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北明非常识:独家披露:也曾翘首望新政,红二代开议习近平(中,兼述习之嬗变)

2022.11.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北明非常识:独家披露:也曾翘首望新政,红二代开议习近平(中,兼述习之嬗变)
网路截图

一些人根据今天的现实,指出改革派红二代当年对习的判断失误。我更愿意指出,导致失误的,不是红二代的观察和判断,而是习近平后来的变化……

-----------------  

接续上集,这次继续为您报告改革派红二代在习近平执政之初对他的内部议论,这次为您披露的是知名敢言的马晓力女士的议论,和对习近平持批评态度胡德华先生的部分议论,然后我们概览当时社会各界相关的总体看法并检验习近平执政之初的真实状况,并要据此提出一个被广泛忽略的问题。自由亚洲,北明非常识,我是北明。

马晓力:党内左势力大,军队腐烂;意图宪法治国是进步;无意当过皇帝,目前无班子;红二对习督促不够。

1948年出生的马晓力是习近平发小,她已故的父亲马文瑞(1912-2004)是中共元老,与习近平之父习仲勋关系密切,文革后,马文瑞先后任国家计委副主任、中央党校副校长、中共陕西省委第一书记。那场影响深远的真理标准问题的全国大讨论,是他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期间,校刊《理论动态》发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而引发的。马晓力本人1967年毕业于北师大附中,后插队内蒙,七十年代末期调入中共中央和统战部机关从政,曾任统战部党委副书记。1989年在天安门民主运动中,她曾努力试图建立政府与绝食学生之间的联系。此后离开政坛下海经商,成为民营企业家。不惮以公开信方式向当局谏言,20122016年两度领衔签署致中共中央的公开信,呼吁中共高层在十八大、十九大召开前公布代表和被选人财产,[1]她也曾致信当时的中办主任栗战书,抗议中宣部在北京大会堂上演的红歌会,指其为文革再现

在2013227日的炎黄春秋新年聚会上,马晓力女士发言,[2]首先以习近平要依宪法办事为前提,比较毛泽东的法制观念,看好习近平的“进步,据此她表明了对习近平的态度,她说:

我们有些老同志对新政期望过高,有点急,急可理解。但党的状态是以左立命,以右转危。红二代80%是左的。宪法是怎么出来的?毛主席根本不喜欢宪法。胡乔木说,得搞宪法,毛说,不是有婚姻法了吗?胡说还得搞。毛说,好吧。就看外国怎么定的,就怎么定吧。党从开始就没有打算执行宪法。因此,习讲要以宪法办事,是多大的进步。全国上下天天学宪法。有人片面强调党的领导,有人片面强调民主。对习,既应抱有希望,也不应抱太大希望。[3]

马晓力接下来检讨红二代自身缺点,同时认为红二代对习近平督促不够,她说:

我们都有责任。德平大哥也有责任。习对红二代,只找了你德平。反对清算前三十年历史,我们红二代应抱团取暖。唇亡齿寒,我们这些人都被毛惯坏了,我们都曾是好斗的公鸡。习说了些我们喜欢听的话,如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可是有没有包括把自己也关进笼子里?有没有人给他讲这个道理? [4]

督促习近平,马晓力身体力行,此话三年后的2016年,习近平七一讲话呼吁党员不忘初心,马晓力女士立即回应,重新发表她和几位同事四个多月前给中共中央和习近平的信,建议在十九大期间,在党内公布代表和被选举人的财产。[5]

一年半后,在201410月炎黄春秋召开的会议上,马晓力再度发言,认为习近平的工作环境及军队状况不如人意,意在说明习近平搞宪政有心无力,并引述他人消息说,习近平不想当皇帝。但他缺少支持的力量。建议炎黄春秋编委们不能急,而应迂回作战。她说:

现在比较复杂,习接的是烂摊子,斗争非常激烈。四中全会前,已讲依宪治国。就这样,还在讲专政,讲阶级斗争。“的力量太大,军队已烂了。一位同习很熟的同志说,习不会当最后一个皇帝,他也不想当皇帝。人家把宪政这个坑挖好了。江平讲,社会主义宪政,不就好了吗?我们不急,利用它风格不变,备上案,今后它变了,再找习不迟。迂回作战。他没人,没团队。[6]

概览马晓力和上集陆德与陶斯亮的发言,他們一致认为習近平矢志政改,但初臨沙場,受制于党内左翼势力,需要先以智囊和集权热身,再大干一場。

其实寄望习近平的红二代不止他们四位,根据李锐日记的其他记录,中共元老陈毅之子、政改立场坚定的陈小鲁在习近平上台之初就期待向习近平进言,[7]中共元老的葉劍英的養女、自由派红二代戴晴也“对習抱着还办好事的一面[8]

习近平初政引众望

如今心系改革的红二代面对新的现实不可能不改变看法。但是如果人们不健忘,应当记得十年前对习近平抱政改期待的何止改革派红二代!庙堂上下,域内海外,人们攘袂引領、懸懸而望。

李锐日记中的相关记录显示,炎黄春秋的其他顾问、编委、負責人及其友人把刊物免于左派扼杀的希望寄托于习近平的干预,甚至希望刊物成为他的思想资源的后花园。

体制内的改革派盯住他的每个言谈举动,从整顿微博到以“十年动乱概括文革,从鞠躬毛泽东纪念堂到央视播放其父纪录片时关闭毛堂,若非议论纷纷必是窃窃私语。如李锐201319日日记记载:“……三点多,老干局副局长、小邓等四人来。谈形势,世界GDP……。谈到习近平提倡民族复兴是对的。[9]

自由派知识界也满怀希望,不止一次上书习近平提呈各种改革措施。

黎民百姓則在习近平治下每个贪官在双规中倒下时爆发狂热欢呼。

一些西方媒体更看好他,美国报纸干脆发表文章,标题就是“习近平是改革派,文章热情断言:新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将重启经济改革,而且很可能在政治上进行一定的松绑。在他任期之内,毛泽东的遗体将被运出天安门广场,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将获得释放。[10]

应当说明,并非海内外各界自由派都看好习近平。“庐山之外,洞悉中共庐山本质,对其人事变、内部斗争毫无兴趣的大有人在。但是习近平作为掌舵中国的首位红色太子,确实激起了中外文明力量极大的关注和热切的期待。

习近平早期的开明印记及其蜕变

除了内部消息,习近平文革时期黑帮子女的贱民身份,是改革派红二代对他惺惺相惜的身份认同。[11]习近平的权力来路则是党内改革派认同他的依据:他是中共开明元老习仲勋之子,是改革派政治家李锐推荐的第三梯队成员,河北受挫后他投奔的是福建被顽固派整出局的项南,他与王岐山是陕北插队的老关系,王岐山師從開明派改革先鋒杜潤生并在改革派前总理朱镕基门下效过力。习上台前的政治光谱大体属于中共开明一翼,他上台后即被认为是中共新一代改革派代表,并非全是人们一厢情愿。

在党内改革派和党外自由派眼中,确有迹象表明习近平准备搞新政。上台初年,他就重复邓小平1992年的南巡,并多次强调应按宪法治国,完全依法治国[12]针对社会道德沦丧,习近平接连开会,要纠正不良风气,上面要做模范。似乎想清除七不讲的坏影响。[13]他警告官员们要为群众办实事,不要讲空话套话,令官僚们耳目一新,心中惊悚。到他执政一年后,2014218日改革派杂志《炎黄春秋》在科学大会堂召开超过两百之众的春节大会,习近平的姐姐到场。[14]他传出的口信也鼓舞人心,他跟与他家有往来的中央警卫局中改革志向相关人士传过话:我们会慢慢来[15]也是2014年,王岐山向他反映了下去巡视的腐败情况后,他回应了八个字:病入膏肓,已无净土[16]沉痛之情不输于民众的愤怒。他倡导廉政也确实自我清廉。习近平颇得人心,以至于20148月党媒渠道传出的习近平三大建树铁腕反腐力推改革外交布局相关消息,[17]出口转内销水到渠成,成为习近平为人称道国外媒体报道[18]

内部消息和公开言行虽不足以说明执政初年的习近平笃定改制、等待时机,至少可以看出他实行新政初心有意但举棋不定。这种未定状态表现为政治目标的模糊不清、治理方式上的左右拉扯,实际操作中的进退维谷。不过经过2013年理政初探的实践,他已经逐步找到定位,即:左右都不得罪也不顺从,不走老路,拒绝回到文革时代;也不走邪路,拒绝结束一党执政。如此这般忽左忽右地治纲带朝一年半,中国就有知识人把这种情况归结为习近平的第三条道路,说明2014年三中全会前后,习近平在中共内部清浊共流情况下,左右逢源,摆平各翼的习近平道路。[19]

再过三年,到201710月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前,习近平历时5年的磨合,调整、试错,修正,左转思路和治理趋势形成。他从上台之初与毛泽东迥然不同的、依宪法治国的理念,开始向毛靠拢,并私下对红二代明言不能不提毛[20]而且他也将不用红二代了,因为意见分歧很麻烦[21]

此前(2016),出乎改革派红二代预料,炎黄春秋一干人马寄望于他的炎黄春秋杂志已被强行改组,他没吭一声。此后,他确如改革派红二代的预测集了权,却一头钻进窑洞文化,全面继承延安传统:他加固了党纪却践踏了国法;他聚拢了智囊但毒化了思想空间,封死了媒体最后一丝透气的门缝;他查处了中共近半数的各级腐败的苍蝇”“老虎[22]却把中共这个滋养遗矢腐物、招引苍蝇老虎的奥格阿斯牛圈,加固成了习家的沼气池,与比他在梁家河为民用开发的沼气池,不可同日而语。2012年中共十八大,他当选总书记伊始,就重复邓小平南巡深圳之举,强调深化改革,2022年二十大,他实现清君侧后却立即率臣西幸延安,重回公私合营模式,回溯大生产经济。

——再说一遍,在中共二十大后千夫所指习近平的时候,回顾改革派红二代当年对习近平的期待,以及习近平执政初年的众望所归,不是为了羞辱当年人们的期待——这种期待其来有自,而且持之有故——是为了陈明一个被广泛忽略的现象:习近平自青年时代加入中共至今,其治理方式和指导思想发生了很大变化。

现在我们来看一段红二代胡德华披露的他与习近平私下的对谈。

胡德华:私下督促习近平被婉拒

1948年出生的胡德华,是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三子。胡耀邦是中共拨乱反正时期改革开放”早期平反冤假错案真理标准大讨论的具体执行者,1987年他身体力行结束中共老人执政传统,开罪于邓小平,被迫辞职,不久郁郁离世,引发了中共建政以来规模最大的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胡德华是企業家,曾任中科院软件中心负责人。1994年组建北京泰利特科技公司,从事金融、银行和办公室等软件系统的开发。他是《炎黄春秋》杂志的副社长。

在2014417日的炎黄春秋讨论会上胡德华言及时政问题的两种解决方式,他说:

今天解决问题,无非一是化解矛盾,一是镇压。怎么就不能化解?[23]

由此引申开去,胡德华接下来回忆了一件坊间不知的亲身经历:习近平到访他的父亲、已故前总书记胡耀邦家,以及他在这次访问中与习的对话。这段对话,对于了解习近平的思想天花板具有不可忽略的参考价值。胡德华说:

习近平2009年春节去我家看望我妈,我妈说不了几句话,我说了几句:中国领导人最喜欢讲发展马克思主义,但我们做的好些东西,同马、列、斯都不一样了。邓说不争论,当时是对的,但到今天,话得说清楚,说圆了,就是真正发展马克思主义了。你好好找人把这些话编圆了,你必须讲清楚。我们从未讲资本主义坏,现在人人追求利润,不说圆,等于共产党在说假话。[24]

胡德华这套办法,按照中共的训导叫做“理论联系实际:根据变化的实际情况自圆其说,等于给实行经济改革注入资本主义因素的红色当局一个合理的台阶下,也是为了名正言顺地引进资本主义。胡德华接着陈述他对习近平的劝导:

我还跟他讲,中国伟人只有两个:一是使国家独立的,一是把国家带上民主、法制之路的。本来我的爸爸行,现在第二位虚位以待。[25]

胡德华的意思是,你习近平现在有可能做第二位中国伟人。习近平如何反应呢?胡德华说:

但是他一直不说话。我又说:胡耀邦在中央党校地位那么低,还举起旗帜,那么多人跟他。我只让他,你好歹说一句吧。[26]

习近平终于说话了,胡德华回忆说:

他说,我就是听唱的。[27]

习近平拒绝的相当彻底,他连这类劝诫都不要听了,胡德华接着说:

从此不再去看我妈了,再也不来我家了。[28]

胡德华说此话时是2014年,也就是说自2009年那次习在胡家聆训,到2014年习近平再也没到过胡家。此后坊间又有2017年端午节习近平探访胡家的传闻,但是根据李锐日记的记载,那也是子虚乌有。[29]

习近平拒绝改革派的敦促不是第一次。早在2004年他任浙江省委书记时,就拒绝过李锐的劝诫。起初他也是不回应,直到宴席结束前才回复了一句,说他不敢打擦边球[30]

习近平入党的初衷及其嬗变

横拍杀球,至少是拉球,曾是习近平的入党初衷。习近平插队陕西梁家河的青年时代,受父牵连沦为贱民,本能地知道自己是好人,认为“党内、团内好人越多,坏人会越少[31]所以他要求加入共青团、进而加入共产党。进步路上阻力重重,他把入团申请书连续递交了八次,直到获准入团。入党申请交的次数更多,十次!横竖他要加盟中共,以便增加共党好人数量。

这股子倔劲与他14岁那年被中共知名的坏人康生的老婆曹轶欧,当作黑帮的家属揪出来有关。那时,揪出他来的坏人们问他:你觉得自己的罪行有多重?习近平说:你给我估计估计,够不够枪毙?坏人们说:枪毙够一百次了。不到15岁的习近平想:一百次跟一次没什么区别,都死一百次了还怕什么?比起一百次被坏人枪毙,入党对峙坏人,十次申请,小巫见大巫![32]后来申请做工农兵学员上大学,习近平也是这股子劲头:别人在准许范围内填写的志愿大学是三个,他虽然情有可原地无知到把水分子的化学元素“H2O”用汉语拼音发声读成喝贰窝[33]入学的三个志愿填写的都是清华。[34]他确信自己是好人,好人受压,因此要努力进步,以便能跟坏人斗争,改变环境。

1974年他20出头,十次申请后,如愿以偿成为中共党员并村党支部书记,不仅带领村民修堤坝、种庄稼,还给村里掏大粪、修厕所、建造沼气池,脚踏实地,是个好人。不过三十一年后,他官至省部级干部,批评党建,却连擦边球都不敢打了;三十六年后,他晋升为国家级干部,清除党崮,他更退一步,把自己从打球的变成了听唱的;三十九年后,他跃为党魁,君临民意,竟既不听唱,更不打球了,不过动动口舌,安慰焦虑的改革派说我们会慢慢来[35]四十九年后,这个党魁执掌中国党、政、军三大权力已经十年之久,为此改写了党章、稳固了权力、连七只看门的乌鸦都改姓了习!他却干脆利落地回到毛泽东时代,把自己变成了中共体量最大的坏人,不惜萬民唾棄。

改革派红二代陆德心系党国命运,曾对习近平改制成竹在胸,他10年前的期待尽管落空,有一句话他2013年出口一语成谶:这十年是我们这些红(二)代执政的最后十年。[36]他指的是摆脱土豪领地世袭意识,接受现代文明价值,完成自我批判思想历程的红二代。

很多人根据今天的现实,指出改革派红二代当年对习的判断错误。我更愿意指出,导致这一错误的,不是红二代的观察及相应的理解,而是习近平后来日益明显的变化。而根据事后的变化,指错事前的观察,既无涉诸葛亮的智慧,也无益于避免再度陷入中共的政治陷阱。

回到主题,“一切皆流,无物常驻,变化是必然的。但是习近平这样一个曾经的文革受难者,中共开明开元老的后代,破格进入新时期中共第三梯队的种子选手,傍着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新标准破入权力核心的人,为何没有变得更开明反而变得更专制?为何没有通过其三度南巡走向文明,却最终转舵西幸,退回变种的梁家河沼气池?15分钟的节目,这一集已经超时近一倍,只好增加一集,下次我继续为您披露胡耀邦之子胡德华在炎黄春秋杂志会议上对习近平的议论,同时试着探讨上述问题。自由亚洲电台,北明非常识,华盛顿,北明。(待续)

注释:

[1] Chris Buckley 中共退休官员呼吁高层公开财产/德国之声DW May 18, 2012 //另见英媒:退休官员要求中共高层公布财产/BBC中文网2012518日。

[2] 关于这次聚会的记录,李锐日记在中注明:由于我耳朵不好,是宋以敏(原注:何方夫人)记录给我的。李锐2013227日日记/0一三年《李锐日记》四十六册/Vol.46/p.17/ 关于这次会议的其他发言,下同。

[3] 引自李锐2013227日日记/0一三年《李锐日记》四十六册/Vol.46/p.16/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

[4] 引自同上。

[5] 鲍彤:不同的初心和共同的宪法 ——马晓力给习近平的信很重要/RFA独家/ 2016.07.06

[6] 引自李锐20141024日日记/0一四年李锐日记/四十七册Vol.47/p.60/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

[7] 李锐201315日日记/0一三年李锐日记四十六册/Vol.46/未记录页码。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

[8] 201413日李锐日记/0一四年李锐日记/四十七册/Vol47/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

[9] 201319日李锐日记/0一三年李锐日记/四十六册/Vol.46/未记录页码。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

[10] 纪思道(Nicholas Donabet Kristof):习近平是改革派/纽约时报/201316日。

[11] 从前到处受歧视,找不见北的浪荡小子习近平,是从梁家河地面上下力苦干获益,在老乡中找到人生自信和尊严的。他后来不断强调走群众路线,有其经验依据。

[12] 2013227日李锐日记/0一三年李锐日记/四十六册/Vol.46/p.15/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

[13] 2013625日李锐日记/0一三年李锐日记/四十六册/Vol.46/未记录页码。/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

[14] 2014218日李锐日记/0一四年李锐日记/四十七册/ Vol.47/p.10/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

[15]下午张登全来,他跟习家有来往。母亲向他传习话:您保重,我们会慢慢来。他是中央警卫局的,对江很反感……“2014317日李锐日记/0一四年李锐日记/四十七册/ Vol.47/p.15/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

[16] 2014423日李锐日记/见二0一四年李锐日记/四十七册/ Vol.47/p.23/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

[17] BBC论坛:如何看习近平上任一年半以来的表现/ Aug 18, 2014

[18] 2014814日李锐日记/0一四年李锐日记/四十七册/vil.47/p.45/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

[19] 参见笑蜀:习近平的第三条道路/FT中文网/法广/2014220日。

[20] “……上午冯海阳来,谈习同高干子弟谈,不能不提毛。引自201787日李锐日记/0一七年李锐日记/五十册/Vol.50/p.36/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冯海阳是中共早期领袖、共产国际代表鲍罗廷的翻译,广州起义的主要策划者和领导人张太雷的外孙女。

[21] 2017105日李锐日记/0一七年李锐日记/五十册/Vol.50/p.45/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

[22] 中共党员总数九千一百多万,被查处者四百零九万。见中纪委:十八大以来已查处408.9万人,392名省部级以上干部被查/新浪科技2021628日。

[23] 2014417日李锐日记/0一三年李锐日记/四十六册/Vol.46/p.28/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

[24] 同上。

[25] 同上。

[26] 同上。

[27] 同上。

[28] 同上。

[29] 201762日李锐日记/0一七年李锐日记/五十册/Vol.50/未记录页。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

[30] 北明:始皇帝毛主的习”·习近平的权力路(27:李锐引导习近平用心良苦/自由亚洲电台/专栏 | 北明非常识/2021.07.27

[31] 习近平:我是如何跨入政界的/采访人杨筱怀/2000年《中华儿女杂志》第7期。

[32] 参阅同上。

[33] 此讯匿名知情人提供,恕不透露。

[34] 参阅习近平:我是如何跨入政界的/采访人杨筱怀/2000年《中华儿女杂志》第7期。

[35] 同注15

[36] 括号原文所有,李锐2013227日日记/0一三年《李锐日记》四十六册/Vol.46/p.16/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馆。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