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北明非常识:始皇帝“毛主的习”:习近平的权力路(5):屡次跳槽中共人事史无前例

2019-11-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习仲勋与习近平旧照(网络资料)
图片:习仲勋与习近平旧照(网络资料)

习近平政坛起步除了创下破格考察越级提升的记录,还创下另一个记录:借助朝中父亲权力与人脉,不到六年跳槽三次:79年从清华工农兵学员上跳国务院办公厅军委办公厅,登上政坛,引人注目;83年从中央下跳河北正定县,以退为进,决意晋升;85年从正定横跳南方福建省厦门,跨省跨区,史无前例。三次跳槽之后并未消停,时过3年竟又跳了……

提要:毛泽东早期掌权靠建功,习近平早期晋升靠跳槽;毛泽东为在红军逃跑征途中挽救了红军,赢得了中共中央政府青眼有加;习近平在跳槽中调整进退、布局前后、打点上下,摆脱阻力,随时保证晋升的优势。自由亚洲电台,北明非常识,我是北明。这一次“始皇帝毛主的习,习近平的晋升路”系列之五“屡次跳槽中共人事史无前例”,我们要看看习近平第三次跳槽在中共人事调动史上的特殊地位,以及这次跳槽的来龙去脉。

绝无仅有的大跳槽

习近平从河北正定的县局级干部直接晋升到省部级第三梯队,走的显然是后门。从中央到地方,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个后门里跳出一个拦路虎。这个拦路虎姓高名扬,高扬。高扬是河北省委第一书记,是中组部专门派到河北去解决省委领导班子派性斗争老大难问题的。他果敢公正,亲自处理诬告案件,亲自写文章纠正文革遗风,直言青年干部的急躁情绪并无大碍,乃是为了搞好工作。但是他对中央破格提拔习近平,无论以急躁论、还是以为了搞好工作论,他都不买账,连通知他到河北任职的中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分管人事的习仲勋给他的私下嘱咐,都在省常委会上公开了。他是习仲勋这个朝中后门里的拦路虎,他这只拦路虎以杀出来,河北常委议论纷纷,习近平在正定的努力、青干局的破格考察、考察后打开的绿灯,统统从石家庄和正定交界处的滹沱河里打水漂了。习近平从中央到县城、从县城到省部级干部的退一步近两步的成功,只要高扬在任,肯定无法兑现了。所以,习近平再度依仗朝中他父亲的人脉关系,跳槽了。

毛泽东最初确立在党内的绝对权威是靠实力,习近平没有毛泽东的实力,从知识结构到个人魅力再到为中共建功立业,他都不能与毛泽东比,不过他有一条毛泽东比不上,这就是朝中有人。凭这一条,他步入政坛不到六年,就跳了三次槽。 79年从工农兵学员清华,一下子跳到国务院办公厅和军委办公厅;83年,从办公厅突然一举跳到河北正定县;85年,再从河北正定,一家伙跳到大陆南方福建省厦门市。首次跳槽是跳上政坛,引人注目;二次跳槽是因为形式变化,故以退为进,准备登上第三梯队列车;没想到这一跳撞上高扬这个大块的绊脚石;所以三次跳槽是为了摆脱这个障碍,顺利进入第三梯队。无论第一次上跳到中央,第二次下跳到县城,第三次横跳到南方,虽然他左右腾挪,跳法不同,但是目标始终如一,就是为了破格加官进爵。第三次跳槽,他终于如愿以偿,当了厦门市副市长,成了市局级干部,也就是终于具备了进入省部级干部第三梯队了。

这第三次跳槽,跳出了距离,跳出了水平,跳出了中共人事调动历史新纪录。根据前中组部官员,也是习近平当年的考察人阎淮的介绍,虽然现在厅局级的干部跨省调动并非没有,但是早在八十年代,所有厅局级干部升任到省部级,都是在本省就地完成的。那个时候,慢说全国近3000个县和区的县区委书记,跨省、夸大区调动的没有一例,连厅局级干部跨省调动的也一例都没有。如果有,只有一例,就是习近平。这位县处级干部,从中国华北地区,直接跨省跨区,调到中国南方福建省厦门市任副市长。这一跳,远远跳出了河北省委第一书记的管辖范围,也跳出了中共过调动史上绝无仅有的一例。

朝中人脉借势

习近平这一次从县委书记到副市长的晋升以及从河北正定到福建厦门的跳槽,显然不是因为他的政绩,而再度是因为他朝中有人。这个人不是别人,还是他的父亲习仲勋。

习仲勋是中共老资格,口碑好,影响大,还在河南洛阳接受监督时,习近平能上清华大学,就是因为习仲勋他所在厂子出了一个说习仲勋好话的“证明”而顺利进去的;习近平一毕业就跳到国务院办公厅、军委办公厅,做了国防部长耿飚的秘书,是习仲勋安排的;习近平应该破格进入省部级干部第三梯队,是习仲勋的设想;习近平看准机会空投到正定,是习仲勋的安排;李锐命青干局大员破格考察习近平,是习仲勋的关照;在河北不期然受到高扬的阻力,让习近平第三次大跳槽到福建,是习仲勋的幕后斡旋。习仲勋先生认定,在太子党中,自己的太子比别人的优秀,必须接班。作为父亲,他有这个雄心和计划,作为复出后(1981)的中央书记处“主管全面工作之外还主管人事”的常务书记,他有这个便利和条件。

自1983年中组部青干局奉命违规考察习近平之后,尤其是河北省委第一书记高扬把他的私下关照捅到省常委会上之后,习仲勋对高扬的阻碍耿耿于怀,对习近平的在河北灰溜溜的处境念念不忘。他一直试图寻找机会,要把儿子调离这个已经不再有晋升机会的正定县,河北省,甚至华北地区。

1985年3月19日习仲勋约自己的好友、已经被迫卸任中组部常务部长和青干局负责人的李锐谈心事,从下午四点谈到六点。其中谈到:“儿子习近平有良好反映,想为他安排工作,但似乎又觉得还得等待时机。”


李锐1985年3月19日日记电子影印版。*本台记者北明翻拍于美国胡佛研究所。)
李锐1985年3月19日日记电子影印版。*本台记者北明翻拍于美国胡佛研究所。)

填补内斗空缺

习仲勋最后为儿子拍板让他远下南方升级为副市长,是另一项人事关说的尾声,而且是已故中共领导人胡耀邦先生为修正党内人事调动之歪风引发的。此事牵涉到胡耀邦信任的老部下项南,胡耀邦的政敌胡乔木、胡耀邦的儿媳妇和胡德平的前妻安黎。

习近平河北受挫的时候,厦门副市长这个位置上本来有人,不是别人,是胡耀邦的儿媳妇、胡耀邦长子胡德平的前妻,安黎。安黎不仅是嫁到胡家的媳妇,她本人也是一位红二代,其父是五十年代的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安子文。据讯,安黎是“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的前副秘书长,这个协会1981年由国务院批准成立,接受中组部人事领导。1983年,正是中共干部任用制度改革而大换班开始的时期,太子党们跃跃欲试,准备继承父业,一展鲲鹏之志。红色浪潮之下,安黎找当时的福建省委书记项南,要求到其辖区福建工作。项南是胡耀邦团中央谱系里多年的老部下,碍于胡耀邦情面,他满足了安黎的愿望,把她任命为厦门市副市长。党的女儿党首选,为了让安黎得志,她还很快被吸收为中共党员。可是安黎准备好了做官,却没(像习近平、薄熙来等太子党那样)准备好实干。到任后,据说她平时常驻厦门宾馆,工作喜欢打胡耀邦旗号,遇事动辄找项南解决,居高临下的派头弄得在厦门官场口碑不好,鸡飞狗跳。

消息终于传到中央,1984年,胡乔木在中共中央书记处上,以“纠正党内不正之风”为由,提出安黎问题,矛头所向胡耀邦。胡耀邦吃了一惊:他压根不知道身边竟有此事发生,因为安黎求项南这事瞒着胡耀邦,项南应允安黎之求也没告诉胡耀邦。胡耀邦为官清廉、严以律己,民间有口皆碑,但是他控制不了家族成员和社会风气,再说裙带关系历来是人之常情,若无独立的法治体系和法规制度,肯定禁而不止。末了这项关说的终止,是党内斗争和人治的结果:项南立即受到胡耀邦的严厉批评,安黎很快被调回北京。 (杨中美《习近平——站在历史十字路口上的中共新领导人》p105-106,时报文化出版社)

1985年6月,习近平到厦门上任。这一次跳槽是他权力路上第三次跳槽,他成功地离开了河北正定这个被曝光的晋升基地,躲避了阻挠他违规越级晋升的河北省委第一书记高扬,升任为市局干部。他成为省部级第三梯队已经没有悬念,本应该按部就班地踏踏实实地放弃朝中人脉凭自己的实力走路了。匪夷所思的是,三年之后,他竟又跳槽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