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不同的聲音:老牛亦解韶光貴 不待揚鞭自奮蹄:蓬佩奧最後的重要演講

2021-01-08
Share
專欄 | 不同的聲音:老牛亦解韶光貴 不待揚鞭自奮蹄:蓬佩奧最後的重要演講 2020年12月9日上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到喬治亞理工大學就“中共對美國國家安全和學術自由的挑戰”發表演講。(Jessica McGowan/Getty Images)
Photo: RFA

2020美國總統大選在度過了史無前例驚心動魄讓許許多美國人畢生難忘的兩個多月後,於本週塵埃落定。1月6日發生美國總統特朗普支持者闖入國會事件後,美國東部時間1月7日凌晨,副總統彭斯於國會宣佈,確認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當選第四十六屆美國總統。

同樣史無前例極度關注美國總統大選的中共反應:《環球時報》社論說“ 美國政治制度無疑出現了退化”。

幾乎在同一時刻,近月來遭中共日夜辱罵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美東時間7日凌晨發表譴責香港大抓捕聲明,並同時宣佈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近日將訪問臺灣的重磅爆炸性消息。蓬佩奧表示,儘管中國共產黨試圖削弱臺灣在民主上的巨大成功,臺灣民主仍蓬勃發展,臺灣展現的是一個“自由中國”所能達到的成就。

打自國務卿尼克松圖書館歷久彌新的“新鐵幕演講”一戰成名之後,中共的以“人類公敵”爲主罵的“辱蓬運動”正式開打,在習近平四個“絕不答應”的催化下日趨成熟,且大有打一場特朗普連任後持久戰的腔調。

何曾想,11月3日美國總統大選投票結果讓習近平們大跌眼鏡急急令滿地找牙。

此後,“辱蓬運動”罵街方式發生了一個質的變化:

搖身一變,“跛腳鴨”、“秋後的螞蚱”等成爲主罵,土耳其、格魯吉亞、以色列、阿聯酋、卡塔爾和沙特等等等等,幾乎蓬佩奧飛到哪,他們罵到哪。

老牛亦解韶光貴 不待揚鞭自奮蹄。特朗普總統大選連任失利一週後,不爲形勢所動的準看守國務卿蓬佩奧,於出訪上述歐亞七國前的11月9日,風塵僕僕的前往位於亞特蘭大的名校喬治亞理工學院,展開自7月“新鐵幕演講”後的又一次中國問題劃時代重大演說——《中共對美國國家安全和學術自由的挑戰》。

蓬佩奧喬治亞理工重大演講,帶出YouTube中文自媒體圈子的廣泛關注,不少大佬級的中國問題評論節目做了轉播乃至直播。著名的留美維吾爾學生INTY就是其中之一。

INTY在節目中告訴我們:喬治亞理工學院校長在蓬佩奧演講前的歡迎儀式上熱情洋溢的向聽衆來賓介紹了這位美國第70任國務卿,其中不乏一些鮮爲人知的從政經歷,甚至不少這位國務卿青少年時代的人生軌跡。

附錄:

蓬佩奧國務卿喬治亞理工學院演講全文

2020年12月9日上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到喬治亞理工大學就“中共對美國國家安全和學術自由的挑戰”發表演講。(網站截圖)
2020年12月9日上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到喬治亞理工大學就“中共對美國國家安全和學術自由的挑戰”發表演講。(網站截圖)

幾年前,王教授去中國旅行,在中國境內遭安全人員逮捕。他被關押在一個祕密地點兩個星期。王教授受到了審問和威脅。他們想了解他關於中國的研究以及他在我的母校西點軍校教書的經歷。那些故事他能講得比我好。但是它們認爲它們可以恐嚇他或者招募他,因爲他是華人。

謝天謝地,他(王飛凌)今天能和我們在一起。值得慶幸的是,在來自很多地方領導的壓力下,包括這所大學和卡特中心,他被釋放了。

我認爲我們可以從中得到的教訓是很清楚的。那就是中共想得到我們擁有的東西,並且它們會不擇手段來獲取它。它們會偷我們的東西。它們將向中共的批評者施壓,讓他們保持沉默。它們會不惜一切代價。

我來到這兒與美國人民討論的這個問題很重要,因爲美國人必須知道中共是如何爲了自己目的而毒害我們高等教育機構的,以及這些行爲是如何削弱我們的自由和美國國家安全的。如果我們不自我教育,如果我們不能誠實面對正在發生的事情,我們就會被北京打敗。

現在,我們這個國家,乃至整個自由世界,花了很長時間才明白中國今天的發展路線。事實上,我們還沒有完全明白,世界各國也沒有完全明白。

沒有人對此事負責,但是那不是最重要的部分,因爲長期以來共和黨人、民主黨人、學術界、研究機構、商界的領導人都認爲,通過與中國進行貿易和接觸,中共會自我改革,它會放鬆,它會擁抱經濟自由和政治自由,它會給世界各地的自由帶來較小風險。

但是我們得到的卻不是這樣。相反,中共利用由此創造的財富來加強對權力控制,加強對中國人民的控制,建立一個世界上從未見過的利用高科技進行壓迫的國家。

習近平總書記已經表明了他的意圖。你只要聽聽他說什麼就行了。他說,他希望完全控制國內局勢,並使中國成爲世界頭號強國,而且他已經開始着手那個項目了。

他正在建設人民解放軍隊,他操縱着國際組織爲北京的利益服務。正如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就在過去的兩天裏,他在全世界範圍內進行着一場巨大的施加影響戰役。

對於今天坐在家裏的你們中一些人來說,這似乎是一個很遙遠的事情,但是對於習近平來說,這是一個野心勃勃的行動。我必須說,他一直在關注着我們每一個人。

在過去的一年裏,我曾經在華盛頓DC與美國各州州長,在威斯康星與州議員,與硅谷的科技領袖以及許多其他團體就此進行過交談。我已經和他們談過這個挑戰。今天,我想談談在美國各地的學校,特別是研究機構,以及像我今天站在這裏的地方正在發生的事情。
想想看,中共科學家在癌症治療領域並非先驅,我們纔是。不是朝鮮的生物化學家在生產安全的新冠病毒疫苗,而是我們在生產。伊朗人在超級計算機方面並不領先,不是,事實上,是我們領先,是自由世界和自由的人民創造了這些優越的成果。我們應該爲此感到非常自豪。

但是我們有義務保護它,保持它,確保10年、50年和100年後的情況依然如此。

因爲在像這個校園這樣的地方,科學家們已經開創了量子計算、人工智能、兒科技術,甚至包括可以在沒有人類控制的情況下自主運行的機器人——我必須說這讓我有點害怕。

你看,中共知道它永遠比不上我們的創新。它有國有企業,但是那是一個獨裁政權,以政府爲中心。這就是爲什麼它每年送40萬學生到美國學習,每年40萬學生在我們的大學學習,都來自一個國家。這並非偶然。

中國國內的許多高端工業基地都是基於偷來的技術,或者從其他國家購買的技術,都不是國產的。

北京不希望中國研究人員留在美國。事實上,在他們接受訓練後,它們希望他們回國。它們想引誘他們回國,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爲社會主義祖國服務。

你看,中共的宣傳機器不能容忍它們討厭的美國人或中國人揭露它們破了產的制度,也不能容忍揭示中國人在自由社會中確實可以繁榮昌盛的事實。

它不想讓你們知道我要告訴你們的事。

現在,我們要明白,我想確保我今天的語言是精確的。當我說到中國,我指的是中共。和我們所有人一樣,我熱愛並且重視我們的華裔美國人社區,以及生活在美國和中國的中國人。我們希望他們得到好東西。

我要“真誠地”說,因爲發生過像王鑫(Xin Wang,音譯)這樣的案例,他是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一名研究員,據稱他隱瞞了自己是人民解放軍軍官的身份,一直在收集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實驗室的信息。好消息是聯邦調查局逮捕了他。

還有,季超羣在位於芝加哥的伊利諾伊理工學院學習電氣工程。他曾試圖應徵參加美國軍隊,據稱他隱瞞了自己與中共情報部門的關係,後者讓他負責在自己工作的地方招募工程師和科學家。

這只是兩個例子,但是更重要的是:中共爲了獲取有價值的情報,不惜動用金錢,就像它們使用斗篷和匕首一樣。

有許多美國學者經常在美國納稅人的資助下進行研究,但是被吸引到中共的人才招聘計劃中。中共付給他們對他們來說很大的一筆錢,讓他們爲中共,或者在中國,做與他們當前領域相關的研究,然後經常利用他們的智慧成果來建立中國的軍事力量。

一名來自我的家鄉堪薩斯州的研究人員和哈佛大學化學系系主任都墮入了這個陷阱。大家想想吧。

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最近把中共戰略描述爲“搶劫、複製、取代”。

但是,我想在國家情報總監的列表上再多加一個R,那就是“壓制”(Repress)。

楊舒平是一名來自中國的學生,就在幾年前的2017年,她在馬里蘭大學的畢業典禮上致辭,讚美美國“言論自由的新鮮空氣”,她很快就被妖魔化,並且受到中共宣傳機構的騷擾。我向你保證,雖然我不能告訴你一切,但是這不是巧合。

2018年喬治亞大學的一名學生在談到中共祕密警察時說,“他們不斷地騷擾我,要求我提供海外民運積極分子和持不同政見者的活動信息,他們對維吾爾人和藏族人的活動尤其感興趣。”

校園裏一些中共的最大受害者是無辜的中國人自己。這是一場悲劇。我們有責任監督此事。

另一個例子,在普林斯頓大學,就在今年,中國政治課的學生被迫在作業中使用代號,以免中共發現他們的身份並且依據嚴苛的新版《國家安全法》起訴他們自由表達對香港和中共的看法。就在這裏,這一切就發生在美國,發生在美國學生身上。

美國學生談論“安全空間”是爲了躲避他們不喜歡的思想。中國學生需要安全空間來學習他們喜歡的思想。多麼鮮明的對比啊!

在美國大學就讀的中國學生也生活在恐懼之中,害怕他們在國內的家人會因爲他們在美國課堂上說的話而被逮捕,被審問,被折磨,甚至更糟。

但是,中共並不僅僅針對中國人,它們也想影響美國的學生、教授和行政人員。

你看,它們知道,左傾的大學校園裏充斥着反美思想,他們的反美信息很容易成爲目標。

這就是爲什麼它們在我們的校園裏建立了孔子學院。在川普(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下,我們的國務院已經明確表示這些孔子學院是沒有任何好處的。許多已經撤掉了,許多校園已經看到了這一點,他們選擇關閉這些學院。但是就在這裏,在喬治亞州,衛斯理學院在梅肯(Macon)仍然有一個。

你看,這就是爲什麼校園裏也有名爲中國學生學者協會的組織。他們由中共大使館或中共當地領事館指導,資金幾乎都是由那裏提供。其目的是:密切監視學生,並推動支持北京的事業。

現在,你可能會認爲在熱愛自由的地方,比如喬治亞理工學院等機構,全世界範圍內的學者、學校行政人員、學校教師都會更加憤怒地抗議中共赤裸裸的盜竊以及公然侵犯我所描述的自由,然而這種情形我們很少看到。

嗯,爲什麼呢?爲什麼學校要自我審查?他們這樣做通常是出於害怕冒犯中國。

事實上,我必須得告訴你們,麻省理工學院沒有興趣讓我到他們的校園來做這些評論。拉斐爾‧賴夫(Raphael Reif)校長暗示,我的觀點可能會侮辱他們的華裔學生和教授。當然,沒有什麼比這更偏離事實的了。我的這番話正是要保護這些人,要保護他們的自由。

我必須說,對“傷害感情”的反對做出讓步則正中中共下懷。它們密切關注着美國。這是中共在迴應世界各地合理批評時經常說的話,大家可以看到。

這個黨怎麼可能知道中國人民的感受呢?從來沒有人投票。

我們不能讓中共利用政治正確來對抗美國的自由。我們必須保護和維護它。

絕不應該讓所謂種族主義或者恐華症的虛假叫囂阻擋對中共活動的徹底曝光。

可是我們經常看到美國校園在靜靜地接受審查。這是由中共推動的,其結果往往是遠遠背離了理想主義,我們的那麼多大學都被北京收買了。

我跟大家說一說周維拉(Vera Zhou,周月明)的遭遇。

她是美國永久居民,來自中國,是華盛頓大學的大四學生。

2017年10月,也就是三年前,她去中國看望父親。地方當局把她關進再教育營,在那裏對她再教育5個月,軟禁18個月,因爲她使用了虛擬專用網絡訪問她學校的網站,也就是在我說話的時候,你們中的許多人正在做的事。

看我們這邊,我們看到的情形是:我們的國務院團隊、周維拉的母親、中國人民的好朋友傅希秋(Bob Fu)竭力懇求華盛頓大學出面呼籲讓她返校。

但是華盛頓大學聯邦關係辦公室主任,一個名叫薩拉‧卡斯特羅(Sarah Castro)的女人說大學不會提供幫助,因爲它與中國有一筆數百萬美元的交易。

現在,感謝上帝,維拉最終被釋放並回到了美國,但不是因爲華盛頓大學,也不是因爲它與中共達成的交易。

美國教育部在過去幾年發現,自2013年以來,美國學校從中國獲得了大約13億美元的資金。這只是我們所知道的。很多,比如哥倫比亞大學,很多學校都沒有報告真實的數字。

這些學校還會做出哪些更多的糟糕決定?既然他們已經上了中共資金的釣鉤。

他們會迫使哪些教授合作,或者讓他們閉嘴?

還有哪些盜竊和間諜行爲他們會置若罔聞?作爲結果,他們會達成什麼交易?

你看,我們有很多事要做。我提出了一些模式和做法,每個美國人都需要了解。

我們需要對此做出反應,越早越好。我們的政府已經開始這樣做了,但是還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我們不能允許這個殘暴的政權偷竊我們的東西,建立它們的軍事力量,並且給我們的人民洗腦,或者收買我們的機構來幫助它們掩蓋這些活動。

我們不能,我們不能讓中共摧毀學術自由,學術自由曾保佑我們的國家,也保佑我們擁有像我今天站在這裏的這樣的偉大學府。

我們需要學生們的幫助,我們需要教師們的幫助,我們需要全美各級政府的幫助。我們需要受託人監督他們的捐贈基金,監督他們的大學與中共以及中共支持的集團達成的交易。

我們需要管理者關閉孔子學院,並調查由中共基金支持的所謂學生團體在他們的校園裏到底在做什麼。政府會提供幫助,但是我們需要人們協助我們。

我們需要科研人員警惕欺詐和盜竊,需要學術界抵制中共的錢財誘惑。

我們需要學生們能真正捍衛言論自由,捍衛他們自己的言論自由,包括那些在美國長大的人,尤其是在我們校園裏的中國學生的言論自由,他們來到這裏是爲了學習,改善他們的權利和生活,享受我們在美利堅合衆國提供給他們的自由果實。

我們需要你們團結一致,向當權者說出真相,抵制校方施加壓力實施審查以便與北京達成交易,這種事情已經發生過多次了。

讓我們行動起來吧。讓我們高舉自由的旗幟,捍衛我們的學校,捍衛這些機構的基礎。這將有助於我們的國家安全,有助於抵抗我們這個時代的主要威脅——中共。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