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将史实留人间 誓遗正气立苍穹 寻访57受难者(之一)

2017-04-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甘肃夹边沟右派坟场。 (参与网)
图片: 甘肃夹边沟右派坟场。 (参与网)

2017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悲歌反右运动的60周年祭年。“在这轮劫火中,50多万知识分子被打为右派,一代知识精英的嵴梁骨被打断,中国从此进入了一言堂的黑暗年代。”

多少年的一年又一年,在似乎一切回归希望的上世纪拨乱反正八十年代之后,渐渐的,国家不善,赔偿不管,儿孙不论,历史不谈。

红色政治残酷年轮的流转磨损下,1957年被错划的右派,尚余尘世的寥若晨星,有估计当年五十五万五七老人,今天活着的,不足一万!

悲伧的情景下,本台报道:3月28日,50多位来自内地和海外的当年老右派或右二代等,聚集香港九龙的华丽酒店,参加有关反右运动的研讨会。不少年逾八旬的受难者讲起当年遭遇,潸然泪下。由于这次聚会遭内地当局横手打压,至少有几十位获邀的中国大陆人士无法出境参加,但仍有20多位内地老右派或后人,侥幸逃出“罗网”,加上本港和外国参与者,约50多人与会。

今天,《不同的声音》展开【要将史实留人间 誓遗正气立苍穹】反右60周年访谈专辑,采访一系列有影响力的知名右派老人。

今天的敲门砖,是香港五七学社总干事,香港五七学社出版公司总编辑《1957年受难者姓名大辞典》主编武宜三先生。武先生也是本台上述相关报道中的反右运动60周年研讨会的主办方东道主之一。

2008年,武宜三先生在他的《香港五七学社成立通告》中如此写道:

1957年的整风反右运动,是中国人民民主运动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当时广大知识分子、青年学生,以和平的方式向中国共产党提出了各种批评和建议;这既是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并得到“言者无罪”的许诺;也是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是完全合理、合法的。但令人悲愤的是,背信弃义的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却残酷地镇压了这个运动,把超过五十五万的中国知识分子、青年学生及其他人士打成“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并且不经法律程序把其中的绝大部分送去劳教、关押,达二十多年之久;在备受精神迫害的同时,还要在极恶劣的条件下从事超极限的劳役,以致大量的被饿死、被累死、被打死、被折磨死,病死、自杀死,部份更被判刑甚至枪决。数以千万计的亲属好友师生受株连,沦为政治贱民,製造了无数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一人受罪、几代遭殃的人间惨剧。

1957年的整风反右运动,是世界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文字狱。这个运动进一步把中国拖进专制独裁的深渊,为日后的三年人祸、十年浩动、六四惨桉、迫害宗教信仰者,贪官污吏横行、腐败丛生,准备了充足的条件,给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历史证明,当年右派分子所提出的批评和意见都是正确的,中共当局也因此对近乎全体的右派分子作了“纠正”。执政者本应进一步对右派分子彻底平反、公开道歉,给予合理赔偿或抚恤。可是当局不此之图,反而半途而废地把反右运动列为禁区,不许讨论、不许研究,甚至继续打击和迫害敢于起来争取彻底平反的倖存者及其后代。

随着半个世纪的过去、大部分右派分子已经离世,加上当局处心积虑的封锁和销毁,大部分资料已经湮灭。为了抢救史料,保存历史,为后世鑑,部分侨居香港的当年右派分子及其同情者、五七史料收集者、五七学研究者决定成立“香港五七学社”,并经政府注册,获香港警务署颁发《香港五七学社社团注册证明书》后,于2008年4月13日召开社员大会,正式开始运作。

我们希望得到健在的右派分子、一切右派分子的亲属朋友师生同事及知情人士的支持、帮助:提供你们掌握的,听到、看到的有关反右运动的綫索和资料,共同为保存中华民族这份珍贵而惨痛的史实,为后代留下一份刻骨铭心的的遗产,为中国的民主进步事业尽绵薄的力量。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