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密者的眼神 信息员的灵魂

2019-04-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大学生毕业生站在中国国旗后面。(路透社)
资料图片:大学生毕业生站在中国国旗后面。(路透社)

【告密者,一般都投机钻营,灵魂和心灵都是扭曲的。告密者的眼神是游离的、黯淡的、阴沉的……《坚守人生的底线》——吴晓球副校长2018年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毕业典礼致辞】

又一位优秀大学教授因学生举报其课堂“煽颠”言论被轰下中国高校讲坛。他是:重庆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唐云。

告密文化,自古有之。

但有组织,有目的,有纲领,有计划的自上而下大范围地毯式的策动学生肆无忌惮举报师长的课堂言论,教学风格,甚至个人的爱憎,却俨然诞生于习近平时代。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中华五千年文明史,闻所未闻,得未曾得!

本期访谈嘉宾谭松日前投书媒体,题曰: 《可怕的高校学生“信息员”告密制度》,摘要如下:

前几天,我的朋友、同道,重庆师范大学的唐云副教授因为学生告密,“轰”地一声,人仰马翻,一跟斗从他站了33年的讲台上栽下来。他的这个结局,我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唐云老师一直在讲台上苦苦坚守良知,坚持说真话,在黑云压城,万马齐喑的当下,他的苦苦坚守就显得越来越刺眼,当局必欲清除而后快。我在同他通话中得知,这是校方培养和安排的学生告密者的“杰作”。

看到“信息员”这几个字,人们也许会想到这是提供信息服务的人员...可是,在大学里,这个“信息员”却让人“望而生畏”!让人“生畏”的重要一点就是这个“信息员”埋伏在众多学生之中,“望”而不见。

我曾经同一位高校的原系支部书记交谈,他告诉我,有关部门(公安或国安)专门到学校来,从学生中挑选“信息员”,标准当然首先是热爱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的“积极上进”的学生。他说,他们把选定的学生“信息员”单独带到校外面谈,谈话内容他也不知道。“信息员”一旦确定之后,就与有关人士单线联系,别说同学们不知他的身份,连辅导员都不清楚。这位“信息员”的任务,就像是埋伏在敌区的“地下工作者”,专门收集老师(甚至还有同学)课内课外的言行,然后向单线联系的“上级”汇报。

这种“望而不见”的“信息员”的第二个让人“生畏”之处,是他的汇报可以像一颗埋藏的地雷,“轰”地一声把教师从讲台上炸得人仰马翻。“轻伤”是被有关领导找去诫勉谈话,或者行政处分;“重伤”是调离教师岗位或者开除出校。甚至,公安机关大驾光临,把你带去另一个地方。

中国高校的教师无路可逃了,头顶上,是监控录像辛勤的记录,讲台下,是“地下工作者”和“学生信息员”雪亮的眼睛。

長期研究中共土地改革歷史調查的重慶師範大學涉外商貿學院副教授譚松,2017年7月遭學校解僱。他認為,校方这一动作不仅仅與自己近年對於上世纪50年代中共川東土改的調查有關,还包括在講授西方文化的課堂上偏離所谓「正確路線」,更不排除自己的学生多次举报的告密因素。

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重庆师范大学竟然发生了两起因学生告密老师课堂言论导致严重后果的恶性教学事件,创下中国高校极不光彩的历史纪录。

让我们邀请谭松教授进入节目。

正如谭松教授所言:在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后习近平时代,课堂教学告密信息员,已经由羞羞答答的地下,转入浑浑噩噩的公开。网上随意一搜,大量“教学信息员”的校系姓名手机扑面而来。节目的下半部分,【不同的声音】采访了两位淮南师范学院的“教学信息员”:男生是法学院的金镇鑫;女生是文学院的吴蔓雯。他们都一口咬定校方没有要求他们监视和随时准备举报老师的“反动”言论。对这一看似不甚光彩的职务,两位同学采取了“一分为二”的无力辩解。

以文革的思维从广义上讲:臭老九教师是群众,信息员学生也是群众。

于是,在越来越多不幸姓党的七不讲教务主任有色眼镜里,发动群众举报群众,就成了颠扑不破,万变不离其宗的硬道理。北京四中国际校区校长,几乎与袁腾飞齐名的课堂铁嘴,历史教师石国鹏一堂YouTube公开课的主题就是:【发动群众举报群众,毁了一代人的灵魂】——

节目的最后,为大家播放一段诙谐音频----【受够了!是时候举报这些老师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