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北明非常識:始皇帝“毛主的習”·習近平的權力路(32):保民益救下屬引火燒身,陳良宇事件始末

2021-09-21
Share
專欄 | 北明非常識:始皇帝“毛主的習”·習近平的權力路(32):保民益救下屬引火燒身,陳良宇事件始末 抵制中共大一統經濟政策的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
(Public Domain)

大難臨頭,人在上海的陳良宇似乎無動於衷,據說北京中央政治局常委們開會決定他的命運的時候,他照常出席活動,觀看在上海舉行的世界田徑大賽。據說次日一早八時,他動身乘中央派遣的專機到北京出席中共十六屆六中全會籌備會議,抵達後即被中紀委雙規。據說這是他淪爲最高當局囊中之物的過程。自由亞洲,北明非常識,我是北明。

陳良宇事件始末

以上是陳良宇被控的網傳版本之一。中共高官沉浮經歷是鐵幕後面的祕密,難究其竟。不過坊間另一個版本,以京滬及東南沿海與內陸各省爲背景,描述陳良宇被雙規的過程,披露了更詳細、更合情理的內容。其間事態演進與事件邏輯環環相扣,各方人物關係、行爲方式與其性格自洽,事態進程也經得起推敲。有意思的是,這個詳細內容的文本居然在陳良宇被雙規之後第11天就出籠了,而迄今(2021年9月)六年過去,其內涵和暗示,有些已得到間接的確認,因此頗有參考價值。

據此文披露,陳良宇被雙規的直接的原因,是他以自己公開宣佈辭職,聽憑組織處置爲條件,要求中組部釋放辭職後被雙規的上海勞保局局長祝均一,並以此爲代價換取上海提高發放標準的新的勞保政策不受中央阻止而按時執行。陳良宇不聽勸阻、拒絕妥協,中央不容,雙規他是胡錦濤爲首的中央採取的緊急措施。

本節目不是陳良宇一案的專題,但是因爲此案與本節目深在主旨密切相關,無法繞開,這裏做一次儘量簡短的描述。陳良宇代表上海市委抵抗胡溫政府爲代表的中央權威對上海經濟政策的干預,引發中央反制,這一抵抗與 壓制的抗爭模式,總共六個回合,步步升級,直至陳良宇遭到強行處置:

第一回合:上海提高社保發放標準並聯動各省;中央制止(2006年5月,距陳良宇被雙規四個月。)

上海勞保局擬定2007年元月實施提高社會低保和勞保的發放標準。得到中國沿海5省和京津兩市積極響應並準備跟進。但內地數省以“兄弟省”帶來巨大社會壓力爲由,要求中央財政補貼以便跟進。

總理溫家寶對此出爾反爾,先指示上海可爲試點,沿海省市慢慢研究,隨後建議以中常委爲名義的胡錦濤個人意見:上海在《社會保障法》出臺之前不要改變現行社會低保和勞保發放標準,意圖制止上海行動。

第二回合:上海組織研究班子反對一刀切,中央派紀檢組開始調查

上海勞保局長祝均一遂組織研究班子,撰寫論述社保標準不應全國一刀切的系列報告,在上海內部交流併發給兄弟省市、中央相關機構和部分人大代表。

在此情況下,中紀委派多人組成的紀檢組赴上海開始對上海社保基金案進行高調調查。

第三回合:上海勞保局長辭職保計劃;中紀委雙規勞保局長並糾纏新任(2006年7月,距陳良宇被雙規了兩個月)

上海勞保局工作因紀檢組的調查幾乎癱瘓,局長祝均一決定主動辭職,意在專門對付中紀委的糾纏,而使市委新任命的局長接替工作,以保證上海新的社保和勞保標準按計劃出臺實施。

這個“陰謀”被人揭發,辭職僅數日的祝均一7月17日被中紀委雙規,連帶他人受累。而8月新任上海社保局長江慶卓亦遭紀檢組日夜糾纏無法接任工作。

第四回合:陳良宇出馬針鋒相對:強固計劃、要求放人、撤銷紀檢組補貼;紀檢組轉移駐地,調武警自保(2006年8月、9月,距陳良宇被雙規兩天)

陳良宇志在必得,他接連做了幾件事:一,親組班子,日夜工作,將計劃實施日期從次年元月提前到當年“十 · 一”,要在“國慶”57年之際“向上海人民獻禮”,並“爲全國做榜樣”。二,親自向中紀委爲祝均一求情,無效。三,約9月21日,提前實施社保勞保新標準準備就緒,陳良宇到紀檢查駐地宣佈上海市委這一決定,聲稱這一決定得到市委市政府全市人民兄弟省市和大批中央領導同志支持,符合中央精神和上海實際情況。並說兄弟省市和中央因此感受的壓力有益於在競爭中全面提高全國社保勞保水平,符合人民切身利益。據說他表示:上海此一行動“只會提前”、“不會放棄”、“絕不動搖”。他進一步明確表示希望紀檢組轉達他的態度:上海支持、配合、甚至奉陪紀檢組調查貪腐。但如果壓制上海實施新的社保標準,不要搞陰的,跟他明着來,他可以親自上電視辯論。陳良宇相信他代表沿海富裕地區人民利益,會得到支持,也能給貧困地區人民帶去希望,能得到理解。陳良宇說完走人,同行的上海市委辦公廳主任孫路一隨後要求紀檢組立即放祝均一回家,他宣佈,祝均一一天不回家,上海市委對紀檢組在上海待遇超標部分一天不買單,如果祝均一回家,紀檢組在上海行止自便,花銷上海錢自由。還說:祝均一久不回家,上海市民知道紀檢組是來阻止社保老保新標準實施的,你們只好求菩薩保佑了。

陳良宇抵抗中央集權力度不能再大了。紀檢組聞言心驚膽戰,對中央聲稱“陳良宇及其上海小弟兄”“耍流氓”,要求立即撤離以防人身傷害。中紀委決定不放人、不撤離,採取三項對應措施:曾派保便衣安插進紀檢組實施保護、主要調查人員從豪華酒店轉移到浦東機場附近較低檔次酒店、外調武警進入上海實施保護。據說這時時間是9月22日晚,中南海與上海呈緊張局勢。

第五回合:上海三千警衛包圍紀檢組;中央大員輪番勸阻陳良宇(9月23日,距陳良宇被雙規一天)

上海市公安局吳志明調集三千武警、幹警、保安、企業武裝民兵包圍了浦東機場紀檢組轉移後下榻的賓館,聲稱:聽說紀檢組“受到暴力攻擊的威脅”,奉上海市委和公安部之命前來實施“保護”。鑑於三千執勤人員中僅有十分之一穿制服,而且全部並未配備武器,可知上海這一行動意在向中央示威,而非準備製造暴力事件。

但這顯然意味着上海與胡溫政府之間的衝突升級。據此,溫家寶同意中紀委書記吳官正意見,暫時將紀檢組撤到浙江待命,但是胡錦濤以中紀委不能向上海陳良宇示弱爲由反對。據說那日胡錦濤單獨召集兩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和曹剛川磋商,但大約15分鐘後曹剛川大聲罵娘,破門而出,隨後郭伯雄也嘆氣離開了會議室。具體情況不詳,推測是兩位軍委副主席對胡錦濤很不滿意。由於擔心暴力衝突,中共政治局常委召開緊急會議,胡錦濤表示定要採取強硬措施,其餘八名稱常委包括溫家寶希望此事協調解決。

事情鬧大了,消息說,曾慶紅、黃菊、江澤民都給陳良宇打了電話,前兩位責令他立即命上海公安部長吳志明三千人馬撤離,不允許上海爆發突發事件影響全國穩定,江則勸陳良宇冷靜行事,不可激動。

第六回合:勸阻無效,陳良宇親見中組部長,宣佈辭職,要求放人;紀檢組立地雙規陳良宇(9月24日,陳良宇被雙規當天)

陳良宇電話裏表示:他本人準備辭去上海市委書記一職並將對一切後果負責。他依然要求中紀委釋放祝均一。上海與中央尖銳對立,事態極爲嚴重,陳良宇9月24日這天上午召集上海市委市政府幹部碰頭,他推心置腹,開誠佈公:“我之所以能在這個位置上爲上海的發展和上海的人民作出一些成績,全靠你們這些人給我幫忙,你們就是我的兄弟姊妹。我決不允許我的兄弟姊妹無辜受人傷害。誰要傷害我的兄弟姊妹,誰就一定要付出代價。沒有你們這些兄弟姊妹,我這個市委書記是當不成的。沒有我,你們兄弟姊妹只要抱成團,只要爲人民辦好事,辦實事,替人民的切身利益辦事,你們做什麼事情都能成功。我肯定要走了,你們要把我留下的事情辦下去,辦好,你們就永遠是我的兄弟姊妹。現在祝均一被他們弄去了,我這個陳老闆不能救他,我這個老闆就不當了。祝均一是替我辦事的,我不能救他,我算什麼?”此番話說明他決意孤注一擲,不幹了,或曰幹到底。文章報道說,陳良宇把這樣的話重複說了數遍,掉了淚。

抵制中共大一統經濟政策的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Public Domain)
抵制中共大一統經濟政策的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Public Domain)

跟據這篇報道,陳良宇是就地在上海自投羅網的,依然是抵抗的姿態:在跟他的上海“兄弟姐妹”說表明心曲後,他就約了中組部長賀國強見面。後者當時人在上海、身處中央調派的武警重重保衛中,行蹤對上海市委保密,曾慶紅在電話裏對這個約見成行起了作用。下午,賀國強派人接陳良宇會面,只允許他帶少數幾名文職隨行。陳良宇是前往履行諾言的:見到賀國強,他首先宣佈辭去中央和上海市委一切職務,悉聽中央處置,然後要求中央下令中紀委放祝均一回家:“上海的事情我負責,上海勞保局的事也是我負責,祝均一執行的是我的指示,我的決定,我爲一切負責,我爲一切承擔後果,沒有祝均一的事。我是來頂祝均一的。”賀國強把兩面的話都說了:他表示他個人欽佩陳良宇,理解其個性和心情,讚揚其工作成績,甚至以“朋友”身份再三勸其冷靜、考慮大局和後果以及上海未來的工作;另方面,對陳良宇的辭職聲明和放人請求,他說他不能做決定,只能轉告。陳良宇寸步不讓,重複自己的決定和要求,而且說:不放祝均一,他就不走人。

整個談話大約一個半小時,期間“賀國強多次起身到另一個房間打電話或接電話,每次離開時間都不到一分鐘。”然後賀國強提出要與陳良宇私下談“知心話“,示意陳良宇隨行人員退下,陳同意了。陳良宇至此從上海市委市政府視野中消失,電話被切斷。(參見笑笑“胡錦濤被套牢——陳良宇是贏家不是輸家” CDJP.org

次年,2007年,7月24日上海人大常委會和黃浦區人大常委會罷免了陳良宇全國人大代表和上海市人大代表資格;26日他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移交司法機關處置,成爲國家罪犯;2008年4月11日,陳良宇以受賄、濫用職權兩項罪名被判處有期徒刑18年。無論多麼自負,想必陳良宇早已明白,這是設計好的棋局,再博無益,他沒有上訴。

陳良宇雙規失去自由之後,相繼再有上海市委辦公廳主任孫路一、上海市財政局副局長劉紅薇、有“中國開放式基金第一人”之稱的華安基金總經理韓方河、上海企業家、上海申花國際貿易公司董事鬱知非、有“中國零售業第一品牌”之稱的上海百聯股份董事長薛全榮等人,因涉嫌腐敗案件被調查,其中孫路一、韓方河、鬱知非等人先後被捕。案件不斷髮展,國家統計局局長邱曉華也因涉案被捕。2007年6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病故,此前那道因他病休而打開的整肅上海之門,門框門檻也消除了,不久,其辦公室主任王維工因涉嫌向陳良宇通風報信遭中紀委“雙規”。據稱,他又坦白交代了另外30多個官員涉嫌犯罪,中紀委因而再設更多專案組進行調查。

再這樣牽扯下去,沒完沒了,這恐怕是胡錦濤溫家寶沒想到的。該案已成連環案,據悉共立案23個,受審者包括陳良宇、王維工在內30人,分別在北京、上海、長春、合肥、蕪湖四省五地審理。

陳良宇事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入21世紀第一起涉及中央政治局委員的政壇事件。

陳良宇以引火燒身爲代價,取得的唯一勝利是:前勞保局張祝均一,繼任局長江慶卓,市委書記陳良宇本人前赴後繼、三起三落而堅持不撤的“提高社保和勞保發放標準的政策“,終於在十月一日之前,9月29日隆重出臺,上海《解放日報》爲此發出系列報道後新華社和人民日報均作了轉載。中央壓制下陳良宇拼得的這一政績,如今在相關資訊機構已經查無痕跡,不過2007年第3期《上海人大》雜誌中“2007,上海新政”一文在自我評擺陳良宇之後的政績中,無形中透露了相關佐證,文章說:“從 2006 年下半年起陸續推出的提高企業退休人員養老金水平等 10 項惠民政策, 到已納入今年計劃的放寬廉租對象收入線認定標準等舉措,都是強烈的民本意識在市政府工作中的體現。”

“2007.上海新政”,《上海人大》2007年第3期p.7

陳良宇以身試法的直接後果是上海政壇劇烈地震,大批熟悉上海情況的官員遭罷免和查處;政治結構抽空後,經濟塌陷式墜落,上海GDP實際增長率由2007年的15.2% 降至2009年的8.2%,以美元爲計的名義增長率則由2007年的23.9%降至2009年的8.7%,人均GDP實際增長率由2007年的10.3%降至2009年的4.6%(參見:上海市地區生產總值)。

繼中國官方媒體就陳良宇事件統一口徑的消息發出,西方主流媒體路透社、美聯社、法新社、共同社、BBC、CNN以及香港、臺灣媒體紛紛以新華社電訊稿爲基礎編髮了消息。引發的關注足夠。但是,對此一事件的評論具有真知灼見的,包括海外中國問題專家在內,極爲少見:淺顯者,受中國經濟改革時期腐敗異像左右,解讀爲胡溫政府反腐敗的重要舉措;深入者,囿於中國當代專制政治格局,解讀爲中共高層內部一團漆黑的狗咬狗權力鬥爭;少數坊間人士的獨到觀察認爲,這是一起冤案。爲要揭示習近平接替陳良宇任上海市委書記究竟着意味什麼,需要深入解讀陳良宇事件的本質。這是下一次【北明非常識】的內容。自由亞洲,北明非常識,我是北 明,謝謝收聽,下週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