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密友”:法籍华裔学者张伦谈重判高瑜(下)

2015-05-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 (法新社资料图片)

七十年中事,
凄凉到盖棺。
不将两行泪,
轻向汝曹弹。

这是本台亚太新闻记者在今年元旦前夜作出的标题为《高瑜桉押后三个月宣判 看守所内引绝命诗言志》报道引用的晚清戊戌变法幕后策划者翁同龢大学士的黑牢临终绝句。我们的记者报道有如下文字:

高瑜在看守所改写了一首诗…借用晚清大学士翁同龢临终写的一首绝句。当时的原诗是‘六十年中事,凄凉到盖棺’,高瑜七十岁了,所以她改成了‘七十年中事’”…高瑜在庭上否认控罪,这诗正好显示她虽有哀叹,但仍然坚毅不屈的表现。

人们从诗句中的悲愤黯澹内容或许能感受到,高瑜对这个政权已经不抱什么希望,对未来的审判,已做好最坏的思想准备。

尽管如此,当此“世纪黑哨”以七年重刑的方式公诸于众的端口,高瑜还是发出了“无耻的…不公正判决,出乎意料!”的呼喊。

本台的另一条相关报道称:“……判刑后…高瑜已经提交上诉状…她认为,一审判决无论从采信的证据、定罪及量刑,有违司法公正的原则…她曾经历不公正、无耻的判决,但这次的不公正判决,更是出乎意料。通过这一判决,中国所谓依法治国,完全是空话。她会抗争到底,并会注意身体,亦感谢国际社会的关注”。

让我们继续与高瑜的密友,学潮期间「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联合纠察总长」,法国巴黎塞尔齐-蓬多瓦兹大学副教授张伦先生的对话。

在此,我们在近日来浩瀚无垠的互联网高瑜忆往怀念文字中选取一篇文字动人,叙述生动的文章——北美销量最大的华文报纸《世界日报》中国事务首席记者曾慧燕在2006年高瑜第二次入狱后撰写的标题为《“你有枪,我有笔”-历史对高瑜的选择》

二度获国际妇女传媒基金会颁发「新闻勇气奖」的中国大陆知名女记者高瑜,10 月 24 日在纽约出席颁奖礼时,掷地有声的一番说话,令与会者十分动容,赢得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对于再度得奖,高瑜的心情非常复杂矛盾。她说对个人来说固然是荣誉,“但对自己的国家,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她说:“中国从 19 世纪建立了现代传媒,新闻从业人就有着优秀的传统。但是中国共产党执政之后,消灭了中国的民营报纸,也用政治暴力阉割了中国新闻人的独立精神。当局对历史要求忘却,对现实要求粉饰。讲真话、报导真相的新闻记者都要被开除,甚至更糟”…62 岁的高瑜,按照中国传统说法,已经「年逾花甲」,但仍风姿绰约…外表看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她身高 166 公分,北京新闻文化界提到年轻时的「小高」,都说「那个漂亮的女记者」。高瑜说她也是六四的受害者,先后两次被捕…她的母亲在她第一次被捕时担惊受怕,中风后成了植物人,于 1999 年 11 月病逝;她的丈夫也因长期精神、经济压力心力交瘁,近年连续中风,脑血栓引致半身不遂(已于年前逝世)…1989 年 6 月 3 日早上,她出门上班时,在她居住的胡同口,停着一辆轿车,车上下来两个便衣,问她:「是不是高瑜?」她才说是,就被两人「扔到车上」了,「那一刻,我真的好后悔啊!」她笑说:「后悔没有练过武功,否则能这样轻而易举就束手就擒。」经过几个月的「审查」…八九民运期间,当时的全国人大常委、人民日报前社长胡绩伟,为了要给学生和政府解围,要高瑜到天安门广场劝告学生「停止绝食,退出广场」 ,争取和全国最高权力机构全国人大常委会代表对话,谋求和平结束学运。在学生要求下,高瑜为学生起草了一份《告全国同胞书》和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开信,提出如果军队不进城,学生立即撤出广场,表示了学生愿意和平解决危机的意愿…高老太太在高瑜被「绑架」期间,全凭一股盼望爱女早日归来的精神力量支撑度日。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爱女平安归来,这一口气一洩,老太太不行了。高瑜回家才二十多天,老太太突然中风,不能说话,最后成了「植物人」,14 个月后离世。高瑜虽获释回家,苦日子却在后头,儘管她是无罪释放,但主管《经济学周报》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没有给她安排工作,也不给出路。她没有经济收入,只靠丈夫过去在军队的退休金度日…中国第一次申办奥运会失败,高瑜第二次厄运随之降临…1993 年 10 月 2 日,在她准备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出任访问学者前夕再次被捕…经过秘密审理,1994 年 11 月 10 日,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洩漏国家重要机密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事隔多年,高瑜认为她第二次被捕判刑的原因是中国申奥失败,她「成了中国政府向西方社会表示强硬立场的一张人质牌」。当时正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研究生院邀请她做访问学者,她成了被迁怒的对象…高瑜表示,1997 年服刑期间,她差点作为中美关係谈判的筹码被驱逐到美国,但因为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给她颁发「新闻自由奖」,引起中国当局愤怒而改变原计画,她多坐了两年监。 两次牢狱生涯,令高瑜变成「药煲」,每天须定时服药。她在北京延庆监狱服刑时,一度生命危殆,在犯人点名时突然晕倒,经急救才脱离危险…经过牢狱之灾的考验,目前为自由撰稿人、靠卖文维生的高瑜,更加珍视手中的笔。难得的是,虽然长期身处逆境,她总是以乐观坚强的态度面对。她说从少女时代立志投身新闻事业开始,就以中国报业巨子史量才的「你有枪,我有笔」为座右铭…高瑜后来如愿进入新闻界工作,并成为知名女记者……

进入两星期高瑜专辑张伦访谈的结尾部分。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