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报导者时间:从移民公司、投审会到淡水──离港抵台,他们的选择与关卡(文/杨智强)


2020-10-14
Share
1 台湾新北市淡水区的房价相对低廉,环境也跟香港相似,吸引不少香港移民在此置产定居。(摄影/陈晓威)

已连续4年,取得台湾国籍的港人人数,每年都超越千人,光2019年归化的1,474人就较2018年(1,090人)增加了33%;今年1月到8月,在疫情最紧张的阶段,也有1,057名港人归化台湾籍;而在归化国籍之前的阶段「来台居留」,今年人数也较去年同期增长了一倍。

不论是移民或居留,港版《国安法》实施后,港人移台的速度与量体前所未见。我们跟着这些小家庭、工作者、就学者的脚步,发现为数众多的香港人落脚淡水、林口、桃园、台中、高雄等地,成为台湾人的邻居、同事、同学、老板。

在这波大时代浪潮下,他们为何选择台湾?透过什么方法拿到身分证?当移民量体加大加快,台湾政府的标准与审核起了怎么样的变化和影响?

淡水英专路,台北捷运站旁热闹的小巷里,今年出现一间名为「塞拉利昂下」的茶餐厅,墙面的装潢以香港旺角街道当背景,落地窗旁点缀的是反送中运动时的各式文宣,客人们交杂着粤语、国语,茶杯中冒着咖啡与奶茶激荡出的鸳鸯奶茶香味,恍惚之间像是身处香港。

餐厅一隅,Ken、木木、Ankie和雅婷,4位香港人爽朗的笑声,让原本不相识的彼此,相继落脚在新北市的淡水、林口后成为朋友(其中3人住在淡水),来「塞拉利昂下」喝杯咸柠七,就是他们的生活日常。

过去一年,像他们一样住进淡水淡海新市镇的香港人增加许多。雅婷向我们打开手机里的LINE群组──「淡水香港人」,虚空间里聚集了80多人,全是初来乍到的异乡人。淡水河边的景色虽然不似香港维多利亚港的绚烂,但微微拂来的海风,让他们得以稍解思乡之情。

生活重心转移到台湾后,他们过去在香港常用的实时通讯软件Telegram开启次数少了,入境随俗用起台湾人常用的LINE,彼此扶持:「家乐福那边有便宜的水果」、「捷运站旁的康是美有卖口罩」、「中秋节来玩交换礼物吧」;「淡水香港人」的LINE群组不时跳出讯息,让雅婷与朋友们可以实时跟其他港人交流信息。去年圣诞节,Ankie也透过群组,举办了超过50人参加的圣诞派对。

现年47岁,热爱足球赛的Ken有时也会在群组里约朋友到家中看球赛,他刚买新车,不时开车载朋友出门。他们向记者热切分享着来台一年多的生活经验,几乎跑遍台湾各县市和外岛,台湾对于他们来说不再陌生,反而是瞬息万变的香港局势,让他们愈来愈忧心。

来台重新找个家:港人居留和定居数创新高


位于淡水英专路巷弄里的「塞拉利昂下」茶餐厅,许多移民来台的港人成为常客。(摄影/陈晓威)
位于淡水英专路巷弄里的「塞拉利昂下」茶餐厅,许多移民来台的港人成为常客。(摄影/陈晓威)

香港从去年6月的反送中运动到今年的港版《国安法》制定,「移民台湾」的关键词,时常跃上香港地区Google热门搜寻排行。港人移台加速,则可从台湾移民署的统计资料看出:港人来台取得定居证后,设立台湾户籍与取得身分证的人数,自2016年开始增加,2019年的人数更从1,090人增加到1,474人,而今年(2020年,统计至8月底)也有1,057人。来台居留与定居人数更是创下2014年后的新高,2019年来到7,332人。(注:2014年因香港修改学制加上台湾松绑《香港澳门居民来台就学办法》,造成大量港生来台就读并申请居留。)



拥有香港会计师执照的Ken,原本在香港补教业教授港人考取会计证照,他说起走上移民的心路历程,先是忆起2014年的雨伞运动,见到港警用催泪弹对付示威者,那时就在心中种下移民念头;2019年底,他有了行动,在台湾开办一间在线的「会计顾问公司」,在淡水找房、试图来台扎根。Ken的亲弟弟也在今年办理移民手续,准备跟着Ken的脚步来台。

现在Ken每天的工作就是设计香港会计课程,在家里拍摄影片上传云端,继续提供香港补习班教学影片。他最近也买了许多关于台湾会计师执照的参考书研读,希望搞懂台湾会计相关规定、考取台湾会计师执照,未来想在这里的补习班教书,更融入台湾社会。

「淡水面海,有西贡区的感觉。」Ken在香港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忙碌的上班族,选择来台的原因之一,是想展开一段慢活的人生。他看中淡海市镇负担得起的房价,拥有了打开窗户的大阳台──这是久居香港拥挤狭窄大楼公寓的Ken和部分港人落脚淡水的主因。

2019年,在台定居后设立户籍的港澳人士突破万名。根据台湾内政部民政司统计,新北市累积共有2,774位港澳人落脚入籍,是港澳人设籍最多的城市。(注:台湾内政部民政司统计资料中,将港澳人士合并计算。港澳人士在取得定居证后,30天内并须向户籍所在地的户政单位申请入籍并取得身分证。)

《报导者》进一步调查新北市29个行政区域里,设籍在淡水的港澳人士从去年288人成长到344人;而淡水之外,接近桃园国际机场的林口区,则是人数增幅最多的区域,从153人上升到222人,成长45%。



在淡水长期从事不动产业的房仲周维德说,特别在2019年,当地每位房仲的成交案里,至少成交1~3件香港移民案例,而其中不少是年轻夫妻带着年幼子女一起过来生活,希望能拿到台湾国籍。

从内政部统计外国人士取得台湾户籍的数据中,也浮现了港人移民的样貌。相较其他外国人士来台设籍年龄多为25~50岁的青壮年人士,港澳来台设籍的年龄却出现两个峰值,分布在「0~14岁」、「30~44岁」这两个级距,占了万名落户籍的港澳人士6成。刚满40岁的Ankie说,虽然她跟丈夫目前没有打算要生小孩,但是她认识的一些朋友都因认为现今台湾成长、生活环境比香港好,所以选择移民来台。


新台币600万换一个新生活:投资移民门坎较他国人士低


台湾移民署内的港澳居民服务窗口。(摄影/杨子磊)
台湾移民署内的港澳居民服务窗口。(摄影/杨子磊)

与其他国籍人士申请居留的门坎相比,港澳人士移台条件相对宽松且多元。依《香港澳门居民进入台湾地区及居留定居许可办法》规定,港澳人士可用16种身分申请居留,主要归纳为「投资」、「依亲」、「专业」、「创业」、「就学」5大类;在台湾居留一定期间,即可申请定居并拿到台湾身分,其中「依亲」、「投资」与「专业」3种身分,最快一年可取得身分证。在「投资移民」部分,更可看出与其他外国籍的差别:港澳人的门坎为新台币600万元,一年内可获得身分;其他国籍者需投资1,500万元,拿身分的时间需要5年。

也因此,在港人申请移台的方案中,投资移民占大宗。根据主管外国人在台投资审核的经济部投资审议委员会数据显示,2018年通过的香港投资案件为874件,2019年则骤升至1,553件;而今年到8月为止,就已经有823件投资案通过。像Ken、雅婷就是选择这个方法来台,他们的家人也透过投资随行申请居留。(注:2020年之前,投资移民占港人移民方式的第一位;但2020年增长最快、人数也最多的,则是依亲移民。)


今年35岁的雅婷,是Ankie的妹妹,来台前是香港一家公营机构的办公人员。喜欢文创的雅婷以投资移民落地,开设专卖台湾文创商品到香港的网络商店,「台湾的文创小商品很受香港人欢迎,有些东西台湾才有,别的地方买不到。」雅婷在淡水每天例行工作就是接下香港的订单,快递货物到港。

同样透过投资移民来台,开设网络顾问公司、在2019年拿到身分证的木木现居林口。木木经常骑Ubike到咖啡厅,在店里剪辑影片跟回复粉丝讯息。「大家好我是木木,今天来跟大家谈谈投资移民的问题⋯⋯」一头利落的短发、戴着鸭舌帽、拥有28年香港媒体业经验的木木,不管到哪里都会拿着手机自拍,把在台湾生活的点滴剪辑成影片上传到自己的YouTube频道跟港人分享。Ankie和雅婷就是透过木木了解了不少移民信息。

投资新台币600万元(换算港币约159万元),对有经济基础的港人来说,是最快能获得台湾身分、开始新生活的途径。

根据投审会统计,从2019年至今,「批发零售」与「专业、科学与技术服务业」(俗称顾问)是投资移民港人获得居留证的前两项行业。投审会发言人苏琪彦分析,主要在于批发零售业不需要特殊证照的认证,而顾问业通常就是在某行业工作一段时间有专业技术的港人,对他们来说,唯一门坎就是600万元的资金。



从写投资计划到帮客户找学校,「移民公司」如雨后春笋

港人移台的热潮,可从台湾移民顾问公司成长数看出端倪。2019年10月到2020年8月这段时间里,由移民署认证通过的合法移民公司多了21间,平均每一个月就有2间成立。另外,由移民署委托移民商业同业公会每两年举办一次的移民专业人员人才培训课程,今年报名上课超过940位,较两年前的570人多出近一倍,创下参加课程人数的历史新高。

去年10月在台中开了移民公司的刘易峻,到今年8月为止,已帮助65位香港人透过投资移民的方式获得居留证,其中包括香港的小学老师来台开设文具店、翻译系教授开英文教材编撰工作室。刘易峻不讳言,不少要以投资移民来的港人其实不清楚怎么做生意,他的角色就是要帮申请者量身定做一套「投资计划」,「写投资计划就是作文比赛。」

刘易峻说,除了发想跟撰写投资企划书之外,他还要帮申请者找房仲安排租屋或买房、找会计师整理公司的财务报表,甚至帮客户的子女办入学手续。「要帮助一家人移民其实并不容易,」刘易峻说,移民公司等于是帮助港人在来台前,打理一切大小杂事。

如雪片般飞来的申请案件,让投审会内忙得不可开交,其中负责港澳地区投资审查的第三组办公室内,投资案待审文件堆积如山。工作人员神情严肃不断进出办公室,跟时间赛跑的他们,每一天工作就是在决定港人投资移民申请案件是否通过。

投审案量和条件增加,政府人力吃紧


台湾经济部投审会负责港澳地区投资审查的第三组办公室内,投资案待审文件堆积如山。(摄影/杨子磊)
台湾经济部投审会负责港澳地区投资审查的第三组办公室内,投资案待审文件堆积如山。(摄影/杨子磊)

从去年反送中运动开始之后,投审会不断接到移民公司帮港人客户催促加快审理速度的电话。「我们员额都没有增加,就是那10个人,」苏琪彦说,以往一位组员一个月顶多审查100、200件案件,现在一个人一个月最多要审查500件。

投资移民原本是让外国人藉由投资案促进台湾经济发展,规定公司营运期至少1年。但港人透过此管道的申请数量暴增后,去年底,投审会与相关单位发现,这个1年的规定反而变成投资移民的漏洞,原因是不少港人拿到居留许可后,随即将公司关闭,撤销投资。

于是投审会在今年3月将原本投资移民规定中,公司营运期的年限从1年提高为3年,并且加上需承诺聘用2名以上的台籍员工。申请数量提升、再加上更严谨的审查标准,让投资移民案件的审核速度更加缓慢。苏琪彦表示,原本一件申请者的投资案平均要等一个月,现在可能要等上更长的审理时间。

港人移民的量体和速度超越以往,而在近期两岸情势对立情绪升温的情况下,台湾社会也出现不少对于港人移民背后可能隐藏的国安问题疑虑。

7月港版《国安法》实施后,香港的《苹果日报》制作了一则新闻专题发现,不少台湾人担心,近年香港有大量的中国籍人士迁入,有心人士可能透过移民的方式渗透台湾。

8月中旬起,新增国安审查关卡


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左)与财团法人台港经济文化合作策进会董事长张小月出席台港服务交流办公室的揭牌仪式。(摄影/余志伟)
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左)与财团法人台港经济文化合作策进会董事长张小月出席台港服务交流办公室的揭牌仪式。(摄影/余志伟)

陆委会8月公布的民调显示,54.5%的民众认同政府推出的「香港人道援助关怀行动方案」,同时肯定陆委会设立「台港服务交流办公室」。台湾官方说法是欢迎港人来台,但今年8月17日,内政部因「国安考虑」紧急修正了《香港澳门居民进入台湾地区及居留定居许可办法》的第22条与第30条,其中明确禁止现任或曾任职过中共政府的职员,或任职于「中国政府在港澳地区投资机构与新闻媒体」的香港居民,不得申请来台居留;此外,条文也明确规范,未来港澳移民人士的身分若有国安疑虑者,得经过国安局、陆委会等国安机关审查。陆委会也对外宣称,因为防范中共渗透、统战等国安理由,才会修订这两项条文。

拥有超过10年移民审查经验,移民署移民事务组组长黄龄玉表示,虽然移民台湾的程序不像在美国取得绿卡严格,港澳申请移民者来台并不需要面试,但移民署会进行两道主要的身份审查关卡。

第一关,是区别申请者的身分。首先筛选申请人是否拥有香港户籍,然后再确认是否为中国移民到香港的陆籍人士──以申请者是否持有「大通证」(大陆居民往来台湾通行证)或是「回乡卡」(港澳居民来往内地通行证)的条件,作为分辨该人是否为适用《港澳关系条例》的香港人,还是适用于《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的中国人。

第二关,当申请人通过审核获得居留之前,移民署会针对背景有疑虑的人士,联合国安局、陆委会共同进行更深入的背景审查。例如,申请人不诚实填上过往在中国政府工作的经历,移民署表示会用未诚实申报来打回票;甚或未来若发现申请者隐匿背景,还可以撤销已发出的国民身分证。「我们虽然需要香港的人才,但是我们也要国家安全,这两边相互是不冲突的,」黄龄玉说。

黄龄玉指出,在8月17日修法之前,港澳移民遭撤销身分证的案件与其他国家相较,比例相对低,每年的数量只有个位数。修法之后,「因为这个条文刚过,目前案量不多⋯⋯但有些人就要补件,来证明他的身分,」她认为,透过移民署与陆委会的共同把关,可以避免潜在的国安危机,同时仍能协助移台港人。

放行速度减缓,怕渗透的港人也愿等待

仍在蔓延的疫情,加上修改投资移民办法、新增的国安审查,减缓了港人移台案件审理的速度。像Ken的弟弟今年初开始申请投资移民,至今仍未通过审理。「心情好矛盾」、「愈嚟愈辣,但渗透严重,把关严谨啲都应该」,在木木经营的Facebook港人移台社群中,都在讨论台湾移民法规的紧缩,但多数急着走的香港人却未抱怨,因惧怕中共的红色渗透到台湾,反而偏向支持台湾政府加紧把关。木木在她拍的影片中也苦口婆心,呼吁准备移民来台的港人应该要有耐心,配合台湾政府的规范。

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让香港移民的人数大增,港版《国安法》更强化不少港人移民的决心;对台湾政府而言,在「接纳」与「国安」之间的平衡势必有更多挑战。这股移民潮将成为台港地景的新常态。

※本报导为《报导者》与自由亚洲电台(RFA)中文部共同制作。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