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非洲打工者眼中的中国

奥运会前,我来到了非洲尼日利亚的海港城市Lagos,在一家港资企业做文职。早就听说这里不安全,没事不要外出,但是我天生不是喜欢画地为牢的那种,而且工厂里没有中国人,所以,我瞒着保安出去了!还没走出10米,就听到:“妈了个X的!”“妈了个X的!”我细细一看,是路边一个当地黑人!我出离地愤怒了:居然在异国他乡被外国人辱骂!更何况我们中国人也不被当地黑人看做外国人!由于是在工厂外,我好汉难敌四手,悻悻转身返回。
2010-10-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晚上,我向菲律宾的同事Colince闲聊提到这件事,“这里的中国人太多,你没听说这里的中国人被绑架以后砍头的事吗?” 我觉得他毕竟是个外国人,有些危言耸听,大概是为了提醒我不要经常独自外出吧。

那天,国内的集装箱来了,卸在街对面中国工厂,是车间用的机器,什么冷却塔,注塑机,离心泵之类。我们厂厂长Jarfa 让我过去,我正好得到机会进去和中国员工聊聊天。先是到仓库,看到每个黑人头上都顶着300多斤重的5袋子PVC又原料,听到中国库管员小张在骂:“fast!fast!妈了个X的!”,黑工反驳道:“you chop chop,me power power”,这是当地的“洋泾浜”英语,意思是“你吃饭,我干活!”我突然之间明白了:黑人怎么会汉语呢?原来全是中国人教会的!中午吃饭的时候,同桌的一位中国员工问我说:“你知道发生骚乱时,会把中国人绑架或者打死,但是你知不知道“打黑””? 我问什么叫“打黑”?他说:“你看到公路旁的废轮胎没有?发生骚乱的时候,黑人把三四个轮胎套在你身上,把你箍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然后用汽油活活烧死!你不就变黑了吗?这叫“打黑”” “尼日利亚这里可不缺汽油!所以没事别单独外出” 听得我头发都直了!

既然不能外出,免得被袭击,更不能被“打黑”,索性呆在工厂的高墙内,闲暇时上网。有一天,突然想到自由亚洲电台这个电台,十几年前收听过,噪音很大,很不清楚,偶尔听到:“自由亚洲电台,我是谷季柔”,不时插有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同时播出。我当时心里这样想!反动电台,居然还要干扰我们!

开始用“百度”,打不开。该不会没有这个网址吧?不死心,用google试了一下,咦?居然打开了!这里全是些“坏”消息?那个连播不会是歪曲历史,丑化毛泽东吧?我又试着点外网连接:魏京生基金会,我头一回知道此人长什么模样!以前只是在邓选里读到此人。我又连接64天网:吓一跳!怎么血肉模糊的?怎么死了这么多人?当时的电视上不是坦克一个劲儿在躲避学生吗?当时新闻发言人袁木不是说只有20几人被流弹击中吗?至于清华大学的学生日记,更不敢看了!

那几天晚上,我睡觉睡的很不舒服!接连几天!
我上当了!被骗了!被骗了近20年!
而骗子不是别人,不是长途客车上玩红蓝铅笔的,不是玩易拉罐的小偷!
骗子就是就是这个国家!强大的国家机器!
骗子就是自己长期以来坚信不疑的伟光正!

那几天,我感到自己脱胎换骨了!感觉到到这是自己生命中新的起点!我如饥似渴地给自己洗脑!各大网站:VOA, BBC,  youtube,优美客,博讯,独立中文笔会,新唐人!不仅看新闻,看视频,而且读历史,看文章!

不知什么时候,我养成了去教堂做礼拜的习惯!我和中国工厂的黑人警卫聊起基督教,他们很惊讶看到一个中国基督徒!“plenty Chinese no worship God! They said they worship iron, but”保安说不下去了!有时,他向我提及,中国人喜欢抽烟喝啤酒,而且不喜欢施舍!他不明白为什么。

然而,当我到对面中国工厂的员工聊起这些的时候,居然险遭不测!“你出国几天,就不知深浅,骂开自己的国家了?” “你看看自己的合同:不允许从事政治活动!”“什么?去教堂?”“耶稣把手按一下,病就好啦?去去去!一边去!”从此,他们不准许黑人保安让我进来!因为我不仅白吃他们的饭,而且在饭桌上“胡说八道!”, 这不打紧,我最担心的是他们把这些向管理层汇报!

09年初,我被调往北部城市Kano,然后回国。在和集团的香港高管见面时,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来这里是让你赚钱的!不是旅游,也不是搞民运的!” 那一刻我明白了,即便是离中国有十万八千里,也不一定有自由!通向自由的路,仍然很漫长,很漫长。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