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報導者時間:新納粹、美國棄子、兩岸一家親:拆解臺灣被灌入的俄烏戰事風向操弄(文:孔德廉)

2022.03.3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報導者時間:新納粹、美國棄子、兩岸一家親:拆解臺灣被灌入的俄烏戰事風向操弄(文:孔德廉) 烏克蘭切爾尼戈夫的一個大學圖書館被轟炸後的情景。
(美聯社)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一個多月,俄方發動的網路戰至今仍未停歇。不實訊息經過二次加工,從簡體中文世界一路蔓延到繁體中文世界裏。

臺灣資訊環境研究中心(Information Operations Research Group, IORG)的共同主持人遊知澔,在研究這波中文世界裏的宣傳攻勢時發現,過去幾年中國對臺認知作戰的宣傳(propaganda)手段與源自俄羅斯官媒的中文攻勢合流,乘着戰事在臺灣社羣裏掀起新一波的「資訊操弄(information manipulation)」。

結合資料科學、社會科學和媒體專業的IORG,成立於2019年,是一個以反制極權擴張爲研究領域的跨界民間組織。早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戰事發生前,他們就開始從Facebook、LINE、微博等各種社羣媒體、網站和新聞報導內容,持續收集資料與數據,範圍涵蓋簡體中文和繁體中文;時間則是從2021年11月俄羅斯在邊境大量集結軍隊開始,一直到2022年2月底。在一共爬梳了6,723 萬筆資料後,他們於3月初正式發佈〈俄烏戰爭下的資訊操弄:批烏、批美、挺俄、棄臺〉 。

此報告中,IORG一共統整出12 項在繁/簡體中文世界(後統稱爲中文世界)裏流傳的「資訊操弄論述」,範疇從「烏克蘭挑釁引發戰爭」、「美國和烏克蘭支持新納粹」,一直到「今日烏克蘭明日臺灣」都有。這些內容有的因事實錯誤、有的是錯誤類比,有的屬於不當推論,而被IORG歸類爲資訊操弄。

BOX:俄國侵烏戰爭中,中文世界裏流傳的12大資訊操弄論述

1. 中國外交部迴避俄烏戰爭立場,國臺辦批評民進黨「倚外謀獨」

2. 俄烏關係就像前夫前妻

3. 北約、烏克蘭挑釁,所以俄烏戰爭爆發

4. 聯合國投票打擊納粹,只有美國、烏克蘭反對

5. 美國訓練烏克蘭新納粹「亞速營」,殘害烏東人民、暴力推動港獨

6. 蘭德公司:拜登政府不要把俄、中逼得太緊,防止引發世界大戰

7. 俄羅斯承認烏東兩地獨立,就像美國承認科索沃獨立;俄羅斯併吞烏克蘭,就像美國併吞德州

8. 烏克蘭「去俄羅斯化」,罔顧國內俄人權益,所以俄羅斯入侵是正當的

9. 烏克蘭是對臺軍事威脅的主要幫兇

10. 烏克蘭有180 個邦交國,沒人救援,所以臺灣也不會有

11. 今日烏克蘭,明日臺灣

12. 美國把烏克蘭當棋子,引發戰爭,所以臺灣不該當美國棋子

(資料來源/IORG)

節奏明快的不實訊息,從中國一路吹往港臺

烏克蘭難民。(美聯社)
烏克蘭難民。(美聯社)

作爲主要研究者之一,遊知澔在這12項資訊操弄論述中,挑出臺灣輿論環境中最常見的幾個例子來說明,它們分別是「美國、烏克蘭支持新納粹」(結合第4、5項論述),以及「今日烏克蘭明日臺灣」(結合第11、12項論述)。

遊知澔指出,新納粹的論點其實從開戰前就在中文世界裏流傳,主要由大量簡體中文文章組成,同時經多個Facebook粉絲專頁轉傳。文章內容從聯合國對美化納粹主義的反制投票案作爲開端,批評烏克蘭支持其境內的極端民族主義者和納粹合作,讓親納粹羣體系統性地滲透烏克蘭政府。

爲了更清楚地看出該論述的傳播過程,《報導者》與IORG合作,整理並分析出新納粹論點的源頭和傳播節點。結果發現,早在2021年11月13日就有一篇名爲的簡體文章在Facebook粉絲專頁「華人國際」上刊載。

點開此文,裏頭援引俄羅斯官方媒體《今日俄羅斯》電視臺(Russia Today, RT)作爲消息來源的報導,文中批評北約和烏克蘭政府重用奉二戰納粹爲偶像的民間軍事組織「亞速營」份子,來打擊俄羅斯,同時也點名美國、加拿大爲首的西方國家提供新納粹份子幫助,讓烏克蘭成爲新納粹主義最猖獗的幾個國家之一。

BOX:Fact Check:亞速營

亞速營(Azov Battalion)爲一準軍事單位,後改稱爲亞速軍團(Azov Regiment)。據法新社(AFP)報導,他們駐紮在烏克蘭東南方的馬立波(Mariupol)。起初在烏克蘭東部對抗親俄分離主義分子,之後納入國民警衛隊,受內政部指揮。亞速軍團約有2,000~3,000人不等,詳細數據並未有過統計;其成員一開始大多是志願者,他們配戴被稱爲「狼之鉤」(Wolfsangel)的徽章,圖案類似納粹德國的親衛隊第2師標誌。

在2019年的議會選舉中,與亞速營相關的極端民族主義政黨斯沃博達(Svoboda)、右翼部門(Right Sector)和國民兵團之間的聯盟只獲得了不到2%的選票。此外,根據英國的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 IISS)2022年所發佈的報告指出,烏克蘭在2022年年初共有19.6萬名士兵和6萬名國民警衛隊成員。以此推估,亞速營在烏克蘭的武裝部隊中佔比不超過2%。

不只是官方色彩濃厚的《今日俄羅斯》電視臺成爲訊息源頭,11月14日,在微博上擁有1,162萬粉絲、同爲俄國官方喉舌的《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也發佈文章,同一論調指稱「美烏投票反對打擊納粹主義」,而內容隨即引來不少中國國內網民的共鳴:「美國就是納粹」。

這類西方國家支持新納粹的論述由俄方發起後,後續則由中國官媒接力傳播。 2021年11月15日凌晨4點,一篇《環球時報》的報導上線,文內點名烏克蘭政府正與民族激進份子與親法西斯組織調情,是公開紀念納粹的同謀。

隨後的一個月裏,論述開始經由內容農場和Facebook粉絲專頁來傳播。在IORG表列的傳播節點裏,「綺綺看新聞」、「華人世界」、「全球華人軍事聯盟」等Facebook粉專,接連數天轉傳和發佈相同文章和論點。

其中,新納粹的論述也順勢成爲香港親中媒體的素材。今年2月,香港《文匯報》一篇沒有記者署名的報導就進一步將矛頭指向香港反送中運動:「烏克蘭的新納粹已把黑手伸向其他國家和地區,包括兩年前參與香港的黑暴活動」。文章指控烏克蘭的「亞速營」納粹份子與港獨份子進行串聯,因此新納粹極端思想是中國和西方的共同敵人。

BOX:Fact Check:聯合國反對美化納粹決議草案

該項論述主要指的是2021年11月12日聯合國社會、人道主義和文化委員會(第三委員會)通過的決議草案。該草案主要由俄羅斯等國發起,內容主要是在講述美化納粹運動與新納粹主義的行爲須被禁止,特別是在社羣網路上。投票結果,共有121票贊成、2票反對(烏克蘭、美國)、53票棄權。

對於投下反對票的原因,烏克蘭代表譴責草案文本「明顯操縱歷史敘述」,包括對史達林政權的頌揚。美國方面,代表團隨後也發佈聲明指出,該草案几乎不加掩飾地讓俄羅斯的不實訊息宣傳(disinformation campaigns)手段合法化;此外,美國最高法院一向認爲言論自由和集會結社自由是憲法保障的最高權利,即便納粹對異端的仇視是可恥的,他們仍享有這些自由,美國並不會因投下反對票就支持納粹信條和類似的仇恨言論。

從「烏俄一家人」到「兩岸一家親」

烏克蘭的切爾尼戈夫一個被轟炸的市場。(美聯社)
烏克蘭的切爾尼戈夫一個被轟炸的市場。(美聯社)

IORG觀察到,新納粹論述的建立成了俄羅斯出兵的正當化理由,同時站在大斯拉夫民族的立場,他們要將烏克蘭從納粹手中解放出來,讓「烏俄一家人」重新成爲現實。而這個論述推演到臺灣時,便成爲過去幾年中共官方長期推行的主張:「兩岸一家親」。下面這則在LINE中流傳的訊息便是資訊輸送到臺灣後的變型案例:

"烏克蘭和臺灣長得一樣,但是不同父母生。

烏克蘭獨立之後人民並不認同貪瀆的政府,許多人民尚需要跨國返鄉探親,人民對政府並不信賴,而且反感。臺灣在李賊上臺之後人民並不認同貪瀆的政府,破壞憲法體制國營事業民營化圖利財團,人民對政府並不信賴,而且反感。尤其泯燼黨執政更令人民嘔心。

拯救人民行動。

蘇聯爲了國家領土完整、拯救人民生存權,不惜重兵出擊烏克蘭政府機構,並沒有攻擊平民百姓,戰爭期間,人民一樣上下班一樣逛街,反正是攻擊貪瀆政府,人民當作是在放煙火。烏克蘭人民期待迴歸的日子到來。

中國是否願意效仿蘇聯只攻擊貪瀆的政府機構? !我們拭目以待! "

遊知澔解釋,從新納粹、與港獨的串聯、到兩岸一家親,他認爲,這些論述中過度放大了亞速軍團的人數和實質影響,同時將結論進一步推導至港獨和兩岸一家親等錯誤方向和詮釋,不只是簡化歷史,也間接替中國編織入侵臺灣的正當理由。

那些關於「今日烏克蘭明日臺灣」的恐慌

在12項操弄論述中,結合了第11和12項論述的「今日烏克蘭,明日臺灣」也是在臺灣社羣中傳播力道強勁的例子,近日甚至由陸委會和總統接連出面澄清。

調查這項論述傳遞的過程裏,《報導者》也透過IORG就時間序進行分析。我們發現內容農場「密訊」(mission) ,也在戰爭發生前的1月中旬發佈新聞,寫到「臺灣和烏克蘭同是北約的擋箭牌、同樣會被美國當成棄子,因此今日烏克蘭,明日臺灣狀況指日可待」。該文章短短20秒內,便被分享到5個以上的粉絲專頁上,同時大量流入LINE和各種論壇,屬於「羣聚分享」的例子,試圖激起臺灣人對於戰爭的恐懼。 (注: IORG定義,羣聚分享是相隔一分鐘之內,超過兩個粉專同時轉發同一內容文章。 )

2月底,這個論點在臺灣社羣媒體的討論度達到頂峯。

在議題熱度一向最高的PTT八卦版裏,以「今日烏克蘭、明日臺灣」爲題的貼文一天就有上百則,討論從臺灣兵役制度的不足到中國侵臺的可能都有。一名曾參與聲援烏克蘭遊行的劉姓青年在不斷滑動PTT文章時感到焦慮不已,他接受《報導者》採訪時指出,開戰以來他的心情起伏很大,擔心烏克蘭的情勢成爲兩岸開戰的藉口,畢竟天天都可以看到共軍軍機侵臺的新聞。

面對臺、烏處境相似而在網路引起的熱議,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在2月24日俄軍開戰當天召開記者出面駁斥。會中,他強調臺灣與烏克蘭在地緣戰略、地理環境及國際供應鏈的重要性,都有「本質上的不同」。同一時間,總統蔡英文也在其粉絲專頁上說明,政府各單位應加強防範境外勢力及在地協力者所發動之認知作戰。

內容農場與殭屍粉專的復辟

一名烏克蘭難民。(美聯社)
一名烏克蘭難民。(美聯社)

回頭省視操弄論述的煉成,我們發現這些訊息傳播的節點與方式過去就曾存在。在IORG統計的12項操弄論述中,包含「婷婷看世界」、「觸極者The Reacher」、「華人世界」與名稱包含「全球華人」的數個Facebook 粉專,以及「密訊」等內容農場,都在過去幾年扮演假訊息的重要協力傳播的角色。

2019年,《報導者》就曾在《風向戰爭與它的推手》調查報導指出,馬來西亞蒲種市(Puchong)的餘國威建立了一系列的Facebook粉絲頁、社團和內容農場網站,包括「全球華人風雲聯盟」、「全球華人臺灣聯盟」與「慧琪世界觀」等,有超過30萬名粉絲和社團成員,旗下社團與網站大量轉發傾中意識形態,讚揚中共成就。

其中,餘國威旗下的「慧琪」粉專與一系列粉絲頁中的「琪琪看世界」、「琦琦看新聞」、「琦琦看軍事」、「琪琪看生活」使用一模一樣的頭像、網站前端程式碼與資訊操縱模式,顯示網頁背後是由同個帳號、同個人或組織在觀察和使用。當中「琦琦看新聞」與「全球華人」系列粉專就是傳遞新納粹論述的節點之一,且模式與2年前幾乎如出一轍。

另一方面,充斥浮濫內容和不實訊息的內容農場「密訊」,也正循着過往的慣例在臺操作人工輿論。

2019年,我們調查到「密訊」這個內容農場中的「新聞」,幾乎全是透過抄寫或改寫而來。 《報導者》根據事實查覈平臺「Cofacts」的資料庫來進行比對,發現所有檢舉內容中,光是針對「密訊」就提出過39篇待查證要求,而其中正確訊息僅有4篇。

爲此,Facebook曾以散佈虛假訊息爲由下架「密訊」的粉絲頁面,但它靠着不斷建立分身來規避平臺封鎖,持續用大量不實訊息包裝成的「新聞」,來攻擊民進黨的執政不力和政策失靈,也靠着和中國媒體互相拉抬來創造聲量,大量傾中、促統的觀點透過這臺高效率的政治宣傳機器,對着臺灣人強力放送。即便它們曾短暫下架,但從未中止運作。

而侵烏戰爭中,「密訊」也持續發聲。像是一篇「默許俄羅斯入侵?拜登語出驚人網不意外:今日烏克蘭明日臺灣」的文章,在1月下旬先是被「青天白日正義力量」這個擁有十多萬按贊數的粉絲專頁轉傳,也在數秒內被分享至4個同性質的社團。接着隸屬於福建報業集團的《臺海網》也跟進發布相同內容,種種跡象皆顯示過去輿論操縱的痕跡依然在烏俄戰事中發揮影響。

從「澤連斯基逃跑」假訊息,看俄羅斯官媒的中文化攻勢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美聯社)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美聯社)

臺灣遭受不實訊息攻擊的程度有多深?

臺灣的事實查覈中心(TFC)總編審陳慧敏認爲,遠在俄烏數千公里外的臺灣在戰事中遭受不實訊息攻擊的程度,並沒有因爲距離而減少。從2月24日到3月中旬,她們已經完成37則與臺灣相關的查覈報告,內容從戰爭傳言到影片變造都有。她們也與國際事實查覈聯盟合作,將全球各地查覈訊息彙整爲「俄烏戰事查覈報告資訊庫」。

陳慧敏指出,戰爭恰好映照出臺灣資訊生態的脆弱,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逃跑的消息如何一路從俄羅斯官媒、中國官媒到進入臺灣成爲報導和評論,便是一則令她印象深刻的例子。

2月26日、開戰後兩日,《俄羅斯衛星通訊社》便引述俄羅斯國會下議院(國家杜馬)議長沃洛金(Vyacheslav Volodin)的說法,以中文報導澤連斯基已經匆匆離開基輔。同樣消息也登上不少臺灣媒體版面,文內雖載明消息未經證實,但仍以「找不到人」、「逃跑」作爲標題。相同報導也在中國官媒《環球日報》的英文版上見到。

即便澤連斯基當日就現身社羣平臺拍片闢謠,說明自己「愛慢跑、沒逃跑」,但消息傳入中文世界反而經過一再「突變」。陳慧敏觀察,報導發酵後網路跟着出現不少圖卡和論述來影射臺灣高官不會死守家園,而是早已從多次「演習逃跑」中取經。

戰場前端的不實訊息演變成對自家政府的不信任,陳慧敏認爲不只是因爲臺灣身處「資訊空白區」易受虛假訊息攻擊,另一方面也是因爲既有的媒體生態需要迅速建構現場狀況和發稿,因此大量中文化的俄羅斯官媒如《今日俄羅斯》電視臺以及《衛星通訊社》等,便容易作爲訊息來源被引用。

熟稔多種語言的臺灣國防研究政策會研究員魯斯濱,已在臺灣生活和工作5年,他平時的閱讀習慣是同時看中、英、俄三種文體的新聞。魯斯濱在這次戰爭中發現,臺灣媒體上特別頻繁地出現俄羅斯官方的發言、立場和論述,特別是引用俄國官媒中文版網站的內容。

「這是過往不曾有的現象,我周遭很少有人知道俄羅斯官媒的中文化,大家都認爲(中文化)只是爲了滿足俄羅斯公務員的日常KPI。」

但他也認爲,這次戰爭卻恰好反映長久以來俄羅斯官媒中文化的進展。

早在2016年,這股中文化的趨勢就已開展。當時《中國新聞社》和《今日俄羅斯國際通訊社》簽署合作協議,同意進行稿件互換、聯合採訪等。 2021年,《今日俄羅斯國際通訊社》也在中俄媒體論壇上表示,他們「主要合作對象過去、未來都是中國」。

魯斯濱認爲,中文化的遠因或許也與2017年美國司法部根據「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案」(FARA)要求《今日俄羅斯》電視臺和《衛星通訊社》需登記爲外國代理人有關。當時美國就指稱上述官媒爲俄羅斯政府傳遞策略性訊息,試圖影響政治、分化美國。

即便過去數年,俄羅斯的官方媒體因宣傳性質而屢屢備受歐美製裁,此次戰爭裏上述兩家媒體也因替戰爭宣傳,而遭歐盟宣佈禁止播送。然而開戰以來,俄羅斯官媒在微博和中文版的新聞網站上,仍舊不斷放送有利於俄方的戰事成果與視角。這些論述並沒有因爲制裁而停歇,而是隨臺灣媒體報導進入民衆視野。

爲了理解俄方官媒中文化的影響,《報導者》也請IORG對數據進行盤點。統計了近4個月來的中文報導,發現其中至少有400則以上的文章直接引用俄羅斯官媒作爲訊息源頭,但仔細省視卻多是澤連斯基逃跑、俄羅斯已控制烏克蘭領空、或是美國暗助烏克蘭發展生化武器等不實內容。

遊知澔指出,此次傳播鏈中可以歸納出訊息操作過程:先透過俄羅斯官媒發佈、由中國官媒助攻,最後再經過編譯躍上臺灣的新聞版面,或成爲社羣平臺裏的文字和圖卡。這些角度一併構成民衆眼裏侵烏戰爭的樣貌。

新聞編譯如何填補戰爭迷霧中的訊息空缺

美國總統拜登訪問華沙的烏克蘭難民。(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訪問華沙的烏克蘭難民。(美聯社)

當媒體和編譯工作被指稱爲傳遞操弄訊息的途徑,這些產製國際新聞的工作者們也不是沒有懷疑過官方的說詞。以編譯深度內容的《轉角國際》爲例,《轉角國際》主編張鎮宏解釋,以侵烏戰事爲例,他們的訊息來源除了參考具公信力的各國主流媒體外,也會納入俄國的獨立媒體《Meduza》 、 《Novaya Gazete》等,以及關心該領域的資深媒體人說法。

當需要報導俄國官方說法時,張鎮宏的作法通常是選擇《俄羅斯通訊社》(Tass)的英文版作爲素材,輔以《Meduza》等獨立媒體來做二次確認:

「我的經驗告訴我,類似的爭議,官媒常常會出現俄版與國際版新聞稿用字遣詞完全不一樣的落差,寫稿時也會特別排除《今日俄羅斯》(RT)這類爭議媒體的資訊可靠性,畢竟RT的總編輯就是這波歐盟制裁名單裏的亮點人物。」

面對俄國官媒中文化所帶來的近用性,他也強調,《轉角國際》規定除非是中國新聞,否則儘可能不用中文訊息來源;一方面是角度容易和中方重複,二來也是因爲現成的資源就在眼前,反而容易失去產製新聞時消化訊息和思考的空間。但張鎮宏發覺,直接引用《央視》報導和視角,來作爲報導內容的媒體爲數不少。

另一位資深的編譯小杰(化名)則有不同看法。他認爲面對一天3~4篇的稿量壓力,很難逐字逐句完成這麼多的交叉比對過程,但基本查證仍是必須的,無論是俄羅斯官媒還是中國官媒,發言對象都必須爲自己的說法負責;媒體可以引述這些宣稱,但不爲這些宣稱背書,加入另一方的說法作爲平衡就好。

從烏克蘭身上理解、學習面對中文世界內的資訊操弄

根據臺灣新聞記者協會統計,開戰前後,《報導者》還有《上報》、《鏡週刊》、《眼球中央電視臺》、《天下雜誌》向記協申請了國際記者證,赴前線採訪使用,也有《華視》與《TVBS》前往波蘭採訪。但這些新聞媒體僅佔整體的少數,要撥開戰場迷霧,除了遠赴現場或各種影響的前線採訪外,關於戰爭的訊息大部分還是得仰賴新聞編譯來進入民衆視角。

但戰場遠在數千公里外,訊息的空白替資訊操弄創造出大把空間,除了傳統的內容農場與粉絲專頁串聯出攻勢,過去數年來,源自俄羅斯官方新聞的中文化,和經過加工的論述,更輕易地形塑出俄國和中國官方要外界讀的觀點。

在中文世界裏的讀者,面對造假的風向輿論,能做什麼?

「現在的訊息傳播環境已經變得太複雜,在這場戰爭中,臺灣能做的就是向烏克蘭人學習如何透過日常生活的閱讀、對話、練習,來強化自己的資訊判讀能力來對抗資訊操弄,這是強化民主防衛的重要基礎。」遊知澔說。

※本報導爲《報導者》與自由亞洲電臺(RFA)中文部共同製作。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