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北明非常识:始皇帝“毛主的习” 习近平的权力路(10):换届选举人大投票,结果未过半数?


2020-01-27
Share
0124x.jpg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美联社)

自由亚洲电台,北明非常识。始皇帝毛主的习,习近平的权力路。我是北明。这一次我们要考察习近平在厦门任职期间厦门人大选举结果、并了解福建民间对习近平的评价,从而走近习近平调离厦门的原因。

时至八十年代,中国朝野人心思变,改革风云涌动,时势呼唤英雄,是有识之士大显身手的机会。顺便说一句,1984年,山西作家协会中我的一位老相识、知名的作家柯云路,出版了一本长篇小说叫《新星》,很快改编改成电视剧,轰动一时,其中浓墨重笔描写故事主人公、一位年轻的县委书记李向南努力变革的故事。作品一经面世就引起轰动,被誉为是党内改革派中县委书记们的从政指南。故事中主人公的原型,当时舆论认定是两个,一个是时任山西原平县委书记的吕日新,另一个是时任安徽凤阳县委第二书记的翁永曦。不过多年之后的2012年,在个别海外舆论中,习近平突然成了《新星》这部描写改革开放青年才俊主人公的原型。

习近平当时是否进入人在山西的作家柯云路的视野?是否提供了柯云路塑造小说中改革“新星的灵感?我不能确定。毋庸置疑,习近平当时正是县委书记,即便八十年代后半叶他南下厦门,依然身置中国改革大潮中,而且那里天高皇帝远,是改革第一线,正是他大显才干的好机会。

要确认习近平真是这一时期改革开放现实中脍炙人口的才俊,除了考察他真实的政绩(请见前两集音频与文字:链接),厦门市人大选举市政府领导班子会议的投票中习近平的得票情况,也应该是重要的考察的项目。

假如近年来,官方媒体对习近平厦门为官之丰功伟绩的报道真实可信,假如他确如党的喉舌所报道的那样,在改革开放中超群出众,是“厦门经济特区初创时期的领导者、拓荒者、建设者”,在厦门“开启了一系列改革开放、经济建设、环境保护、文化遗产保护等生动实践,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参见2018年6月,新华社播发的《近平同志推动厦门经济特区建设发展的探索与实践),按照逻辑,在选举、罢免厦门政府市长、副市长等官员的人民代表大会上,他的官位应该没有理由不获升迁。

遗憾的是,官方媒体虽然对他歌功颂德不惜笔墨而大张旗鼓,对他的厦门之特殊“政绩”的鼓吹也是连篇累牍,触目皆是,在所有这些报道中,人们却看不到关于他在厦门当年人大选举中得票情况的只言片语,也找不到有关选举的任何结果。也就是说,在不遗余力的宣传,在人大选举结果这项内容上,官方媒体是完全沉默的。

经过进一步的查询,我在厦门市地方志中找到了1987年12月19日到29日厦门市第九届人代会第一次会议对政府官员选举结果的记录。不出所料,习近平的官阶没有升迁,会议选举出的市长不是习近平,是前任市长邹尔均。选举结果显示,习近平原位不动,依然是副市长。我还注意到,在五位副市长的名字中,习近平的名字排在第一位。不过这个排位不能说明是当选副市长的票数高过其他四人。因为在这个《厦门市志》这个记录文献没有记录任何当选人所得的具体票数,习近平当选副市长的具体所得票数当然也没有。第二,从名字上看,五位副市长的前后排列显然是按照简体字的姓氏笔画,由少到多依次排列的。习近平的姓氏笔画最少,排在第一。另四位副市长姓氏笔画由少到多依次是江平、朱亚衍、张宗绪、蔡望怀。(厦门地情网·厦门市志·第二册第十三卷人民代表大会第二章第二节:历届人民代表大会)

虽然厦门市志记载的1987年底,厦门市第九次人代会选举下届市政府领导班子的结果,显示习近平连任副市长,可是半年之后,1988年6月,习近平调离了厦门。显然人大会议的选票及其结果不足以使习近平继续留任。

关于习近平的厦门政绩,民间也有传闻,引用的也是人大选举结果,但结论完全是负面的。一则在海外网站“点击率很高”的文章,作者自称是熟悉对习近平的厦门经历的福建人,撰文说:“习近平因太子党的政治背景在1988年左右曾直接被任命厦门的常委副市长(作者注:此处“常委副市长”疑为“常务副市长”之误),可惜习近平名声不好、政绩不佳,居然没过厦门人大的等额选举所需的50%选票。” (文学城/热点论坛:“谈谈我知道的在福建时的习近平”)

中国新闻出版业平台上言论的不自由,客观上开辟和激励着中国民间窃窃私语的空间,这种民间言论未必全部准确,但对官方的谎言,往往在整体上构成一种平衡。由于党媒关于中共高层官员的报道总是出于政治需要而失真,民间相关的窃窃私语致力于越过谎言寻找真相。所以针对中共铁幕后面的各种秘密,经常有知情人壮着胆子站出来说真话,并以茶余饭后口口相传的方式传播开去。近年来互联网的普及,形成了另一个更迅速的传播方式,就是故意以错别字、倒序字、奇特符号、同声字……等叠织错乱的模样,替代与日剧增的、越来越多的禁词,躲过互联网的检索和查封,而在网络急速传播。因此网上有人干脆称,本时代是用错别字表达思想的时代。不过这种方式,无论如何变幻标题、改换面目,甚至把文字变成图片,再把图片画上道道,它们在最初以几何级数飞速传播之后,依然很快就被识破并封杀。几乎只有一种情况例外,就是这类装饰的文字流落到海外的自由言论世界。前述这则在海外网站上保存下来的信息,就属于这种情况。

关于习近平到厦门任副市长三年之后再度跳槽,这则信息指出,这是因为他在人大等额选举中,票数不够所需的半数,所以“被迫易地为官”。这位知情人还说,“习近平在福建的得票记录一直不佳。十五大时他候补中央委员得票倒数第一,十六大是(北明注:疑为“时”之误)中央委员倒数第二,福建代表很多都没投他的票。”(引自同前)

另一篇据悉也是福建人的叫张明的作者,对习近平持有同样看法。在一篇批评习近平个人生活与财务问题的文章中,这位作者称习近平除了贪财好色,他“政绩平平,任人唯亲。”(博讯 张明“习近平也不是什么好鸟” )

1986年6月,习近平迎着自己生日那天的南方曙色,到厦门政府报到上任。整整三年之后的1988年6月,习近平离开厦门,到福建宁德任地委书记。他如何描述自己的这一次跳槽?他这一次的三年一跳,有什么背景值得注意。请在下周同一时间收听这个节目。这是自由亚洲电台北明非常识。

 

在这一集节目的末尾我想说一句与本节目内容没有直接关系、但并非可以忽略的话:遭逢目前武汉疫情爆发,湖北15个城市断道封城,500万人口离开疫区流落他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浸染到中国其他各省市,乃至世界各地的时候,在无数灾区内外的中国民众陷入恐慌和忧虑的时候,尤其时逢如此特殊、百年不遇、千年未有的中国农历新年之际,习近平作为中国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做为一个三大权力集于一身的中国最高级别的领导人,无论早年在权力路上如何跳槽,如今身在何处,此刻他应该走出中南海,深入疫情灾区,移步到人满为患的医院里、病人中,昼夜治病救人的医生中,像一个大国领袖,或像一个他标榜的真正的男儿那样,代表他领衔的、号称为人民服务的那些权力集团,为正在受苦的疫情灾区人民带去慰问、表示关怀。可是大年初一,他竟然在人民的大会堂里,关上门,与麾下同僚欢度春节,讲话中只字不提民众的疾患、催城的疫情,当头的国难!

今天是本集节目,“始皇帝毛主的习,习近平的权力路”第10集首此播出的日子,今天中国农历庚子年正月初四,全球公元2020128日。北明给听众和读者拜年:祝您新年好,新的忧伤好!

 

这是“北明非常识”:非常的非,非常的常,常识的常。我是这个节目的撰稿主持制作人北明,在一个谬误成为常识时代,北明与您一起清理谬误;在一个常识沦为弃儿的时代,北明与您一起打捞弃儿。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