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北明非常识:流亡中的民运(下):依然不废我弦歌!

2022.08.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北明非常识:流亡中的民运(下):依然不废我弦歌! 自由女神像
美联社图片

內容简要:

5被中共恶业败坏的民运信誉;

6民运的艰辛与坚持;

7美国人士对民运的评价让中国民主人士意外;

8死犹未肯输心去,依然不废我弦歌。

 

锋镝牢囚取次过,依然不废我弦歌。死犹未肯输心去,贫亦其能奈我何。

——清·黄宗羲

 

被中共恶业败坏的民运信誉

辅之以对人性弱点的利用,中共处心积虑的努力成效显着。从多年前王炳章、彭明(已故狱中)的诱捕囚禁,到民运组织内部一些超常纷争,在在证明中共阴暗势力的恶业。

更需指出,中共恶业损害境外民运的信誉,其严重程度甚至导致一些曾经的民运人士或亲民运的人士,公开宣布退出或声明自己不是民运人士,以便远离「泥潭」,保护自己的清白。积羽可以沉舟,这种保护名誉的个人脱钩行为无可厚非。

 

然而更有海外异议媒体在报导相关消息时,特务与民运不分,对被起诉的中共特务使用“民运大佬”的称谓,如:“重磅!美司法部起诉五名中共间谍,包括民运大佬”。 [1]美国司法当局起诉的是中共海外间谍,也就是特务,这是这则新闻的要旨,所谓“民运大佬”是中共间谍潜伏在民运中的外衣和掩护,潜藏再深,假冒依然是假冒,间谍不是民运人士。比如司法部是猎人,中共间谍是狼,民运队伍是羊群,因为中共间谍披着羊皮混在羊群中,报道居然狼羊不分,说:猎人抓捕五只狼,包括羊。如果把这个句式简化一下,去掉宾语“五只狼”和修饰语“包括”,就成了“猎人抓捕……羊”,等于“司法部起诉……民运大佬”。

南辕北辙!

 

——一则新闻,标明“重磅”,以“民运大佬”等同于“中共间谍”,应该不仅是语文水平问题,当然也未必是刻意混淆视听,但极有可能的是媒体记者在潜意识里没能区分“民运大佬”与“中共间谍”。如果这个假设成立,说明中共处心积虑的工作对民运人士信誉的损害深度及其潜移默化的特征。要知道,这不是相似事物之间本来就模糊不清所导致的混淆,这是两个彻底敌对、完全相反的事物的完美混淆。顺便说一句,这则新闻的标题出来后,被海外媒体广为引用,对民主运动和民运人士造成了又一轮误导性暗示和潜在伤害。却居然无人看出破绽、提出异议!海外民运信誉受损的程度不仅深,而且广,可见一斑。

 

民运的艰辛与坚持

本文指出中共以国家力量诋毁海外民运的恶业和恶果,目的并非为海外民运自身的弱点辩护,那些弱点和曾经的丑闻几乎尽人皆知,无需我絮聒,何况圣贤也有过去,罪人也有未来。在中共当局蓄意诋毁下,在海外民运的弱势尽人皆知的情况下,尤其在旁观者对海外民运的指责几乎成为中国境外政治正确的局势下,我认为指出被人们忽略的事实更重要:即便在中共如此恶业“加持”下,在最初的生存艰辛、逐渐加码的舆论苛责、长期的资金的匮乏中,海外民运没有销歇零落做鸟兽散。

 

在八九虽败犹荣的最初三两年之后,漫长的低潮持续冲决中国政治文明的希望,蚕食人们追求民主的意志。当获得八九六四绿卡的美国留学生们开始忘我地奋斗、争取永久改善自我生存状态的时候,中国流亡的民主人士则空怀一腔政治热情而失去了资金支援和必要的舆论关注。转而先求生存,他们却既没有中国留学生的外语准备,也没有苏俄“哲学船”上流亡贵族们的经济支撑,而且谁都知道,在以外语打工、挣钱、读书、养家、争取体面生活的同时,还剩下多少时间、精力和资源可供分配给他们心仪的民主事业!

 

八九至今长达三十三年——有些流亡者参与中国民主运动并遭受迫害更早,他们青丝坐牢白鬓刑满,前脚出狱后脚流亡——近三分之一世纪里,中共依靠全球化赚取红利,坐大成魔,海外民运却孤军奋战,年复一年承受着这个巨魔的渗透和破坏,遭受着舆论的指责甚至歧视,一手照顾自己生存,一手举着追求政治民主化的旗帜,继承八九精神,为中国人的文明进化奉献自己的时间、精力和所余不多的资源。

 

后来,当中国海外绿卡留学生们站稳脚跟,安顿家人,或接父母探亲甚至移民的时候,中国八九流亡者们不是被阻止回国探亲,就是面临抓捕不能归去,有的被邀请回去「看看祖国大好形势」,却始终被跟踪监控,最终只能选择放弃。忠孝不两全,这自古以来的悲剧被新旧大陆之间的广袤海水腌出特有的苦涩,遥望年迈双亲,中国流亡者必须忍受子欲养,归不得的哀伤,最终还必须经历父母故亡,不能诀别、不能送葬的悲痛。从文字里、叙谈中、并肩行走途中、长途旅行车上,对空怆然的凝视和长久的沉默中,我听见、看见过他们艰难地咀嚼吞咽痛失父母的噩耗和无处安放的泪水与自责。其中有一位,其母因为想念有国不能归的儿子最终哭瞎了眼睛,病危的日子来临了,他也没能回到母亲身边。当他终于能跟母亲咫尺面对叙谈的时候,面对的是母亲的一瓮骨灰。他此生能为母亲尽的孝心就是埋葬母亲的骨灰。他背着骨灰去到台湾安葬。下飞机,下车去墓地,他一路走一路与母亲拉家常,好像要弥补的多年离弃母亲的不孝之罪:妈妈,前面就要拐弯了;妈,我们现在就过桥;妈妈您不累吧,咱们就快到了……。这是诸多流亡者中几乎唯一有机会亲自为父母送葬的例子。

 

1883年在法国巴黎的一个公园里展出的自由女神像的头部。(图片来源:https://rarehistoricalphotos.com/statue-liberty-history-pictures-1875-2000/)
1883年在法国巴黎的一个公园里展出的自由女神像的头部。(图片来源:https://rarehistoricalphotos.com/statue-liberty-history-pictures-1875-2000/)

 美国人士对民运的评价让中国民主人士意外

捷克民主人士、前总统哈维尔最后一次访美时回答听众提问说:即便不确切知道民主事业是否会在有生之年成功,也不应该放弃努力,他强调:“必要的是确信我们是正确的,我们拥有真理,我们相信我们的理念。……你不可能在最初就计算是否会成功。” [2]这是捷克历经44年专制奴役,抵抗终于成功16年后,其民运杰出领导人在美国国会公开演讲的经验之谈。这个回答至今又过去了17个寒暑,哈维尔先生早已去世,他的国家和欧洲已经进入另一个时代,世界格局已经发生巨大变化,中国依然在专制制度统治下,中国的民主人士依然坚信真理,孤怀独往而不计成败。宗教群体除外,试问还有哪一个政治流亡群体能够任凭诋毁和遗忘轮番交替,不忘初衷,践行理想,坚韧不拔?

 

美国是「五月花号」流亡者最初逃难和定居的家园,也是全世界流亡者的大本营,接纳过无数来自全球各地因政治、宗教、经济原因投奔而来的流亡者。从上个世纪开始,不止一个专制国家的政治流亡人士在这里组织起来,争取本国政治文明。同样是远离故土,缺乏资金,挣扎生存,长期坚持的炼狱,目睹各国民主团体状况、接待各国组织游说,比较之下,美国的人权活动家和国会议员助理们对中国民运团体评价让中国民主人士吃惊:中国的民运团体何止不差!即便在最困难情况下也没有贩卖毒品,没有走私武器,也没有火拼打斗,没有涉猎其他违法之事。 [3]当然还不仅如此,中国海外民运在困境中从未停止过活动:他们针对性地举办各种研讨活动和抗议行动,同时与国内同道保持联系,甚至输送捐助……。

 

死犹未肯输心去,依然不废我弦歌

说到境内,中国浙杭地区人杰地灵,是近代仁人志士抗暴的传统之地,从明代“东林党人”到清朝“鉴湖侠女”秋瑾,从民国初期投身辛亥革命的“南社”成员到二战时代统领国军浴血抗战的蒋中正及其同仁戴笠,是中国民族尊严的脊梁骨。言及中华民国,浙江出身的有影响的人物多达三千四百多名,[4]有“一部民国史,半部在浙江”之说。及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英气未断,雄风犹存,依然是大陆中国抵抗专制暴政、追求民主自由的重镇。但代代杀戮,层层关押,出狱后持续追踪迫害,空前绝后镇压导致那里的民运人士几乎血流殆尽,人脉断折,失去了起码的活动空间。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不分轩至,在大陆如此的绝境中,中国政治制度的人性化与文明化,更应该是全体向往自由、摆脱奴役、身在异邦的人的责任和义务。然而海外,虽然习近平的苛政导致寻求政治庇护的人数已经高达73万,以此为志、挺身而出,身体力行,直接参与其中的只有民运人士。

岁月陶冶,大浪淘沙;盘点错误、分化整合;觉解参悟,自我更新;寒暑更迭中三十多年过去,如今依然站在民运队伍里的都是好汉!“锋镝牢囚取次过,依然不废我弦歌。”如果说“米兰·昆德拉离开了捷克斯洛伐克,米沃什离开了波兰,他们将自己的经历变成了现代文学名著”,[6] 那么中国的海外民主运动人士则可能将自己的经历变成传奇——在坎坷而漫长的征程上顶住邪恶势力,砥砺前行的当代传奇。(完)

 

注释:

 

[1] 引自并参见韩梅综合报导:重磅!美司法部起诉五名中共间谍 包括民运大佬/  希望之声2022年3月16日  。

[2] 北明:哈维尔关注极权国家的民主进程—— 哈维尔5•24华盛顿答各国异议人士及美国听众问现场记述(图)/博讯/北明文集。

[3] 北明电话访谈魏京生/2022年7月15日。

[4] 参阅林吕建著《浙江民国人物大辞典》,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

[5] 参见陈立群、王康、北明:生为万夫雄,死演革命史——记浙江杭州八九民运/北京之春。2018年6月20日//另见RFA:华盛顿手记:上集《钱塘义士六四壮举:“向我开枪”》2018年6月5日/下集《钱塘义士民运悲歌:“坐牢是我的工作”》2018年6月12日》)

[6] 科拉科夫斯基语,源自Leszek Kolakowski: Modernity on Endless TrialIn / Chapter Five: Praise of Exile,P.55-59/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00。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