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报导者时间:专访缅甸平行政府:背负国民血泪寻求国际支持,誓与军政府打持久战 文/刘忠恩、罗里・华莱士

2021-06-10
Share
专栏 | 报导者时间:专访缅甸平行政府:背负国民血泪寻求国际支持,誓与军政府打持久战  文/刘忠恩、罗里・华莱士 缅甸民众在街头抗议。
(美联社)

截至5月底,缅甸已有4位诗人及众多青年孩童死去,超过840条人命丧于军方之手。公民不服从运动自26日开始,至今已进行超过4个月,缅甸各地的示威抗议仍在持续;街头运动外,一个由部分尚未被逮捕的国会议员组成的委员会,和缅族之外跨族群、女性和青年的代表,在4月成立了平行于军政府的「全国团结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 NUG);他们主张自己才是合法代表缅甸的政府,废除军方主导的宪法,并公布过渡期的民主宪章。

《报导者》特约记者专访「全国团结政府」内阁,了解他们下一步的策略:包括拟定一份黑名单,罗列与军政府打交道的公司;游说企业不向军政府缴税;直接向国际社会对话;甚至还与民族地方武力组织合作,准备成立联邦结盟的人民防卫部队。缅甸几乎走向内战的状态会怎么发展?

 缅甸政变甫跨过百日的门坎,但情势仍旧不甚明朗。军方急于稳定局势,却只见重重抗争。市区街头的示威抗议虽逐渐减少,但仍在持续、手段也渐趋激化,过去两周数度出现土制炸弹爆炸,而边境少数民族地方武装组织则与军警冲突不断。

另一方面,本该于21日(政变当天)上任的国会议员,自行组建了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Committee Representing Pyidaungsu Hluttaw, CRPH),作为代表人民的议会,成员包含20个以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简称全名盟)为主的议员。他们自行废除了现由军方撰写的《2008宪法》,并于4月中成立全国团结政府(NUG),争取国际支持他们为缅甸唯一的合法政府,与军方政变后成立的国家行政管理委员会(State Administration Council, SAC)分庭抗礼。(注:缅甸政治体制是由人民选出国会议员,并由国会提名、投票,决定行政机关的官员,所以全国民主联盟主导的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任命了全国团结政府内阁。)

成立已1个多月的全国团结政府,已接见了不少西方国家的资深官员,他们和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曾获得联合国(United Nations, UN)缅甸代表倒戈表示支持、引发热议;许多外国政府也宣称与他们有密切联系,然而都尚未正式承认其代表性。4月底召开的东盟领导人峰会,则只邀请了缅甸军方总司令敏昂莱(Min Aung Hlaing),引起缅甸人民的不满,同时也反映全国团结政府与军方互争合法代表权这一仗,将困难重重。

随着两方对峙延续,在完全不见谈判空间的情况下,国内外分析皆指出,缅甸的不稳定局面恐怕将至少持续数月。面对多数人民不愿妥协、且支持武装对抗呼声愈来愈高的情势,缅甸接下来更有可能朝向大规模武装冲突的方向发展。

从公民不服从运动到成立平行政府,和军方争合法权

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AP)
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AP)

 政变后,当一群代表缅甸的政治人物──包括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总统温敏(Win Myint)以及即将就职的国会议员被军方控制、彻底与外界断了联系,缅甸的人民便用自己的方式迅速串联,发起了公民不服从运动。

大规模抗议从26日开始,天天在三大城市仰光、曼德勒、首都奈比多以及大大小小的城镇上演。Z世代的年轻人、LGBTQ群体、工人、女性、少数民族纷纷以最独特的方式站出来加入统一阵线抗议。白天是罢工、示威、瘫痪交通与公部门运作;晚上则敲打锅碗瓢盆,宣誓对军方威权的反抗。

随即在2月,一些未被逮捕的国会议员以及昂山素季领导的全民盟成员,成立了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作为平行于军方国家行政管理委员会的政府,争取国际的支持。

大规模的反抗持续数周,军警从一开始的旁观,渐渐转为积极镇压,双方的对峙愈演愈烈,尤其在2月中下旬军警开始以开枪作为镇压手段。2月中,一名19岁的年轻抗议者妙推推凯(Mya Thwe Thwe Khaing

在奈比多中弹后不治身亡,成为第一名牺牲者。3月初缅甸华人邓家希(Kyal Sin)在曼德勒被军方一枪打在头部,直接毙命;这成为抗争局势的转折点,唤醒人民直视军队残酷的现实,人民对军警的不满来到高点。

3月中旬过后,军方的暴力镇压与清扫加剧,时常单日就传出超过数十人死亡;327日军人节当天,军方更一口气屠杀了至少114人。根据缅甸政治犯援助协会(Assistance Association for Political Prisoners)的统计,截至5月底,至少有840人命丧于军方的手下。网络的切断使得讯息传送受桎梏,军方也实施许多高压措施,以酷刑把政治犯虐待至死;更在主要干道设置路障,彻查路人身分,使得定时定点的抗议行动,渐渐转为快闪游击抗议。

一名不愿具名的社运人士表示,在军方动用「各种残忍、不可想象、最糟糕的方式」镇压之后,他现在每一天都必须要找寻新的栖身之地。他曾在政变初期,带领曼德勒的公民不服从示威及抗议活动,如今,「我们再也不会回到所谓正常的生活,在军方各种恐怖主义的行径之后,自然地抗议活动逐渐减少,但是人们仍尝试用各种方式来表明,绝不接受军方政变,」他说。

 NUG成员跨种族、跨年龄,甚至吸纳政治犯

 3月31日,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宣布废除军政府订立的《2008宪法》,发布过渡期实施的《联邦民主宪章》(The Federal Democracy Charter),进一步宣示接下来要进入以人民为主的制宪程序,并预期将在一年之内发布《联邦民主宪法》。

随后在416日,全国团结政府的内阁名单公布,不仅有新成立的政府部门,如女性与青少年儿童事务部,还包括了年仅27岁的埃钦扎芒(Ei Thinzar Maung)──来自克钦邦的她曾积极为罗兴亚人争取权益,也曾在2015年因要求新的教育法案、解除限制学术而被逮捕。

《报导者》取得专访全国团结政府的机会,透过听见正在争取国际支持的平行政府声音,了解缅甸政变后的时代会何去何从。

全国团结政府目前有32位内阁成员,其中温敏和昂山素季分别留任全国团结政府的总统和国务资政。鉴于他们仍然被拘留,所以副总统暂代国家元首,而总理则是署理政府首脑。

不同于先前昂山素季领导的全民盟政府,全国团结政府成员中除了全民盟,还包括多个代表少数族裔的政党和命运领袖,如副总统拉希拉(Duwa Lashi La)是克钦族人,总理曼温凯丹(Mahn Win Khaing Than)是克伦族人。

全国团结政府的一班人马,目前都身处在民族地方武力组织(简称民地武)控制的地区或身处海外。这多元的内阁,反映全国团结政府想以联邦制共同治理缅甸,结合民主运动、各少数族裔和民地武的力量,取代军政权。

 组阁主调:革新、多元、全民族团结

缅甸民众在街头抗议。(AP)
缅甸民众在街头抗议。(AP)

 其中,全国团结政府的自然资源暨环境部长图冈博士(Dr. Tu Hkawng),也来自少数族裔克钦族,原本投身于克钦政治协调小组(Kachin Political Consultative Team)。过去5年全民盟执政时期,他经常批评政府,但此次被延揽进入全国团结政府的内阁。他描绘自己加入的过程:

「我很高兴见到《2008宪法》被废除,因为那部宪法代表着对于少数民族的压迫,当我看到大家的重点不再是还政于全民盟、恢复本来的政府,并开始朝着一个完全民主的联邦民主政体迈进时,我开始支持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的行动。」

图冈说,军事政变之后,他接受了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的邀请,面对共同的敌人:军方。图冈的任命,在许多方面反映了全国团结政府革新和寻求各民族团结的主调。事实上除了图冈外,还有不少像他一样不隶属全民盟、且非缅族的内阁官员,显示全国团结政府希望吸引各民族邦的支持。

另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来自钦邦的医生萨沙(Salai Maung Taing San,又称Dr. Sasa),他在政变后迅速成为全国团结政府在国际上最知名的面孔,不遗余力地接受国际媒体专访,是全国团结政府的发言人兼国际合作部长。

昂山素季原本的内阁是由缅族、6080岁的全民盟老人所主导,她甚至任用不少过去军政府独裁时期的官僚,不少政商界人士对他们有诸多不满,认为这些官员对政府施政和改革多番阻挠,不尊重人权、且不明白经济。与昂山素季团队相比,全国团结政府内阁明显更开明、多元。

我们采访现年49岁的图冈时,他说:「全国团结政府最大的价值就是包容了各个种族、不同观点的人。」图冈曾任牧师,是克钦邦政治协商小组公共政策程序部主任,该小组总部设在莱萨,被称为「叛军之都」,就在中国旁边。如今他加入全国团结政府,协助内阁做出重大政治决定。

 「人民防卫部队」成立,军方断绝对话

 随着暴力镇压不断,本来高举着和平旗帜参与公民不服从的民众,渐渐意识到他们的执着没有多大的改变,许多人转而支持建立一支军队,与军方一较高下。全国团结政府也响应了人民的期待,于55日成立了一支人民防卫部队(Peoples Defence Force),声明这支部队会「制止军方对于人民的暴力」,并为成立一支「联邦军」(Federal Army)铺路。

图冈表示,没有人乐见流血冲突的发生,但军方现在的行径,已经逼得人民没有选择,不得不拿起武器,「他们对每个曾参加过公民不服从运动的民众,就像猎人在狩捕猎物一样,逮捕后,就是不人道的虐待、甚至杀害。」

5月9日,反军政府的知名诗人克席(Khet Thi)在被拘留一夜后丧命,遗体送还时,器官甚至被摘除。

图冈也证实了已有不少年轻人转往边境的民地武接受密集训练,准备加入全国团结政府的人民防卫部队。《路透社》在4月底便有拍摄到,位在泰缅边境的克伦民族联盟(Karen National Union, KNU)在训练一批曾参与公民不服从运动的示威者。

「虽然大部分的民地武没有公开地表示他们支持示威者的行动,他们都在私底下尽可能提供各式各样的协助,」 图冈说。但他也坦承,现阶段要聚集所有民地武的武力、成立一支隶属于联邦政府之下的联邦军,仍有困难。所以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由人民防卫部队与其他民地武组成一个「联邦联盟」(Federal Alliance)是比较可行的选项。

在人民防卫部队成立3天后,军方的国家行政管理委员会便宣布,全国团结政府、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及所有相关组织为「恐怖组织」。这样的法律定性,使得任何接触上述组织者都犯法,不仅直接抹灭了军方与人民政府任何和谈或协调的可能性,也有违敏昂莱4月参与东盟领导人峰会时,有关「开启对话」的承诺,甚至,记者的任何采访都成为违法。

 角力重点:如何截断军政府的金流

 除了在政治层面持续抗争,全国团结政府也在经济方面推进。策略很简单:要褫夺军队本身还有军政府的资源,令这个政权穷途末路。

国际上,全国团结政府呼应人权组织以及公民团体的要求,呼吁外资断绝任何与军方旗下公司的关系,并要求外国政府制裁隶属于军队的企业;另一方面,呼吁企业抵制缴交税收给军方,以截断军政府的资源和控制权。

目前,许多外资企业纷纷暂停在缅甸的营运,或是与军方拥有的企业划清界线。日本啤酒制造商麒麟(Kirin Brewery Company)和新加坡大亨林卡林(Lim Kaling)投资的烟草事业等,都在政变后不久,便宣布与军队企业断绝合作关系。然而,包含饭店巨头香格里拉亚洲、与中国国企关系密切的伟能集团这两间香港上市公司在内的亚洲财团,都没有表示要重新检视他们目前和军队企业的商业来往。

事实上,政变后的公民不服从运动广受缅甸社会各阶层支持,导致政府机构和银行停顿多月。也因此,全国团结政府财政及工业部长丁吞奈(Tin Tun Naing)上月接受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访问

时就指出,军方已缺乏现金流,甚至已开始延迟支付退休金以及年长者残疾人士的福利。这样的问题逼使军方从3月开始便加大力道施压,迫使企业不支持公民抗命运动、并恢复营运。

 抵制付款给军政府,能否打垮其由控股企业和外国盟友建构的金钟罩?

缅甸民众在街头抗议。(AP)
缅甸民众在街头抗议。(AP)

 然而图冈提到,军方对缅甸过去的长年压榨,建立起了一个自给自足的经济体系。军方旗下的企业尤以缅甸经济控股有限公司(Myanma Economic Holdings Limited, MEHL)和缅甸经济公司(Myanmar Economic Corporation, MEC)为主。这两个军队全资拥有的集团,活跃于基础建设、零售、银⾏、饭店等各⼤产业,为军队取得丰厚的收入。

根据最近一份由曾任职缅甸公部门的经济学家集体撰写的分析报告指出,缅甸经济控股有限公司平均每年有约3,000万美元(约新台币8.3亿元)的获利,而缅甸经济公司则有约1亿美元(约新台币27亿元)的利润。

同时,缅甸GDP中有超过4成以上为非正式经济。过去军⽅独裁的历史经验,使缅甸许多企业主仍与军⽅保持关系,因此军⽅就算遭到欧美等西方国家制裁、也能透过代理⼈及中国、泰国等「盟友」轻易规避这些影响。

除了军队旗下营运的企业利润,每年缅甸政府拨给的国防预算,也进了军队的口袋。2020年,昂山素季领导的全民盟政府给军队的预算是30亿美元(约新台币831亿元)。

因此,全国团结政府及抗议者想以「抵制税收以及其他给军政府的牌照费等」来打垮军政府的资源,表示要「宁为玉碎,不作瓦全」。他们认为,要有效伤害军队利益和财政,就算严重影响公共服务也在所不惜,「如果缅甸当前的经济不被摧毁,那么缅甸人民将仍然被奴役。因此,我们必须摧毁所有使军方受益的经济来源,」图冈说。

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安德鲁斯(Tom Andrews)也呼吁各国政府制裁军方企业和军政府的收入来源,他说:「军方从国内外企业获得的收入,大大助长了其进行这些严重违法行为的能力。」

 不服从的缅商遭高压控制,中资等外商也拒绝抵制

 但是,企业界普遍认为全国团结政府这一要求,在军方的魔掌下很难做到,更置他们于两难之间。有记者、超市和银行职员被当局拘留问话,多家私立医院和报社的营业执照被吊销,显示军方对不肯顺从政权者毫不手软。

对于全国团结政府及抗议者「抵制缴交税收给军方」的呼吁,一位任职于缅甸最大外资之一的公司高层表示:「这是一个很严峻的两难。」由于此事的敏感性,该公司高层拒绝透露姓名。「停止纳税当然会给军方的公共收入带来压力,但问题是,它是否会对军政府产生真正的影响?同时,这样做可能会使员工和合作伙伴面临我们无法接受的安全风险。」

不少企业界人士私下透露,想帮助缅甸国民的良心商家可以说的都说了、可以做的也做了;他们期望全国团结政府了解,负责任的商人除了撤资外,留在缅甸的,就算对军队阳奉阴违,也不得公然违抗军政府的指令。

21日以来,超过230家跨国企业、日本和本地公司透过缅甸企业责任中心(Myanmar Centre for Responsible Business, MCRB)促成的联合声明,表达企业界对军方夺权及暴力冲突的深切关注,并呼吁军方尊重人权、民主、通讯自由和法治。然而,大部分外商,包括中资、港资、韩资及泰国、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企业多半默不作声,让那些有社会企业责任的商人孤立无援。

同时间,也有一批企业在军政府底下持续投资。自21日以来,军方控制的缅甸投资委员会已批准了25项投资计划,但并未公开细节资料。其中金额最高的一个是价值25亿美元(约新台币690亿元)的液化天然气发电站,该项目本月初获批。 虽然相关资料并未公开,军方公布的消息指出,这些投资都是来自中国、新加坡、泰国。

 NUG喊话:正在拟定企业黑名单

 图冈提到全国团结政府正在拟定一份与军政府打交道的公司的黑名单,他强调,这些试图与军政府做生意的商人,是「不可接受的」。

「我们的要求是,请不要与军方国家行政管理委员会做生意。黑名单的目标,是那些与国家行政管理委员会互相勾结、沆瀣一气的公司,包括以低于市场价格做生意的公司,和与军政府签约、签备忘录的公司,这些公司必须决定他们站在哪一方──我们或军队的那一方,」他说。

图冈也特别向中国企业喊话。虽然本地企业界、欧美和日资在军事政变后纷纷发声,中国及许多亚洲企业就是闷不吭声。

「当缅甸的人民在经历心碎与悲痛时,请不要为了自己的利益与军方勾结。这样做,你将受到缅甸人民永远的仇恨,从长远来看,这对你们是不利的。」

 

※本报导为《报导者》与自由亚洲电台(RFA)中文部共同制作。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