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北明非常识:始皇帝“毛主的习”·习近平的权力路(27):李锐引导习近平用心良苦

2021-07-27
Share
专栏 | 北明非常识:始皇帝“毛主的习”·习近平的权力路(27):李锐引导习近平用心良苦
Photo: RFA

提要:

1,李锐关注习近平时间表

2,李锐选拔习近平的初衷:“改革共产党领导层的结构”

3,李锐三度试图影响习近平用心良苦

 

关于1983年10月李锐违规考察习近平这一点,要补充的信息是:李锐虽然从未明说这一点,但他在他2002年做的口述往事中提到过,不过提的既隐晦,又捎带:原话只有一句,是“那时候组织部想提拔他”(指习近平),说这一语,是为了接下来陈述习近平之父习仲勋和习近平所在地河北省委书记高扬对此事截然相反的态度和做法,以及习近平调离河北正定的情况。想提拔习近平的“组织部”是个机构,直接听命于谁?当然是负责选拔第三梯队的组织部第一副部长、青干局局长李锐。

 在1983年10月李锐违规考察习近平,使他进入第三梯队名单之后,李锐虽然退休,没有放弃习近平。我们先看看李锐关注习近平的时间表:

 

李锐关注习近平时间表

1984年10月,李锐卸任中组部,11月,赴正定与习近平“漫谈”。

1985年,习近平河北提拔受阻,调福建,李锐2009年日记记载:与到访的周倜夫妇“漫谈旧事。习近平派去福建,是项南当政,便于照顾”。

2004年,习近平时任浙江省委书记,某月,李锐给习近平写信,告知他想去浙江。

2004年6月,李锐再度写信给习近平,告知要去浙江。

2004年约7、8月间,李锐赴浙江,专程面见习近平,向他进言。

2005年2月,李锐从北京托毛应民带自己的书赠送习近平。

2005年6月,李锐在“陈云百年诞辰会”上从杜星垣处获悉习近平看到他赠送的书了,他将此讯记入了当天的日记。

2016年11月,习近平权力顶峰三年多,李锐给习近平写信请求解决高干楼供暖问题时提醒习近平,曾经两次见过他:谈过话,吃过饭。

  

李锐选拔习近平的初衷:改革共产党领导层的结构

李锐对习近平的格外关注并不只出于对习仲勋爱屋及乌,改革中共干部队伍,是李锐破格挖掘习近平的思想背景。自1982年李锐调入中组部、成立青干局并任局长,他还参加到组建中共十二大班子的小组。 9 月( 5 日)他在中共十二 大小组会上的发言题目正是《选拔中青年干部问题》,他并在各省、市组织工作会议上做了一系列有关干部队伍“四化”(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选拔中青年干部、组建“第三梯队”等问题的发言。12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社论叫做《起用一代新人》,引起极大反响,是李锐根据手下干将阎淮等提供的素材起草的,社论呼吁老干部们解放思想,树立新时期的用人观念,强调老干部们当前第一位的职责,也是革命一生的最后职责,“就是刻不容缓地选好接班人”。八十年代,李锐对中国革命的反思远不如九十年代和二十一世纪那么透彻,但是他决意通过起用新人来更新中共干部的老年化、非知识化、非专业化的愿望是显而易见的。关于这一点,李锐在私底下说得更彻底:“后来我在中组部组建第三梯队,就是解决这个问题嘛, 改变共产党领导层的结构,用有文化知识、年轻的一代,替代下打江山的一代。”(《李锐口述往事》大山文化出版社2013年7月,P.354)

 他破格考察习近平,正是抱着这样的初衷,也是怀着这样的期待。

 既然李锐指名道姓特殊考察习近平,考察报告他不可能忽略。而当时人在正定的习近平没有让李锐失望,阎淮考察他后带回北京的结论相当积极(参见上篇),阎淮还和一同完成这项特殊任务的同事李志民议论说:习近平的经历证明胡耀邦所言,往各县“选调大学生”“改变封建落后意识”真有必要……。应该说,对于李锐而言,从此习近平不再是同辈党朋之子的抽象存在,而有了一个独立的印象,李锐并开始赋予这个具体的存在以期待和希望。

 

李锐三度试图影响习近平用心良苦

此后的李锐,不仅在卸任后探望习近平,更重要的是,他抓住机会点拨习近平、敦促习近平。1985年11月在正定游访时,他以前上级身份与习近平谈话,告诫这位新任不久的县委书记:“党委应短小精干,真正管大事,不要与政府对口,人浮于事,变成官僚机构。”(李锐1984年11月23日日记)

19841123 李锐正定看习近平IMG_0263.jpg

 如果说李锐退休后“微服私访”到正定,从日记的相关记载中看上去有游览古迹、考察民情之兼顾,那么近二十年后,2004年,他在浙江与习近平见面,应该说是专程前往:他为浙江之行给习近平写了信,告知会去,但是此信不知何故没有收到,他于是再写一信(“想去浙江事,给习近平信没收到,只好再写一次。”李锐日记 2004年6月14日)。习近平当时已经是浙江省委书记了。这一次浙江之行,李锐携夫人在秘书薛京陪同下,专程前往杭州探望习近平。习近平殷勤地请他们吃饭,饭局上李锐以长辈身份进言习近平:“你现在地位不同了,可以向上提点意见”了。(《李锐口述往事》2013年版。北明注:这本口述往事显示,李锐在2013年的回忆中,不确切他去浙江探望习近平的时间是2003年还是2004年,但他自己的日记显示时间是2004年)习近平听完李锐的劝告,不置可否,不接话茬,到散席的时候才回复李锐,他委婉地拒绝了李锐的建议,说:“我怎么敢跟你比啊,你可以打打擦边球,我不敢”(《李锐口述往事》有电子版,李锐与美国之音记者谈话)。

 纵观李锐离休后举止,1997年中共十五大前, 他上书江泽民,倡议防止左倾;2002年中共十六大前他再度上书江泽民,提出党内民主化和国家政治生活民主化十项建议。这之后两年,他在浙江建议习近平向上提意见,不是餐桌上的珍馐色味,泛泛而谈,乃是具体有所指,有期待,他显然把习近平当作党内的“改革派”,希望他利用现有权位向上提建议,以便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促进中国政治民主化。

 习近平的消极反应并没有断绝李锐的殷切希望,次年,2005年(2月),李锐再度抓住一个机会,他托到访北京府上的浙江省政协办公厅调研员毛应民带书赠送习近平,书是《李锐近作:世纪之交留言》,李锐简称“近作”,2003年中华国际出版社出版集团出版的。(“毛应民来,……谈浙江形势好,……习近平得人心。又给三本《近作》,赠习一本。”——李锐2005年2月26日日记)此一举并非一般性礼节。这书不是他个人经历的回忆,是他思考政治民主化的文字结集,内容囊括从1998年到2003年他对制度改革的思考,其中中共十五大,十六大他的两份书面发言,连续建议尽快扭转“政治改革严重滞后”情况,要求总结二十年经验教训,提出了“政治体制改革的意见“。两万字长文“胡耀邦去世前的谈话”,源自胡耀邦去世前十天邀请李锐去他家做的一次长谈,记述了李锐历次耳闻与亲历与胡耀邦的对谈,评述了胡耀邦思想,指出导致胡耀邦下台的原因是没有体制改革。其余文章大都谈论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的反“左”防“左”问题,以及对毛泽东的历史评价或对马克思主义的再认识等,按李锐先生自序,这些文章“攸关我党和国家命运、前途的重要问题”。

此书对习近平而言,无疑具有思想启蒙意义,足见李锐用心良苦。李锐托人带书给习近平四个月后,他辗转在北京召开的“陈云百年诞辰会”上,从前国务院秘书长、退休前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成员兼秘书长杜星垣处获悉,习近平收到了他的赠书,专门在日记中记了一笔:“杜到浙江呆了一个多月,……习近平告他看到我的《近作》。”(李锐2005年6月13日日记)

李锐最后一次主动联系习近平是2016年,习权力达致顶峰的三年半之后,他写信给这位总书记,请求解决老干部住房楼的供暖问题,信中,他提醒习近平他们曾经两次见面:“你在正定时,我找你谈过话,你在浙江时,我到杭州,请吃过饭。”(2016年11月9日李锐日记)。

从正定到中央,习近平步步迁升,但他始终在李锐的密切关注中:从在正定的前辈式嘱托,到在浙江的平级式劝诫,再到远程赠书式神交等。以后随着他升迁至权力顶峰,李锐与习近平的关系逐步疏远,但李锐对各方、各界、包括海内外刊物、广播、电视、网络上自媒体等对习近平的公开报导极为关注,而且总是及时记录他府上各色人等对习近平的各种私下议论。据我2019年9月在胡佛研究所图书馆查阅《李锐日记》时的不完全统计,仅2013年1月到2014年11月期间,他在日记中提及“习近平”或相关事务如“青干局”的,就有约80次左右(这项粗略统计,不包括这段时期《炎黄春秋》编务会议与会者发言中数十次论及习近平的次数)。选拔青年后备干部是李锐在中共党内任职期间最后一项事业,习近平是这个事业开发的最大一个期待,并演化为对中国后来意义深远的开端。

李锐选择习近平并非是力排众议的长官(部长)行为和个人行为,这背后有广泛的人脉基础。下次我们来看看看这方面的情况。自由亚洲,北明非常识,始皇帝毛主的习,习近平的权力路:李锐试图影响习近平用心良苦。我是这个节目主持、撰稿、制作人北明。(待续)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