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2015高校“新年致辞”——访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陈云博士(一)

2015-02-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陈云。 (复旦大学网站)
图片: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陈云。 (复旦大学网站)

新年,人们往往在此直面未来许下种种善良的愿望,祈盼新的一年心想事成,明天更美好!

中共也不例外。截然不同的是,他们的新年愿望常常是带有支配性的,指令式的。且看往年的实例——他们在1998年圣诞前夜以清一色的十年以上徒刑重判中国民主党领袖徐文立、王有才、秦永敏;他们在2010年元旦前夜的圣诞节重判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博士;紧接着的2011年新年阳春三月,他们在当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以五不搞(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恐吓着渴望新年新人新气象的华夏百姓;还是他们,在2014年春节前宣判了新公民运动领袖许志永博士……

今天,2015年伊始,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教育部和团中央分别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与《关于在各级各类学校推动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长效机制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文件,强调高校校园要坚持正宗的中国主流价值观,反对西方价值观的侵蚀。

在极左派阵营的一片叫好声中,1月24日,中共中央机关刊《求是》杂志主办的求是网刊发的评论《高校宣传思想工作难在哪里?》引起了轩然大波。文章点了著名公共知识分子大V贺卫方,陈丹青的名,并着重指出:的确有那么一些人是把抹黑中国当成时尚的,无论真相如何,他们永远站在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对立面。这种社会心态的产生,与高校教育不可说毫无关联…《意见》已将高校意识形态工作放到一个极端重要的位置,近日也有不少教师感受到了压力,甚至有人开始删除微博上的不当言论,但是要想真正肃清高校的负能量,还需要更加细化的规则,让这些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不敢抹黑,不能抹黑,不易抹黑。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不能止于课堂。高校教师通过微博、微信传播西化思想已经不是个例…他们独特的思想和崇高的社会地位很容易在互联网上形成一定的影响力,甚至有网民将这种“大胆”错误地理解为“敢言”… 《意见》不只是一道行政命令,而要让它内化为教师内心的价值标尺。主流价值观不是仅仅停留在书本上的一行行勒令教师讲授、学生背诵的语句,而要让它变成可以印刻在每个人心里的鲜活形象,让每个人能够心甘情愿地接受正能量的熏陶。

这篇文章发表后,知识界,特别是高校校园一片喧哗,同时,照例的诱导出资深网民的新一轮大规模人肉搜索。搜索结果为——作者名徐岚,供职于宁波市委宣传部“宁波市国际互联网新闻管理中心从事互联网新闻管理(网管)”,去年从上海社科院新闻学硕士毕业……

《不同的声音》就此新春意识形态严打,致电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陈云教授。陈云教授在三年前因质疑学院方在教授职称评审过程中的严重不公,在她的博客中贴出一篇长文《复旦大学职称评审中一起严重的“人事腐败”案真相》,不惜对簿公堂,把任职学院的顶头上司乃至复旦大学校方,推向舆论监督的风口浪尖,进而成为一时的网络名人,独特的“高校访民”,甚至被一部分海内外追随者誉为高校的“秋菊”。

陈云博士的“秋菊打官司”以院方的认输服软大获全胜,日前已顺利晋升正教授。为避免“得理不让人”之嫌,受访者在对话开始前要求避开 “复旦帮腐败集团”之类敏感话题。

让我们以高校“政治思想严打”作为与陈云博士对话的楔子。

陈云教授,1992年复旦大学政治学学士,1996年复旦大学政治学硕士,1998年广岛大学经济地理学专业硕士,2001年日本广岛大学区域经济学博士,2002年学成海归回馈复旦。受访者虽改投经济学瀚海,但不改学士硕士时期政治系门生本色,注焦敏感事件,关怀底层社会。对陈云博士的访谈长达近两个小时,将分三集播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