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北明非常识:始皇帝“毛主的习”·习近平的权力路(28):李锐推助习近平有人脉基础

2021-08-03
Share
专栏 | 北明非常识:始皇帝“毛主的习”·习近平的权力路(28):李锐推助习近平有人脉基础 上排左起:魏久明、胡耀邦、林牧;下排左起:周建南、习仲勋、阎淮。(注:此图人物中缺本文提及的张哲民)
网络图片

提要:
1,李锐身边的思想共同体
2,思想共同体的外延效应
3,胡耀邦最早提出“第三梯队”概念
4,党内改革派追随胡耀邦、敬佩习仲勋,寄望习近平

李锐身边的思想共同体

2011年4月24日下午4点35分左右,李锐家的门铃响起,一位工作人员进来说,魏久明让他给李锐送来一封信。魏久明,时任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曾与胡锦涛在团中央工作过,他也是大陆知名敢言杂志《炎黄春秋》的编委,其政治立场与李锐一样,以改革与自由主义色彩著称;送来不是普通信件,是装在一个大牛皮纸信袋里的打印文件,文件作者署名林牧。林牧,曾任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政治秘書兼助手(2006年逝世)。这份文件标题是《习仲勋披露胡耀邦下台前后政治内幕》。来人要求李锐签收,李锐一边签字一边对来人说:“你告诉魏久明,我还没看,我先签收了”,他同时向他客厅在坐诸位展示了这份文件。北明当时在坐。自由亚洲,北明非常识,这次我们谈谈李锐特别推助习近平的人脉基础。

1982年9月至1987年1月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是中共改革派重镇。在文革后中共所谓“拨乱反正”时期和改革开放初期,他主持平反了大批文革期间的冤假错案,他也是检讨中共文革错误的“真理标准大讨论”思想运动的具体组织者。他因此遭到党内顽固势力的围剿,1987年被指为反对“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而被迫辞职。他遭整肃,是 自文革以来中共党内斗争的最重大事件,导致中共内部改革势力和顽固势力进一步分化,他的同情者和支持者进一步凝聚,而他的逝世,并未能淡化意识形态上的分歧,也未能结束中共内部思想路线之争。

对于无从了解“胡耀邦时代”前后中共铁幕内部人事关系的局外人而言,前述这段细节证明李锐身边有一个思想共同体,他们中有些是胡耀邦的部下,如本文令人将整治胡耀邦内幕文件送交李锐的魏久明和将整治内幕形诸于文字的林牧;也有披露整治胡耀邦内幕的中共老辈习仲勋,当然包括中共党史专家李锐。这个思想共同体认同胡耀邦的亲民爱民的治国理念,敬重胡耀邦光明磊落的办事风格,不同程度地主张政治体制改革,是中共内部的改革派。

关于林牧的历史和政治立场,这里要特别补充一句,他文革前因参与胡耀邦在陕西发起的“解放思想、解放人、放宽政策搞活经济”的改革失败后,遭受政治迫害12年,两度入狱,八年劳改,文革结束后平反。在任胡耀邦政治秘书前,先後出任中共陝西省委宣傳部副部長、省委副秘書長、国务院科技幹部管理局長、中共西北大学党委书记。八九年公开支持和参与胡耀邦逝世引发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六四后被开除党籍公职,此后与当局彻底决裂。1995年当选中国人权国内理事,同年与45位著名科学家和学者发起“呼吁宽容”建议书和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开信,要求释放异议人士。曾被非法居留和骚扰,晚年迁居西安,因赵紫阳逝世亦被警方拘留或骚扰。2006年10月在家中突然逝世。林牧不仅写了《习仲勋披露胡耀邦下台前后政治内幕》,还写了《我所知道的习仲勋》一文。文章指出:习仲勋与胡耀邦、赵紫阳、万里三位“中共民主派”一样:“有几个共同的特点:一是,他们在战争时期和建国初期就有人道、民主的思想和宽厚、求实的作风;二是,他们在党内亲身经历过残酷斗争,懂得共产党体制方面的弊病,并注意克服那些弊病;三是,他们保持着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不谋一人、一家、一党、一派的私利。”文章以十一节内容依次回顾习仲勋一生,彰显习仲勋人性与德政:一,陕北肃反死里逃生、二,土改镇反宽松执政、三,“稳进慎重”进驻西藏、四,顶住毛周压力保护西安古墙、五,中共八届十中全会挨整、六,“文革”受难不辩解不涉人、七,倡建南方三特区、八,抵制反改革的倒胡活动、九,坚持反“左”反对起用“文革余孽、十,力劝邓小平退休、十一,为胡耀邦拍案而起痛斥“逼宫”。林牧早年身怀理想加入中共、后秉持良知被逐出庙堂,再因坚持道义走向民间,大半生身份是中共官员,盖棺定论为中国异议知识人。他是中共当局中良知大于政治的典型。

思想共同体的外延效应

胡耀邦被老人帮攻击的理由之一是他拉帮结伙搞“青红帮”,(青,青年团,红,红卫兵。后者比喻选拔干部第三梯队),其实这正是胡耀邦所反对的而不屑的。也正是因为他正直、天真,得正派人爱戴,李锐自己和他身边的真正同道大都亲敬胡耀邦。李锐手下具体执行考察习近平使命的阎淮是晚辈,与团中央并无直接人脉瓜葛,他以“伟大”二字评价习仲勋,依据的是习仲勋对落难的胡耀邦的态度:

“习仲勋确实很伟大,……只因为他一人敢为‘胡耀邦被整’拍案而起,就够资格!” (阎淮《进出中组部——一个红二代理想主义者的另类人生》p.218,明镜出版社2017年版)

这个思想共同体的意志还有外延效应。2012年11月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丶中共中央軍委主席,一个多月后,2013年第一天,前中共建工部科技局局长兼建筑研究院院长、前国家建工总局副总局长、建设部科技委顾问张哲民来到李锐宅。时年步入九五高龄的张哲民,小李锐一岁,是由保姆牵着来到李锐家的,两位老者难得见面,聊谈不仅涉及他们共同的老友——张哲民的“至交”、李锐“终生的朋友”——前中共一机部副部长周建南(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之父),张哲民也谈到对刚上台不久的习近平的希望,他嘱咐李锐要对习近平“起些影响”,他把这嘱咐不是说了一次,而是“再三”。(李锐2013年1月1日日记,并参阅李锐“百年回首”,《炎黄春秋》2016年第4期)

上排左起:魏久明、胡耀邦、林牧;下排左起:周建南、习仲勋、阎淮。(注:此图人物中缺本文提及的张哲民)网络图片
上排左起:魏久明、胡耀邦、林牧;下排左起:周建南、习仲勋、阎淮。(注:此图人物中缺本文提及的张哲民)网络图片

胡耀邦最早提出“第三梯队”概念

李锐离休前竭诚尽力考察选拔的“第三梯队”,作为一个富有新意的中共预备干部概念,是胡耀邦的发明,(崔武年“李锐和‘第三梯队’建设”《敬祭李锐》p104)是他在1983年5月中共六届人大一次会议上提出的。不仅如此,在这项工作展开之初,胡耀邦亲自过问、督促第三梯队的选拔:“1983年12月初,总书记胡耀邦催问分管组织工作的政治局委员宋任穷,‘千人第三梯队名单什么时候拿出来?’”(阎淮《进出中组部——一个红二代理想主义者的另类人生》p.219,明镜出版社2017年版);在这项工作期间,胡耀邦亲自过目青干局为第三梯队成员撰写并报送各省和政治局的500字小传,经常针对其中具体内容做具体批示(同上,p.229);在第三梯队名单形成后,胡耀邦针对这批人的使用,提出具体指示和建议(分期分批借调他们到中央工作,并就各省名次、借调时限等作了具体指示)。第三梯队关乎中共内部改革势力的发展,倍受胡耀邦重视,李锐作为青干局这项工作直接负责人,直接传达胡耀邦的指示。1984年春节后,李锐告诉阎淮,“耀邦和紫阳最近都提出选拔干部要向下看,特别要注意40岁左右的知识分子。……”(同上,p.232)

——工作关系远近未必决定人际关系的亲疏,很多人一个办公室工作多年依然形同路人;但是共同的价值可以通过工作关系增进了解,最终结为看不见的思想联盟。在这个意义上,在中组部主持青年干部局工作的李锐,工作上执行的是陈云、邓小平的主张,思想上则与胡耀邦同心同德。

党内改革派追随胡耀邦、敬佩习仲勋,寄望习近平

李锐与胡耀邦一样善于思考,疏于拉帮,不过与诸多老干部一样,他是胡耀邦人道主义政治风格的受益者。平反之前,七十年代(1978),李锐在流放地能到地方医院问诊看病,就是时任组织部长的胡耀邦批的;他解除流放,回到北京(1979),也是胡耀邦直接批准的。胡耀邦不营私不结党,也不偏待李锐,李锐退休后出书《论三峡工程》,当时中共中央决议上马在这个工程,祸国殃民,李锐反对,其文章想拿到报纸上公开发表,清样送交中央,胡耀邦不同意,还说了李锐几句“闲话”。后来胡耀邦知错,写了诗送李锐,做自我批评,诗中反映了李锐关于三峡不该上马的意见。李锐从中共延安时期到皇城建政持政,在党内上下左右前后阅人无数,心明眼亮,对人对事不轻易动声色,此事却感动李锐,称道胡耀邦此一举是“确确实实货真价实的自我批评”,评价他是“中共历史上一个人最难的、最可贵的品质。” 胡耀邦由此成为李锐在几十年中共党内生活中,可以交心的两个人之一。(李锐《李锐近作——世纪之交留言》p.73-74,中華國際出版集團有限公司2003年初版)

胡耀邦虽然有恩于李锐,李锐评价胡耀邦,却是出于价值观念、家国社稷:

“胡耀邦很了不起,他读《圣经》啊。所以我的结论就是:共产党领导人中杰出的人物,只有赵紫阳、胡耀邦这两个。 我认为他们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以来,领导人里面最好的两个人。他们的头脑最清醒,最能干,是最能够按人民意愿做事的两位总书记。……党内好不容易出了个胡耀邦,出了个赵紫阳,好不容易出来这么两个人,这对党来说真得很不容易,对国家和人民是天大的好事。但是那些‘元老’们先是把耀邦干掉了,‘六四’后又把紫阳干掉了! ”(《李锐口述往事》P.361)

胡耀邦则与不少党内“老同志”薄一波、习仲勋、赵紫阳等一样,信任李锐作为中共历史学家的“史德”。他被逼检讨辞职,两年期间苦闷不已,对个人经历和党内纷争思考良多,他与之开诚布公畅谈的人是李锐。他约李锐去府上,一谈就是六小时,回顾自己一生,检点他主政期间党内和国家各项事物及他与其他领导人重大意见分歧等等,面面俱到,几乎无所不涉。一席谈罢,十天后他竟辞世而去,这该是胡耀邦一生最后一次长谈。(参阅李锐“胡耀邦去世前的谈话”,《李锐近作——世纪之交留言》中華國際出版集團有限公司2003年初版)

李锐问过胡耀邦:“你干吗要写那样一个辞职检讨?“胡耀邦回答:“我要照顾这个家。” 李锐认为此一举动胡耀邦不如坚持拒绝检讨的赵紫阳。胡耀邦坚持改革,力排左议、直至被整下台而不悔,他最终低头,是要为家人着想,这让人联想到那些被斯大林枪毙的老布尔什维克行刑前喊的效忠斯大林的口号。其实这只能说明斯大林政权的残酷,说明在残酷政治中,被迫害者胡耀邦即便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也不愿放弃对家人最后的责任。而胡耀邦对李锐如此坦言,其襟怀单纯,显而易见。

回到主题,总结一下:胡耀邦治国,力行人道主义,民胞物与;为人,光明磊落,公正质朴。因此在中共衙门里孚改革众望,得人心所向。李锐人在其中,中共党内民主派因追随胡耀邦、而敬佩习仲勋,寄望于前中组部官员李锐不断影响习近平,是顺理成章的事。这是李锐因为老习为胡耀邦拍案而推助小习,破例违规考察提升习近平的人脉基础。

其实习近平上台之初的一两年,中国整个国家民心都寄望习近平 ,都期待一场政治体制改革。下次这个时间,我们要了解具有民主自由意识和期待宪政治国的太子党,在习近平上台之初对他的反应。(待续)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