也顯然讓東道國內圍繞這些項目的使用滋生腐敗。如果關上門,當地的官員把合同交給與他們有關係的人當然更方便,也會導致預算資金的浪費。”

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亞洲項目資深政策研究員安吉拉·斯坦澤爾(Angela Stanzel)指出,很多參與“一帶一路”的窮國從中國大量貸款,卻無力償還,只能在經濟上和政治上都依附於中國。

“在斯里蘭卡,來自中國的貸款,實際上把該國對中國的債務增加到了無法償還的程度。因此,我們討論的是對中國的長期依賴,中國可以通過多種方式利用對這些國家的影響。”

2017年12月,斯里蘭卡因無力償還中國債務,把漢班託塔港口以及港口周圍15000英畝的土地租給中國99年。這讓中國獲得重要的商業、軍事航道沿線戰略立足點,也引發其他參與“一帶一路”項目的國家的警惕。

2018年6月,越南胡志明市等多地爆發大規模示威,抗議越南國會擬審議的《經濟特區法》。該草案計劃在越南設3個特別經濟區,以吸引外資,並允許經濟特區生產和經營用地的租地期限長達99年。儘管該草案並未提及中國,但斯里蘭卡的前車之鑑,讓很多心生警惕的越南人舉行遊行,反對越南政府把土地租借給中國。

越南民衆的抗議,令越南國會取消了草案中關於外商租用土地可長達99年的規定,《特區法》草案也被推遲到2019年審議。

“全美越南裔美國人社團”(The Vietnamese American Community of the USA)曾在2018年7月,在越南駐美國的使領館外舉行抗議活動,聲援越南國內民衆反對《特區法》草案。該組織主席阮芝美(TraMy Nguyen)近日向本臺記者表示,越南《特區法》草案中向外商租借99年土地的條款,罔顧越南人民的利益,令越南在與中國的競爭中處於劣勢。

“如果將土地出租給中國99年,越南將處於不利地位。想想吧,如果這些投資者在這麼長的時間內獲得了特定權力和控制權,他們就會制定自己的規則,定居並擴展他們的統治。這將導致文化入侵,取代越南文化。”

中國政府在越南經濟特區內建立自己的軍事基地的可能性,也令包括阮芝美在內的很多越南人擔心。

阮芝美認爲,“一帶一路”並不像中國政府宣傳的那樣,會給沿途國家帶來雙贏。越共政府的腐敗官員,從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中獲得好處,越南整個國家卻在經濟上更依賴中國,並可能受制於中國,因爲一旦越南政府無法償還貸款,中國就可以合法的攫取越南的豐富礦產和其他自然資源。

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亞洲和中國項目副主任杜懋之( Mathieu Duchatel)認爲,中國最初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的時候,未必有政治戰略意圖。不過,參與“一帶一路”項目的中資企業和銀行,在外國的投資,往往會改變該國跟中國的政治關係。

“投資成功了以後,如果是一個比較大的數字的話,必然會改變這個政治關係,因爲塑造了很多對中國投資的依賴的關係。有一些政治人物或者企業,從這個關係中獲得利益,原本是一個經濟關係,後來逐漸的變成有政治內涵的夥伴關係。”

美國紐約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級研究員、亞洲項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認爲,中國現在的“一帶一路”是上世紀90年代末推出的“走出去”戰略的加速版,引發了更多的問題。

“中國的‘走出去’戰略引發了很多問題,包括合同不透明、用中國勞工到海外搞基建、無視項目社會環境影響等。‘一帶一路’包括了更多的國家,中國的影響更大。但是,中國實際上沒有采取任何措施來解決舊有的問題,現在又引發了人們對債務可持續性問題的關切。”

易明認爲中國“一帶一路”的目標,隨着時間的推移發生了變化。中國最初提出“一帶一路”是爲了輸出過剩產能,促進聯通性,把中國一些貧窮的內陸省份與外部世界和外部市場聯繫起來。隨着加入“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數目增多,中國政府部門開始看到新的機遇,提出數字“一帶一路”,中國海軍開始停靠在“一帶一路”國家的港口。目前,“一帶一路”已從最初的投資、貸款、基建,演變成具有安全和政治內涵的國際框架。

聽衆朋友們,您剛剛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林坪製作的《揭祕中國銳實力》特別報道的第十六集。下一集將討論中國對非洲的影響滲透,歡迎收聽。

(記者:林坪  責編:申鏵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