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報導者時間:製造平行宇宙的“中國真相”:一場“俄羅斯自衛戰”和夾縫中的異議者(文:方凌珊、夏曉語)

2022.03.2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報導者時間:製造平行宇宙的“中國真相”:一場“俄羅斯自衛戰”和夾縫中的異議者(文:方凌珊、夏曉語) 烏克蘭的一個購物中心被俄羅斯轟炸。
(美聯社)

當全球網路輿論大多數同情與相挺烏克蘭,中國網路上的主流則是挺俄抑烏,看似難以理喻的言論背後,是近10年來中國政府日益成熟的政治宣傳能力。中國官媒的擴張,熟悉民衆情緒的民族主義大V湧現,此次再配合早已進駐簡體中文市場的俄羅斯官媒,如何合力營造出平行宇宙的“中國真相”?還在發出異議之聲的網民,還在記錄的記者,如何在夾縫中努力?

許汀發現,要在中國網路上做一名反戰者,如臨四面埋伏。

爲了表達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不滿,她必須與審查制度周旋,應對中國官媒和俄羅斯官媒發佈的不實訊息,反擊鋪天蓋地的反反戰宣傳──網路上大量貼文質問或嘲諷反戰者:“美國打阿富汗你怎麼不吭聲?”“北約東擴,導彈都架到俄羅斯家門口了,俄羅斯不能反抗?”

“他們製造了一條緊密的邏輯閉環,不同意的聲音都很難發出,假消息的滲透已經方方面面,從大氛圍到細節都完全覆蓋,很多人甚至覺得(普京)是很悲情的,”許汀說。她生活在中國一線城市,是一名專業人士。她發現,在俄羅斯宣佈開戰後短短數日內,網路主流輿論對俄烏問題迅速形成了近乎統一的“認知”:這是面對北約和美國威脅,俄羅斯“不得不發起”的一場反擊,激進者甚至稱,這是一場“俄羅斯自衛戰”。

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副教授陳至潔研究中國社交媒體上的輿論戰。常有臺灣朋友問他,“爲什麼好像這麼多中國年輕人支持政府?” “爲什麼中共輿論戰近年這麼厲害?”陳至潔認爲,這一方面是靠不斷演化的審查制度,但更值得警覺的,是中共越發強大的政治動員能力:官媒以活潑、貼近年輕人話語的方式主動出擊,各類民族主義的網絡大V深諳傳播規律和市場模式,兩者互相配合,在網路防火牆內衍生出一套有別於西方話語的“中國真相”。

當全球網路輿論絕大多數同情烏克蘭,追蹤支持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組織反戰遊行,發起網絡倡議、捐款、志工行動等協助烏克蘭難民時,中國網路上的主流則是挺俄抑烏,一些網民到淘寶上購買俄羅斯特產,“支持毛子打美國”。

“中國真相”不僅活在防火牆內。在俄羅斯的中國留學生Janice發現,她身邊幾乎所有中國同學都支持俄羅斯開戰。想着打破平行宇宙,她每日都把俄羅斯獨立媒體對戰爭的報導轉發到微信朋友圈,有同樣在海外讀書的朋友看到了,馬上私信她:“你別看這麼多負面的東西。”

被踢出SWIFT vs. 貓狗被制裁:侵烏戰爭裏,中俄官媒如何聯手改寫敘事?

圖說:中國各媒體側重西方個別協會的制裁行爲,統一嘲諷口徑。(取自網路截圖)
圖說:中國各媒體側重西方個別協會的制裁行爲,統一嘲諷口徑。(取自網路截圖)

戰爭爆發後最初幾天,許汀一直沉浸在微博、微信,她發現俄羅斯的“信息污染”(Information Pollution)徹底蔓延到中國網路,“俄羅斯的外宣部署很厲害,中國官方系統也很配合。”

據記者觀察,中國各級媒體、自媒體和時政新聞大V均大量引用俄羅斯官媒消息和普京說法。2月24日中午,剛剛開戰,《中國新聞網》官方微博以《#普京強調尊重獨聯體國家主權# #普京稱俄受到北約欺騙#》爲標題播報普京講話,稱遭烏克蘭威脅,“俄羅斯無法感到安全”。這一貼文獲2.9萬點贊,超過1,800條留言,獲大量中國網民支持。

數小時後,“普京重申只是自衛”的新聞就衝上微博熱搜,中國中央電視臺(央視)播報普京講話,稱特別軍事行動只是“自衛”,普京敦促“烏克蘭士兵放下武器回家”,不少媒體跟隨轉發。微博熱搜近年經過多次整頓,目前反映的熱點可以理解爲官方允許的熱點。

接下來數天,關於北約東擴、俄國被威脅、烏克蘭納粹分子迫害人民的信息在簡體中文網路大量流傳。中國媒體又引述俄羅斯消息,展現俄方公佈的軍事成果:強調俄方擊中烏方多少軍事基地,奪得多少城市;而來自烏克蘭的消息,例如烏克蘭官方說法、城市慘況、人民抵抗等新聞則鮮有報導。

微博上一片亢奮,不少網民感覺,俄羅斯十多小時至幾天就可以奪勝。

“這次中共呈現俄羅斯烏克蘭問題時,跟他呈現中美問題是一樣的,都是先引述俄羅斯的說法,後面有一段烏克蘭的(說法)就不錯了,”陳至潔說。在議題設置上,中國凸顯有利俄方的消息,強調俄方威力和正義性,普京也獲得類似中國國家領導人待遇,一律採取正面報導。

隨着戰局演化,俄羅斯在SWIFT系統、外匯儲備上受到嚴厲制裁,但中國媒體對此報導較少,轉而選取個別協會的制裁行爲,以戲謔口吻陳述,例如“俄羅斯的貓狗也被制裁”,網民紛紛感嘆西方國家“走火入魔”。相反,俄羅斯推出反制裁,媒體則鄭重報導,力陳俄羅斯反制裁的“大牌”。

中俄關系近年愈發密切,中方強調中俄不結盟,是“緊密友鄰、戰略伙伴”。開戰之後,中國外交部沒有明確支持俄羅斯,但多次強調俄羅斯在國家安全方面的“正當訴求”應被重視,又屢次譴責美國在背後挑釁和北約東擴。轉到網路層面,中俄訊息聯盟就更加明顯。

俄國官媒微博擁千萬粉絲,面對西方制裁稱“會繼續在中國平臺發聲”

烏克蘭的一個民居被俄羅斯軍隊轟炸。(美聯社)
烏克蘭的一個民居被俄羅斯軍隊轟炸。(美聯社)

最近備受歐美製裁的俄羅斯兩大官媒──今日俄羅斯(Russia Today, RT)電視臺和今日俄羅斯國際通訊社(Rossiya Segodnya)旗下的衛星通訊社(Sputnik),在中國社交平臺上都非常活躍。前者2017年開設微博帳號,而衛星通訊社早於2014年12月推出中文版,翌月隨即開始在微博發文。

兩國官媒還聯手推出新媒體。2016年,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和今日俄羅斯國際通訊社共同推出新聞App“中俄頭條”。

在微博上,衛星通訊社擁有超過千萬粉絲,現在每天發佈近100條貼文,消息常常被央視、《人民日報》等轉發。它也開設了微信公衆號,每天發佈4~5篇文章。“今日俄羅斯RT”的微博帳號則有約144萬粉絲,也登陸影片平臺Bilibili。開戰以來,這兩家媒體每天緊密報導俄方戰事成果,以及烏克蘭納粹分子、美方“煽風點火”等敘事。

與中國一樣,俄羅斯近年不斷強化官媒功能。2013年,普京簽署《關於提高國有媒體效率的一些措施》,將俄新社、電臺俄羅斯之聲合併成今日俄羅斯國際通訊社,其總裁由普京直接任命,旗下又設立團隊年輕化、以32國語言發佈的衛星通訊社,而原有的國營電視臺今日俄羅斯 RT則繼續營運。

中國福建圖書館製作的《福建決策信息》刊物2020年曾撰文,詳細分析今日俄羅斯國際通訊社的經驗,還有中國怎樣借鑑。文中稱,今日俄羅斯國際通訊社爲俄羅斯的“外宣航母”,在俄美衝突和2014~2015年的烏克蘭危機中成功搶奪話語權,“與能源出口和武器貿易一同構成了俄羅斯最有效的外交工具”。

文章也指出,衛星通訊社在北京等全球多個城市設有媒體中心,每週7天、每天24小時不間斷播報新聞,“極大地減少了各國採用歐美媒體發佈有關俄羅斯新聞的數量”。

中國新聞社早於2016年就和今日俄羅斯國際通訊社簽署合作協議,同意進行稿件互換、聯合採訪等。2021年,今日俄羅斯國際通訊社在中俄媒體論壇上表示,他們“主要合作對象過去、未來都是中國”。

近年來,上述兩大官媒所發起的宣傳戰在歐洲已受到抵制,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YouTube暫停了今日俄羅斯RT電視臺在該平臺的多國頻道,Meta禁止俄羅斯國營媒體發佈廣告,而今日俄羅斯國際通訊社和今日俄羅斯RT的共同主編瑪格麗塔・西蒙尼揚(Margarita Simonyan)也受到歐盟制裁。3月21日,《中國日報》推出今日俄羅斯RT副總編的專訪,面對當前制裁,他們表示會“繼續在俄羅斯及中國等各國平臺上發聲。”

內容農場齊轉發,小粉紅新用語“反戰不反美,心裏必有鬼”

圖說:中國部分網友欣賞和崇拜普京,製作他在走紅毯、踢足球或抱小狗的影片。(取自網路截圖)
圖說:中國部分網友欣賞和崇拜普京,製作他在走紅毯、踢足球或抱小狗的影片。(取自網路截圖)

生活在俄羅斯的Janice平日看簡體中文、英文、俄文等不同語言的資訊。對比中俄政治動員,她感覺訊息從俄羅斯傳到中國之後,成功結合了當地的民族主義、反美情緒和性別角色刻板印象,“變本加厲,還加上了許多對普京的個人崇拜”。

打開抖音或微信的影音號平臺,算法很快就會推薦普京的個人短影片──在歡樂音樂的襯托下,普京要不在走紅毯、踢足球,要不抱抱小狗、老人家或失明人士,字卡寫上“超暖心!普京見17歲失明少女盡現溫柔”。一些網民則把普京想象成“守護蘇聯的最後一人”,或者一個勇敢向西方開戰的獨行者。

不過,相比普京崇拜,反美是更多網民的統一戰線。長期關注網路輿論的媒體人李方正觀察,早於開戰之前,網民和媒體就開始批評美國“拱火”,指美國稱俄羅斯在烏克蘭附近增兵是假消息,意圖煽動加劇局勢;等真的開戰,同樣怪美國“拱火”,意思是美國和北約鼓勵烏克蘭去挑釁俄羅斯,導致俄方不得不出擊。

臺灣資訊環境研究中心(IORG)長期觀察Facebook粉專、微博等平臺。根據他們的數據,對於這次烏克蘭事件,中國官媒《環球網》早於去年11月3日發佈第一篇報導,引用衛星通訊社的消息,指美國稱俄羅斯增兵是假消息,故意挑釁。隨後數月,關於美國“拱火”的報導在簡體中文網路、Facebook粉專和不少內容農場上不停出現。

IORG共同主持人遊知澔表示,他們日常觀察80萬華語粉專,發現針對俄烏問題,有大量協同發文行爲,指向譴責美國和北約威脅,意味着背後可能有統一操作。IORG定義,“協同發文”是相隔一分鐘之內,超過兩個粉專同時轉發同一內容文章。

例如,2月18日22點21分,“全球華人鐵血聯盟”、“全球華人鋼鐵聯盟”等5個Facebook粉專,協同轉發文章《烏克蘭終於“造反”了:美國太自私,根本不把4000萬烏民衆當人》。3月5日20點38分,“全球華人風雲聯盟”等5個粉專,協同轉發文章《烏克蘭會成爲下一個伊拉克嗎?俄軍一輪炮轟,炸出美軍生化基地》。

這些粉專名稱,多以“全球華人”開頭,或帶有“中華復興”、“一帶一路”等關鍵詞,目前不算活躍,追蹤者均爲數千,帖子冷清。不過到了中國防火牆內,同樣內容則呈現燎原之勢。

將俄烏關係比喻成“前夫前妻”是俄羅斯數年前開始流傳的一個段子。此次開戰之初,這一比喻迅速在中國社交媒體上流傳,將蘇聯解體、烏克蘭獨立比擬成“烏克蘭與前夫(俄羅斯)離婚了,幾個孩子也歸了她”,隨後指烏克蘭“與村霸(老美)及一幫公子(西方)眉來眼去”,一起“圍攻前夫”。

開戰後第二天,2月25日,中國官媒發表“普京萬字長文",自媒體馬上梳理這篇長文,推出《一個反戰者居然不反美,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一文,稱俄羅斯與中國遭遇相似,都被西方欺壓,網絡上很快出現小粉紅用語:“反戰不反美,心裏必有鬼”。

圖說:中國無論官方或民間媒體,都同時大量轉發“普京重申只是自衛”的談話。(取自網路截圖)
圖說:中國無論官方或民間媒體,都同時大量轉發“普京重申只是自衛”的談話。(取自網路截圖)

圖說:中國無論官方或民間媒體,都同時大量轉發“普京重申只是自衛”的談話。(取自網路截圖)
圖說:中國無論官方或民間媒體,都同時大量轉發“普京重申只是自衛”的談話。(取自網路截圖)

疲憊不堪的查覈和異議者

夾縫之中,仍有許多人努力發出不同聲音。2月24日,南京大學孫江、香港大學徐國琦、復旦大學陳雁、北京王立新等多位中國歷史系教授,實名發表聲明,反對“不義戰爭”。在微信公衆號上,《今天,我們努力捍衛一種常識》、《支持戰爭的人都是傻逼》、《和平是打出來的,和老婆是鐵煉拴來的一樣混帳》等文章一度在社交媒體上廣爲流傳,但很快被刪,連署的學者、發聲的作者都在微博上被抨擊“反戰不反美”。

在反美外衣之下,中國官媒、俄國官媒也不斷髮布不實資訊和陰謀論,營造烏克蘭羸弱或欺騙外界,美國則用權術“下一盤大棋”、最終美國成爲戰爭贏家等種種論述。

開戰之初,今日俄羅斯RT、央視、《環球時報》等多次引用俄方官方消息,指澤倫斯基已經逃跑,後被證實是假消息。當西方媒體聚焦報導烏克蘭婦幼醫院遭空襲、孕婦受傷的新聞時,中方則散播受傷孕婦是演員、假裝受傷,後被證實爲假消息。自3月8日開始,中俄訊息聯盟一起緊密報導“俄軍在烏克蘭發現美方資助的生物實驗室、研究蝙蝠冠狀病毒、製造生物武器”等訊息。

儘管已經有文章不斷查覈信息真僞,指出獲得美方資助進行病毒研究是國際常態,就連中國研究機構也有獲得美國資助等,但似是而非的消息仍然不斷滾雪球,實驗室相關報導連續3日登上微博熱搜前10位。

生活在中國,李方正感覺,要認真應對上述種種假消息、陰謀論、簡化歷史的論述,人會疲憊不堪。“例如美國每一次出兵,其實語境都是完全不一樣的,普通人很難去這樣查證這麼多,同時去反駁這麼多事情,”李方正說,有時候他也會選擇走捷徑,“OK,我也反美,所以現在我可以罵俄羅斯了嗎?”

民族主義大V:愛國是門好生意

一名烏克蘭女子在俄軍轟炸後量窗戶,準備貼上塑料布。(美聯社)
一名烏克蘭女子在俄軍轟炸後量窗戶,準備貼上塑料布。(美聯社)

程詩云是中國記者,多年來跑國際新聞,面對這一波洶湧的網路輿論,感覺很魔幻。

“其實早在2000~2010年BBS紅火的時候,所有這些已經討論過一次了,例如北約東擴,從1990年代就已經開始,每一代人都曾經關注和討論過這個問題,只不過在中國很怪異的事情是,這種討論和共識永遠都沒有辦法延續下去,”程詩云說,“而是隨着媒介的變化,每一次都清空了。”

過去10年,中國傳統媒體和互聯網遭遇多輪打壓,不少平臺關停、被刪帖,網路內容一夜消失。到了今天,陳至潔觀察,“以官方的立場來說,是滿成功的,民間的輿論場、獨立的聲音現在已經病入膏肓,變得非常薄弱,也很脆弱。”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主動出擊,搶佔輿論陣地。2011年,人民網首次發表評論,稱中國存在兩個輿論場,一個是黨報、國家電視臺、國家通訊社的主流媒體輿論場,另一是民間輿論場。這篇評論稱,官媒在社會熱點上“經常失語”,不被民間信任,並提醒共產黨“成爲執政黨後,宣傳鼓動的本領不能丟”。

此後,官媒以年輕活潑的形象湧現網絡。“他們用年輕人習慣的方式去圈粉,呈現的方式變得活潑,沒那麼僵化”,陳至潔說,這些媒體也獲得特權,例如一般微信公衆號規定一個號一天只能發佈一次,但官媒沒有這個限制,“最大的官媒例如《人民日報》、新華社,他們一天都可以發到30則,他用人海戰術,整個官媒好像大洪水的閘門都打開了。”

洪水般湧現的,還有大量親政府的、民族主義大V,目前比較着名的有佔豪、孤煙暮蟬、金燦榮、司馬南、烏合麒麟、盧克文等帳號,他們以微博爲基地,粉絲數均爲上百萬,也有的同時開微信公衆號,每天以親政府的或政府默許的立場,評論中國熱點和國際事務。他們在近年香港反送中運動、COVID-19病毒起源、中美衝突等熱點中表現活躍,成功將輿論引向政府立場。

中國媒體人、《南方都市報》與《新京報》前主編程益中早年活躍在微博,其帳號在2012年年底被炸號。“這些年已經形成了一種習慣,(宣傳)已經形成了一種自動隊形,只要涉及中共利益的,都自動靠隊,而我們這些人已經被完全消音了,”程益中說,“我們現在看到的大V,都是經過這麼久的打壓和修理後,還被允許留下來的。”

陳至潔表示,據他了解,這些大V目前都有較爲成熟的商業模式,部分帳號以流量帶來廣告、代言等龐大收入,不需要政府直接支持。“如果愛國是一門這麼好的生意,那他當然會繼續愛國呀,”陳至潔說,政府所要做的,只是給這些大V報時政新聞的特權,“你就站在政府那邊說話,政府不出半毛錢,就能夠有這麼大的聲量,那政府當然樂意。”

平行宇宙裏充斥“三國演義式的陰謀論”

烏克蘭一處商場被轟炸後起火,消防員在救火。(美聯社)
烏克蘭一處商場被轟炸後起火,消防員在救火。(美聯社)

程詩云觀察,不少微信公衆號、微博大V很懂得捕抓中國網民的口味,擅長以充滿戲劇性的故事、未經覈實的細節、比喻和段子來呈現複雜的國際事務。

例如佔豪在3月12日發文《中俄聯手,這次終於摁倒美國!》,以諸多細節和口語化方式來講述俄軍在烏克蘭發現生物實驗室和諸多病毒研究,「把美國逼急了」,並暗示新冠病毒並非自然產生,而是和美國有關。這篇文章獲得超過10萬次閱讀和大量支持言論,並傳至臺灣網路,也有臺灣知名學者在社羣內轉傳。

“中國一般市民對於世界事務的理解,本質是三國演義式的,跟清朝的人在街上聽評書,講三國演義,是沒有區別的,”程詩云認爲,“三國就是充滿了權術和陰謀的,對於整個世界的理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政治活動的理解,整體上是陰謀論、權力鬥爭。”

在急速冒起的“當代三國演義”版自媒體背後,程詩云認爲,是公衆對專業媒體的不信任,最終導致不少人依賴自媒體來獲取信息。“這三四年我觀察到一個現象,許多人是靠抖音、小紅書來看新聞的,獲得的是高度碎片化的,算法推給他們的消息。”

程詩云坦承,自己近年已經對影響公衆失去了興趣。他透露,此次自己還有一定空間寫俄烏問題,只是被上級要求不能簡單歸納戰爭原因,“要說戰爭的原因是非常複雜多樣,是一系列外部因素綜合而成的結果”。這說法亦與中國外交部口吻一致。

與有恥焉:404 Not Found背後的努力

中國仍存在一定數量關注社會問題的網絡媒體和自媒體,此次也努力呈現和主流輿論不一樣的現實。例如新媒體《正面連結》3月14日推出報導《殘奧會閉幕,烏克蘭代表團無家可歸》,採訪了3位參加北京殘奧會的烏克蘭運動員,報導一度在網絡廣泛傳播,但很快被刪,其他自媒體接力轉發,又被刪。

另外,時尚雜誌《Esquire》開設的欄目“先生製造”3月1日也發出報導《騎摩托逃離烏克蘭:一箇中國留學生在路上的五天(歐洲來信)》,同樣被刪。另外還有大量自媒體發出不同聲音,其中直接的反戰、反普京呼籲通常很快被刪,但仍有部分深入爬梳俄烏歷史、分析俄羅斯戰爭成本的文章可以流傳。

中國數字時代網站以及Telegram頻道“簡中賽博墳場”不斷收錄被刪除的微博貼文、帳號和微信文章。近期刪貼集中在質疑中國疫情管控的,以及質疑烏克蘭生物實驗室的官方論述的,其中3月10日美國駐華大使館對於生化指控的回應,在微信上被禁止推送,美方微博也被刪。

許汀認爲,身處這樣的制度環境,要不斷提醒自己網路上呈現的言論比例並不完全代表真實民意的比例,現實世界中仍有許多不同聲音,她身邊也有大量朋友持反戰立場。她也希望可以持續去理解世界的複雜性,在反戰的同時,“也不要完全美化烏克蘭,醜化俄羅斯的人”。

她留意到網上有一羣中國國際主義者發出一份反戰聲明,題爲《與有恥焉》,聲明表示“這不是俄羅斯人和烏克蘭人之間的戰爭,而是普京和拜登及各自所代言的超級權力之間的戰爭,這是沒有勝利者但有無盡受害者的戰爭”,“我們捍衛烏克蘭民衆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也捍衛俄羅斯民衆(以及其它生活在威權主義地區民衆)表達對自己政府異見、與受侵略者建立團結的權利。”

“我很認同這份聲明,我希望反對的是一切強權,但不要用極權和自由的二元對立,來抹煞一個地方的人的複雜性,”許汀說。

她承認,在中國內部,要對抗這樣的“信息污染”是愈來愈難了。2019年,她曾經和一個從來不翻牆的朋友講述香港民主運動的前因後果,講了6個小時,也不時在網上詳細反駁一些觀點。“現在感覺很疲憊,(信息污染)已經無孔不入,哪怕我有耐心解釋,對方也不一定有耐心聽。”

來自武漢、目前生活在美國的Lewis這幾年也一直嘗試把平行宇宙中的另一些新聞、論述甚至學術論文搬到防火牆內。“香港的事情、武漢爆發疫情的時候,我都在微信跟很多人吵起來,我的中學羣裏有3、400人,很多人生活在外國,但立場都親中國政府,我就一個人跟3、400人辯論。”

Lewis說,因爲被刪帖太多,他過去一年多已經很少在牆內發言。2月24日,戰爭爆發,他去參加了洛杉磯的反戰遊行,結束後打開微信,看到一片挺俄言論。他忍不住將反戰遊行現場的照片發到微博,帖子很快爆火,最初大多留言持支持態度,隨後更多人來責罵,並表示俄國在烏克蘭開戰“就像當年的抗美援朝”。這個帖子獲得超過2萬個點贊、5,000多條留言、300多個轉發。

2月26日凌晨,帖子被刪,Lewis被微博禁言30天。“我都沒有陣地去反駁他們了。”

大翻譯運動:打破戰狼的平行宇宙

5

另一些人正嘗試組織反向傳播:將中國網路上的輿論翻譯成英文,記錄在Twitter、Telegram、Discord等平臺上,名爲“大翻譯運動”。

記者透過Twitter聯絡到參與這項翻譯行動的志工Benjamin,他表示大翻譯運動由身處世界各地的華人志工組成,爲保安全,志工之間不透露真實姓名和居住地。今年2月中,俄烏問題增溫,他們開始翻譯中國官媒的相關報導、網路熱門評論和具爭議性的帖文,併發布在網上。除英文外,偶爾也翻譯成日文、韓文。

Benjamin表示,這項運動是爲了讓海外的人瞭解在中共政治宣傳下輿論會如何扭曲俄烏戰爭,以逐步引起國際媒體、外國社會關注和討論,甚至以實際行動去回應中國發布的不實信息。

烏克蘭戰事受到全球矚目關注,平行宇宙中的「中國真相」這次也不再停留在鍵盤和螢幕,正在現實戰局中產生影響。

中國網民在戰事爆發之初,一度戲謔調侃,表示中國男性可以“收容烏克蘭美女”。這些言論被烏克蘭網紅翻譯之後,引發當地排華情緒,一些身處烏克蘭的中國人一度呼籲中國網民停止相關言論。中國駐烏克蘭大使館本在2月24日呼籲,撤僑時中國人可以在車上貼上“中國國旗”,網路言論跟進回顧《戰狼2》中演員吳京高舉中國國旗、安全通過戰區的畫面;隨後大使館突然改變口風,呼籲中國公民要隱藏身分。

李方正感覺,中共營造的政治宣傳,確實影響着許多人對現實的判斷。“我感覺很多人真的相信戰狼,覺得一箇中國人拿着國旗,到國外的戰場上,人家雙方都會停火讓你過。這個你覺得是神經病吧?但真的有市場,真的有人相信。”

現實國際關係裏,輿論戰的影響後果

隨着戰事膠着,俄羅斯多方戰線停滯,並且在國際上被絕大部分國家制裁和圍困,輿論關注俄羅斯將付出的慘重代價,以及作爲「戰略伙伴」的中國在東西陣營中將如何抉擇:將撇下燙手山芋,抑或被俄羅斯拉入深坑。

不過,這些並非中國網路熱點。在3月中旬開始,以微博觀察,對戰事的輿論有降溫之勢,但議題設定仍集中在反美和戲謔。3月18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指當美國向烏克蘭提供武器援助時,中國向烏克蘭提供的是食品、嬰兒奶粉、棉被等用品,抨擊美國“過去20年空襲致死4.9萬平民”,此番言論遭烏克蘭副總理回應“我們不需要毯子,缺的是防禦我們土地的武器”,並稱中國這番言論配不上大國地位,但這一回應在中國網路上被刪除;同一天晚上,習近平和拜登進行視訊通話,隨後中國報導強調習近平指中美要共同負起維護世界和平的大國責任,而美方通報則強調拜登說如果中國向俄提供實質支持,將面臨影響和後果。

程益中認爲,過去10年中國政治動員持續“打造一個戰時狀態的國家”。“但所有這樣在網上鍵盤的人,都認爲自己不用真的去打仗,真的去上戰場,”程益中說,這樣的輿論戰最終很可能會造成北京當局自己的誤判,「就像這次的普京,他活在自己的意識形態中,一開始真的覺得烏克蘭人民是等着他去搭救的。」

陳至潔認爲,這樣的政治動員在臺灣很難收穫成效。「大家的文化、意識形態太不一樣,反而會加深臺灣人對中國的負面印象,」陳至潔說,但在海外華人羣體中,特別是仍然使用微信的羣體中,會造成影響,長久會造成華人和當地羣體的緊張感和衝突,甚至影響外國的選舉、施政等。

近年在外國採訪時,程詩云也常常體會到中國大外宣的威力。即使在其他國家,也不時有當地人人問他:“(新冠)病毒到底是中國搞出來的還是美國搞出來的?”

目睹近年的平行真相,再觀察烏克蘭戰事的種種輿論,他生出一種擔憂,想起以前看過的二戰歷史。1937年,日本侵略中國,日本報紙上刊登新聞,佯稱開戰起源是他們在北平郊外走失了一個士兵,尋找士兵時遭當地人襲擊,進而要反擊。

“以前我覺得這種事情,現在不可能發生。這次我好像突然有點理解,這一切是怎麼來的。”

※本報導爲《報導者》與自由亞洲電臺(RFA)中文部共同製作。爲尊重受訪者意願,文中許汀、李方正、程詩云、Janice、Benjamin均爲化名。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