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北明非常識:始皇帝“毛主的習”·習近平的權力路(28):李銳推助習近平有人脈基礎

2021-08-03
Share
專欄 | 北明非常識:始皇帝“毛主的習”·習近平的權力路(28):李銳推助習近平有人脈基礎 上排左起:魏久明、胡耀邦、林牧;下排左起:周建南、習仲勳、閻淮。(注:此圖人物中缺本文提及的張哲民)
網絡圖片

提要:
1,李銳身邊的思想共同體
2,思想共同體的外延效應
3,胡耀邦最早提出“第三梯隊”概念
4,黨內改革派追隨胡耀邦、敬佩習仲勳,寄望習近平

李銳身邊的思想共同體

2011年4月24日下午4點35分左右,李銳家的門鈴響起,一位工作人員進來說,魏久明讓他給李銳送來一封信。魏久明,時任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副主任,曾與胡錦濤在團中央工作過,他也是大陸知名敢言雜誌《炎黃春秋》的編委,其政治立場與李銳一樣,以改革與自由主義色彩著稱;送來不是普通信件,是裝在一個大牛皮紙信袋裏的打印文件,文件作者署名林牧。林牧,曾任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政治祕書兼助手(2006年逝世)。這份文件標題是《習仲勳披露胡耀邦下臺前後政治內幕》。來人要求李銳簽收,李銳一邊簽字一邊對來人說:“你告訴魏久明,我還沒看,我先簽收了”,他同時向他客廳在坐諸位展示了這份文件。北明當時在坐。自由亞洲,北明非常識,這次我們談談李銳特別推助習近平的人脈基礎。

1982年9月至1987年1月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是中共改革派重鎮。在文革後中共所謂“撥亂反正”時期和改革開放初期,他主持平反了大批文革期間的冤假錯案,他也是檢討中共文革錯誤的“真理標準大討論”思想運動的具體組織者。他因此遭到黨內頑固勢力的圍剿,1987年被指爲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而被迫辭職。他遭整肅,是 自文革以來中共黨內鬥爭的最重大事件,導致中共內部改革勢力和頑固勢力進一步分化,他的同情者和支持者進一步凝聚,而他的逝世,並未能淡化意識形態上的分歧,也未能結束中共內部思想路線之爭。

對於無從瞭解“胡耀邦時代”前後中共鐵幕內部人事關係的局外人而言,前述這段細節證明李銳身邊有一個思想共同體,他們中有些是胡耀邦的部下,如本文令人將整治胡耀邦內幕文件送交李銳的魏久明和將整治內幕形諸於文字的林牧;也有披露整治胡耀邦內幕的中共老輩習仲勳,當然包括中共黨史專家李銳。這個思想共同體認同胡耀邦的親民愛民的治國理念,敬重胡耀邦光明磊落的辦事風格,不同程度地主張政治體制改革,是中共內部的改革派。

關於林牧的歷史和政治立場,這裏要特別補充一句,他文革前因參與胡耀邦在陝西發起的“解放思想、解放人、放寬政策搞活經濟”的改革失敗後,遭受政治迫害12年,兩度入獄,八年勞改,文革結束後平反。在任胡耀邦政治祕書前,先後出任中共陝西省委宣傳部副部長、省委副祕書長、國務院科技幹部管理局長、中共西北大學黨委書記。八九年公開支持和參與胡耀邦逝世引發的天安門民主運動,六四後被開除黨籍公職,此後與當局徹底決裂。1995年當選中國人權國內理事,同年與45位著名科學家和學者發起“呼籲寬容”建議書和致全國人大常委會公開信,要求釋放異議人士。曾被非法居留和騷擾,晚年遷居西安,因趙紫陽逝世亦被警方拘留或騷擾。2006年10月在家中突然逝世。林牧不僅寫了《習仲勳披露胡耀邦下臺前後政治內幕》,還寫了《我所知道的習仲勳》一文。文章指出:習仲勳與胡耀邦、趙紫陽、萬里三位“中共民主派”一樣:“有幾個共同的特點:一是,他們在戰爭時期和建國初期就有人道、民主的思想和寬厚、求實的作風;二是,他們在黨內親身經歷過殘酷鬥爭,懂得共產黨體制方面的弊病,並注意克服那些弊病;三是,他們保持着爲人民服務的宗旨,不謀一人、一家、一黨、一派的私利。”文章以十一節內容依次回顧習仲勳一生,彰顯習仲勳人性與德政:一,陝北肅反死裏逃生、二,土改鎮反寬鬆執政、三,“穩進慎重”進駐西藏、四,頂住毛周壓力保護西安古牆、五,中共八屆十中全會捱整、六,“文革”受難不辯解不涉人、七,倡建南方三特區、八,抵制反改革的倒胡活動、九,堅持反“左”反對起用“文革餘孽、十,力勸鄧小平退休、十一,爲胡耀邦拍案而起痛斥“逼宮”。林牧早年身懷理想加入中共、後秉持良知被逐出廟堂,再因堅持道義走向民間,大半生身份是中共官員,蓋棺定論爲中國異議知識人。他是中共當局中良知大於政治的典型。

思想共同體的外延效應

胡耀邦被老人幫攻擊的理由之一是他拉幫結夥搞“青紅幫”,(青,青年團,紅,紅衛兵。後者比喻選拔幹部第三梯隊),其實這正是胡耀邦所反對的而不屑的。也正是因爲他正直、天真,得正派人愛戴,李銳自己和他身邊的真正同道大都親敬胡耀邦。李銳手下具體執行考察習近平使命的閻淮是晚輩,與團中央並無直接人脈瓜葛,他以“偉大”二字評價習仲勳,依據的是習仲勳對落難的胡耀邦的態度:

“習仲勳確實很偉大,……只因爲他一人敢爲‘胡耀邦被整’拍案而起,就夠資格!” (閻淮《進出中組部——一個紅二代理想主義者的另類人生》p.218,明鏡出版社2017年版)

這個思想共同體的意志還有外延效應。2012年11月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屆一中全會上當選爲中共中央總書記丶中共中央軍委主席,一個多月後,2013年第一天,前中共建工部科技局局長兼建築研究院院長、前國家建工總局副總局長、建設部科技委顧問張哲民來到李銳宅。時年步入九五高齡的張哲民,小李銳一歲,是由保姆牽着來到李銳家的,兩位老者難得見面,聊談不僅涉及他們共同的老友——張哲民的“至交”、李銳“終生的朋友”——前中共一機部副部長周建南(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之父),張哲民也談到對剛上臺不久的習近平的希望,他囑咐李銳要對習近平“起些影響”,他把這囑咐不是說了一次,而是“再三”。(李銳2013年1月1日日記,並參閱李銳“百年回首”,《炎黃春秋》2016年第4期)

上排左起:魏久明、胡耀邦、林牧;下排左起:周建南、習仲勳、閻淮。(注:此圖人物中缺本文提及的張哲民)網絡圖片
上排左起:魏久明、胡耀邦、林牧;下排左起:周建南、習仲勳、閻淮。(注:此圖人物中缺本文提及的張哲民)網絡圖片

胡耀邦最早提出“第三梯隊”概念

李銳離休前竭誠盡力考察選拔的“第三梯隊”,作爲一個富有新意的中共預備幹部概念,是胡耀邦的發明,(崔武年“李銳和‘第三梯隊’建設”《敬祭李銳》p104)是他在1983年5月中共六屆人大一次會議上提出的。不僅如此,在這項工作展開之初,胡耀邦親自過問、督促第三梯隊的選拔:“1983年12月初,總書記胡耀邦催問分管組織工作的政治局委員宋任窮,‘千人第三梯隊名單什麼時候拿出來?’”(閻淮《進出中組部——一個紅二代理想主義者的另類人生》p.219,明鏡出版社2017年版);在這項工作期間,胡耀邦親自過目青幹局爲第三梯隊成員撰寫並報送各省和政治局的500字小傳,經常針對其中具體內容做具體批示(同上,p.229);在第三梯隊名單形成後,胡耀邦針對這批人的使用,提出具體指示和建議(分期分批借調他們到中央工作,並就各省名次、借調時限等作了具體指示)。第三梯隊關乎中共內部改革勢力的發展,倍受胡耀邦重視,李銳作爲青幹局這項工作直接負責人,直接傳達胡耀邦的指示。1984年春節後,李銳告訴閻淮,“耀邦和紫陽最近都提出選拔幹部要向下看,特別要注意40歲左右的知識分子。……”(同上,p.232)

——工作關係遠近未必決定人際關係的親疏,很多人一個辦公室工作多年依然形同路人;但是共同的價值可以通過工作關係增進了解,最終結爲看不見的思想聯盟。在這個意義上,在中組部主持青年幹部局工作的李銳,工作上執行的是陳雲、鄧小平的主張,思想上則與胡耀邦同心同德。

黨內改革派追隨胡耀邦、敬佩習仲勳,寄望習近平

李銳與胡耀邦一樣善於思考,疏於拉幫,不過與諸多老幹部一樣,他是胡耀邦人道主義政治風格的受益者。平反之前,七十年代(1978),李銳在流放地能到地方醫院問診看病,就是時任組織部長的胡耀邦批的;他解除流放,回到北京(1979),也是胡耀邦直接批准的。胡耀邦不營私不結黨,也不偏待李銳,李銳退休後出書《論三峽工程》,當時中共中央決議上馬在這個工程,禍國殃民,李銳反對,其文章想拿到報紙上公開發表,清樣送交中央,胡耀邦不同意,還說了李銳幾句“閒話”。後來胡耀邦知錯,寫了詩送李銳,做自我批評,詩中反映了李銳關於三峽不該上馬的意見。李銳從中共延安時期到皇城建政持政,在黨內上下左右前後閱人無數,心明眼亮,對人對事不輕易動聲色,此事卻感動李銳,稱道胡耀邦此一舉是“確確實實貨真價實的自我批評”,評價他是“中共歷史上一個人最難的、最可貴的品質。” 胡耀邦由此成爲李銳在幾十年中共黨內生活中,可以交心的兩個人之一。(李銳《李銳近作——世紀之交留言》p.73-74,中華國際出版集團有限公司2003年初版)

胡耀邦雖然有恩於李銳,李銳評價胡耀邦,卻是出於價值觀念、家國社稷:

“胡耀邦很了不起,他讀《聖經》啊。所以我的結論就是:共產黨領導人中傑出的人物,只有趙紫陽、胡耀邦這兩個。 我認爲他們是中國共產黨建黨以來,領導人裏面最好的兩個人。他們的頭腦最清醒,最能幹,是最能夠按人民意願做事的兩位總書記。……黨內好不容易出了個胡耀邦,出了個趙紫陽,好不容易出來這麼兩個人,這對黨來說真得很不容易,對國家和人民是天大的好事。但是那些‘元老’們先是把耀邦幹掉了,‘六四’後又把紫陽幹掉了! ”(《李銳口述往事》P.361)

胡耀邦則與不少黨內“老同志”薄一波、習仲勳、趙紫陽等一樣,信任李銳作爲中共歷史學家的“史德”。他被逼檢討辭職,兩年期間苦悶不已,對個人經歷和黨內紛爭思考良多,他與之開誠佈公暢談的人是李銳。他約李銳去府上,一談就是六小時,回顧自己一生,檢點他主政期間黨內和國家各項事物及他與其他領導人重大意見分歧等等,面面俱到,幾乎無所不涉。一席談罷,十天後他竟辭世而去,這該是胡耀邦一生最後一次長談。(參閱李銳“胡耀邦去世前的談話”,《李銳近作——世紀之交留言》中華國際出版集團有限公司2003年初版)

李銳問過胡耀邦:“你幹嗎要寫那樣一個辭職檢討?“胡耀邦回答:“我要照顧這個家。” 李銳認爲此一舉動胡耀邦不如堅持拒絕檢討的趙紫陽。胡耀邦堅持改革,力排左議、直至被整下臺而不悔,他最終低頭,是要爲家人着想,這讓人聯想到那些被斯大林槍斃的老布爾什維克行刑前喊的效忠斯大林的口號。其實這隻能說明斯大林政權的殘酷,說明在殘酷政治中,被迫害者胡耀邦即便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也不願放棄對家人最後的責任。而胡耀邦對李銳如此坦言,其襟懷單純,顯而易見。

回到主題,總結一下:胡耀邦治國,力行人道主義,民胞物與;爲人,光明磊落,公正質樸。因此在中共衙門裏孚改革衆望,得人心所向。李銳人在其中,中共黨內民主派因追隨胡耀邦、而敬佩習仲勳,寄望於前中組部官員李銳不斷影響習近平,是順理成章的事。這是李銳因爲老習爲胡耀邦拍案而推助小習,破例違規考察提升習近平的人脈基礎。

其實習近平上臺之初的一兩年,中國整個國家民心都寄望習近平 ,都期待一場政治體制改革。下次這個時間,我們要了解具有民主自由意識和期待憲政治國的太子黨,在習近平上臺之初對他的反應。(待續)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