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北明非常識:蘇聯解體的精神現象(3):當局的基督教訴求和戈氏的道德立場

2021-10-19
Share
專欄 | 北明非常識:蘇聯解體的精神現象(3):當局的基督教訴求和戈氏的道德立場 這是英文原版《與克格勃一起祈禱》(Prying With the KGB) 的封面和封底。
圖片由本節目主持人和本文作者提供。

蘇聯垮臺30年,十月革命104年,在這個十月,北明藉助蘇聯垮臺時應邀訪問蘇聯進行調查的美國基督教使團的見聞,帶您考察中國大陸無從知曉的蘇聯解體的精神資源。自由亞洲,北明非常識。我是北明。接着這個節目的第二集:克格勃頭子的懺悔和國安部的禱告,這一集我們看看蘇聯最高當局的基督教訴求和戈爾巴喬夫的“道德立場”。

當局基督教訴求的誠意

蘇聯最高當局對基督教訴求的真實性,體現在幾個方面。

一,是前述的“破天荒的邀請”:在國家大變局之際,毅然向冷戰四十年的頭號敵國美國發出邀請,請的是美國各行各業的精英,而且全部是基督教信仰者,請他們充當自己的顧問,解決動盪中面臨的各種棘手問題。比較一下十八世紀彼得大帝爲了富國強兵,邀請的是歐洲科學家、造船家、醫生們到俄國來幫助推進器物現代化;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列寧歡迎的是美國企業家和慈善家,爲他們提供藥品糧食。四十年代二戰時斯大林抵抗納粹,期待的是美國的軍事援助,於是有了美國的租借法案。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是俄國自1917年革命以來最劇烈的地震,蘇聯當時雖然國力強大,但是民生經濟狀況很遭,民間流傳這樣的笑話:

莫斯科盧比安卡(克格勃總部)大樓外。 一個愁眉苦臉的男人一邊走路一邊自言自語:肥皂沒有,電池沒有,襪子也沒有……。這時旁邊走過來一個看起來象是便衣的人, 小聲對他說:公民同志,您要是再這樣詆譭我們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我就要拿手槍把你的腦袋敲了! 那個男人看看便衣警察,繼續自言自語:看看,連子彈也沒有……。

蘇聯最高當局卻不解決子彈問題,也不着意解決民生問題,首先解決精神道德信仰的問題。

其次,接待美國代表團的規格所顯示的誠意。蘇聯當局爲這個代表團安排的是最高待遇:代表團組成後,蘇聯當局爲美國各地各界的十九名成員連夜辦理簽證;抵達之後負責他們在蘇聯境內一切費用;安排他們拜訪了蘇聯最高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最高蘇維埃主席團、最重要的官方媒體《真理報》(Pravda)、蘇聯克格勃(KGB國安部)總部、社會科學院、記者俱樂部、戈爾巴喬夫夫人的文化基金會等。參訪克里姆林宮時,當局把其他遊客拒之門外;下榻之處是莫斯科豪華賓館……。在蘇共接待外賓史上,只有哈默(Armand Hammer)享受過這樣的待遇,哈默是一位成功的美國商人、工業家和慈善家。那是1921年,他到俄國爲當時饑荒中的俄國人民提供大量醫藥援助,他也長期努力促進美蘇之間的商業關係,列寧因此對他十分尊重並給予禮遇。

三,蘇聯當局開動全部宣傳機器,全程報導代表團的所有行程,從機場的隆重歡迎儀式,到境內幾乎一切級別的活動,包括官方、民間、學術機構、新聞機構、警察機構等的各項參觀、訪問、會談等,直到訪問結束。不僅報導美國使團的言論行動,也豪不遮掩地報導蘇聯官方各機構放棄馬克思列寧主義,改邪歸正的那些話語和行動。這使得這次訪問在蘇聯境內影響廣泛,而意義深遠。

四,具有像徵意味的“盧比安卡的第一次禱告”的那一天,1991年10月30日,旋即被最高蘇維埃當局確定爲“政治壓迫受害者紀念日”( Day of Remembrance of the Victims of Political Repressions),成爲蘇共當政74年以來,第一個政治壓迫受害者紀念日,此後一直延續至今。美國代表團當時並不知道此事,但是在次日《消息報》對這個事件頭版頭條報導中,看到了此訊。這確鑿是蘇聯當局決意改邪歸正的決心和表徵。

五,美國代表團成員的感受也可以說明問題:美國代表團成員原本希望藉此行機會,爭取獲得蘇聯官方准許,促進在蘇聯的基督教傳播和研究計劃,結果發現,在這件事情上,美蘇的主從位置大顛倒:不是他們請求蘇聯官方的批准,而是蘇聯官方更多地要藉助於他們,開啓基督教事工。

《克里姆林宮的鐘聲》,英文原名“Praying with the KGB”(與克格勃一起祈禱),介紹美國各界精英組成的基督教使團1991年蘇聯解體關鍵時期應邀到訪蘇聯的親歷見聞,是解讀蘇聯解體之因的重要參考資訊,也是本節目的重要參考資料和引述來源之一。作者楊腓力(Philip Yancey)是屢獲美國久負盛名的ECPA(The Christian Book Award)基督教書籍金牌獎的美國作家和《今日基督教》(Christianty Today )雜誌的特約編輯,也是該代表團成員。此書正體字譯本於2002年在臺灣出版,未能引起世俗社會的足夠關注。這是中譯本封面和封底截圖,圖片由本節目主持人和本文作者提供。
《克里姆林宮的鐘聲》,英文原名“Praying with the KGB”(與克格勃一起祈禱),介紹美國各界精英組成的基督教使團1991年蘇聯解體關鍵時期應邀到訪蘇聯的親歷見聞,是解讀蘇聯解體之因的重要參考資訊,也是本節目的重要參考資料和引述來源之一。作者楊腓力(Philip Yancey)是屢獲美國久負盛名的ECPA(The Christian Book Award)基督教書籍金牌獎的美國作家和《今日基督教》(Christianty Today )雜誌的特約編輯,也是該代表團成員。此書正體字譯本於2002年在臺灣出版,未能引起世俗社會的足夠關注。這是中譯本封面和封底截圖,圖片由本節目主持人和本文作者提供。

戈爾巴喬夫的道德立場

蘇聯的改革自上而下是公認的事實。不過美國企業研究所的“俄羅斯研究”主任萊昂·阿倫在“蘇聯解體,你所知道的一切都是錯的”一文(2011年美國《外交政策》)中,試圖從精神、道德層面理解蘇聯解體。他研究戈爾巴喬夫思想,指出,在自上而下的蘇聯解體中,戈爾巴喬夫的思想值得注意。他寫道:

“就像所有現代社會中的革命一樣,俄羅斯革命的導火索是頗不情願的、自上而下的自由化趨勢,其緣由不僅僅限於糾正經濟問題和軟化國際環境所需要採取的行動。戈爾巴喬夫偉大事業的核心內容無疑是理想化的:他希望建立一個更有道德的蘇聯。

”儘管他們祭出的是改善經濟的旗幟,但毫無疑問,戈爾巴喬夫和他的支持者們着手改革的最先切入點,不是經濟問題,而是道德問題。他們在蘇聯改革初期公開講話的內容,現在聽來,只不過是他們對斯大林時代所造成的精神淪喪和意志腐蝕所感受到的痛苦。於是,就像任何一個重要革命起初的狀態,他們開始絕望地尋找一些偉大問題的答案:幸福、有尊嚴的生活是什麼樣的?社會秩序和經濟秩序由什麼構成?一個體面、合法的國家是什麼樣的?這個國家與民權社會的關係應當是什麼樣的?

“戈爾巴喬夫在1987年1月的中央委員會會議上說:‘新的道德風尚已經在我們國家內逐漸形成。’他宣稱公開和民主是他的蘇聯社會改革的根基。他在後來說:‘我們已經開始重新評判道德、展開創造性的思維。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們必須徹底改變生活,完全擺脫以前的錯誤行爲。’他稱此爲自己的‘道德立場’”。

阿倫引述2011年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主持的“自由主義智囊機構當代發展委員會”的一篇文章說:“我們這個時代的挑戰是要對價值體系重新思考,……我們無法在舊思想基礎上建立一個新的國家……”。

阿倫的結論是:“正是與此相同的對自尊和驕傲的道德訴求,從這個國家歷史和現今無情的道德桎梏中脫身而出,在短短几年時間裏掏空了強大的蘇聯帝國,讓其喪失了合法性,把它燒成了一個空殼,最終在1991年8月轟然崩潰。這一探索才智和道德的旅程,絕對是20世紀最後一個偉大革命的核心內容。”

可以引爲旁證的是,有傳言說戈爾巴喬夫“是個沒有暴露(揭露)身份的基督徒”。正因此,1991年11月,戈爾巴喬夫 直接告訴美國基督教使團的代表們說,他是個無神論者。而接下來在場的“蘇維埃主席團”主席盧本成可與戈爾巴喬夫的對話,顯示了這兩位領導人的價值觀念。

盧本成可對戈氏說:“但是……如果總統厭惡背叛行爲、同情人民、鼓勵自由、尊重人權、推動善行……那麼,以行爲來說,您可能已經是個信徒了。”聞言,戈爾巴喬夫是笑着回答的,他說:“我不否認我是這樣。我必須承認,長期以來,《聖經》給我很大的安慰。”戈爾巴喬夫接着說:“忽視宗教信仰是社會的一大損失。我也必須承認,對我們現在所面對的重大問題的處理,基督徒比我們的政治領袖做的好得多。”戈爾巴喬夫感謝美國基督教使團把這次會面的信息帶給美國千百萬基督徒,和將要“全力向蘇聯提供精神上、物資上的援助”。他說他深受感動:“我們正在學習,在一個民主的國家裏,不僅需要上帝的幫助,也需要人民的幫助!”

具有道德精神高度的戈爾巴喬夫身體力行自己的理念。在這次會晤中,戈爾巴喬夫對八月政變做了評論,他強調了對政變策劃者嚴懲的必要性,但他也明確指出:“要防止不正當的報復行爲”。爲阻止頑固派8月19日發動的政變,當局在8月22號那一天,在機場逮捕了政變的首腦人物——“國家緊急狀況委員會”的8名成員,僅此而已,這個國家此後沒有進行大規模逮捕、清理和殺戮。可以說,戈爾巴喬夫的指導思想和相應的行動,是蘇聯龐大專制體系和平解體的開端。

人們可以結論說,八月政變的失敗是或然事件,但沒有疑問的是,粉碎八月政變的行動背後,有來自軍隊和最高當局的堅實的精神道德資源。所以在蘇聯做了大量考察美國代表團成員說:

“在克里姆林宮這最不可能的地方,在這最不可能時代,卻產生了不容忽略的記號,就是在靈性上的覺醒。” ”目睹所發生的一切,足夠讓你成爲一個‘後千禧年主義者’”。

自由亞洲,北明非常識,蘇聯解體的精神現象。這一集我們看蘇聯最高當局對基督教訴求的真實性,和戈爾巴喬夫被世人忽略的道德立場。下一次這個節目,我們要考察一個問題:在蘇維埃政權解體過程中,這個龐大帝國爲何突然迸發出如此強烈的對信仰的追尋?蘇聯從上到下的道德呼聲和對基督教的訴求是全新的外來的植入?還是對傳統的歸回?我是這個節目的主持人北明,謝謝收聽,我們下次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講的太好了
講的太好了 說:
2021-11-19 18:21

只有靈性的覺醒纔有真正的希望,太對了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