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论》诞生五十周年访遇罗克胞弟遇罗文(二)

2016-03-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遇罗文(大纪元)
遇罗文(大纪元)

对遇罗克的胞弟遇罗文的系列访谈,起始于遇罗克46周年忌日。当天夜里,受访者写下了标题为《今夜犹如暴风骤雨》的纪念文字,文中写道:

是的,每年的这一天,是我家最沉痛的日子。即使没有任何提醒,我也忘不了这一天。但是,毋庸置疑,今年与往年绝对不一样,似乎更多更多的人参加到纪念遇罗 克这个行列!有老年人,而更多的是中青年人。在青年人当中,或许有的还不知道遇罗克是谁,从他们萌萌的话语中,你能感觉到他们对文革近乎一无所知,但是他 们知道有个名叫遇罗克的人为呼吁人人平等而献身…今天,人们越来越感到“文革”似有卷土重来之势,自然让人想起“文革”时期标识性的人物,草根民众无疑会怀念为草根争人权的英雄,今天的大张旗鼓也是必然的。今夜的暴风骤雨会让更多的人知道遇罗克是谁,如果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我们的平等权利是靠自己的努力争取才能得到的,那他的血就没有白流!

2009年落成于北京宋庄的遇罗克铜像上雕刻着这样一句话:“不是凭自己努力得到的权利,我们一概不承认” 。

中共血统论正式进入议事日程的考证,在节目对话中,《不同的声音》检索出可能始于文革前1964年6月16日毛泽东在北京举行的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关于“培养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讲话;而遇罗文则认为或许提前到上世纪50年代历次残酷政治运动甚至更久。

在习近平窜升中共政治局委员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的2008年,红二代大本营“乌有之乡”醒目推出一篇标题为《从“红二代”的兴起,看毛主席的远见卓识》的文章,以毫不遮掩的欣喜若狂公开炫耀血统论,在此摘要供大家参考:

“红 二代”已成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红二代”已正式宣告登上了历史舞台。在“红二代”中,从目前显山露水的几人来看,看习近平就两个字“从容”。你不用担心 他出访会象“小资”见“大资”那样诚恐诚惶,出了左脚忘了迈右脚。他会象“胸中自有百万兵”般的从容,西方政客如小丑,玩他没商量,这是“红二代”从小形 成的典型精神状态;看薄熙来也就两个字“宏大”,你不用担心他打黑会临阵退缩,“天不可怕,地不可怕,资本家不可怕,军阀不可怕,鬼不可怕” 这是“红二代”从小形成的豪迈气魄…“红二代”的红色教育,注定了他们追求崇高;注定了他们“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注定了他们同西方资本主义势力誓不两 立;注定了他们为维护党和人民利益冲锋陷阵;他们是西方敌对势力撼不动的一座座高山,是资改派无法逾越的一道屏障,是中国社会主义得以复兴的保证,是全世 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希望。大规模培养教育红二代,使之有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正是毛主席在世的时候做出的决策…1964年6月16日,毛主席在北京举行的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提出了培养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要求。并提出:无产阶级的革命接班人总是要在大风大浪中成长的…“红二代”的成长再次证明了毛主席的远见卓识,反动派阵营中有谁斗得过毛泽东呢?没有。

在此朗读遇罗克《出生论》第一章节的部分文字:

家庭出身问题是长期以来严重的社会问题。 这个问题牵涉面很广。如果说地富反坏右分子占全国人口的5%,那么他们的子女及其近亲就要比这个数字多好几倍。(还不算资本家、历史不清白分子、高级知识分子的子女,更没有算上职员、富裕中农、中农阶级的子女)。不难设想,非 红 五类出身的青年是一个怎样庞大的数字。由于中国是一个落后的国家,解放前只有二百多万产业工人,所以真正出身于血统无产阶级家庭的并不多。这一大批出身不 好的青年一般不能参军,不能做机要工作…由于形“左”实右反动路线的影响,他们往往享受不到同等政治待遇。特别是所谓黑七类出身的青年,即“狗崽子”…出 身几乎决定了一切…有多少无辜青年,死于非命,溺死于唯出身论的深渊之中,面对这样严重的问题,任何一个关心国家命运的人,不能不正视,不能不研究…先从 一幅流毒极广的对联谈起。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 辩论这幅对联的过程,就是对出身不好的青年侮辱的过程。因为这样辩论的最好结果,也无非他们不算是个混蛋而已。初期敢于正面反驳它的很少见。即使有,也常常是羞羞答答的…这幅对联不是真理,是绝对的错误。 它的错误在于:认为家庭影响超过了社会影响,看不到社会影响的决定性作用。说穿了,它只承认老子的影响,认为老子超过了一切。 实践恰好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社会影响远远超过了家庭影响,家庭影响服从社会影响。


评论 (1)
Share

gong

好像文革这个中国大梦至今仍未苏醒!

2016-03-18 22:14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