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北明非常识:始皇帝“毛主的习” 习近平的权力路(12):摆脱厦门困境,宁德放手反腐


2020-09-09
Share
xjp-afp.jpg 习近平(AFP)

自由亚洲,北明非常识。我是北明。“始皇帝毛主的习·习近平的权力路”在今年二月份之前,以十一集的篇幅为您详细报道了习近平工农兵学员毕业之后,数度精心选择、上下腾挪大跳槽,躲避晋升障碍、仰仗家族庇护、寻觅权力捷径的历史。这次节目我们回到北明非常识“习近平的权力路”这个系列,这一集我们要看看看习近平从厦门调动到宁德的性质,以及他在宁德的政绩。……

不算习近平工农兵学员大学毕业后一步登堂入室,进入最高权力核心的中共中央军委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习近平从厦门到宁德是他从政路上第三次跳槽。这次跳槽地理环境变化之大,相当于再一次从中共中央核心机构下放到河北正定县:虽然厦门级别虽然不比北京权力中心,但宁德地处闽东山区,是真正的穷乡僻壤。因此海外有论,习近平这次跳槽是明升暗降:官职虽升,实则被贬,等于流放,认为这是习近平遭厦门对立派整治之故。不过习近平后来对此有完全不同的解释,他的说法是,当时省委希望发挥他在改革开放时期的“开拓精神”。

北明的看法是,“遭对手整治”的说法证据和信息都不足,难以成立;习近平自己“发挥开拓精神”之说,不失为根据后来结果,解释当初原因的某种自圆其说,但更可能是对这次被动调离的积极说法。从厦门到宁德的调离是被动调离。“被动”与习近平厦门的工作困境和晋升困局有关。习近平在厦门的处境我在此前几集反复交代过,包括第一,他的红二代同类也是走关系到厦门的前任,工作记录不佳,口碑极差,导致厦门朝野舆论对习近平不利;第二他的厦门的后台,中共福建省委第一书记项南,适逢其时地挨整出局了;第三,他在厦门人大选举中得票不过半数,不能升迁。这些因素为他调离厦门是为了打破僵局、另辟权力升迁蹊径的动机,提供了合理的解释。

而我们知道,此前习近平的两次跳槽都是出于同样的动机:他从中央下放到河北正定,是为了寻求破格加入中共第三梯队的人事选拔机会;他从正定远调厦门,是为了躲避中共河北省委第一书记高扬对他的不满,因为他是中央空降到正定的,而且还要走后门破格提拔。

另一点也需要指出,就是前两次他跳槽都是在他父亲习仲勋安排下实现的。这一次习近平厦门——宁德再度跳动,可能依然与他父亲有关。1988年4月,仲勋先生当选为中国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排名第一的副委员长,兼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委员。两个月之后的1988年6月,福建省当时的另一位官员,省委副书记兼省委组织部部长贾庆林,找习近平谈话,目的正是这一次调动。贾庆林是三年前的1985年6月,从时任厂长的山西太原重型机械厂,调到福建,晋升为省部级干部的。这个调动的决策人是中共福建省委第一书记项南。我曾经介绍过项南的背景,他的父亲项羽与习仲勋是交情甚笃的老关系。贾庆林作为项南核心班子的人选,应该说是习仲勋一脉的人。习近平从厦门下放到宁德这么大的事,一直在暗中拉扯自己这位儿子从政上路的习仲勋必然知悉。更可能是,这位复出上位不久的习仲勋,作为老前辈再度出谋划策并亲自斡旋,利用自己的老关系和福建当朝者,为儿子习近平摆脱厦门困局,另辟权力蹊径。

如果上述分析合乎逻辑,那么习近平的红色背景在他的权力路上,再度起了推助作用。

终于可以说说习近平的政绩了。

无论什么原因,穷乡僻壤宁德突然有了一个顶头上司是高级红二代,老前辈习仲勋之子,后台很硬,直可通天。被改革开放激活了发财欲望的宁德地方各级干部认为,仗着这位太子党的上方人脉,跟中央要几个大项目做,宁德就能土包子翻身了。习近平回忆说,那些大项目是开发三都澳港口、修建三温铁路、撤地建市。

有过河北正定做县委书记的经验,习近平对“搞活”经济、开发项目并不陌生。但是他到宁德不久遇上“经济过热”,国务院决定治理整顿。习近平认为大气候不利于大搞开发,为避免大动干戈,他说他抓了四件事,听上去基本就是共产党干部擅长的那些标语口号式的“空头政治”:第一解放思想,清理发展思路;第二是培养一支好的干部队伍;三是抓扶贫工作;四是抓综合开发。

习近平在宁德没拉大项目、不搞建设、拒绝了为当地老百姓以这种方式某福利,却自作主张地干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他冲自己部下动刀子,收拾为自己谋福利的官员。

宁德党政官员的贪腐,颇具贫穷特色:用权换钱,占公家地,盖私人房。宁德市区面积小,据当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凤凰网记者,当时某些干部的那些违规房,都是三四层的小楼,俨然迭立在军分区附近山坡上,特别醒目。

2003年习近平接受《东方时空》采访回顾宁德工作,复述了一段他跟当时的纪委副书记张经喜的对话。让段对话,在中共喉舌鼓吹自己领袖的无数八股文中别开生面:

你觉得老百姓的意见大不大?群众意见大不大?习近平问这位纪委副书记。

大。这位纪委副书记说。

习近平又问:是不是当前影响积极性最大的问题。

回答是:是。

习近平接着问:我们将近三百万人该得罪,还是这两三千人该得罪?

纪委副书记说:那当然是宁肯得罪这两三千人。

习近平接下来拍板说:那咱们就干,要干就干成, 义无反顾,开弓没有回头箭。

在习近平的拍板的这句话里,有一个字值得注意,这个字就是“要干就干成”的“成”这个字。要干就干这句话,如果没有这个“成”字垫底,不足以看出习近平的决心和行事风格。

宁德全市有处级干部400多名。被习近平“要干就干成”的气魄逼上梁山的、宁德地区纪委副书记张经喜回忆,习近平要求:盯住这些人(人民网2017年3月21日“追寻习近平总书记的初心·宁德篇”:)。

习近平到任四个月之后,1988年11月,宁德地委工作会议决定,把严肃查处干部违纪违法占地建房当作惩治腐败的突破口。据《闽东报》报道,从1989年1到9月,习近平查处441人,其中副处级以上干部18人,科局级77人,没收房子四座,拆掉房子五座,罚款70.57万元。(维基百科“习近平”

到1990年9月19号,宁德全区清退的这类公房是1917户。

“另据《习近平在全区廉政公告大会上的讲话》,他在宁德还重点查办了福鼎县林增团、宁德地区侨联副主席 等腐败大案要案。”(同上)中国凤凰网2012年报到习近平福建政绩的这段往事时,使用的标题是“铁腕治吏,滴水穿石”。

此项铁腕行动震动福建政坛,政绩上报中共中央。两年之后他升任中共福州市委书记,再过三年,1993年升任中共福建省常委兼福州市委书记。那时起直到2012年他成为太子党权力第一人,他那条权力路上再未遇到阻力。

按中国官方语境,习近平宁德肃贪反腐,显示了共产党所谓廉政精神。中国当局喜欢炫示于民的东西很多,诸如:在延安种鸦片并与跟日本暗通款曲的延安在野政府和中共军队是抗战主力军;开枪开坦克上大街杀平民碾平民的军队是人民子弟兵;剥夺人民私有财产的共产党是人民大救星;把民间社会机构组织团体统统斩草除根的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等等,而“廉政建设”也是中共最喜欢的炫耀之一。可是在反常识的社会,广告做得最热烈的通常是假货兜售者。

本系列节目在习近平的权力路上从梁家河走到清华大学,从中央军委办公厅走到河北正定,来到了福建的厦门,现在走到了宁德。在这里我们看见习近平整治了不少违纪占地盖私房的区地方官员。

二十四年后,习近平从红二代中拔地而起,成为中国专权第一人。从那时开始,整治腐败成为他的治国重器,使用率之高,力度之大,令人瞠目。各位听众,下次节目我们要看看习近平的这一政绩在后来的演变、这种演变所传递的信息及对今日中国社会的影响。

这是自由亚洲,北明非常识。我是主持人北明。谢谢收听收看,下次再见。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