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千里寻夫遇袭 枕戈待旦 再度不成

2018-04-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李文足带着孩子徒步寻夫(维权人士独家提供)
李文足带着孩子徒步寻夫(维权人士独家提供)

有时候,一些大恸,在情绪中是很难用言辞表达的。

比如,这回海外中国观察一周感动人物中的“李文足千里风雪寻夫”。

语塞之余,情急之下,有请香港的关注者开卷代言:

《时代哀鸣》  香港【明报】区家麟

李文足是谁?她是王全璋律师的太太。王全璋是谁?他是三年前「709大抓捕」中失踪千日的维权律师。为什么被失踪了?因为他为基督徒、法轮功与异见分子当辩护律师。

一千日,王全璋犹如人间蒸发、生死未卜。

为什么羁押千日,却不开庭审讯,又不肯放人?为什么不获安排会见律师、又禁绝与家人通讯?为什么为丈夫奔走的李文足,也要受国保监控?为何株连孩子,幼儿园报名上课也受爱国流氓阻拦?

理由?这不是讲理由的国度,这就是中国式依法治国,这就是要你爱的国。

这几年来,帮上访市民维权的律师差不多被抓光、帮维权律师维权的律师也被抓光、报导维权事件的内地记者也被噤声,真正杀鸡儆猴,人人贴贴伏伏,记者被审查、律师被除牌。跪下,就有饭你吃,好一个伟大复兴中国梦。

歌舞升平,剩下能为维权律师奔走的人,只有亲属家人。丈夫失踪整整一千日,李文足把心一横,徒步往天津法院寻访夫踪。寒风澟洌,清明飘雪,李文足穿起大红衣服,与一众「709家属」,边走边谈边说笑。路途艰困,但不须苦情;国家不是我们的,但生活是我们的。

另一感动处,记者围着李文足採访,镜头前「麦克风牌」所见,香港主流电子传媒,没有人缺席。盛世中国,只剩化外之地香港一隅,记者仍有腕力,顶着风向,举起那卑微的话筒,录下时代的哀鸣。

本文原刊于明报专栏《2047夜》 原文见【潮池】

有外媒评论,这一类的“正常生活抗争”蕴含更大的力量,貌似强大的专政政权或许将在李文足们的笑声中轰然倒塌。

中文推特圈也是感同身受。@迟进春: 赴天津徒步团人员不断壮大,赞,我虽然不能与你们同行,但在道义上会给予支持。

本主持人也在自己的推特上发出感慨: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她正在感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 她永远的微笑,她那始于足下的千里之行……

终于,《不同的声音》于中国时间4月10日上午7点半电话采访了刚刚行动自由离开津郊派出所的李文足。

对李文足的采访被不明来人打断,大约在中国时间4月10日上午八点左右。访谈中李文足明确告诉记者:目前她不在家里,走出津郊豆张庄派出所后,严辞拒绝了天津国保押送她回北京家里的无理要求。

而推特知情关注者迟进春于12点30分左右发推透露:“李文足刚回到家中。”

李文足的推特页面“【#李文足千里寻夫 #徒步第七天】显示:上午九点半…就住在被抓走的宾馆,准备今天再接着步行去天津。没想到,一大早,北京石景山,朝阳的国保来了一大群。我们今天看样子是躲不过去了。

天津-北京的驾车时间大约两个小时。

种种迹象显示:接受《不同的声音》采访后的不到两小时内,在违背个人意志的情况下,李文足于4月10日上午10点左右被国保强行押送回北京家中。

这次结局有惊无险,但大大感动了世人的“李文足千里寻夫行动”,其中涌现出另一个动人的情节——【李文足陪走团】。知情推友透露,高峰期,多达三十多人加入了“七日寻夫行”,且其中绝大多数是新朋友,一些素未谋面,路见不平,拔腿相助者……

此外,李文足陪走团的队伍中,赫然出现了709案漫长过程中的一度新闻人物,被中共假以“判三缓四”,至今仍在缓刑期中的中国人权律师李和平,以及因事后饱受舆论质疑的所谓因“认罪态度好”被免于”煽颠重罪”刑事处罚的谢阳律师。

《不同的声音》就“李文足千里寻夫”访问了谢阳律师。

千寻有期,一笑无际。

愿李文足们的微笑,犹如香港朋友的博客祝福:

边走边谈边说笑。国家不是我们的,但生活是我们的……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