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北明非常識:蘇共解體後的普京現象:普京的思想資源(下)續

2021.12.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北明非常識:蘇共解體後的普京現象:普京的思想資源(下)續 2018年12月11日索爾仁尼琴誕辰百年,莫斯科舉行索爾仁尼琴雕像揭幕儀式。坐落在花崗岩基座上的索爾仁尼琴青銅紀念碑由俄羅斯藝術家安德烈·科瓦丘克(Andrei Kovalchuk.)設計。他的項目2017年由莫斯科建築師聯盟在俄羅斯僑民社區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之家的倡議下舉行的建築和雕塑招標中獲勝,並得到了俄羅斯文化部的支持。揭幕儀式由俄羅斯聯邦新聞和大衆傳媒局局長米哈伊爾·塞斯拉文斯基(Mikhail Seslavinsky)主持,俄羅斯總統普京和索爾仁尼琴遺孀娜塔莉亞·索爾仁尼琴先後發表講話。
(Public Domain)

這一次接上一集內容,我們進一步看看普京對索爾仁尼琴的認知。上次我們說過,自2007年索爾仁尼接受了普京政府頒發給他的國家勳章,據北明依據普京官方網站的記錄所做的不完全統計,普京演講、答記者問中提及、引述索爾仁尼琴,包括處理紀念索爾仁尼琴相關事宜等,達50多次。

領悟索氏思想

更重要的是,普京對索爾仁尼琴的認知隨着歲月增加日益深入,而且這種深入在索爾仁尼琴去世後更加顯著。

舉個例子:普京在2013年瓦爾代國際俱樂部的討論會上檢討過去說:“不幸的是,在我們國家的歷史上,有時很少有人重視個人的生命。很多時候,人們僅僅被視爲一種手段,而不是發展的目標和使命。我們不再有這種權利,我們不能爲了發展而把數以百萬計的人的生命投入那樣的火中。我們必須珍惜每一個人。俄羅斯在本世紀和未來幾個世紀的主要力量將在於其受過教育、具有創造力、身體和精神健康的人民,而不是自然資源。”

瞭解俄羅斯思想特徵的人應該知道,“人口”(population)這個概念,在俄羅斯的語境中不只是個生物學概念和統計學數字,更是個體生命、靈魂和思想載體的概念,它指的更多是人的本體性和主體性。在這次討論會上,普京強調要提高和保護人口素質,他提及索爾仁尼琴的觀點,以便爲這個問題的重要性背書,他說:“我深深相信,個體的個性、道德、智力和身體發展必須保持在我們哲學的核心位置。早在20世紀90年代初,索爾仁尼琴就表示,國家的主要目標應該是在經歷了非常困難的20世紀後保存人口。”據此,他進而指出,“今天,我們必須承認,我們還沒有完全克服負面的人口趨勢,儘管我們已經遠離了國家潛力的危險下降。” (Meeting of the Valdai International Discussion Club,September 19, 2013,俄羅斯總統普京官方網站)

普京的人口思想其來有自,他對索爾仁尼琴的引述使人難以忘懷,以至於五年之後這一引述再度被人提起。2018年的瓦爾代會議上,針對俄羅斯是否準備好了「在人類思想和靈魂方面的競爭,是否正在贏得這場競爭的問題,主持人盧基楊諾夫(Fyodor Lukyanov)對普京發問時提及普京關於索爾仁尼琴的陳述,說:“關於人,我剛剛想起來,在2013年的第十次瓦爾代會議上,您提到了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他的一個重要觀點是,拯救人民比其他任何事情都重要。的確,在現代世界,對人民、靈魂和思想以及人力資本的競爭比對可能獲得或不獲得的領土的競爭更加激烈。……”(Meeting of the Valdai International Discussion Club,Vladimir Putin took part in the plenary session of the 15th anniversary meeting of the Valdai International Discussion Club. October 18, 2018,俄羅斯總統普京官方網站)

2018年12月12日,在“國家人權成就與慈善工作成就獎”頒獎儀式上,普京發表頒獎詞,強調公民和公衆輿論參與國家生活的重要性,指出這是俄羅斯穩步發展和鞏固的基礎。他再度引述已長眠地下十年的索爾仁尼琴,他說,“按照這位作家,社會關係的空氣及其純潔性是比富足程度、工業發展、甚至治理體系更基本的價值。這些關係決定了國家的生活和它的未來。”

普京用索爾仁尼琴關於社會關係的純潔性,也就是公義和善良的社會氣氛的思想,結束他的頒獎詞,他說:“今天的獲獎者正在努力確保沒有人必須獨自承擔他們的不幸,確保每個人在最需要的時候既能得到幫助又能得到支持。正是你們創造並加強了我們所有人、整個社會--國家和人民--都迫切需要的正義和善良的氛圍。這正是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談到的人類關係的 ‘空氣’。”(Presenting national awards for achievements in human rights and charity work,December 12, 2018,The Kremlin, Moscow,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官方網站)

最近的消息是,前幾天,在本年度(2021年)12月23號普京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他回答俄羅斯“國際文傳電訊社”記者維亞切斯拉夫·特列霍夫(Vyacheslav Terekhov)提問時,再度提及索爾仁尼琴相關的觀點:他依據俄羅斯工作年齡的人口短缺的情況,他強調,提高國內工作人口數量,這不僅是經濟增長的因素,更是地緣政治和人道主義的組成部分,他說:“因此,保護索爾仁尼琴所寫過的人民,正在成爲我們最重要的任務之一,也是增長的動力之一。”

“你錯了。我絕對同意他的觀點。”

普京贊同索爾仁尼琴這位蘇聯異議知識人對蘇共制度及其原因的分析。西方世界並不全然理解普京的心思,2000年10月,法國費加羅報(Le Figaro)記者採訪普京時,以論斷的方式發問說:「你最近與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會面,他說俄羅斯在解決與共產主義的恩怨之前無法進一步發展。但我認爲你不同意索爾仁尼琴的說法。」普京斷然否定,他回覆說:

“你錯了。在這一點上我絕對同意他的觀點。”他強調:“我絕對同意索爾仁尼琴的觀點,每個公民都應該明白,國家的崩潰,蘇聯的崩潰,首先是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在政治、國家事務和經濟中盛行的結果。”

普京的思想是明確的,他告訴費加羅報記者:“帝國的統治形式是短暫的和錯誤的,它們會導致解體,它們不能爲國家的發展提供堅實的長期基礎,因此它們本身就是錯誤的,短暫的和沒有前途的。”

普京不僅確認要堅決抵抗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在抵抗方式上,也擯棄了共產暴政的手段,他說:“與共產主義算賬並不意味着進行大清洗,並以人們是共產黨員或在與共產黨有關的一些準軍事組織工作爲由進行追捕。這將是最嚴重的錯誤。這將意味着在社會中挑撥離間。”(Interview with the French Newspaper Le Figaro/ October 26, 2000 00:00,俄羅斯總統普京官方網站)在這一點上,他與索爾仁尼琴不謀而合。全世界有目共睹,蘇聯倒臺後,被稱作政治強人的普京沒有實行斯大林式的階級大清洗,這意味着普京不僅在觀念上站在共產主義對立面,在思維方式和行爲方式上也與共產主義拉開了距離,這是值得注意的重要區別,我們知道,共產主義制度在東歐和蘇聯崩潰至今三十年了,但在東方中國,許多反共志士下意識地以專制思維模式或行爲方式處理不同意見,很難把這種方式僅僅歸結爲人的個性特徵。

傳承索氏遺產

普京對索爾仁尼琴的認同不僅限於認知方面,爲了索爾仁尼琴的思想在俄羅斯改制時期被人民接受,爲了在俄羅斯繼承和貫徹索爾仁尼琴的思想,他打開了那扇禁閉近四十年的大門:索爾仁尼琴去世一週年的2009年,他的紀事著作《古拉格羣島》被俄羅斯政府教育部正式列爲全俄高中必讀書。這部三卷本著作記錄了蘇聯強制勞動和集中營生活的全貌,是揭示極權殘暴性質的重磅炸彈,1973在西方出版,但在前蘇聯一直是禁書。而索爾仁尼琴的另一部小說,描寫古拉格犯人生活的《伊萬·傑尼索維奇的一天》,那時已經是俄羅斯學生的必讀書。

索爾仁尼琴逝世後,普京與他的遺孀娜塔麗婭·索爾仁尼琴(Natalya Solzhenitsyna)一直保持聯繫,這不僅是爲了安撫,更是爲了傳承索爾仁尼琴的遺產,因爲娜塔麗婭·索爾仁尼琴是索爾仁尼琴基金會的主席和相關公共事務(如管理海外俄羅斯博物館等)的活動家,她“站在重要的教育和人道主義項目的源頭”,保護俄羅斯歷史和文化,並向後人傳承傑出而獨特的人(普京語),索爾仁尼琴的記憶。(Congratulations to Natalya Solzhenitsyna on her birthday,July 22, 2019,俄羅斯總統普京官方網站)

2014年6月,普京簽署行政令,成立索爾仁尼琴百年紀念活動籌備委員會。這是一個大規模綜合文化項目,領銜主導人是普京的總統辦公廳主任謝爾蓋·伊萬諾維奇(Sergei Ivanov),參與者則涵蓋從俄羅斯聯邦到地區當局官員和文化與學術機構的代表,重點項目包括跨越俄羅斯的國際各種項目,如編輯出版索爾仁尼琴各類作品、改編和製作其作品成爲其他藝術形式、籌備和出版《古拉格羣島》特刊和研究註釋、定期舉辦相關紀念或研討會議和講座、創建索爾仁尼琴相關的展覽、在莫斯科開設他的紀念性博物館、開設1994年在索翁建議下開辦的“俄羅斯海外僑民之家”、建立索爾仁尼琴紀念碑等。

普京的努力卓有成效。起初是官方開綠燈,到索爾仁尼琴逝世10週年,也是他的百年誕辰日的時候,民間自發紀念的活動已蔚然成風,俄羅斯幾十個地區和海外都舉行了紀念活動,這是那些被他的文字所吸引、被他的思想和世界觀所激勵的人們的自發的活動。舉個例子,僅2017年索爾仁尼琴紀念碑的設計,就有70家投標提交方案,這些方案不僅來自俄羅斯首府莫斯科,也來自從聖彼得堡、奧廖爾、別爾哥羅德、頓河畔羅斯托夫、到哈巴羅、克符拉迪/沃斯托克等俄羅斯其他地區。(參閱2018年12月11日在莫斯科舉行的索爾仁尼琴紀念碑揭幕儀式上俄羅斯聯邦新聞和大衆傳媒局局長米哈伊爾-塞斯拉文斯基( Mikhail Seslavinsky)的講話,Monument to Alexander Solzhenitsyn unveiled in Moscow,December 11, 2018,俄羅斯總統普京官方網站)

高評索氏價值

普京對索爾仁尼琴最全面的評價體現在他在索爾仁尼琴雕塑揭幕儀式的致辭中。這個致辭簡練地總結了索爾仁尼琴的社會角色、文化貢獻、思想要點、人格特色以及他對俄羅斯的意義,是迄今爲世界對索爾仁尼琴這位蘇聯時代的俄羅斯良心最權威的評價。普京在致辭中說,索爾仁尼琴是俄國人民「傑出的同胞、作家、思想家、戰爭老兵」,「他參加了偉大的衛國戰爭,是俄羅斯的真正愛國者」。普京說,他「清楚地記得與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的所有會面 —— 他的智慧,他的謹慎和對歷史的深刻理解,他的心和靈魂,他的思想同樣充滿了對祖國的痛苦和對祖國的無限熱愛。這些感情推進了他所有的工作。」

普京評價說:索爾仁尼琴“清楚地描述了真實的、真正的、人民的俄羅斯和給數百萬人帶來痛苦和嚴峻考驗的極權主義制度。”

關於索爾仁尼琴的遺產,普京說,索爾仁尼琴誕辰100週年“不僅是一個祭奠與敬重的日子,而且首先是一個重新審視他的文學、社會以及哲學遺產的機會,對我們、對俄羅斯和對世界,這些遺產交織在20世紀的結構中,並繼續與時俱進。”

普京依據索爾尼琴的歷史觀,指出他對俄羅斯的意義:“索爾仁尼琴認爲,不瞭解國家的過去,就無法有意義地邁向未來。因此,他的努力方向是尋找和指定改善俄羅斯的方法,使我國不再發生遭受過得那些最艱難和最戲劇性的考驗,使我們多民族的人民生活在尊嚴和正義之中。他就是這樣看待自己的使命、目標和工作的意義的。” 普京強調:最重要的是,已故的索爾仁尼琴的聲音仍然被青年一代聽到,要讓「他的思想和觀點,在人們頭腦和心中產生共鳴」(Monument to Alexander Solzhenitsyn unveiled in Moscow,December 11, 2018,俄羅斯總統普京官方網站)

強調索氏知榮守辱

與白銀時代知識分子不同,索爾仁尼琴親身經歷了斯大林時代的大清洗和殘暴的全過程,他對蘇聯社會做了極爲深入的調查研究,除了切身經歷和感受,他花了七十多年的時間研究蘇聯革命史,讀了數百部書,收集了數百人的見證,寫了十多部著作,唯一目的就是在觀念思想上清理蘇聯災難之後的爛攤子。如果說世界上只有一個人瞭解蘇共的邪惡,並全力揭露共產極權制度的殘暴與邪惡,這個人就是索爾仁尼琴。而普京全面推動索爾仁尼琴及其思想、生平和信念在俄羅斯的認知,就是鋪墊抵制蘇共意識形態和暴政的思想基石,防止重回蘇共舊窠。

在對索爾仁尼琴的評價中,普京反覆提及的是他的人格特徵和行爲方式。普京珍視這一特徵,至少三次在不同場合描述或提及:在2007年爲索爾仁尼琴頒發“文化和教育領域傑出成就國家獎”的儀式上,在隨後應允到訪索爾仁尼琴的宅邸與他面談時,而在十年後的索翁雕像揭幕儀式上,普京表述的最充分,他是這樣說的:

“ 索爾仁尼琴是一個正直的人,一個特別有原則的人,他從來不想安逸。在他的著作中,在他的文學、新聞和社會活動中,他公開地、一貫地捍衛自己的觀點和信念,並論證了爲一個健康社會提供的無條件的道德價值。”(Monument to Alexander Solzhenitsyn unveiled in Moscow,December 11, 2018,Moscow,俄羅斯總統普京官方網站)

普京對索爾仁尼琴認定真理、擇善固執、知榮守辱品行的公開讚賞,也是對他自己的一種激勵:若要在蘇聯內部的舊勢力和東西方外部壓力中,把共產極權的爛攤子蘇聯改造成新世紀的俄羅斯,沒有索爾仁尼琴那樣擇善固執,知榮守辱的意志,是不會成功的。

蘇共解體後的普京現象揭示到此,我們看到,在藉助懺悔牧師建構起安身立命的良心基礎的前提下,普京有帝國時期改革家的原則和教訓做歷史借鑑,有俄羅斯白銀時代的前輩知識分子的思想做精神支撐,還有蘇聯時期被禁的異議知識分子做思想導師和人格榜樣。這些共同構成了普京思想、精神、心裏和行爲的重要的內在資源。

這是自由亞洲電臺的北明非常識,下次我們考察普京這些思想資源對於俄羅斯的實際意義。

2018年12月11日索爾仁尼琴誕辰百年,莫斯科舉行索爾仁尼琴雕像揭幕儀式。坐落在花崗岩基座上的索爾仁尼琴青銅紀念碑由俄羅斯藝術家安德烈·科瓦丘克(Andrei Kovalchuk.)設計。他的項目2017年由莫斯科建築師聯盟在俄羅斯僑民社區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之家的倡議下舉行的建築和雕塑招標中獲勝,並得到了俄羅斯文化部的支持。揭幕儀式由俄羅斯聯邦新聞和大衆傳媒局局長米哈伊爾·塞斯拉文斯基(Mikhail Seslavinsky)主持,俄羅斯總統普京和索爾仁尼琴遺孀娜塔莉亞·索爾仁尼琴先後發表講話。(Public Domain)
2018年12月11日索爾仁尼琴誕辰百年,莫斯科舉行索爾仁尼琴雕像揭幕儀式。坐落在花崗岩基座上的索爾仁尼琴青銅紀念碑由俄羅斯藝術家安德烈·科瓦丘克(Andrei Kovalchuk.)設計。他的項目2017年由莫斯科建築師聯盟在俄羅斯僑民社區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之家的倡議下舉行的建築和雕塑招標中獲勝,並得到了俄羅斯文化部的支持。揭幕儀式由俄羅斯聯邦新聞和大衆傳媒局局長米哈伊爾·塞斯拉文斯基(Mikhail Seslavinsky)主持,俄羅斯總統普京和索爾仁尼琴遺孀娜塔莉亞·索爾仁尼琴先後發表講話。(Public Domain)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