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中國銳實力(一)孔子學院

2018-09-03
Share
12B044C7-5ADA-40D3-84EF-D785106521F3_w1023_r1_s.jpg 圖爲2010年6月20日,習近平在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爲澳大利亞的第一所孔子學院揭牌。(AFP圖片)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從2012年主政以來,摒棄了其前任長期奉行的“韜光養晦”策略,提出“中國夢”,要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還要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共不斷增強在海外的銳實力,爲其政治目的服務,也引發了人們的警惕和反彈。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林坪製作了《揭祕中國銳實力》系列特別節目,將以世界不同地域爲關注焦點,邀請知名專家學者討論分析中國在當地的影響和滲透。這是本節目的第一集,探討中國通過孔子學院在美國的影響和滲透。

“今天我看到在這裏,有這麼多的年輕的面孔。我感到非常高興,首先我想代表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也代表我們教育組的全體老師,向各位國家漢辦志願者教師表示熱烈的歡迎,同時也表達我們的良好祝願和親切的問候。” (掌聲)

中國駐紐約總領館教育組參贊徐永吉2015年10月30日在美國麻州大學波士頓學院孔子學院舉辦的“漢辦志願者教師崗中培訓”開幕式上致詞說,漢辦志願者們從事的事業神聖崇高,希望他們能在美國的兩年時間裏傾注心血,爲中美友好做出貢獻。

中國從2004年開始廣泛在海外設立孔子學院,目前已在美國各高校設立了100多所孔子學院,並在美國中小學開設了500多個孔子課堂。其教師配備以及教學經費大部分都是中國教育部的下屬機構──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漢辦”)直接提供。

 

利用孔子學院對美國人洗腦,美國大學老師自我審查

“孔子學院過來說我們給你一百萬或者我們把老師也帶過來,教材也帶過來免費。一般的校長說好啊有便宜的東西有免費的,設立一箇中國語言的一個班不是很好嗎?他不知道,他不理解,他看不到那個共產黨的潛在的目標和他的成功。”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系榮譽教授林培瑞(Eugene Perry Link)認爲,中共已經成功的利用孔子學院,對學中文的美國人進行洗腦,開設孔子學院的美國大學裏的老師,也開始自我審查。

“你開個語言班是一回事。你開一箇中文歷史班,你提提大饑荒、文化大革命、六四屠殺呀,你能不能提法輪功、臺灣問題、西藏問題,提中國高層的大賺錢闊得不得了的現象?這些都是禁區。”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認爲,孔子學院對美國高校的影響力不盡相同。

“這個看你學校是哪一種學校。那個名牌的學校有錢的學校像哥大的話,我們哥大有一個孔子學院,但是我們的孔子學院的影響不是特別強。因爲我們自己有自己的東亞文化語言系,這個系是非常龐大,它自己教中國話,所以他可以完全自主的,就是說我們的系我們的東亞語言系可以自己用自己設計的標準來教中文。

黎安友認爲,在缺乏資金的、較小的美國學校,孔子學院的影響更大。

“比較沒有錢的更小的學校他可能比較依賴於孔子學院來給他教中國話,這樣的話孔子學院可以用大陸的教課本,用一些中共的提法來教基本中國話。這個影響應該是又微妙又比較深入。所以要看情況。而且他也會影響一些更小的學校避免一些所謂的敏感問題,像臺灣人權西藏。”

 

用教育事業來做僞裝的宣傳機器、歧視性招聘

關注“孔子學院”問題的紐約“全美學者協會”研究項目主任雷切爾.皮特森(Rachelle Peterson),曾花費長達1年半的時間走訪了12所美國大學的孔子學院,並於今年2月在《國會山報》(The Hill)上發表文章,揭露中共如何利用孔子學院進行宣傳滲透,呼籲美國政府對孔子學院採取行動。雷切爾.皮特森認爲,孔子學院實際上就是用教育事業來做僞裝的宣傳機器。孔子學院在教授中國歷史時誤導學生,同時也向美國學者施壓,讓他們對中共的不良政策保持緘默。雷切爾.皮特森說,

“已經有證據表明,孔子學院現在從事的活動,按照《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應該登記,但他們沒有登記,已經違法。但是美國司法部沒有對此進行調查。美國司法部應該進行調查,對孔子學院現在是否違法做出結論。除此之外,國會明確‘善意’(Bona Fide)學術活動的定義也很重要。這會彌補法律漏洞,不僅適用於對孔子學院的管理,也給其他機構劃出明確界限。”

雷切爾.皮特森向本臺記者表示,孔子學院還經常從事帶有歧視性的招聘活動。美國大學通常同意從一羣已經經過中共政府審查和篩選過的候選人中聘請孔子學院的工作人員。中共挑選的這羣人都是迎合其政治和宗教政策的,而這個篩選是對其它羣體的歧視。

孔子學院的問題已經引發多位美國國會議員的關注。佛羅里達州共和黨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多次發聲批評孔子學院危脅學術自由和國家安全,今年2月他致信佛羅里達4所大學和1所高中,敦促他們結束與中國合辦的孔子學院、孔子課堂項目。今年3月,來自麻薩諸塞州的民主黨衆議員塞思·莫爾頓(Seth Moulton),來自德克薩斯州的共和黨籍衆議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和民主黨籍衆議員亨利·庫艾勒(Henry Cuellar)也給所在州的多所高校致信,敦促它們關閉孔子學院。在收到美國國會議員的呼籲信後,西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West Florida)、德州農工大學(Texas A&M University)、北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North Florida)先後宣佈停辦孔子學院。

 

有必要讓孔子學院更透明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高級研究員、中國力量項目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認爲,不必關停所有的孔子學院,但有必要讓其更透明。

“例如並非所有合同都是公開的,它們應該是公開的。我認爲公衆有權知道中國支付了什麼,以及這些孔子學院所在的美國大學同意做什麼。”

 

接受中國資金的孔院能討論六四等敏感話題嗎?

今年7月,本臺記者向佛羅里達州、德克薩斯州多所仍開辦孔子學院的美國高校發送電郵,詢問他們每年從中國獲得多少資金用於開辦孔子學院,孔子學院的課程設置是否需要經過漢辦批准才能獲得中方資金,孔子學院內是否能討論天安門民主運動、法輪功等議題。

大多數電郵石沉大海,只有南佛羅里達大學做了簡短回覆。不過,該校沒有具體回答本臺記者的提問,只是附上了以前他們就孔子學院問題給魯比奧議員的回信,說孔子學院的課程、教師受到大學的自主監管,孔子學院不教授政治、歷史問題。

八九學運領袖王丹今年6月發起挑戰孔子學院的活動,他擔任所長的民間智庫“對話中國”向全美所有孔子學院發出公開信,要求到孔子學院講“六四”。

“明年是中國的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和中共製造的六四屠殺的30週年紀念日。那場歷史事件不僅深刻影響了中國,也影響了世界歷史的發展。同時,也與今天中國的現狀有着密不可分的聯繫。我們認爲,孔子學院如果真的希望美國大學的學生全面瞭解中國,就不應該回避‘六四’這個敏感的政治話題。相反,相反更應該通過這樣的議題的討論,讓學生對中國的發展,有更加深刻的理解和認識。”

林培瑞認爲,漢辦在跟美國大學合辦孔子學院的時候,合同中不會寫明哪些話題是禁區,但雙方心領神會。

“不。他不那麼寫。可是在交涉的過程中那就很明白,你不提這些問題人家給你錢,那你怎麼提法輪功,你怎麼提臺獨了。太多例子。所以很多人,包括有名的學校有名的教授他自我審查。他也許說中國的歷史知道一半,比知道零還好,我們教的那個一半,免費教也不是個收穫嗎?但是我個人不以爲然。我覺得你把中國的歷史、共產黨的歷史洗白了,把一個洗白了的一種歷史教給美國年輕人,這比沒有教還要壞。因爲他不知道那一面,他只知道這一面。任何情況你只反映它的絕對好的一面,不反應別的,那是一種假的形象,所以代價在這兒。”

今年6月,美國國會兩黨6名衆議員推出《反制中國政府及共產黨政治影響力運作法案》草案,其中要求美國大學接受中共資助成立的孔子學院,應註冊爲外國代理人(foreign agent)。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年8月簽署的2019年度國防授權法案,也限制國防部對設立孔子學院的美國大學的中文項目提供資金。

雷切爾.皮特森認爲,美國國會還應該通過法案,讓設立孔子學院、接受中國政府資金的美國大學,失去接受美國聯邦資金的資格。葛來儀認爲,美國政府和其他機構也應提供別的學習語言的機會,以便讓人們可以選擇在孔子學院之外的地方學習中文。孔子學院使用的教材不應只來自大陸,以確保孔子學院不是在教授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

這個特別節目下一集將討論中國對美國智庫的影響和滲透。

 

(記者:林坪 編輯: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